第九十六章

    仙府之中,逐渐回复平静,时光静静流失,一旁的林宇上陡然亮起一千二百九十六道星光,透出体外,几乎覆盖了全,使得此时的他看起来星光熠熠,不似凡人。WenXueMi。com

    见到这一幕,涣神散人也没有功夫理会庚金魂灵了,紧盯着林宇,唯恐出现任何差池,林宇之于他,实在太过重要了。

    就见林宇上的星光越来越盛,同时,星光之间,有别样的氤氲淡灰色灵力缠绕,随着时光的流逝,那灰色灵力与星光开始了融合,竟然变成如水银一般的流液形物质,放着惊人的气势。

    “好!好啊!”涣神散人越见欢喜,嘴中不由自语的念叨着,他此时为一缕残魂,也就是本人的一缕神念,全神关注着林宇的冲击过程,其中变化一一在心,感受到林宇冲击过程顺利无比,没有任何的迟滞和波动,尤其是他感受到,归元期的那层隔膜似乎也显现出来,在不断稀薄。

    成了!不知多长时间之后,涣神散人心中惊喜的叫了一声,就见林宇上的星光一下收敛,周萦绕着水银般黏稠的纯净法力,好似一条水银星河,其中点缀着曼妙星辰,神奇无比。

    林宇在星光收敛的瞬间,就感知到了自己进阶了归元期,很随意,不似当初的天涯子,进阶之时痛苦莫常,据他后来所说,好似经历了世间最残酷的刑罚一般。但此时,林宇却觉得,进阶过程没有任何的难过之处,只是一个简单的融合出法力的过程,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就是自己的法力变化。

    自动数字的蓝色细条后面的数字还没有变化,仅是略微下降了一些,成了10520/10520。想来可能是因为灵力与法力的质不同造成的。同时,就是这法力本,流淌在血之间,好似一条水银溪流,其中点缀星光,神异莫常,与旁人所使的纯净之色的法力不太相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师父,我这··”林宇睁开眼,疑惑问道。话还没说完,涣神散人就一脸兴奋之色的打断他,道:“为师知道你要说什么,是不是关于你的法力问题,呵呵,乖徒儿啊,这水银色的法力可是修炼涣神**才能修炼出的神奇法力,比旁的修士的法力品级要高上许多,不过具体为何会有这么变化,为师也不甚清楚,不过为师只能告诉你一点,那就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林宇点头,算是了解到了这涣神**的神奇之处,不仅能修炼人的隐藏**道,还可使得法力发生变化,威力更甚。

    “对了。”林宇想起一事:“刚刚徒儿在修炼之时,心神自闭,突觉外面灵气震动,影响到了徒儿修炼,是不是这仙府出现了什么变化。”

    提起这,涣神散人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向远处靠着阁楼大门的庚金魂灵一甩头,道:“还不是因为这小家伙,不知怎的,突然就发了疯,使得空间暴乱,才影响到了你。”

    哦?林宇一奇,转头去看,才发觉庚金魂灵此时一**坐在门槛旁,头偏着,看不清表,但上气势却低落到极点,好似风烛残年的老者一般。

    这是怎么了?林宇也迷糊了,修炼之前,庚金魂灵还好好的,可是一转眼,怎么就这样了,刚刚那一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道:“师父,他是怎么了。”

    涣神散人摇头:“为师也不太清楚,你是没看到,这小家伙突然就嚎了出来,然后就大嚷大叫的说着什么不可能我不信之类的话,把这里搅了个一塌糊涂,要不是为师出手制止他,恐怕会失去神智,成为疯子了。”

    “竟是如此!”林宇微微惊愕,思量一番,却也不明白庚金魂灵突然发疯是什么原因,不可能,我不信,这两句话也没什么特殊含义。

    心中思量着,林宇猛然一怔,联想到了什么,一个纵直接跃到了庚金魂灵前,此时的他乃归元之境,法力滚滚,气势充足,这一跃之下,如虎跃龙腾,空气为之震动,一座阁楼竟然微微颤抖。

    不错!见林宇这气势,涣神散人惊喜更甚,但同时,他又想起林宇如此激动,心中陡得一紧。

    林宇雷霆般跃到庚金魂灵前,气浪排开,冲的庚金魂灵一个趄趔,几乎躺倒,不过林宇已然瞬间出手抓住了他,疾声喝问:“说,你给我说,是不是琴儿出了什么问题?”

