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连环阵

    冰魄天皇雀死,远处剩余的玄冰煞魂雀彻底炸了锅。.慌忙的逃窜开去,如失去了依仗的丧家犬一般。雷鸣子也没有理会,收了罗盘,自顾自的走到巨石之前,用法力小心翼翼的化解起上面附着的冰霜来。

    林宇跟铁沉海一行人站在远处。一边打量雷鸣子的动作,一边,林宇取出了那神秘的魂念珠。弹珠大小,玉白之色,极有光泽,滑腻无比。但没有任何的气息散发,凝练至极,就好像一枚寻常的弹珠一般。

    “我的天,林首领,您还真得到了这魂念珠啊!”铁沉海压低着声音惊呼道:“刚才你离那冰魄天皇雀还有一段距离吧,怎么会取得这魂念珠,还没有被人发觉?”

    林宇不说话,心道:还能怎么得到的,当然是自动捡物了!自动捡物,如果说利爪是他探仙府寻找宝物的最大依仗的话,那外挂的自动捡物功能便是他获得宝物的最大利器!五米的范围,只要他计划得当,隐在暗处,偷偷使用,谁能发现。就像刚才,任他雷鸣子神念如意,也无法发现林宇这不可能的小动作。

    “我有一门法诀,可隔空取物,隐蔽无比,寻常人难以发觉。”林宇随口解释道,细细查看起这魂念珠来,寻思着是不是现在要炼化它,不过想来时间也不够,而且也不知道炼化之法,只好等探了仙府再说。

    一直躲在人群中的利爪露出脑袋,低声道:“道长,这是个好东西啊,里面有很强的灵气,聚而不散,但浩瀚如海。”利爪此时躲在人群之中,浑上下没有一丝妖气,真就好像是一个引气前期的修士一般。这也是因为林宇向心悟老人请教,得到了一种敛气丹的丹方,炼制了给利爪服用的效果。

    对于灵气这类气息的感应,林宇拍马也赶不上利爪,唔了一声,神念探出,钻入了魂念珠。

    轰!

    林宇猛的收回神念,只觉精神萎靡,一下受到了刺激。刚才虽然只探入了魂念珠一瞬间,但他就感觉到了先前还未遇到冰魄天皇雀的时候感受到的那股强大威压。心中不免好奇,难道刚才冰魄天皇雀能放出如此强大的神念威压,难道就凭借了这魂念珠。

    思量着该如何使用这魂念珠,那边雷鸣子也把巨石上的冰霜尽数化去,露出了原本的模样。

    天鸣先生走到雷鸣子旁,问道:“雷首领,这巨石难道是一座大阵的阵眼?”先前雷鸣子说这巨石下方就是入口,他便猜测这里可能隐藏了一座法阵,而这块巨石就是阵眼。同时,在刚才的战斗之中,这巨石也初显神异。别的地方土地石块纷纷冻裂,只有这巨石。虽然挂满了冰霜,但化去之后,一如旧往,没有任何变化,肯定有什么特殊之处。

    雷鸣子点点头,道:“根据我得到的信息,这冰嚎天坑的下方还有一个神秘所在,唤作沉水深渊。也不知是何人所建,想要进入,就要破除这巨石的法阵才行。”

    “那雷首领可知道这破阵之法?”天鸣先生虽然不知道那所谓的沉水深渊是什么所在,但更关心雷鸣子能否破阵。

    雷鸣子点点头,也不多说,直接走到巨石之前。手上聚起一丝法力,微微闪烁,按在那巨石上的某处,写字一般,不断的划着纹路。而最为神奇的是,随着他的手指所划,一道道光亮纹路浮现,放佛从巨石中透出来的一般。

    雷鸣子以指作笔,龙走蛇飞,有时缓,有时疾,不长时间,整块巨石上就尽是浮现的光亮纹路。

    “好神奇的法阵!”天鸣先生见雷鸣子动作,赞叹道:“不得其法,绝无破阵的可能啊!”他专心研究过阵法一道,却只学个皮毛。此时见如此神奇的法阵,不由心惊那布阵之人是何等的有手段,能想出如此神奇的解阵之法。

    最后一笔划出,雷鸣子后退两步,看着那巨石上的纹路组合在一起。一块巨石轰隆隆的分成两半,从中露出一道人高的明亮光环。

    “好了,法阵破了,众位随我进去。”雷鸣子不愿多墨迹,带头走入了光环。那光环微一闪烁,他的影便消失了。

    传送法阵!林宇眼睛一亮,也猜出了这巨石裂开出现的光环是什么东西,竟然是一个搬运时空的传送法阵。睹物思人,看到这传送法阵,他竟然想到了当跟随薛菱雁一起被传送出来的事,心中更加的担心起薛菱雁来,心陡然沉重了许多。

    一群首领见雷鸣子都进了,也不再迟疑,逐个走入光环,依次消失。轮到林宇一行人,林宇压在最后,迈步走入了光环。

    很熟悉的感觉,空间压迫,无法动弹,时空为之颠倒。好在时间不长,只是一瞬间,感觉就消失了,脚踏上了实地。

    周围漆黑一片,但林宇目明,可以夜间视物,看得清周围况。见上百人都站在一起,一如自己一般,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个宽敞的通道,四面都是奇怪的黑色石头,也不知是矿石还是本就如此。通道高足有两丈,上面倒挂着许多石,好像熔洞一般。前后看不见尽头,习习潮湿的风吹来。

    “这就是沉水深渊?”

