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天涯子

    铁沉海为头,林宇押后,众位首领拖在后面,行动之间,脚步整齐划一,距离林宇有些距离,那动作,俨然有奉林宇为首领的态势!

    林宇看在心里,尤其是众人脸上那种信服的表,更是确认了这一手的正确。只要以后再加把力,展示一下强大的实力,在这群人心中留下无法抗拒的印象。久而久之,必定产生一种依赖心理,到那个时候,便是登高一呼,重整势力的时候!

    心中慢慢算计着得失,林宇也跟着铁沉海走出了帐篷,就见迎面走来三位道人,着各异道袍。当先那人,三十余岁,束髻,一袭月白色道袍,清朗的容貌,显得人肃朗清爽。

    铁沉海眼神微微收缩,向林宇使个眼色,示意这道人便是天涯子,然后便笑脸迎了上去。

    天涯子也是一脸笑意,打个礼,声音温润如玉,带着平和之气,道:“铁道兄,数没见,风采依旧啊!尤其是今天大展神威,更让我心生拜服之意。”

    铁沉海干笑一声,道:“天涯子道兄谬赞了,铁某什么实力还是心里有数的。”

    两人客来客去,铁沉海见天涯子似乎有一直这么客下去的趋势,丝毫不提及前来到底为了何事,便直接问了出来:“天涯子道兄今前来可有什么事?”

    天涯子眼珠一转,笑意依旧,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仰慕铁首领实力,想来讨教一番罢了。”

    “我靠!你说来说去绕了那么长时间,直接说你是来打架的不就行了,默默唧唧的,瞎耽误功夫。”天涯子话一出,众人皆哗然,均没想到这家伙和和气气的说了半天,哪知道话头一转,竟然是这个意思。一个首领气不过,直接骂了出来。

    说话这人林宇也熟识,乃是一个叫做乌骏驰的洞主。模样看起来有得道高人那种风范,手持一把黄纸扇。但认识的人才知道,这家伙也是个火爆脾气,不比邢锐差上不多。不过也正如他所说,这天涯子说话的确有些绕,明明是来踢场子寻麻烦的,还和和气气的那样客,实在有些虚伪。但换个角度来说,这也是修真界道门中人的行事准则,不比魔门修士那般洒脱,不如意就打,哪有那么多绕绕,不太合林宇的心意。

    铁沉海微一错愕,脸色也冷了下来,别人恐怕只是气不过天涯子如此虚伪。但他作为首领,就不得不往深层次想想,思考一下天涯子如此做的目的。三方势力斗来斗去是不假,但总的来说,还是极为克制的,没有摆到台面上来。顶多也就是默认各自手下相斗,断然不会做出首领直接打上门来的事。那如此一来,他天涯子如此做,难道想出手了,有了收服其他两方势力的打算吗?

    想不出个理由,看天涯子一副笑呵呵的模样,铁沉海更是摸不透此人的意思。只好说道:“这恐怕有些不妥吧!天涯子道兄,你如此做,是不是有些唐突了!”

    天涯子微微摇头,道:“看来是铁道兄理解有些偏差,我哪里有什么想法,只是真的仰慕铁道兄的实力,想切磋领教一番罢了。铁道兄恐怕有所不知,我修为早就到了瓶颈,一直想找些高手切磋,以期能在战斗中突破。可是高手太过少,不太容易遇到。今听说铁道兄大展神威,一把金剑在手,轻易打败了邢道兄,实力惊人,也就生出了较量一番的想法!”

    鬼才信你!

    铁沉海心中暗骂,天涯子什么脾他还不了解,什么卡在瓶颈,废话。这里谁不是卡在瓶颈,你想找高手过招,怎么不去找雷鸣子啊!说来说去还不就是看到了我今天用了柄神奇法剑,想上门探探罢了!

    这么一想,铁沉海又有些不想动手。他实在犯不着跟天涯子置气,斗上那么一场。再者言,这法剑也不是他的,他天涯子想要领教,也找错了人!

    铁沉海看看林宇,他可是真心想捧林宇上位。此时有他在,自然不敢轻易做决定,想让林宇来做决定。

    看铁沉海目光,林宇脑子也转开了,思考着该如何做,一番思量,他微微向铁沉海点点头。

    铁沉海疑惑,不明白林宇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还真想跟他天涯子打一场?刚想问问,林宇突然上前两步,轻声道:“天涯子道兄有礼了!”