    林宇一番动作,电闪雷鸣般迅捷,但庚金魂灵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任由林宇抓住自己,神色沉寂,一双眼睛空洞无比,死死的盯着仙府外围某个方向。不过待听到林宇提起琴儿之时,神才微微有了一丝松动,喃喃低语道:“琴儿···琴儿,是啊,琴儿,出问题了,对啊,怎么就出问题了,为什么呢,不!我不信,不信琴儿就这么死了,不,琴儿不会死,我的琴儿不会死···”

    他喃喃自语,但林宇已然听不见了,他手一松,任由庚金魂灵重新滑坐在地上,脑海中嗡嗡的就一个声音在回想:琴儿死了!

    琴儿死了,天成瑶琴的器灵死了,那雁儿呢,我那个可的雁儿呢,她怎么样了呢?林宇不敢想下去,越想心越痛,一抽一抽的,那个诡异的念头一直在脑中徘徊:琴儿死了,那雁儿怎么样了呢?

    前去月弯谷之时,林宇知道,天成瑶琴一直放在薛菱雁的虚弥戒指之中,痴瑶也没有特意讨要,说这是妙音宗祖师之物,当为宗主之物,薛菱雁乃是妙音宗的既定宗主,理当保存这天成瑶琴。可是为何这个时候天成瑶琴的器灵会突然死了呢,那可是极品法器啊,一件极品法器的器灵,其实力,至少也相当于阳期奇经期的修士了,可为何她会突然死了呢!如果琴儿死了,那天成瑶琴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可预料的变故,这样一来,一直保存着天成瑶琴的薛菱雁又发生了什么况呢?

    林宇想不出,也不敢想,他只觉得每想一遍,心就越发的痛,一股强烈的窒息感传来,无力,浑上下力气好似被抽去了一般,好似一个溺水者,苦苦挣扎,却没有任何生还希望一般。

    “说!”林宇再次出手,死死的扣住庚金魂灵的肩膀,厉声喝道:“你是怎么知道琴儿死了的!”

    庚金魂灵微微回过神,茫然的看了一眼林宇,痛苦的低下头,自语道:“烟霄微月淡长空,银汉秋期万古同。几许欢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琴儿,我守你五百年,却只得数幸福,可常伴你左右,可为什么,上天要如此愚弄我,难道这真是命,当时你说,你我之间注定是不可能,难道你早就知道,会是这个下场吗?可是琴儿,你若是早早知晓,为何还要答应,为何还愿意让我给你施展同魂印,为何要如此突然的离去,难道不知道我还在这里苦苦等候你吗?你不知道吗?”庚金魂灵突然有了精神,摇晃着站起,大声的朝虚空喊着,吼着:“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这样对我,对我这么残忍,就撇下我一个人,一个人啊!!”

    若是他能哭,现在应该是泪流满面了吧!林宇只觉心狠狠的**一下,似乎停止了跳动,那种强烈的震撼充满了心灵,让他无法说出是什么感受。

    “同魂印,没想到这小家伙还懂得同魂印,那可是施展之后不管天上地下都能知道对方生死的玄妙法诀,这小家伙竟然懂得,着实奇怪啊!”涣神散人走上前来,平静说道,半晌才又拍了一下林宇肩膀:“乖徒儿,莫要惊慌,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平静对待,只有这样,才能找到解决之法,慌张会让你失去了理智,愤怒会蒙蔽你的双眼,记住,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林宇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子还是不由自主的颤抖,道:“师父,徒儿要离开了。”

    嗯!涣神散人点头,道:“尽早离去也好,不过为师还要告诉你,这最底层仙府之中乃是一神奇所在,唤作莽古高原,时空扭曲,在这里待上一天,外面也不过过去一个时辰罢了,因此,徒儿,你刚刚那番修炼,并未消耗多长时间,出去之后,恐怕也就是一个时辰左右,耽误不了多长时间,一切都不晚。”

    林宇淡淡点头,心中那丝愧疚才少了一些,刚刚他就懊恼自己在这仙府之内修炼,时不知,外面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可能钧天门已然找到了薛菱雁,下手抢了天成瑶琴,造成了器灵琴儿的死亡!

    “魂灵,我们走!”林宇不再迟疑,跟涣神散人告别一声,叫道。

    庚金魂灵跪在地上,头低低的垂下,上气势越发的低落,好似死去一般,听了林宇的话,半晌才低语道:“林宇,我不走了,你帮我一把,炼化了我,送我去见琴儿吧!”

    什么!林宇大惊失色。

    PS:编辑的事太让我们这堆作者郁闷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待中,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