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玄冰煞魂雀

    “这什么鬼东西。.”铁沉海反应极快,瞬间走上一步,挡在了林宇前,掏着耳朵,挤着脸,做足了被声音惊到的模样,咋呼道:“叫声怎么这么大,我只是摸了它一下,怎么就跟被非礼了一样,叫的这么响!”

    铁沉海打了个哈哈,众人一怔,随即呵笑了起来,诫玄子反应也不慢,知道铁沉海意思,赶忙插科打诨,道:“就是,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我们铁首领对它做了什么不齿之事呢!”

    众人皆笑,但雷鸣子天鸣先生却没有笑,天鸣先生气的浑发抖,走上前来,想开口大骂,但碍于铁沉海份,却又不敢,只好道:“铁首领啊,这里可是冰嚎天坑,奇怪东西多着呢!你都不知道这是什么鸟,怎么可以如此乱来,会有大麻烦的。”他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但铁沉海也不在乎,这鸟是什么东西他当然知道,但他站出来,只是为了帮林宇打掩护而已。

    雷鸣子脸也黑了,走上前来,道:“铁首领,仅此一次,这种事,我可不想再次看到。还有众位首领,我也告诫你们,要管好自己,不要再做出铁首领这样的事。”说完,他又摆摆手,神色之间也微微有些无奈,道:“好了,我们赶紧走,不然被围上了就不好了。”

    众人听他所说,严厉无比,心下各有一番心思,但也不敢表露出来。不过也正如雷鸣子所说,这怪小鸟一嗓子吼,恐怕要把那些躲藏起来的妖兽给招来。当下,都跟着雷鸣子,快速向冰嚎天坑南面赶去。

    “这小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嗓门儿倒是大。”林宇对这小鸟倒来了兴趣,想着倒也算是个好玩东西,回来之时,若是再碰上,就擒下,带回去给薛菱雁玩耍。

    铁沉海苦笑不已,也不好说林宇的不是,只好劝说道:“林首领啊,您是不知道,那鸟叫做巨吼,没什么本事,就会叫,天生如此,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有啊,您可别在乱碰东西了,这里面奇怪东西多着呢!”

    林宇点头记下,也没在意。这时,他猛然感受到了什么,一下停住了脚步。

    众人步调一致的停了下来,就听周围渐渐多了许多喘息声音,混在风声里,几不可闻。但他们耳力惊人,怎会分辨不出。

    “来了,似乎是血髯冰狼,你们小心点儿。”铁沉海出声提醒自己一方的人,众人之中,只有他见识最广,知道的东西最多。听他一说,似乎很厉害,均亮出了武器,小心翼翼的扫视着周围黑沉沉的树林。

    雷鸣子微微转头横了一眼人群后方的铁沉海,出声道:“大家准备吧,应该是血髯冰狼。”他不愿多说,也有些恼怒铁沉海无故坏事。

    雷鸣子都这么说了,众人哪里敢不听,均拿出了武器。一时之间,整个树林倒是亮堂了不少,全是法器的光芒,照亮了周围的树林,显出了树林间许多对血红如明灯一般的诡异眼睛。

    一群首领见了,也不在意,手下不知杀过多少人,怎会被这种小场面吓到。当下,跟着雷鸣子,认准了方向,继续前进。

    那诡异的血红双眼,正是血髯冰狼,林宇看去,发觉却是一种浑白毛的巨狼,头顶毛发密集些,垂下两条红色的毛发,正如髯一般。

    林宇注视着这群数量越聚越多的血髯冰狼,发觉它们智慧不低。一直跟着他们,四脚奔腾,踏在冰地上,了无声息。待数量足有三四百之数时,一分为二,一队加快速度,绕到了他们一行人的前方,另一队则缓缓的从后面跟近了他们。

    “一群短毛畜生,还懂得合击之术了!”林宇听到诫玄子微微开骂,也觉得这血髯冰狼有趣。

    “动手吧!”前面的雷鸣子随口说道,率先出手。迎着前方呼啸而来的上百只血髯冰狼,单手一卷,五指拨动,凭空出现五个符文,闪亮光辉,循着某个中心,极速运转。然后打出,似乎有定立空间的效果,数十只前扑的血髯冰狼直接顿在空中,被施了定法一般,落在地上,就这么死了。

    林宇拖后,虽然心里想着钧天门的事,但此行最大的阻碍便是雷鸣子,因此,他也分心关注着雷鸣子,见他出手,法力隐晦,难以觉察出他到底有多少钧的法力。后见他神奇法诀,十分诡异,连怎么杀死那血髯冰狼也不清楚,心下也是惊异。不知这是何等法诀,似是出自道门,但又太过诡异。若是出自魔门,却多了一丝灵动,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

    旁边的天鸣先生也出了手,一手极为嫌恶的捂着鼻子,似乎闻不得血髯冰狼上那种血腥污秽之气。另一手直接随意扇动手中的青竹扇,前出现重重叠叠的竹影,拔矫健,生机勃勃,随风摇曳,似乎还能听到沙沙之声。那血髯冰狼冲入其中,立刻被困,周围无数竹影扭曲着缠来,灵气勃发,便死个透彻。

