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死门

    不表林宇一边的况,却道雷鸣子这一行人。.铁沉海天涯子一行人穿过蚁群,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那成堆的怪蚁也尾随而去,仅留下这庞然巨蚁,仍不知疲倦的尝试着黑色光幕的结实程度。

    天鸣先生透过光幕,看到铁沉海一行人消失,再也保持不住镇定,脸笼怒气,道:“雷首领,您这样做太过不合适了,咱们苦心抵挡这妖兽,却全为旁人做了嫁衣,还把我们自己弄入险境之中,您看这巨蚁,一时半会儿肯定不会力竭,到时候我等灵力耗空,是什么下场您想过吗?”

    天鸣先生的话算是说出了六十多位首领不敢说的话,此行虽然雷鸣子牵头,一路有惊无险,到了这个地方,眼看寻得仙府有望,没曾想,雷鸣子却整出了这么一出,不仅把帮助了对手,还把自己弄入了险境,心中安能平静!

    雷鸣子哼哼冷笑,脸色也不复先前的儒雅淡然,盯着一群首领,目中隐现凶光,狠声道:“怎么,你们敢质疑我的决定?”

    众人脸色一僵,只觉一口气憋在了喉咙里,想出来却又不敢,尴尬难受至极。尤其是天鸣先生,雷鸣子对着他说话,目光几乎要把他吃了一般,心惊之下,一张脸也涨的通红,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哼!雷鸣子毫不在意众人的反应,转头看看外面的巨蚁,道:“好了,都给我准备好,我们这就走!”说着,他再次拨动那黑色罗盘,指针诡异的倒转,众位首领来不及品味雷鸣子的话,就觉得全灵力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飞快的向众星拱月大阵阵眼汇聚。

    可见的灵气流飞快的纠缠在雷鸣子的旁,雷鸣子眼现无限自信,单手一拂,灵力蜂聚向前的罗盘,那罗盘上面的纹路好像透出一般,大量微小的黑色漩涡出现,那巨量的灵力如山泉入洞,一下灌入了漩涡之中,消失不见。

    灵力灌入的越多,罗盘越见神异,一圈圈的波纹微微扩展收缩,旁人只觉那罗盘灵气人,逐渐散发出一股浩渺如周天运转的气息,扑面而来,呼吸都困难起来。

    好强的法器!天鸣先生眼睛微微收缩,他跟随雷鸣子时间不短,一直知道雷鸣子的最大依仗乃是一件戊土杖,挥手之间布下黄砂炼罡阵,威力不俗,堪比寻常中品法器。可这件神秘罗盘,却一直不曾见过,先前雷鸣子第一次使用之时,他就觉得极为怪异。在他记忆之中,雷鸣子也不精擅诡秘咒杀之术,可此时,这强大的法器,却让他惊恐担心到了极点,感觉到了一丝别样的危险气息!

    雷鸣子也不理会旁人是何感想,驱使罗盘吸尽灵力,清喝一声,双臂一展,五指捏印,如抱太极,手心微微闪亮,一黑一白,阳图形出现在前。那罗盘便定在阳中央,滴溜溜的乱转,一股浩然不可御的力量勃勃然的散发出来。

    阳锁魂咒!

    雷鸣子借助六十位首领的灵力,一下施展出了这门威力巨大的咒杀定魂术。就见那阳图形逐渐显实,黑白阳鱼旋转,放佛打开了一扇时空之门,一股强大的念力从中发出。众位首领灵力被雷鸣子强行吸去大半,萎顿之际,又见雷鸣子施展强诀,只骇得心神惧裂,瞪大了眼睛去瞧。就看到光幕外面的巨蚁在那门户打开之后毫无征兆的停了下来,放佛时空一下定格,天地为之停止,那作势撞的巨蚁,就这么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不动了!!

    怎么可能?

    这是众位首领心中唯一的想法,脑子一片空白,看着那逐渐消失的光幕之外的巨蚁,眼中的光泽瞬间消逝,浑不见任何伤痕,就这么定住了,没有任何理由的悬浮在了空中,成了一座雕塑!

    众位眼珠不约而同的转动,盯着雷鸣子,傻了眼。这巨蚁他们早就看出,至少相当于归元期的修士,而且,由于妖族占了先天优势,强体壮,能容积更多的妖力,因此,要比寻常归元期修士强上不少。可眼前呢,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巨蚁,下一刻就成了石像。瞬间,雷鸣子的影便好似附上了一层不可战胜的光芒!

