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被抓

    破!破!破!

    兽面盾牌咔咔的发出碎裂的声音,只是一下,便被九尺金剑刺穿,化为零散碎片,点点泯灭。WenXueMi。com然后那九尺金剑当空一搅,如把空间都搅成混沌,整个空间都是锋锐如芒的剑气。偌大的天鹏虚影如风中败絮,抖如筛子,唰唰作响。最后嗡的一声响,竟然就这么爆开了!

    “动手!”庚金魂灵九尺金剑刺破天鹏虚影,也力竭消散。他清喝一声,林宇不再迟疑,早就准备好的炼魂大阵倏的飞出,直接裹了临邛真人。风火鼎沸,如开锅了一般,升腾起来足有丈许高。

    临邛真人天鹏虚影被刺破,如受雷击,哇的一声就吐出一口鲜血。似乎这天鹏并非简单的法力凝聚之物,而是本命相连之物,一被刺破,立刻受伤。炼魂大阵裹来,还没有什么动作,就直接被卷了进去。丝丝炼魂之力缠绕了上来,受损的精气更是无法封锁,如开闸泄洪一般,急速的流出,人一下就萎顿了起来。

    见炼魂大阵效果斐然,林宇哪里还会客气,趁你病要你命。当下灵气全部灌入,炼魂大阵愈发凝练、稳固。无数鬼脸冤魂嚎叫着出现,纠缠着临邛真人,大口大口的吞噬着精气。

    而且,这炼魂大阵最好的一方面就是,吸摄了精气,立马转化,进入林宇的体内。既淬炼了体,又补充了匮乏的法力,可以再灌入大阵之中增加威力。如此往复,若没有太好的脱困之法,就要被生生炼死在大阵之中。

    林宇以前可不曾拿炼魂大阵生炼活人,此时第一次做,却得了无穷好处。从临邛真人上摄取的精气有种神秘的气息,融入血之中,滋养至极,浑上下舒爽无比,血之中似乎充斥着旺盛的精气,神气十足,大抵如此!

    而且,林宇感受的到,炼化活人,不比那精怪妖族魂力,极为契合体。对于体强度的提高虽没有太大效果,但血行旺盛,精气充足,好处却比强化体多的多,心中不由生出多找几个高手炼化的念头。

    着了魔!

    林宇猛的惊醒,一头凉水浇下,立刻发现这种想法竟然是心魔。若是真由它扎根心底,恐怕以后会走上魔道杀戮之路,难以回头了!

    惊骇之下,林宇赶忙收摄心神,凝神定虑,专心纵起炼魂大阵起来。就见其中的临邛真人哀嚎不止,法诀连出,打碎一道道炼魂之力。但依旧无法闯出大阵,精气不断流失,痛苦无比。

    这个时候,一旁化为阳红蓝小球的两条怂龙似乎也觉出没有危险了。再次化形,嚣张的无声咆哮,呼啸着冲入炼魂大阵,融入大阵之中。来回游,真火肆虐,又加了一把力。

    林宇苦笑,这两条璃龙若是个修士的话,如此作为,实在让人鄙夷。碰到强的就跑,碰到对方弱了就狠狠欺负。实在有些…林宇也想不出该如何形容这两条璃龙了,只好猜测恐怕这兄弟俩在抽魂之前就是如此脾

    不过有璃龙加入,临邛真人算是彻底遭了秧。无数真火混合在炼魂之力中,把一座炼魂大阵生生变成炼狱大阵。到处都是喷涌的火舌,熊熊燃烧。临邛真人浑精气流失,又被真火煅烧,哪里还能抵抗,声息渐渐的弱了下去。最后逐渐消失,彻底不见。

    林宇炼狱大阵一收,裹着临邛真人最后一道精气,融入体,浑上下说不出的舒爽,法力竟然隐隐再有突破的趋势。但似乎被锢住了,那浩瀚的精气无法炼化,全部挤进了血之中,使得林宇感觉有使不完的力气,用不尽的灵气,就算再战他三百回合也无不可。

    卷了那破损的法衣和虚弥戒指,林宇转头看看,才知道为何战到此刻为何还没有高手来助拳。原来军营外围的制开启之后,竟然把整个军营给封锁住了。无数军士聚在制之内,急的团团转,但不得其法,竟然无法闯出。

    林宇心底闪过一丝疑惑,不明白临邛真人为何要设下如此制。防御外人也就罢了,竟然连自己一方的人也封锁了起来。那制,倒不像是制了,更像是一座监狱了。

    不过林宇也不会上去找不自在,当下收了庚金魂灵和璃龙魂魄,急速蹿入黑夜之中,消失不见。

    军营之内,龙行天也是急的一头汗。看着一群士兵四处寻找着制的弱点,又看到远处临邛真人逐渐陷入危机之中,越发着急。最后见临邛真人死,那神秘人洒脱的走掉,更是气的顿脚大骂。

    把心中的郁闷狠狠的骂了出来,龙行天猛的一拍脑袋,一下傻了眼。倒不是因为制之中,这制虽然繁琐稳固,但若是集十万军士之力,还是可以强行破开的。他如此神,只是猛然想起了一物,失声惊呼道:“我的天,紫煞血荒草还在临邛真人的上呢!”

