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冰嚎天坑

    “雷首领,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啊!”一个儒雅道士出口,相貌清雅,却不像个修真者,反而像个饱学之士,手里持着青竹扇,微微闪动,上面青色光晕微微勃发,带着青竹的清新之气。.

    此时高空之上,浩浩的足有百十号人,各个都有一番凝重气势,腾云驾雾,滚滚向着西南方而行。

    出口道士旁边之人着长衫,长体健,容貌清俊,戴天星珠冠。行动之间周自起厚重气势,破开疾风,衣衫不动,潇洒无比,正是那雷鸣子。他转头轻笑,声音圆润如珠,道:“天鸣先生,为何这么说?”

    天鸣先生合上青竹扇,向背后一群人使了个眼色,道:“雷首领,你看,那天涯子一方和铁沉海一方,似乎亲密了许多。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们的实力,各个都提升了一截儿。尤其是天涯子这酸道士,竟然进阶到归元期了,实在有些奇怪啊!”他语气凝重,十分在意后面一群人的变化。

    雷鸣子露出自信笑容,浑不在意的说道:“这个我早就知道了,他们最近是走的近了,而且实力也正如天鸣先生所言,奇怪的提升了一截儿,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天鸣先生惊呼道,着急的想提醒天涯子铁沉海两方势力联合起来会造成的影响,但碍于周围首领多,又不敢多说,只是连连的使着眼色。

    雷鸣子笑意依旧,道:“天鸣先生,用不着担心。”他捏了捏拳头,浑涌起一股掌控一切的概势,道:“实力,只要我有绝对的实力,他们就算联合起来了又如何,我照样能瞬间压制。至于他们实力奇怪的提升,对我而言,倒也是个好事儿,能省下我不少为他们提升实力的时间了。”

    看雷鸣子神色姿态,天鸣先生一怔,随即恭维道:“雷首领大智,天鸣叹服。”

    呵呵!雷鸣子笑如分,神色淡然,放佛真的一切都在控中一般,带着百余人,急速南行,足足行了五六万里才慢了下来。

    “雷首领,咱们到了吗?”天涯子靠前,出声询问。这里是浚夕省的大西南,荒芜无比,了无人烟,尽是些穷山恶水,诡秘所在。位于谷阳城的西北方向,两者相去足有五六千里远。

    雷鸣子微微点头,笑道:“天涯子道兄说的不错,我们到了地方了,那入口就在前面不远处的一个盆地里。”

    “哦?”铁沉海走上前面,脸色凝重,道:“若我记的不错,这前面应该是冰嚎天坑吧!”

    冰嚎天坑!!

    铁沉海话一出,除了少数不知道的几人之外,均抽了一口凉气,一群人对视一眼,均看着雷鸣子,等待他给个交代。

    雷鸣子神色不变,似乎这冰嚎天坑就是个随意所在一般,道:“不错,前面正是冰嚎天坑。”

    “我的天,这不会是要进入冰嚎天坑吧!”

    “就是,要真是进冰嚎天坑,那还不如趁早回去的好。”

    “对,去了肯定死,我可不会干那种傻事。”

    ···

    一时之间,议论纷纷,但说来说去都是围绕着这冰嚎天坑的凶险,许多人更是在这一刻生出撂挑子不干的想法,不过更多的还是静静的站着,等待雷鸣子说到底如何做。

    天涯子神色凝重无比,道:“雷首领,我想你不会不了解那冰嚎天坑是个什么地方,你带着我们去那儿,难道想带着我们往火坑里跳?”他话语也不客气起来,毕竟这冰嚎天坑太过凶险,在他看来,此去就是找死二字而已。

    雷鸣子双眼横扫当场,把众人神色收在眼底,道:“我自然也知道那冰嚎天坑是个什么地方,也深知此行的危险。不过富贵险中求,若是哪位首领害怕,趁早回去,我雷鸣子绝不阻拦。”他语气轻飘飘的,仿若真不在乎哪位首领离去一般。但一群人听了,却沉默了起来,雷鸣子的子他们也都有些了解,尤其是跟着他的六十多位首领,更是知道。这个时候,雷鸣子说话越随意,则说明他越生气,若是违逆他,是个什么下场他们可不敢想。

    众人沉默不语,铁沉海退后两步,悄悄对林宇道:“怎么办,这可是要去冰嚎天坑啊!”

    冰嚎天坑是个什么地方林宇也从倒霉蛋的记忆里了解了一些,知道此处乃是太古时期一块星辰巨石掉落,砸出的一个大坑。后来,受那神秘星辰之力的影响,此处成了一个绝地,充满无数天生制和无数变异妖兽,凶险无比,当为浚夕省第一大险地。

    这些天来,林宇的心一直不太好,担忧薛菱雁,但一直没有表露出来,听铁沉海问起,随口道:“雷鸣子都说能去,自然是有方法下去,你带个头,表个态,不能老拖在这里。”冰嚎天坑虽然凶险,但这连仙府的边儿都没摸着,想来雷鸣子既然有把握带着他们探仙府,肯定有什么办法进去冰嚎天坑。

    铁沉海心中担心,但还是点点头,转头朗声道:“雷首领既然都这么说了,那铁某没话说,富贵险中求,我们修道之人,一生若不经历凶险,何来无上修为!”