    天涯子一怔,看着这个从未见过的修士,面上有些不渝。他看的真切,这人才引气后期的修为,又待在铁沉海后。先前就把他当做铁沉海的贴侍卫了,也没有想过此人是个首领。毕竟想做个首领,怎么着也要有个昭星期的修为吧!既是如此,一个手下,哪里有什么话语权。天涯子有些迂腐,对于等级观念还是很重的,尤其是听到林宇喊他天涯子道兄,更是有些不快,随口叱道:“你这人好生无礼,我与你家首领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侧目,不敢置信的看着天涯子。尤其是诫玄子,这个跟林宇貌似亲近之人,更是一脸怒气,脱口骂道:“天涯子,你嘴巴放干净些,胡说什么呢!”

    天涯子有些一头雾水的感觉,难道自己还说错了,一个手下而已,这个时候插话难道不是无礼吗?

    林宇很大度的冲众人摆摆手,示意不用多说,一群人见了,哪里敢不听,立刻闭嘴。这画面看在天涯子眼中,更是掀起了波涛,不敢相信这人竟然有如此威望,他铁沉海难道就不管吗?

    林宇转头看向天涯子,神色平静,道:“我还是叫你一声天涯子道兄,你也只配我叫你一声天涯子道兄!今,你既然来了,那就有我代铁兄领教一下你的手段吧!”

    这话一出,先不说天涯子如何反应,就连铁沉海也是小惊一下。林宇这么做,岂不是要站到前台来,不再隐藏了吗!刚要说话,但见林宇微微摇头,只好把疑惑压在了心底。

    “你这家伙如此嚣张,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只配。”天涯子脸黑了下来,旁边一个消瘦大汉出声骂道,极为不满林宇的话。

    林宇不屑一顾,他刚刚也思量过了,觉得雷鸣子才是此行最大的阻碍,隐藏起来也只是对他而已。至于天涯子这个第二方势力,最好的办法恐怕还是强势打压,用最强大的实力让他臣服。然后再给他些甜头,让他看到好处,乖乖的投到自己手下。再联合起来,慢慢的对付雷鸣子。因此,他才会如此强硬。

    说话的消瘦大汉瘦长脸,蓄着短须。见林宇没反应,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怒火更甚,朗声道:“好个小子,让你天罗子爷爷教教你该如何说话!”说完,他一步踏出,立刻到了林宇前,右脚中宫直踏,嗡的一声微响,空气可见的一爆,一脚威势赫赫的踢向了林宇。

    这人倒是有些怪异。林宇心下微奇,修真界的道门修士们,极少修习体术,动手斗法之时,顶多就是用神念催动着法力放些法诀,动动手罢了。绝对不会抬脚什么的,这人上来就是出脚,显然是作为了一种攻击手段,着实有些异类。而且这一脚直踹,有些踏破大地的气势,倒是有些不俗。不过这并不代表林宇会怕!错,他是绝对不会有任何惧怕之心的,别说是这大汉,就连天涯子,雷鸣子!在林宇眼中,大概也是随手揉捏的家伙,不够他打的!

    当下,迎着大汉一脚,林宇单臂一甩,臂如意,衣袖飘飘,唰唰作响,有些袖里乾坤的模样。但力道却是惊人,砰的一声打在大汉脚上。没有任何抵挡之力,大汉直接倒飞出去,狠狠的摔在十丈外的地上,地面足足塌陷下去几寸厚,那条被林宇右臂打中的腿更是不住的抽搐,动弹不止。

    一瞬间的错愕,场中所有人有些迷茫的感觉,就连诫玄子铁沉海这两个自认为了解林宇实力的人也有些发愣。那天罗子也是昭星后期的实力,又专习体术,招式诡异,不比寻常修士,铁沉海自认都不一定能轻易擒下他。可是林宇,就那么随手一下,轻飘飘的,就这么打倒了!

    太不可思议了!

    一干首领看着林宇那副放佛随手打飞一只苍蝇的模样,终于有些明白诫玄子口中的那个单人强杀赤水国二十多人的话并不是虚言了。

    天涯子的脸彻底黑了下来,眉头紧皱,双眼牢牢的盯着沉稳的林宇,心中敲起了大鼓。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何一个明明只是引气后期的不入眼修士,为何能如此轻易的打倒自己手下第一高手!

    林宇随手打飞这人,脸上无任何表,上前一步,盯着天涯子,直接道:“怎么了,你不是想在战斗中突破吗!那好,我就让你如愿,在战斗中突破。”说着,他同样一步踏出,不过这一步实在太快了。如果说刚刚那罗天子一步已然很快了,那林宇这一步就是瞬移了。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林宇就到了天涯子前,单手高举,一掌下压,空气为之震鸣,一股澎湃的气息扑面而来,只觉呼吸迟滞,心神摇曳!

    天涯子脸色猛的大变!!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