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这是!

    茫然四顾,无边无际的铅灰色浓雾笼罩了整个空间,这雾粘稠至极,相互凝聚,仿若一滴滴巨大的铅液滴在了空中,反着沉郁的黑色,粘湿而冰冷。.空间里没有一丝风,干燥冷寂,浓雾就这么灰咧咧的飘着,仿若一团团死物,除了自不断的抽搐以外就没了一丝多余动作。

    抬头凝望天空,这天空也是同样的深沉灰暗,迷迷茫茫,混混沌沌,比那雾还要深邃,低沉沉的压下,仿若打翻的砚台,浓郁的墨汁浸染了整个苍穹。透过重重的浓雾和深沉的天空,惊人的血色隐现,就像一只只血色怪兽在天际翻腾冲撞涌动,掀起滔天的波动,但却被这黑墨般的天空遮掩,仅有不时从黑云中短暂的露出狰狞的影,渲染开惊人的妖艳。

    任林宇修为高绝,此时见了这种景象也觉得心中一阵阵的惊悸,浑忍不住的发冷。几十人的脚下,大地呈现出一种妖异的血黑色,一寸寸的裂开,仿若一道道恐怖伤口翻卷着。与此同时,整个大地散步着一个个巨大的土坑,坑坑洼洼的,像被流星雨肆虐过一般,惨烈而凄冷。

    一具具冰冷泛着血色的各态尸体七零八落的躺在地上,一把把虽然残破但仍闪耀着明亮光芒的兵器散落在尸体旁,使得整个大地仿若远古战场一般,凄惨无比。

    整个战场被一种压抑的血色笼罩,淡淡的,薄云一般,丝丝缕缕,看不清楚却又无比真实,就这么萦绕在边,不断的侵袭着众人愈发冰冷的内心。

    诫玄子此时心冰冷,体内丝丝灵气仿佛也被这血色薄云侵染,带着血色中的那股冷彻,寒人心腑。他深吐了口气,化成一团细腻的白雾,衬得他一张老脸愈加的惨白。“这是什么鬼地方?看起来这么吓人,跟古战场似地,到处都是死人,哪里是仙家遗府气派!”他眼珠僵硬的转了转,想说些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

    铁沉海虽然心沉稳,但这个时候也是惊的合不住嘴,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极高处无数血色巨兽般的云团,只觉口感舌燥,一股凉气从后背不断的往上冒,半晌才转过头,对林宇道:“林首领,您说我们会不会选…”

    铁沉海虽没有说完,但林宇哪里还能不明白他的意思,如此恐怖,如此诡异的场景,要说会有远古修士的遗留仙府,鬼才会相信。他眼眸微微收缩,转头对一众吓呆了的首领们道:“诸位。”只吐了两个字,他微微顿住,眼神闪烁一下,声线陡然高昂了起来,指着漫无边际的诡秘空间道:“林某也知道这里奇怪,诡异,有可能不是那仙府所在,而且,还可能是一个绝境死地。不过,只要众位相信我,我定会带大家走出去!”

    众位微微偏头,神色一片恍惚,大多数人张口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无一人说话,一时之间,沉默的吓人。

    林宇心慢慢的沉了下去,看看众人的神色,越发觉得苦涩:这条路可是自己选的,虽然众人也参与其中,但总的来说,最大的责任还是属于自己,此时众人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肯定会有疙瘩,说不定还会生出一丝怨恨之意。

    唉!林宇长叹一声,只觉前面那么多事都白做了,不仅让众人失去了对自己的信服,也把自己给弄到绝境之中了。

    “好了!”天涯子开了口,面色如常,放佛就是来到了一个新奇地方一般,挤出一丝笑容,道:“众位,说不定这里本就如此,并非如咱们所想,走错了。”他还想多说些什么,但只觉词穷,说不下去,脸上的笑容也尴尬了起来。

    林宇见天涯子的话让众位失落的心微微提了一点儿,但脸上的那种失落还是无比明显,微微摇头,开口道:“我们走吧!”说着,他转认准了一个方向,迈步走了下去。

    “林首领!”

    “您这是去哪儿?”

    …

    林宇刚动,众人便杂七杂八的嚷了起来,此时众人中唯一的高手便是林宇了,若是他再一走,把他们给撇了,那不管这里到底是不是正确的路,他们都死定了。

    铁沉海走到林宇边,悄声问道:“林首领,要不咱们还是在原地待片刻,看清况再决定如何做?”

