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抢夺

    神秘虚幻空间之内,就只见那铜镜放着淡淡金色光晕,迎风自亮,引动天地空间为之震动,神异无比。。

    “上品法器!”雷鸣子也觉得嘴巴有些干,不由自主的嘴唇,只觉一股从心中升起,压制不住,也不想去压制。

    天鸣先生缓缓的扭过头,看看旁的首领表现,大体相同,都是一副见鬼了的表,不过眼中的那种狂却更让人心惊,天鸣先生心一下沉到了低处,脑子一下冷静了下来,不再理会旁人的反应,仅是不住的窥视雷鸣子的表神态。

    雷鸣子一步猛的踏出,直入高空,电般向半里之外的铜镜。

    动手了!

    雷鸣子这一动,旁的首领猛的回过神,几乎是想也没想,瞬间动,争先恐后,全部施展出最迅捷的法,灵气鼓动,快速追向了雷鸣子。

    天鸣先生压下后面,跟几位同样慢了半拍的首领接近,似快实慢的向铜镜飞去。

    雷鸣子归元期的修为,施展一门天玄变的法,几乎是化为一道流光,有种穿透虚空的概势,风般迅疾,雷般凌厉,数息的时间,便接近了那铜镜。

    上品法器!

    雷鸣子眼珠子死死的盯着那铜镜,心中就一个念头,一定要得到这面铜镜,谁阻拦都不行,胎动引天,这正是上品法器的最大特征,雷鸣子虽没有真正见过上品法器,但对于一件上品法器的威力还是清楚的。这么一件上品法器,别说是在浚夕省这个小地方,就是拿到外面的大洲大省之中,也要惹的修真界上层宗派拼命抢夺,一件上品法器,威力无穷,雷鸣子若是得到了他,并祭练了他,瞬间就有抗衡阳期修士的能力,横行一省不是妄语!

    当然,雷鸣子也深知自己要得到这铜镜有多么困难,先不说一件上品法器,他有没有实力降服祭练,就算他有办法降服,后面的这群首领也不会让他轻易得到。一件上品法器,足够惹得朋友反目,手下违逆了!

    这上品法器的突然出现,也算是打乱雷鸣子的计划。当初得知了这遗留仙府,他也曾估算过。这仙府虽然是上古时期的修士所留,但是既然处在浚夕省这个鸟不拉屎的贫瘠地方,想来也是一个实力低下远走贫瘠之地躲避危险的修士所留。因此,雷鸣子想着这仙府之中最多也就有中品法器。而一件中品法器,虽然能让后这群人眼,但也不至于做出违逆自己的事来。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仙府之中,随意出现的,竟然是一件阳期修士都要抢破头的上品法器!如此一来,别说这群仅是短时间内匆匆收拢的手下,就算是雷鸣子的亲信手下,恐怕也会做出抢夺的违逆事来。再者言,就算是换做雷鸣子,处后面这群人的位置,也会立刻出手抢夺。

    就在雷鸣子接近铜镜的时候,后追来的首领瞬间出了手,足足有十来位首领挥手打出了强劲法诀,扑天盖地般的打向了雷鸣子,尤其是其中的枯魂山的骆云鹤,张口吐出一口精血,以血为引,直接发动了一门强大的法诀,一口精血好似燃烧了一般,燃烧着妖异的血红色火苗,当空烧来,噼啪乱响,好似罡雷霹雳子一般,威力大的惊人。

    众人的出手在雷鸣子的预料之中,只是没想到这群人动手的如此之快,下手如此狠辣,十余人,一人一式法诀,虽然是仓促之间打出,都是威力较小的法诀,但汇聚在一起,威力也不小,尤其是骆云鹤发出的这式血引法诀,他也熟知,乃是一门唤作燃血炼罡雷的神通,以血中精华转换仙家雷罡,沾上一点儿便驱之不尽,会被其中的罡气雷力炸成粉碎,虽然耗费精元,但威力却是不小,出手也快,此时施展出,却得他要停下来防御!

    这老东西!雷鸣子暗骂不已,旁的首领的法诀,忍忍也就扛过去了,但是骆云鹤的这式燃血炼罡雷却不能无视,若是沾上了一点儿,瞬间就能受到不小的伤害,拖累自己抢夺法器遁走!

    心中电转,雷鸣子也有了主意,快速转,毫不理会在咫尺的铜镜,单手一圈,从罗生咒杀术中简化的一门唤作罗生虚空盾的法诀施出,法力滚滚,瞬间在虚空开启了一个奇幻门户,其中黑暗深邃,好似无间深域,放着惊人的吸摄之力,十余道法诀闷头撞来,全部被摄入了其中,消失不见,好像被转化进入了迷乱时空一般。至于骆云鹤的燃血炼罡雷,雷鸣子不敢大意,全力运转罗生虚空盾,陡的变化,足有丈般大小,阳黑色漩涡一个个出现,分解拉扯着诸多燃烧的精血,遁入其中。

    用法诀吸收了诸多攻击,雷鸣子法力运转也有一瞬间的迟滞,尤其是吸摄入了燃血炼罡雷之后,脸上更是升起一片潮红,浑运转的法力猛的停滞,那开启的门户之中竟然传出浩大的雷动声音,许多漩涡更是从内部撕成了碎片!

