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心悟老人

    “被抓,怎么可能!被什么人抓走的!”林宇心惊之下,声音也严厉起来,这群人各个都是昭星后期的修为,人数更是近三十号,尤其是天涯子,刚刚进阶归元期,前去东阳城,只要不碰上以山仙子那种修为的归元期修士,几乎可以横着走,怎么会被人抓走!

    见一群人相视不语,神色躲闪,林宇火气也涌了上来,这群人中,他最为看重铁沉海和天涯子,铁沉海精明无比,是管理人的一把好手,可以省下他不少事儿。至于天涯子,虽然迂腐些,但资质不错,稍加打磨,便是个好帮手。此时一听被人抓走,生死未知,这群人又遮遮掩掩的又不肯不说过程,林宇如何能不生气。他黑着脸,一指诫玄子,喝道:“诫玄子,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铁首领二人被抓了,那你们呢,怎么回来了!”

    诫玄子哪里敢在这个时候触林宇的怒火,赶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们去东阳城,也听从您的嘱咐,准备上时运轩买些药材,可就是这货坏的事儿!”他一把拉出站在人群中央的一人,却是一个精瘦汉子,留着小胡子。此时被诫玄子拉了出来,连忙辩驳道:“林首领啊!也不能全怪我啊,我就是看时运轩不愿意按要求卖我们药材,就稍微使了点儿硬手段。”他掐着小指头尖,比划着这所谓的小小硬手段。

    “然后呢!”林宇追问,也没功夫理会这家伙,他知道这首领,乃是瀚络洞的陈瀚络,鹤鸣山的老人,那个时候林宇就有些了解他的脾,没什么大才,却比诫玄子还要贪婪,实力更是不入流。此时听他辩驳,哪里会相信,那所谓的小小硬手段不用想就是蛮横的下手,要硬抢罢了!

    见林宇脸黑了下来,陈瀚络缩缩脖子,又躲了回去,诫玄子哭丧着脸,道:“原本铁首领跟时运轩都商量好了的,结果就是这小子把事儿弄砸了,然后就动起手来了。”

    他声音越来越小,但林宇已然明白,揉揉太阳**,无力道:“就算动起手来,你们这么多人,各个都是昭星后期的修为。还有天涯子道兄,更是归元期的修为,难道就被一个小小的时运轩给打趴下啦!”他已经不想去追究原因了,都动手了,还能怎么样,只是好奇,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时运轩会有如此实力,能一下制服这么多人。

    提起这,诫玄子愈发的郁闷,道:“我们哪里知道啊,刚动手的时候,时运轩倒不是对手,不过没多久,突然来了一个老道士,那老道士厉害无比,只是几下,就打倒了天涯子首领,然后扣下了他,说要让我们找话事儿人过去,商议什么赔偿的事!”

    “哦!”林宇倒是惊奇了,赶忙问道:“那道士是什么来历,什么修为。”

    诫玄子道:“我们也不清楚,他就自称心悟老人,出手厉害着呢,不过至少也有归元期的修为。”

    “心悟老人!”林宇一怔,猛的醒悟,先前在军营中探听的时候,就听到了龙行天提起这心悟老人,那时候还不知道这心悟老人到底什么来历,没曾想这一转头就遇上了。

    林宇缓缓坐下,思量了起来。当时探听,虽然只听了几句话,但他也听得出,龙行天似乎在等待这心悟老人,要做什么事。具体做什么他不清楚,但想来跟钧天门抢夺心魔宫有关系。这么一想,林宇觉得应该好好会会这心悟老人,摸摸他的底。看他是不是钧天门的人,若是,那他就要好好计算一番,擒下此人,给钧天门使些绊子。

    “林首领,咱们怎么办?铁首领可是还被那心悟老人扣着呢。”诫玄子见林宇不出声,轻声问了出来。

    林宇抬起头,看看一群人,道:“你们先去休息吧,我去会会这心悟老人。这是血胶丹,你们分了,尽快恢复伤势。”他取出数个瓷瓶,其中装的正是血胶丹,培本固原,回复精气,此时却是可以恢复伤势。

    众人如蒙大赦,弄砸了事,首领还被扣下,当真觉得丢脸无比,就怕回来后林首领会迁怒他们。但没曾想,林首领如此好说话,不仅没有责编他们办事不力,还赏给他们恢复伤势的丹药,心中感激莫名,连连称谢,就要出去。

    “诫玄子,你留下,跟我去一趟东阳城!”林宇开口道,刚迈步的诫玄子一下僵住,苦笑一下,只好回过来。

    哼!林宇哪里还不明白,这诫玄子丝毫伤未受,肯定是动手的时候躲在了一旁,怎能还由他舒服的养伤,虽不能责备他,折腾一下他还是可以的。

    旁的首领偷笑不已,当时动手,诫玄子就仗了法油滑,跑的比老鼠还快,打完了又跑了出来,大呼小叫的。此时被林宇抓了苦力,心中不免解气,心想着林首领最好能好好的治治这猾的老东西,改的他一遇事儿就跑的子。

    “走吧!”林宇也不再墨迹,横了一眼干笑不止的诫玄子,带头走出了帐篷,向东阳城而去。

    八百里的距离,林宇一边飞行,一边思量着到了地方该如何做。这心悟老人竟然能一下制住这么多人,尤其是天涯子,虽然刚进阶归元期,但昭星期跟归元期,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修为差距大到不可思议,想来这心悟老人实力也不错,至少不比刚刚宰的了临邛真人差,恐怕都能赶的上以山仙子了!