    雷鸣子长吸一口气,平复体内暴躁的法力,不屑的扫了一眼众人,此时没了外人,他的心也逐渐表现出来,高傲之态一览无余。

    雷鸣子一挥手,收去了罗盘,停止了众星拱月大阵,众人只觉上猛的一松,顿感疲劳。

    “我们走吧!”雷鸣子干脆的说道,率先向通道前方飞去。

    众位首领相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恐之色,许多人喉结耸动一下,咽下一口口水,快速的跟了上去。

    “雷首领!”天鸣先生跟在雷鸣子旁,犹豫再三,还是开口说道,不过语气却无比恭敬,小心了许多。

    嗯!雷鸣子微微偏头。就见天鸣先生换上一副惭愧的表,道:“刚刚是我心急了些,没有理解雷首领的意思,想来以雷首领您的大智,如此做定有什么深意,因此,我希望雷首领能理解在下的意思,我刚刚那么说,并没有什么意思,仅是口快,心急罢了。”

    雷鸣子露齿微笑,毫不在意的点点头,回头看看众人,道:“知道就好,我何等心思,岂会做出那种为旁人做嫁衣的事来。”

    众人惶恐至极的连连点头。

    天鸣先生见刚才那一节掀了过去,继续问道:“那在下可否问问,雷首领如此做,难道前方那所谓的生门乃是一条错误之路?”

    雷鸣子道:“到了便知。”说罢也不再多说,快速前行,很快就见到前方堵着密密麻麻的怪蚁,满地乱爬,蚁群的最深处,两条岔路看的清晰无比,那一生一死的大字也微可辨认。

    到了!

    众首领心中一凛,立刻向前方看去,想看出那所谓的生门和死门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可是待看清况之后,虽然明白了生死二门何意,但对于雷鸣子刚才做的事还是有些疑惑。

    雷鸣子皱皱眉头,看着眼前发现众人又蜂拥过来的蚁群,不屑的道:“诸位跟在我后面,我们杀过去。”

    众人得令,也不敢多问,压下心中疑惑,跟在雷鸣子后,杀向了蚁群。

    这怪蚁虽然巨量,但实力还是有些不够看,此时又不似先前那般聚在一起,堵实了路,因此,众人一阵乱杀,法诀迭出,很快就杀出了一条通道,直抵分岔口。

    雷鸣子左右看看,冷笑的看看生门,一转,向死门所在的通道走了过去。

    天鸣先生一见雷鸣子动作,赶忙道:“雷首领,您真给他们指了一条错误的路?”他微微惊奇,又急道:“可是,他们会乖乖的进吗?依我看,他们大概也会进这死门吧!”

    雷鸣子微微摇头,见众人一脸疑惑,想不通其中关节,心生一丝得意,解释道:“我自然知道他们不信我,我说生门,他们必选死门,可是,若真是这么简单就好了。”他话一顿,见众人还想不通,仅有天鸣先生脸显一丝明悟之色,心中一叹,心道这些人中似乎还是只有这天鸣先生可堪一用,其余人太过蠢笨了些,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只有他们蠢笨了,才能由自己摆布。

    天鸣先生眼睛猛的一亮,惊呼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话毕,他躬对雷鸣子道:“雷首领真乃大智之人也。”

    雷鸣子微微得意,却不做表态,就听邢锐嗡声问道:“天鸣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我现在还迷糊着呢!”

    天鸣先生见雷鸣子不说,便对一众同样疑惑的首领解释道:“雷首领这一手叫做故步疑局,料敌先机,纵使对方聪慧,也要乖乖的落入中。”他赞叹一番,才道:“你们想想,铁沉海一行人肯定不会相信雷首领会给他们指出明路,这样就会进死门是吧,可是这样一来,是不是又太简单了?他们肯定会想,以雷首领如此心智,岂会说如此简单的谎话,因此,他们肯定要想,雷首领乃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过意说个正确的,这样一来,他们选择生门进入。可是,他们哪里知道,这样的故作聪明,同样会把他们引入错误之路之中!”

    众人回味思量一番,却猛然回过神来,想通了其中关节,不过邢锐还是疑惑道:“天鸣先生,那他们难道就不会想不到这么多,只想通了第一关节。”

    是啊!众人也有了这么一丝疑惑,若是铁沉海笨,压根就没想到这么多,直接认为雷鸣子说了谎话,进入了死门呢!

    天鸣先生微微摇头,道:“绝对不会,天涯子虽然迂腐,但心思活泛,遇事想三想。至于铁沉海,更甚天涯子,恐怕瞬间就能想到这一点,还有那个诫玄子,心思更是比这二人还要通透,要说有他们三人在,想不到这么多,实在是不可能。”说完之后,他又叹道:“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悟啊!而且他们至多想到这一关节,当时后面有蚁群追着,由不得他们往更深处去想,只有乖乖的进入生门一条路而已!”

    “好了!”雷鸣子微微摆手,制止了众人的议论,道:“不用再管他们了,我们也走吧!”说着,他直接跨入了死门之中,消失不见。众人一见,哪里还敢迟疑,惊叹声中,纷纷进入了死门。

    .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