    众位首领听了,均是点头认同。他们各个都是心思活泛之人,刚刚那么说,除了真的有些惊奇,发发感慨之外。更多的恐怕还是想向雷鸣子表达一个态度,说明我们跟着你雷鸣子经历凶险,到时候得了好东西,若是不多给我们一些,我们可不愿意的意思。

    哼!雷鸣子面色不变,心中却冷笑不止,这群家伙的心思他哪里看不明白,就连他这方的人也一样,心怀鬼胎,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能把他们聚拢起来,一则就是借了局势危险,这些人急于寻找靠山的心理,二来就是凭借了强大的实力。但他也知道,一味凭实力压制也不行,大棒和萝卜,什么时候都不能缺一。此行探仙府,就是准备好好赏他们些甜头,让他们彻底服自己罢了。

    “好了!”雷鸣子收去笑容,道:“天色不早了,都已经黄昏了,我们要抓紧些时间,早些去,不然到了晚上,就危险的多了。”

    众人一惊,才想起这冰嚎天坑晚上可比白天凶险上十倍,此时天色渐暗,恐怕那些夜行妖兽也快要出来了,的确要抓紧时间了。当下,众人倒是急了起来,倒催着雷鸣子快速向冰嚎天坑赶。

    林宇早就知道浚夕省西面,尤其是西南面气候异常,反复无规律。但真见了这隐藏着高山峻岭中的巨大天坑,才知道这异常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群山之间,无端出现一个方圆数里的巨大坑洞,突兀无比,放佛大地剜下了一块一般。坑壁上一道道沟壑胡乱交错着,好像被刷子刷过一般。而且最为怪异的是,那坑壁之上还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洞眼儿,微一估算,也有上千个,整体看去,就如蜂巢一般。

    在坑底,却又是另外一幅景象,偌大的坑底,密布着苍白的树木,在黯淡的光线之中,瘆人的惨白!但林宇看的真切,那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那无尽的树木都是冰封的,冰霜从地而起,如藤蔓一般爬满了所有的树木,蜿蜒向上,冻结了一切生机,留下了一个无尽的冰冷世界!

    山风徐徐,裹着一团团晶莹的冰霜吹过莽莽冰林,撼动着冻成冰雕的枝杈,发出咔咔的碎裂之声,连成一片,合着风声,就如猛鬼野嚎,凄厉无比。

    竟如此神奇!林宇以前也不曾来过这里,就连倒霉蛋也没有来过,因此这冰嚎天坑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他也不清楚,此时见了,别无他想,只有感慨世界的奇妙了。

    山风飕飕,凉气斐然,众人虽然不惧,但却有一股从心底散发出来的寒气,看着那无数惨白的树木构成奇形怪状的模样,似兽,似妖,似鬼,心中不免发毛。

    雷鸣子脸色也逐渐凝重了起来,这里的确如传闻中的那般诡异神奇。他扫了一眼坑壁上的无数洞眼儿,道:“天鸣先生,我记得这里应该有一种玄冰煞魂雀是吧,天生玄秘之力,口吐玄冰焰,翅扇寒魂风,就在这坑壁上挖洞做是吧!”

    天鸣先生站前两步,道:“不错,就是那玄冰煞魂雀,我也曾在这次见过一次。据记载的典籍所说,这玄冰煞魂雀长不过三尺,但天生妖力,实力不俗。具体来说,是根据它们雀翎的颜色来区分实力高下,雀翎是白色,便相当于引气前期的修士,若是七彩之色,便相当于昭星前期的修士了,至于有没有相当于归元期修士实力的玄冰煞魂雀,典籍中倒是没有记载了。”

    “众位记住了吧!”雷鸣子道:“这玄冰煞魂雀实力不怎么样,但数量却不少,我们小心些,应该没什么问题。当然,能不惊动它们自然最好。”

    众人点头,那些了解的人也都知道,这冰嚎天坑里可不光就有这玄冰煞魂雀,还有许多神奇灵兽,只是这玄冰煞魂雀数量最多,铺天盖地而来,实力虽差,但还是要好好注意。

    雷鸣子收敛气息,缓缓向坑底飘去,众人也是各出奇招,收敛气息,方式千奇百怪,让林宇大为开眼。缓缓跟上,落在最后,此时他上匿形丹药力还早,倒也不用刻意收敛。

    落下之后,被周围冷寂诡异的气氛感染,一群人也沉默了起来,默不作声的赶路,只听得耳边呼呼的寒风吹着。

    林宇知道,这冰嚎天坑肯定不是最凶险的地方,所以心也没有提起来。他心中一直思量着以后的路该如何走,有些心不在焉,跟在众人后面。待看到一只单脚站立在树枝上的幽蓝色小鸟的时候,更是想到了若是薛菱雁在,恐怕会对这漂亮小鸟生出许多欢喜。想着,他缓缓探出手去,如抚摸薛菱雁一般,摸向了这漂亮小鸟。

    哪知,林宇手一摸到这巴掌大小的小鸟,那小鸟就张开那恐怕没有小手指指甲盖大的嘴巴,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嗡!猝不及防,林宇只觉耳旁一下炸开无数神雷,轰隆隆的,震的耳朵发蒙,回响不断,什么也听不见。

    这···林宇傻了眼,盯着这小不点儿一般的鸟儿,独自张着嘴巴啼叫,嘴巴外一圈圈的全是震动的空气,再转头看看一群同样被这惊天巨声惊到了各方首领,说不出话来了。

    .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