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痴瑶

    跟铁沉海一番谈话,让林宇心大好,待敲定了细节之后,便带着薛菱雁离开雷隐神教,去那漂亮的霖寂谷。www.

    刚出的雷隐神教的范围,还没飞出几步远,空中突然出现一人,拦下了两人。

    “你是谁?”林宇有些戒备,虽然看起来这人实力不太强,但也有可能是把实力隐藏了起来,古里古怪的拦下两人,要说他不担心薛菱雁的安全,还真不可能。

    这突然出现的人穿了欣长官服,天青之色,戴着官帽,容貌周正,一脸恭敬之色,拦下了林宇二人之后,微一躬行礼,道:“这位先生有礼了,薛小姐您好。”

    “你是?”林宇疑惑,这人竟然一下道出了薛菱雁的姓,难道还认识她不成,看看薛菱雁,发现她一脸疑惑,却是不认识这人无疑。

    这人一直垂着头,一副下人的姿态,道:“小人是城主府的管事,城主有令,让我请二位城主府一见。”

    城主,林宇一愣,他自然知道城主是妙音宗的人,还是薛菱雁认识的,不过两人来到谷阳城之后,也没有在外面露过脸,更没有去找过她,她是怎么知道两人行迹的。

    “你说是痴瑶师姐请我们去见她?”薛菱雁兴奋的问道。

    那人点头称是,道:“正是我家城主,特意叮嘱小人,一定要请到薛小姐。”

    “那我们去吧!”薛菱雁来到谷阳城之后,本就打算着去就见一见这位亲密师姐,但是跟林宇在一起,玩的兴起,竟然忘了,此时痴瑶来请她,当然想去。

    “你不去霖寂谷了吗?”林宇看薛菱雁摇着自己胳膊,不由心软,不过还却不愿意见这痴瑶。到这个时候,他已然看出薛菱雁在妙音宗是个超然份,说白点儿,就是她对妙音宗有大用处,这一点让他很是担心,自己好不容易救走了薛菱雁,她要是再跟妙音宗的人见面,若是被她们再请回去了怎么办?不过看薛菱雁这副模样,撒请求,他就是再铁的心也要化喽。

    “当然想去了。”薛菱雁道:“不过我好长时间没见痴瑶师姐了,小哥哥,你陪我去好不好,我让痴瑶师姐给你花露酒喝,可甜了呢。霖寂谷我们明天再去好不好。”

    “罢了!去吧!”林宇苦笑,对于薛菱雁的请求,他真的是一点儿抵抗力也没有,点头同意。转头对那人道:“你前面带路吧!”

    城主府很气派,就在谷阳城的正中心,正对着南城门,一条笔直的大道直通城主府外面的公府,这人前面带路,领着两人到了城主府,落在了后面的别院之中。

    “呀!师姐!”刚落下,薛菱雁就看到了一个站在梨花树下的女子,松开林宇的手,蹦跳着跑了过去,一下扑到了这人的怀中。

    “好好好!”这女子年纪比薛菱雁大了不少,但保养有方,岁月并未在她的脸上留下过多痕迹,瓜子脸,柳叶眉,放佛是个画中的女子,搂着薛菱雁,连说了三个好字,激动的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师姐,你怎么哭了,难道你见到菱雁不高兴吗?”薛菱雁抬头问道,看着痴瑶眼角飞出两滴泪花。

    痴瑶赶忙擦去泪水,道:“怎么会呢,见到可的菱雁,师姐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高兴呢。”

    嗯!薛菱雁显然很是满足,再次埋在痴瑶的怀中,如个小女孩儿一样撒起来。

    “这位就是痴瑶仙子吧,流波洞洞主林宇有礼了。”林宇走上前去,见礼道,看着薛菱雁这副表现,他心里突了一下,竟然有丝嫉妒,同时,又有些心慌,仿佛什么东西一下溜走了一般。

    痴瑶对林宇和善一笑,松开薛菱雁,道:“林洞主有礼了,这些天来,多谢林洞主对菱雁师妹的照顾,我代表妙音宗,感谢林洞主了。”

    林宇摆手,道:“雁儿跟我也算是好朋友,照顾她本就是分内之事。”

    薛菱雁见了同门师姐,话也多了,道:“师姐,你不知道呢,好多人来我们云麓山,伤了好多人呢,可把我吓坏了。”说完,似乎还回到了云麓山那场惊天大战之中,子都抖了起来。

    “菱雁不怕,菱雁不怕!”痴瑶把薛菱雁搂在怀中,轻声安慰道,但眼角却再也压制不住横飞的眼泪,一手轻拍薛菱雁的头,一手不断的去擦眼泪。

    林宇本想上去安慰一下薛菱雁,但见了痴瑶这副模样,又不好上前,只好站在原地,思量着痴瑶见两人的目的。

    “让林洞主见笑了!”痴瑶抱歉的说道,松开了薛菱雁。

    “没什么!”林宇随口说道。

    “来,菱雁,咱们进去吧,师姐都准备好了你喜欢喝的花露酒,就等你来了。林洞主也请吧,一起进来吧!”痴瑶也发觉站在这里说话有些不合适,这别院虽然极少有人来,但也不是绝对无人,这副模样,被人看到了也不好。

    随着痴瑶进入大厅,薛菱雁立刻盯上了桌上的一个细颈玉壶,惊呼一声,跑了上去,倒了一杯,一饮而尽,脸色立刻红润了起来,又给林宇倒了一杯,道:“小哥哥,你也来喝一杯,这就是师姐独家酿制的花露酒,可好喝了呢。”

    有痴瑶这个“外人”在,林宇也不想表现的太随意,看了看痴瑶,见她做出请随意的神色,便走上前去,依着薛菱雁,喝下了这杯澄绿之色的花露酒,清香溢鼻,唇齿留香,甜中微酸,当是上好的浆液。

    痴瑶坐了下来,看着薛菱雁一杯接一杯的巨饮,脸上满是怜之色,半晌才对林宇说道:“林洞主,宗门…”话说一半,她就如鲠在噎,竟然说不下去了,绪激动,让林宇侧目。

    林宇其实也好奇妙音宗的况,问道:“痴瑶城主,莫非你有妙音宗的消息,请问,到底是什么况,可否告知在下?”

