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不错,就是尸体动了。.就在刚刚那一瞬间,林宇看的真切,自己脚下的那句具尸体的右手动了,向手旁那一尺之外的一柄断裂的长剑摸去,虽没有完全抬起,但这已足以让林宇惊的无以复加了。

    铁沉海在那么一瞬间的惊诧之后,立刻抬脚,干净利落的踢出,照着那具尸体的头颅就是狠狠一脚。灵气勃发,腿携疾风,狠厉干脆。

    铿!

    众人听的真切,铁沉海势大力沉的一脚踢在尸体之上,竟然发出踢在金属上的那种沉闷的撞击声。

    众人的瞳孔有些微微收缩,就看到那摇摇坠的尸体脖子连转动也没有,依旧循着原本的动作慢慢爬起,而铁沉海,则脚尖吃痛,飞快的缩回腿去,不断晃着,脸色惊骇一览无余。

    林宇也反应过来,眼中闪过一丝狠厉,这地方诡异莫常,这种怪异尸体,竟然能受下铁沉海一脚而不动分毫,着实让人惊异。

    林宇单手一举一翻,挥手之间就是一式破灭罗天掌,奔涌的灵气澎湃而出,劲风狂飙,众人吃不住压力,纷纷后退。骇然的同时,也极力睁大眼睛去看那掌下的尸体。

    轰!

    无数掌影消失,林宇的右手微微闪烁着清亮的光晕,如放明辉一般,死死的压在尸体的天灵盖上,破灭灵力全数压下,方圆三尺的地面一个弹跃又狠狠压下,发出沉闷的夯击声。而那具处浪口刀尖的尸体,虽已皮烂腐,但从脖颈往下,却仍发出一连串的吱嘎脆响,好像全骨骼扭曲断裂一般。

    林宇脸色沉重,他单手卷出,一掌无,感应的也清楚。自己这一掌虽然打实了,但却好似打在刚玉上一般,沉闷的力道倒反过来,整个胳膊也是一片酸疼。不过最让他惊讶的是,虽然那尸体浑上下发出吱嘎的好似骨骼碎裂的声音,但他自己却感应的到,这尸体未曾受过点滴伤害。而且那腐朽的血之中竟然渗出一丝诡异莫常的神秘力量,比魔道法力还要凶狠霸道无数倍。

    退!

    林宇猛的呵斥,率先退后,远远的避出十丈远。至于旁的首领,虽然听到了林宇的示警,但除了天涯子铁沉海等几位实力顶尖,神念特意修炼过的首领之外,大多数的人还是慢了一拍。不过,不能完全说是众位首领们反应迟缓,而是这尸体速度太过快了。

    在林宇退避的一瞬间,那具尸体微微垂下的头颅一下提正,掉了一只眼珠的双眼出别样的黑色如绸缎一般的光泽,而且,那丝丝黑光也从他那烂开的皮肤血之中透出,硕大的一个头颅,就好像其中嵌了一枚遮掩不住的明珠一般。

    这黑色光芒一瞬间透出,尸体之上随之涌出一圈圈的黑色波纹,冲击波一般,以尸体为中心,向外飞速的发散开来。众位首领虽站的零零落落,但还是有十来位围着这尸体,处内圈,连反应的机会也没有,就被这黑色波纹撞上。

    那几位首领脸上听到林宇示警的惊诧表还未完全表现出来,就戛然而止,变成无限的痛苦。那黑色波纹飞速散开,撞在众位首领的腰间,好像撞进了空气一般,直接穿透了进去。不过,在这黑色波纹穿透而过的同时,这几位首领却如遭雷击一般,子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被黑色波纹强行了体,那种张力,令几位首领脸上显出痛苦到骨髓极致的表

    这黑色波纹散发的迅速,众位首领虽被林宇示警,但更多的还是无法反应过来,除开天涯子,铁沉海,诫玄子这三位首领,剩下的首领,有一个算一个,全被这黑色波纹撞上,好似被锥子在体内穿了个千百来回一般,痛到了极致。

    不过这黑色波纹发散的快,消散的也快,足足扩散出去五丈来远,便消散不见。而被波及到的众位首领,也如松了枷锁的犯人一般,浑失力,好似失了骨头,软绵绵的瘫在了地上。

    林宇瞪大了眼睛,远远的看着倒成一圈儿的众位首领,就见中央的那具尸体待放出这黑色波纹之后,终于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一条本就断折的腿倒拧着,右手用仅剩的三根手指捏着那柄断剑,模样看起来怪异至极。

    “动手!”林宇清喝,不再迟疑,那奇怪尸体旁可是倒着众位首领,由不得他不救。

    单手一卷,汹涌的破灭掌力奔腾而出,化为一巨大手掌,直接拍向了那浑浑噩噩的尸体。而铁沉海三人,躲得一难,心惊之下又有无限庆幸,此时见林宇出手,心中怀着激愤,全出了手。

    铁沉海奔雷般的剑诀展开,也不靠近,就站在远处,打出一道道白亮剑气,嗖嗖作响,密密麻麻的向了奇怪尸体。天涯子的龙虎大印也再次祭出,也不变大,就如颗石头一般,直接撞向了尸体。不过那力道却大的惊人,龙吟虎啸,空气嗡嗡作响。

    至于诫玄子,那一瞬间虽借了油滑法脱了困,但着实被惊到了,此时离的远,含愤出手。他无太过强力的法诀,就持了那洒脱拂尘,刷刷的乱刷,尾毛噼啪乱响,炸出一道道蜿蜒的电光,缠绕向尸体。

    那尸体浑噩不知,傻乎乎的站在原地,毫无动作,全受了诸多法诀,噼啪爆响,剑气纵横,电光横行,破灭掌力搅碎虚空,龙虎大印山般碾来,却又全部局限在方寸之间,使得尸体周围小片空间炸锅了一般,完全充斥着暴虐的灵气,要把最中央的尸体彻底泯灭。

    林宇看尸体浑不知道防守,全受了四人的攻击,心定不少,觉得这尸体虽然在最初时候显出神异,但现在看来,也是毫无神智,只拥有本能罢了。这样一来,凭借四人实力,尤其是有自己和天涯子,归元期的高手也要喝一壶,更何况这实力不明的死尸!