    林宇一一看去,查看这些出手之人的手段,碰到那种手段玄妙的,便记下容貌,准备以后好好接触。正看着,猛然发现旁之人也动了手,上百只血髯冰狼从后面袭击,其中更是有几只向自己扑来。

    血髯冰狼实力不高,也没有任何出彩的攻击手段,顶多算是个吸收了灵气的异兽罢了。林宇看看周围之人,发觉一群人应付如意,随意出手,一只只血髯冰狼便哀嚎着死去,心安不少。

    至于扑向自己的几只小狼,林宇见旁人没注意自己,随手弹了几下。准确无比,五只血髯冰狼,一只一指,全打在鼻尖,浑骨骼尽断,死的不能再死了。

    血髯冰狼看似凶悍的扑来,数量虽然多,但实力太过低。在林宇这群浚夕省闲散修士中的佼佼者眼中,还是有些不够看。一群人脚步不停,一边赶路,一边随意攻击,后留下一地狼尸!

    见群狼势弱,一群人心定不少,脸上出现了些笑意,话也多了起来。对于此行倒是没有先前那么重视,觉得这冰嚎天坑也不过如此,亏得还号称浚夕省内第一险地呢,还不是让我等杀个干干净净!

    只有雷鸣子天涯子等少数几人,均是一脸凝重,闷声赶路,眼底更是有一丝着急之色。就连林宇,脸也逐渐绷了起来。他神念微微散发出去,感受到周围无尽树林中似乎隐藏着许多隐晦强大的气息,正默默注视着他们,如芒在背,感觉极不舒服。

    “停下!”雷鸣子突然冷喝,做个手势,让后面人停下。

    众人不明原因,慌忙看向周围,以为又出现了什么强大妖兽。但见山风依旧,树枝摇曳,虽然诡异,但也没有什么奇怪现象。

    雷鸣子神色凛然,侧耳倾听,似乎在施展一门法诀,倾听空气中那若有若无的气息。林宇还未进入归元期,神念倒没有雷鸣子强大坚韧,感应一番,却毫无感觉。看向天涯子,突然发现他神色陡变,瞬间变色,不知感应到了什么奇怪东西!

    “走!”雷鸣子突然大喝,冲天而起,也不再收敛气息,上燃起澎湃的如火焰一般的红色气焰,在夜色之中,极为显眼。

    随着他话音响起,周围突然出现尖锐至极的呼啸声,如剑刃震鸣,划破空气,无数白色飓风从树林中挤出,蜂拥着吹向一群犹不自知的首领们。

    “这是什么鬼东西!”

    “好冷!这风也太冷了!”

    “快跑!”

    …

    接二连三的惨叫声响起,众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没想到这些奇怪的似裹着冰雪的风会如此厉害。轻飘飘的吹来,却放佛有冻结万物的力量,所过之地,已然结冰的地上又挂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白毛一般,极为骇人。

    数个躲闪不及的,又离树林近的首领一下子被风裹了进去,连动弹一下的机会也没有。浑上下便结了霜,眉头头发,全部冰白。不过他们实力也不差,体内灵气运转,各施法诀,极快的冲出,但冲出之后脸色发白,神色萎靡,放佛大病一场一般,却是伤了元气。

    “小心,这是寒魂风,被吹到了魂魄受损,毒无比。”铁沉海慌忙出声提醒,却有些自顾不暇。周围树林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苍鹰般大小的白色大鸟,短翅长,翼展开来尽有半丈来长。如此大的躯,却极为灵动,穿行于密集的枝杈中,连树枝都不曾擦到。它们尖嘴黄喙,血红如宝石的眼珠,脑后都有三寸长的雀翎,大多都是雪白色,但也有少数的几只,却是七彩之色,那些雀翎是七彩之色,更为神异,双翅扇出的白风横扫一切,比飓风还要强劲,所过之处,一切阻碍都在极度冰寒中化为齑粉!

    林宇也不敢不重视这诡异的寒魄风,它似乎跟自己炼魂大阵中的碎魄罡风一般,都有伤及生灵魂魄的力量,邪异毒辣。面对这风,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有不断的放出灵气,构建层层防御罩,冲出这无尽寒魄风一条路罢了。

    此等时候,众人也无法顾及旁人生死,各展手段,四处躲避寒魄风。好在他们都是呼啸一方的首领,实力均是不俗,除刚开始有些首领反应不及,吃了寒魄风的苦头之外,大多数首领还是极快的冲出了寒魄风的范围,跟随天空之中雷鸣子的影,继续前进。

    不过他们显然小看了这些玄冰煞魂雀,待大多数首领冲上高空之后,整个树林算是彻底炸了窝。白花花的一片又一片的云团升起,全是由一只又一只的玄冰煞魂雀组成。它们结阵联合,尾随而来,张口一吐,道道幽蓝冰焰吐出,卷在一起,混合着那寒魄风,蔓延着烧过天空。所过之处,空气奇怪的结出一层又一层的霜气,然后凝聚成斗大的雹子,轰隆隆的掉下。同时,在他们的前方,也出现了一队队的玄冰煞魂雀,口吐冰焰,翅扇寒风,滚滚烧来,前后组合,好似组成了一座风火大阵,要把他们生生困死!

    .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