    …

    却说林宇直接飞出上百里,才缓缓停了下来,落在一座山头之上,拿出了那得自临邛真人的虚弥戒指。这老道士可不比以前林宇得到的虚弥戒指,他一个归元期的修士,若说没有什么好东西实在有些假。脱困之后,林宇也有些急切,想知道自己这一战到底得了什么宝物。

    神念透入虚弥戒指,林宇瞬间就骂了出来。他先前见临邛真人挥手放出一件中品法器——拘魂袋,以为这老道士家境殷实,手下颇丰。虚弥戒指里就算没有中品法器,也该有一堆精品下品法器吧!哪知看过才知,偌大的空间之中,竟然干巴巴的只有一堆木盒。林宇刚开始也想过这木盒中恐怕放了好东西,一看之下,又瞬间失望。这数十个木盒之中全部放的都是奇奇怪怪的药材,虽然灵气十足,但林宇哪里认识。

    真没了吗?林宇不死心的翻起那堆木盒,神念一扫,猛然发现一个压在木盒之下的玉简。不由狂喜,临邛真人的法诀十分神奇,运用法力凝聚天鹏虚影,威力无穷。尤其是那一道神秘目光,更是让林宇向往不已。赶忙取了出来,一看,林宇再次大骂出来。这哪里是什么修炼法诀,竟然是一部丹书,叫做什么太乙丹经的古怪丹书。只看了个名字,林宇便没有看下去的兴趣了。长叹起这一战打的艰难危险,但得到的东西却着实不多。

    当然,那拘魂袋贵为中品法器,玄妙无比。但林宇早就查看过,这拘魂袋似乎是临邛真人特意打造的专门收取精怪魂魄的东西,对敌之时,用处倒是不大,还不如一件不错的下品法剑。至于那法衣,狮面盾牌,却是受了攻击,伤了元气根本,不堪一用了。因此,算来算去,却只算是得到了一个用处不大的拘魂袋和一堆不知什么用处的药材而已。

    郁闷之下,林宇也不再迟疑,当下御风向月弯谷而去。此番行动,似乎什么也没做成,打探消息也没有打听出个实质信息来。回想一下听到的那两句话,却也只能总结出个心悟老人和天玑谷。心悟老人他从未听过,也不知是什么人物。至于那天玑谷,竟也不知是何处地方。

    思量着这一人名一地名的关系,林宇也到了月弯谷。夜色如水,整个月弯谷有一番别样的静谧。林宇落在铁沉海的帐篷之前,发现这群人还未归来。想来也是,自己探一番军营,前后也没多长时间,他们恐怕还没到东阳城吧!

    一边等候他人,林宇一边翻看了那本太乙丹经。于炼丹一道,他并没有太大兴趣。原因恐怕在于有了自动锁定的功能,困难的炼丹变得如吃饭一般简单,便没了历尽千辛万苦炼成丹药的成就感。

    随手翻了翻太乙丹经,发觉前面讲的都是些晦涩的阳五行之道,药材搭配原理什么的。耐着子看下去,只觉昏昏睡,好不容易翻到最后面,才精神了一些。这丹经的最后竟然记载了数种丹药的丹方。

    镇气丹,琼碧丹,紫鳞丹,咦,破血丹!

    林宇一怔,眼睛盯上了这破血丹。看那介绍,心动不已,服用之后,燃精化血,瞬间提升一倍法力!

    瞬间提升一倍法力,简直就是个大杀器啊!想想对敌之时,服用一粒,法力猛然提升一倍,何等有效。不过这代价似乎也有些高,看那介绍,燃精化血。修真者一生苦修,才有多少精气多少精血。若是被这么燃来化去,恐怕没几次就成了凡夫俗子。

    划算,不划算。

    一时之间,林宇也犹豫起该不该想法子炼它几枚破血丹出来。只是不清楚这代价到底有多大,若是太大,承受不住,虽然可以瞬间伤敌,但那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了。若是代价小些,倒是可以接受。

    正思量着,帐篷外突然传出噪杂的声音,随后数位首领走了进来。出奇的是,出去之时,这些首领们意气风发,光鲜无比,此时却是灰头土脸,好不狼狈。尤其是还有几位竟然受了伤,由他人搀着走了进来。不过这些林宇还不在意,他眼睛一缩,猛然发现似乎少了两个人!

    “咦!林首领!您怎么回来了。”

    一群人也发现了坐在桌几之后看着他们的林宇,几位首领不由惊呼了出来,一副如释负重的模样。

    “铁首领和天涯子首领呢!”林宇冷着脸问道,这少了的两个人正是铁沉海和天涯子。

    林宇这么一问,众人对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的惶恐和无奈,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诫玄子开了口,这老家伙倒是一群人中最光鲜的一个,没受半点儿伤,道:“林首领,铁首领和天涯子首领被抓了!”

    什么!林宇一下站起!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