    众人纷纷猜想,却不知这里到底是何地方,也不知在地底多深之处。但觉得有风习习,空气虽潮湿,但不显污浊,应该与外界有联通所在。

    雷鸣子前后看了看,再次拿出那块黑色罗盘,上面指针嗡嗡乱颤,好一会儿才停止下来,指尖所指竟然是右手边的石壁。

    “这是何解?雷首领,难道咱们来错了地方?”天鸣先生一直跟着雷鸣子,见那罗盘指针指向,竟然是结实的石壁,心生疑惑。

    雷鸣子哼哼冷笑,不屑的扫了一眼右边的石壁,缓步上前,哈气吐声。在众人关注的目光之中,一拳直击,直接轰在了石壁之上。

    噗的一声微响。

    令人惊奇的是,雷鸣子这一拳打出,拳头竟然直接没入石壁之内,好像一拳捅到了稀泥里一般。

    众人不明所以,但也瞧出了这石壁可能有怪异,均等着看雷鸣子接下去的动作。雷鸣子凝神静立了片刻,露出一丝原来如此的笑容。隐在石壁中的拳头猛的一震,嗡嗡的,那石壁竟然如水波一般漾出些许微弱的圈纹。

    见此,雷鸣子笑意更甚,拳上加力,法力猛的爆开。那石壁原本就漾起细微的圈纹,此时更像是被投进了一块巨石一般。一圈圈的波纹散发开来,合在一起,整个通道也微微震动了起来,如崩塌了一般。

    破吧!

    雷鸣子又加了一分力,一拳到底,直接打破了那无形束缚。整个石壁哗啦啦的竟然如镜子一般碎裂,掉落下许多透明的一片片的奇怪东西。

    “水镜阵!”天鸣先生惊呼了出来,看着那石壁破开,整个通道轰隆隆的几崩塌,最后如沧海桑田变化一般,通道消失,显出了一个石室。

    众人前一刻见处通道之中,下一刻突然发现处在一个宽敞如大厅一般,有十八根蟠龙石柱的石室之内,也惊呼不已。

    一个首领询问天鸣先生:“天鸣先生,那水镜阵是个什么东西,难道刚刚我们就处法阵之中?”

    天鸣先生也是震惊不已,道:“不错,刚才我们就在法阵之中。至于那水镜阵,则是用葵水元晶为基础,构建出一个真实的虚幻空间,迷幻敌人用的。威力不小,最为难得的就是这水镜阵产生的空间极为真实,一般人绝难发现是假的。刚刚要不是雷首领神威,我们说不定就会沿着通道走下去,永世无法脱困。”

    他说的玄乎,众人听了,只觉凉气阵阵,大骂起这布阵之人来。

    咦!天鸣先生眉毛一挑,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地方,来到一直凝眉站立在大厅中央的雷鸣子旁,道:“雷首领,我怎么觉得还有问题。”

    邢锐嗡嗡道:“天鸣先生,你可别吓我,什么叫还有问题,难道那水镜阵还没有破吗?”他这话一出,众人纷纷侧目。转头看起了周围环境,唯恐这还处在什么鬼法阵之中。

    天鸣先生没理会邢锐,对雷鸣子道:“雷首领,按理说水镜阵破了,应该留下作为阵基的葵水元晶。可是您看看,这大厅里可没有任何葵水元晶啊!”他说话之声越来越低,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雷鸣子神色无比凝重,但听了天鸣先生的话,还是点点头。指着周围的十八根蟠龙石柱道:“天鸣先生说的不错,我们还处在法阵之中。那十八根蟠龙石柱,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那十八蟠龙大阵!”

    “什么?”

    “十八蟠龙大阵,你听过吗?”

    “我们不是才出那什么水镜阵吗,怎么又陷入法阵里了?”

    …

    雷鸣子可以说是最了解这里的人,他的话,众位首领哪里敢不信。盯着那奇怪的十八根蟠龙石柱,议论纷纷。

    “前辈。”天涯子一同走到林宇所在的几人前方,悄悄问道:“这雷鸣子会不会是唬我们的啊?怎么可能刚破了一阵,又进了另一个阵呢。”

    铁沉海插话道:“天涯子首领,你大概也不甚了解法阵吧!”见天涯子点头,才继续道:“法阵中一阵一阵的法阵当然有,不过却很少。不对,也不是少的问题。”他发觉不好解释,顿了一下道:“这样说吧,问题不在于这个连环阵,而是在于能布下这种连环阵的人都是绝顶高手。”

    天涯子也了解了其中的严重,若是真如铁沉海所说,布置这种连环阵的人是个高手,那他们这群连归元期都没有达到的小散修,还来此处寻宝,岂不是找死。

    “行了。”林宇见天涯子被铁沉海的话吓到,道:“没铁首领说的那么严重,这里虽然还在法阵之中,但我自有破阵之法。现在我们先不动,看看况再说。”

    听林宇说他有破阵之法,天涯子铁沉海均是不敢轻信,尤其是铁沉海,他了解这种连环阵,极难破解。但见林宇神色自若,自信无比,似乎还真能破这法阵一般。只好压下心中的疑惑,转头看起了雷鸣子的动作。

    .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