    当然,这都是林宇的推测,一切都还要等见到了人之后再说。不过现在的林宇也算成熟了起来,做什么事之前都会好好想想,不管能不能想出个万全之策,至少也能做到心中有数,若是太过危险,就避开。省的像以前一般,胡乱闯,能活到现在,已然是天大的福气!

    东阳城是浚夕省十六座城池中中等偏上的城池,占地不小,长宽足有三十余里。此时虽然深夜,但城内依旧繁华,冲天的灯光,来往不少人流,几乎如个不夜城。

    林宇知道,这东阳城位置不错,向北有数条大道直通浚夕省跟赤水国的一大交界关口——龙虎山。在两个势力还没有打起来的时候,来往有不少的商人,因此这东阳城有如此繁华也属正常,就连那时运轩的总部,也在这里。

    站在高空之上,俯瞰一下下面的城池,林宇问道:“时运轩在哪里?”

    诫玄子一指城中西北方向的一大片建筑群,其中一座如摘星楼般高的五层大楼,道:“那里便是。”说完之后,他又好奇问道:“林首领,咱们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直接上门要人吗?”他虽然很相信林宇的实力,但更是知道那神秘心悟老人的手,怕林宇有些不敌。

    林宇微微点头,不多说,带头向那座摘星楼飞去。

    靠近了那摘星楼,林宇立刻发现了这高楼的顶端,一老者正和一中年人对饮。旁边不远处的栏杆处,正坐着一脸狼狈之象的铁沉海和天涯子。那老者材高大,穿着白色长袍,袖口镶着紫边儿,看起来极为雅致,容貌矍铄,白眉垂下,一脸孤傲,不太理会旁边中年人的殷勤。

    老者似乎也有所感应,眼睛一转,就盯上了逐渐落下的林宇二人,不屑的一笑,继续饮酒,浑不在意。

    林宇落下,转头看了看铁沉海二人,发觉两人似乎被封锁了法力,但无大碍,心安不少,转头向这老者行了一礼,道:“流波洞林宇有礼了,想必这位就是心悟老人了吧,至于这位,未请教?”

    “请教不敢当!”老者未曾答话,连头也不曾转过,但那中年人却极为惶恐的站起,回礼道:“不才在下,是这时运轩的主人,林首领叫我东方玉便是!”他不得不恭敬,他虽贵为一省大商盟的主人,但在这两位真正的修真者眼中,还是不够看。

    嗯!林宇也没在意这东方玉,时运轩虽然开满整个浚夕省,但实力却真的不强,在他们这些呼啸一方的首领们看来,就是一群凡人在过家家。当下对那心悟老人道:“晚辈听手下说,前辈想要见晚辈一面,商谈一下晚辈这两位留下做客的首领。首先,晚辈先代两位首领向二位道个歉,今之事,是我方做的不周到了!”他言语也和气,这心悟老人实力果然不俗,上有种空灵飘渺之感,让他无法把握住此人具体是什么修为。

    “不敢!不敢!”东方玉赶忙摆手,抹抹额头的虚汗,原本小的一件事,这群修真者都是强横的主儿,面对他们,他一直都是恭敬对待,哪里敢反抗,只是今这心悟老人到来,不知怎的,突然出手,生生扣下了两人,弄的好生难做。

    心悟老人终于放下了酒杯,缓缓转过,看向了林宇,一看之下,不由一怔,他原本见天涯子都有归元期修为,想着这所谓的首领实力应该更强吧!哪曾想,这一看之下,却是仅有引气后期的修为,心下不由生气,皱眉道:“你真是他们的首领,莫要随便找个人糊弄老夫,快快把你们的首领找来。”他实在不相信,一个引气后期的修士会成为一个归元期修士的首领。

    林宇不做声色,道:“晚辈正是这二人的首领,前辈若是不信,一问晚辈的手下便知。”

    心悟老人偏头看向铁沉海二人,这二人见林宇到来,也不复颓废之色,哼了一声,点头承认了。

    “哦!”心悟老人一见,倒是惊奇了,多看了林宇两眼,看来看去却还是个引气后期的小子,索不再想了,直接道:“老夫叫你来,其实也没什么,仅是因为老夫平生最看不过这些看不起我们这些开商盟的人,叫你过来,就是想教训一番。”说着,他一甩手,干脆的打出一道法力,凝聚成锥,刺向林宇。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