    不过,林宇的心还未完全安定下来的时候,又猛的提到了嗓子眼儿,就见那暴乱的灵气逐渐消散,一具枯瘦的尸体依旧立着,浑上下仅有暴乱法诀打出的黑痕,但无疑,却不见任何严重的伤害。

    尸体干巴巴的扭过头颅,空洞无神的双眼盯上了天涯子。他口有块凹陷,却是天涯子的龙虎大印压出来的,因此,这具仅有本能的尸体便盯上了这个伤害自己最深的天涯子。

    尸体右手微微抬起,三只剩下的手指微一拨动,那柄断剑嗖的倒转,一竖劈。本来黯淡无光腐迹斑斑的断剑猛的闪烁出黑色光泽,吞吐一下,一道黑色剑刃飚出,遁入虚空,再出现之时,却是到了天涯子前,锋锐的几乎放出闪亮的光华。

    剑刃倏忽间近,天涯子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只觉得前汗毛激的竖起,锋锐的剑气几乎要穿透膛,冰冷寒之意充满心灵,脑子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再回过神时,便看到了那黑色剑刃消失在前的景!

    轰!

    天涯子如破布娃娃一般被甩了出去,前炸起黑色的灵光,铿铿的乱响声中,天涯子发出了接连的哀嚎声,但声音短促,好似无法出气一般。

    这死尸!

    林宇眉头一皱,双眼怒瞪,也无暇去管天涯子伤势如何,法一展,如鬼魅般飘至尸体后,右手一捏,星辰极光出现,浩瀚如天河,倾泻而下,扫一切阻碍,直接淹没了尸体。

    好强!

    林宇靠近尸体,施展了辰星极光术这门威力极大的法诀,愈发清晰的感受到这古怪尸体的不俗,他这浩渺星辰之力打出,极光贯穿,本想着直接打穿这尸体,哪知,如此一式法诀,这尸体仅是后背微微凹陷,就如那海中礁石,中流砥柱,坚韧无比的阻挡了这星辰极光之力,浑的干毫不动弹,好像僵住了一般。

    干脆的收去法诀,抓住尸体子僵硬,反应过慢的缺点,林宇单手捏个手印,丹田中的炼魂大阵直接祭出,倏忽间罩了这尸体,阵势运转,无数风火之力激起,烧向吹向了尸体,澎湃的炼魂气息激开来。

    困住尸体的同时,林宇也没管这炼魂大阵到底起没起作用,动如风,绕着尸体乱转,脚下不断踢出,把一个个软绵无力的首领们踢到了外圈。

    一个个首领脱困,林宇心也算镇定下来,这尸体虽然强大,但只要可以放开手,无所顾忌,总能想出法子制了他,再不济,众人也能全而退,就凭尸体那蜗牛般的速度,想追上他们,实如做梦。

    单脚一垫,送走最后一个倒下首领,前后也就不过数息的时间,林宇终于得空查看炼魂大阵的况。一看之下,心惊更甚,就见那炼魂大阵之中,尸体安立如钟,浑不在意那肆虐张狂的风火炼魂之力。

    那尸体似是才转过面向林宇,肌虽僵硬,但扭曲的脸庞依旧显出一丝不明显的怒气,双眼透过炼魂大阵直视林宇,空洞冰冷的双眼瘆人无比,好似恶鬼盯人一般。

    呜!

    令林宇惊奇的是,这具尸体猛的一开口,脖子一耸动,直接吐出了一道黑色光芒,无视外的风火,更无视了炼魂大阵的封锁,就这么破开一切,直接到了林宇前。

    嘶!林宇只觉一股冷腥臭的气息扑入鼻中,脑子一炸,竟然混沌了起来。那感觉,就好像闻到了一滩放置千年的腥臭沼泽死水一般。不过同时,在这惊人的冲鼻气息之外,还有一股强大霸道的力量气息透出,滚滚而来,好似要把心碾碎一般。

    林宇虽救下了众位首领,但一个不防,却激怒了怪尸,一下面临危险。极力的想动弹,急速的运转灵力,但不知为何,一股别样的气息席卷全,似乎冻结了他的意志,竟然无法动弹。

    林首领!危险!!

    铁沉海三人原本见林宇倏忽间祭出一座奇怪风火大阵,而后一个个的救出首领,心中先是一喜,但下一刻,就见那尸体口吐黑光,林宇动弹一下都不能,心惊之下,立刻惊呼了出来。

    众首领离的远,大多数还依旧不能动弹,唯一能动弹的三位,诫玄子吓傻了眼,愣愣的站在原地,浑不知上前解救。天涯子被剑刃打伤,被铁沉海扶着,哪里能动手。至于铁沉海,刚要起蹿出,就看见从林宇的虚弥戒指中透出一道紫光,激到林宇前,光华敛去,却是露出了一个紫绸丝袋的影子。

    拘魂袋!

    .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