    林宇回头看看众人既担心又饱含希冀的表,笑了笑,道:“众位,我还是那句话,若是相信我,便跟着我走,我必定带领众位走出这鬼地方。”

    众人沉默以对,但还是慢慢的迈步,跟在了林宇后,用行动表达了意思。

    林宇轻笑,心才好转了不少。不过同时,他也觉得心沉重,看着自动地图上那如蛛网一般的窄小道路,苦笑起来。

    从进入冰嚎天坑之后,林宇的自动地图便一直开启着,待进入那生门,时空转换之后,不长时间,自动地图也生成了一副地图,不过看过之后,林宇便失望了。地图是扫描出来了,不过却有些大,那代表着林宇一行人的数十个点就在地图的右下角的一个极小的地方,几乎聚成了一个点。而且,从这个点出发,衍生出无数弯折的小路,密密麻麻,纠结缠绕,组成了一个庞大至极的迷宫。

    这是林宇最为奇怪的地方,看周围环境,明明是一个看不到边际的空旷平原,也没有专门划分出道路来,可是地图上偏偏显出了那么多条路。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是一个庞大至极的幻阵,他们看到的场景都是虚幻的。

    林宇不知道修真界中是否有这么庞大的幻阵,但无疑,走出这幻阵极难,哪怕他知道路也不成。看着那几乎拧成杂乱线团的道路,林宇就觉得头大,怎么看也不能找出一条正确的通道来。

    一边带着众人沿着既定的道路向前方走着,另一边,林宇也等待着自动地图的筛选。从前面几次的使用况来看,自动地图除了能把所有的路扫描出来的功能之外,还有自动选择正确道路的功能。此时密密麻麻的,林宇也只能期望自动地图快快的把道路给筛选出来了。

    众人闷不啃声的走着,脚步沉重,这里奇怪无比,他们也不敢飞行,只好这么走着。地上坑坑洼洼,难走无比。走不几步便倒着一具尸体,有的残破了,有的还完整,不过无疑都极为骇人,也没有化为枯骨,保持着生前的模样,伤口依旧,那血液似乎还没有凝固,血腥之气不断的冲入鼻子,令人作呕。

    众人心神全放在这尸体之上了,也没管林宇往哪走,只是不断的挑选着干净的地方下脚。他们虽然是闲散修士,常年游走在死亡边缘,按理说也看惯了生死,不再惧怕这些玩意儿。不过此时不知怎的,看到那死去多时的尸体,却只觉得一阵阵发自肺腑的冰冷寒意,脑海中总是不断的出现以往死在手下的敌人。

    一群首领越走脸越白,反而是林宇,面色如常,看着这些尸体,没有丝毫感受,一则是极少经历如此残酷的杀戮,二来,就连林宇都不曾注意,那薄云般的血色气息一靠近他,便急速的消散,放佛被什么东西吸去了一般。

    “不对!”天涯子突然吼了一声,额头汗水滴如雨下,他急促的喘着气,放佛跑了上万里一般,劳累无比,道:“这地方有一种古怪的力量,会影响我们的心志!”

    众人迷茫未觉,倒是林宇听了,看看众人这副萎靡好似梦游一般的神态,猛然察觉到真如天涯子所说,有什么奇怪力量影响了众人的心志!

    沉思一番,林宇探手拍了拍一旁铁沉海的肩膀。铁沉海缓缓的转过头,眼神空洞,神色迷茫,轻唔了一声,好像前方是空气一般,又慢慢的转过头,自顾自的缓缓向前走着。

    这!林宇差点儿惊呼出来,更加确定了心中猜想,看看天涯子,发觉他也是一脸凝重的盯着周围形如走尸一般的首领,惊讶无比。

    “前辈,我们该怎么办?”天涯子被刚才的奇怪行为惊到了,六神无主,也没个主意,快步走到林宇旁,低声追问。

    林宇慢慢走着,一边走一边观察众人神态,此时全关注,才觉得怪异之处有许多。他放出一丝神念,感觉到众人体似乎被一团奇怪的气体包裹着,阻碍着神念的探入,十分怪异。而且,众人上的那种精气活力都弱到了极点,转而是一种冷死亡的气息,如尸体上散发的气息一般。

    “我们这样突兀的叫醒他们会不会不好?”林宇说道,这群人不知怎么回事,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若是突兀的叫醒他们或者动他们,会不会如突然叫醒梦游的人一般使他们受到伤害。

    天涯子的心逐渐安定下来,思量一番,道:“前辈所说也有道理,我们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若是仓促的唤醒他们,说不定会对他们产生伤害。”

    林宇点点头,问道:“那你是如何发觉的?”天涯子刚开始也一如其他人一般陷入这种古怪状态,可是后来就突然醒来了,若是知道缘由,说不定能找出这群人陷入古怪状态的原因。

    天涯子回想一番刚才的形,不确定的说道:“前辈,我也说不好,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是觉得这地方很诡异,很可怕,然后走的时候,不知怎的,老是会注意这地上的尸体,慢慢的,就感觉精神萎靡了起来,而且总是陷入以前的杀戮场景,不能自拔。我也是后来看到了一个印象深刻的敌人,猛然惊到了,神念自主运转,就这么醒了过来。”

    “哦!”林宇自己没有任何感受,此时听天涯子说起自己的感受,才知道旁人在这个地方竟会有如此感受,他奇怪的盯着地上杂乱倒着的尸体,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

    .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