    痴瑶向一旁的薛菱雁使了个眼色,然后才对林宇微微摇头,神色无比悲痛,差点儿把持不住绪。

    林宇了然,还能不明白,痴瑶肯定是得到了妙音宗的消息,知道了云麓山大战的结局,碍于薛菱雁在,不便提起。说起来,林宇也不愿意让薛菱雁知道妙音宗覆灭的事实,在这个纯洁少女的心中,恐怕还没有想到,自己当做家的妙音宗就这么没了。

    痴瑶稳定了一下绪,才问道:“听说当,我宗门几位长老施展碾扎诀,把林洞主跟菱雁一道传送了出来,是吗?”见林宇点头,才继续问道:“那当,我几位长老可传下什么嘱托,林洞主若是方便,能否告诉我吗?”

    林宇道:“当时况很紧急,贵宗几位长老施展无上法诀把我跟雁儿送了出来,也是突然,不过,几位长老倒是传过来一句话。”

    “什么话?”痴瑶心急的问道。

    林宇多看了一眼痴瑶,才缓缓说道:“是说莫要忘记使命!”

    痴瑶如遭雷击,脸色一下萎顿了起来,一脸凄苦的看着薛菱雁,半晌才失神自语道:“我就知道啊,就知道啊,长老们把菱雁送出来就是为了使命,可是,你们难道真的愿意吗?愿意吗?这又值得吗?”

    林宇见痴瑶喃喃自语,神色恍惚,似乎陷入了自责惊恐之中,赶忙问道:“痴瑶城主,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隐秘之事?”他已然知道了那使命是什么东西,就是一件有点儿特殊的肚兜,但看痴瑶这副模样,难道这肚兜里还隐藏了什么大秘密!

    痴瑶回过神,微微摇头,柔声对薛菱雁道:“菱雁,师姐问你,你的,那个使命还带着吗?”有林宇在,痴瑶也没有直言相问。

    提起使命,薛菱雁脸立刻红了,扭扭捏捏的坐在圆凳上,道:“师姐,在是在呢,我一直都带着呢,可是,可是你能不能不说它啊!”说着她还偷偷看了一眼林宇。

    林宇赶忙做出一副没在意的模样,转头盯着一副山水画大看,唯恐薛菱雁认为自己还关注她那个奇怪使命。

    痴瑶恍然,但她慧质兰心,看薛菱雁神色,已然猜测到了什么,偷偷问道:“你给这林洞主看啦?”她翘指指了一下林宇。

    薛菱雁脸红的惊人,头低了下去,不愿说,但还是微微点头。

    痴瑶一愣,看看薛菱雁,又看了看一旁假装不注意但注意力却全部在薛菱雁上的林宇,心中一下涌出无尽酸楚,不过同时,她也打定了主意,看着薛菱雁神色动作,心中已然有了计较,涌起了别样的欣慰之意,轻轻抓住薛菱雁的手,低声问道:“那师姐问你,这林洞主对你好吗?”她毫不避讳林宇在,竟然跟薛菱雁说起了闺中女儿话。

    薛菱雁神色恍惚一下,道:“师姐你说什么呢,菱雁不懂,小哥哥是菱雁的好朋友,当然对菱雁好啦!”

    好朋友!痴瑶呵呵一笑,眼睛挤成了月牙儿,道:“好啊,我的小菱雁终于长大了!长大了!”话说完,她收敛一下心,转头对林宇道:“林洞主。”

    “呃!”林宇连忙回,刚才两人虽然低声细语,但林宇耳力惊人,别说是这么近,哪怕是十米百米之外的细微声音,只要他想听,也能听个清清楚楚,见痴瑶问自己,装出一副我没听到的模样,看着痴瑶,等她下文。

    痴瑶笑如风,看着林宇的眼神极为柔和,有肯定,有满意,有鼓励,但更多的还是欣慰吧!那表就好像是看到了家中姐妹心有所属,盯着姑爷的表,让林宇也大叫惭愧,神色闪烁了起来。

    “多谢林洞主了!”令林宇惊奇的是,痴瑶竟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分明是在感谢他,可是这谢从何来?

    林宇疑惑,却也不知该如何作答,拉开话题,道:“林某这样问可能唐突,但是我也很好奇贵宗长老临走前说的那句使命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否跟雁儿有关系。”

    痴瑶似是极满意林宇这副担心薛菱雁的表,但提起这使命,她脸上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失落,双眼盯着虚空,似乎在交流,似乎在挣扎,许久才长叹一口气,道:“林洞主心中是不是好奇赤水国为何要攻打我妙音宗?”

    林宇愕然,但还是点点头,赤水国攻打妙音宗,一直是个谜,虽然有诫玄子说是为了宝,但真实可能不太大。问道:“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隐秘原因?”

    痴瑶再三看了薛菱雁,终究还是说道:“林洞主所料不错,赤水国攻打我妙音宗,其中还真有隐秘原因,不为外人所知。”

    重头来了,林宇一凛,凝神听了下去。

    PS:推荐啊!收藏啊!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