    挥手关闭门户,雷鸣子愤恨的瞪了一眼骆云鹤,发觉这老头一张脸变成死鱼白的眼色,双眼外凸,但依旧狂至极的盯着远处的铜镜,见雷鸣子挥手之间破了自己法诀,毫不在意,得了空当,立刻追上雷鸣子,右手箕张,好似鹰爪,五指吐出黑气,顷刻间组成一只狰狞怪爪,摄向了当中的铜镜!

    不仅是骆云鹤,其余的三十多位首领也在雷鸣子施展法诀防御攻击的时刻追上了雷鸣子,毫不在意雷鸣子处周围,全部施展了摄拿法诀,一时之间,各种千奇百怪的法诀放出,丝丝吸摄之力把周围的云雾吸摄一空。

    “一群宵小之辈,也敢染指上品法器,当真是嫌命长了!”雷鸣子狠声疾喝,也不客气,从虚弥戒指中取出一柄胳膊长的黄木拐杖,木质纹理清晰,顶上分三才之位刻了三只狮头,惟妙惟肖,雄师眼睛更是用六色宝石镶嵌而成。

    雷鸣子单手持了戊土杖,虚空一挥,那三只雄师猛的放出斗大虚影,咆哮向天,双眼诡异的晶黄之色,飞快的向周围,圈出一个十丈大小的空间,狮口一张,吐出无数黄晶般的沙石!

    挥手布置了黄砂炼罡阵,雷鸣子又飞快祭出那神秘黑色罗盘,指针直指远处的铜镜,微微震动,灵异异常。

    黄砂炼罡阵开启,一时之间,无数黄晶砂石肆虐十丈方圆的空间,把四十三位首领困在中央。那黄晶砂石威力不俗,各个都有弹珠大小,无风自动,化为肆虐黄龙,来回冲击,凡是染上的,便如霹雳子一般爆开,轰隆隆的一阵乱炸。

    这黄晶砂石与骆云鹤的燃血炼罡雷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威力却弱上不少,不过借了法器之力,数量巨量,围着四十三位首领一阵乱炸,整个黄砂炼罡阵中都是滚滚雷音。

    “众位,咱们先一致对外,除了雷鸣子这贪婪之徒再说!”骆云鹤处黄砂之中,狼狈无比,他燃血化精,元气损伤,全赖了上一件法衣,不然早就被炸的皮开绽了。

    四十三位首领本就是各自为战,此时听了骆云鹤的话,虽然心知这是冲破黄砂炼罡阵,击杀雷鸣子的正确道路,但因为那铜镜,却都不愿意帮助旁人脱困,均想着自己设法脱困,独自得到那铜镜,然后让其余人被炼死在黄砂炼罡阵之中,好减少一些对手!

    “骆云鹤,你这是找死,我这就送你超生。”雷鸣子气极,控了那神秘罗盘,直接放出一道扭曲的黑色电光,破开风沙,直接锁定了骆云鹤,任由他四处躲避,也避之不过,顷刻间便被追上,电光好似锥子,他上的防御法衣早就被黄晶炸了个灵气大损,此时哪里能挡的下一件中品法器放出的电光,瞬间被穿透,直接在骆云鹤的腹部打出一个碗口般大小的血洞!

    啊!

    骆云鹤哀嚎不已,在腹部被破开的同时,又感觉到一种怪异的感觉传遍全,好似把魂魄神念锁住了一般,惊恐之下也发了狂,双眼出仇恨至极的光芒,直盯着阵边缘的雷鸣子,怪叫着就冲了上去。

    化血!

    雷鸣子瞬间就看出了骆云鹤要做什么,就见骆云鹤冲来之时,浑不由自主的渗出鲜血,一息的时间就成了一个血人,可怖惊人。

    “想自爆,你这是妄想。”雷鸣子狂笑,这化血他也清楚,乃是骆云鹤的一式自爆法诀,此处被罗盘的电光锁住全精气魂魄,死在顷刻,因此得知这一点的骆云鹤才会发狂似地施展出这一式法诀,想拖自己下水。

    雷鸣子不屑的挥动戊土杖,引发其中变化,众多黄砂幻化出的黄龙飞快的穿梭而至,纠缠成一条黄砂洪流,当头迎上了舍命扑来的骆云鹤。

    出奇的是,这一次的黄砂并未爆开,则是变成了细腻黄沙般的东西,直接裹住了骆云鹤,倒推向一群四处躲避的首领。

    众位首领四处躲避,七八位首领被这突然出现的黄砂洪流撞上,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就被裹了进去,然后躲开的首领就见黄沙之中猛的出血色红光,无数黄砂直接泯灭,不过有那黄砂包裹,红光虽然强劲,但依旧被局限在黄砂范围之内,两息的时间便停了下来。

    雷鸣子哼哼嗤笑,控黄砂炼罡阵,那黄砂洪流直接散开,再次飞出无数黄龙,缠向了旁的首领,至于血光之处,却只剩下七八具毫无声息残破的尸

    见一群人四处躲避黄龙,极少有高强首领,雷鸣子心定稍许,一转头盯上了不远处定在虚空的近二十位首领,以天鸣先生为头,冷冷注视着黄砂炼罡阵。

    .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