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仙府

    呵呵!林宇干笑两声,他实在没想到,这位雷隐神教的香主,竟然是落华洞铁面双煞兄弟的老大——铁沉海!

    “你怎么在这儿,还做了什么雷隐神教的香主?”林宇疑惑问道,当初鹤鸣山一别,这铁沉海不是说去雷鸣子那儿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兄弟!”铁沉海也收了气势,走上前来,恭敬的行礼,鹤鸣山的时候,林宇就比他强了不少,现在又见,林宇气势沉稳,如海如渊,显然是修为精进,不得不让他恭敬。道:“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不是还留在鹤鸣山吗?”

    林宇摇头,道:“这其中曲折,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的清的,不过我倒是好奇,你怎么会当这个什么雷隐神教的香主,你不是去寻雷鸣子了吗?”

    铁沉海一脸苦笑,连连摆手,道:“一眼难尽啊!”说完之后,又问道:“倒是林兄弟你,怎么会来我教坛。”

    林宇笑笑,解释道:“我来到谷阳城好几了,一直住在这小子的公子家中,今天他公子来给你送礼,结果就被你这位陈坛主扣下了,这小子求到了我,我也只好过来要人了。若是有什么不周之处,铁兄弟可要见谅啊!”既然是熟人,林宇也不好太强硬,客客气气的说出了原委。

    “原来如此!”铁沉海明白了,对那大汉一招手,道:“过来。”

    这大汉原本以为来了救星,哪知,这人竟然跟香主认识,已然心惊,复见香主对这人恭恭敬敬,更是吓的几乎尿裤子,自己瞒着香主扣下了那人,就是看上了那件下品法器,想贪墨下来,可现在看来,若是不找个理由把话说圆通,自己小命难保啊!

    颤颤抖抖的走上前来,大汉低着头,话也不敢说,香主脾气也很暴躁,若非不理会下面的事,他们也不敢如此嚣张。

    “你一一到来,是不是把人扣下了。”铁沉海面色沉,若是属实,那自己可真就丢脸了。

    大汉吱吱呜呜,摄于铁沉海的威势,还是缓缓说道:“这位前辈所言非虚,不过香主,我也不是有意扣下他的,只是您不知道,那小子送的竟然是件下品法器,威力不俗,我算定他是得了什么宝物,才能送出如此法器,因此,我才扣下他,想让他把全部宝物都交出来。香主,我也是为了神教发展,不过我承认,我做的过火了,欠考虑,被猪油蒙了心,才会做出如此荒唐错事。”他徐徐说来,实中掩虚,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一切为了神教发展的虔诚信众,就是想让铁沉海能看在神教的面上,放过自己。

    不过他显然打错了主意,铁沉海越听脸越黑,待大汉说完,一脸哀求的看着自己,脸几乎成了酱紫色,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眼:“一件下品法器!”他啪的一声,狠狠的扇了大汉一个巴掌,力道十足,大汉惨叫一声,直接飞出了大

    “林兄弟,手下如此行事,铁某实在有些愧疚,这样,我现在就处决了他,给林兄弟泄愤!”铁沉海只觉面子丢尽。

    林宇摇摇头,道:“算了吧!我有什么愤好泄,你差人把那小子放了就是了,我这里还有些事想跟你说。”一个引气期的爬虫,林宇实在不在乎,至于高季晨,就算没有铁沉海在,他也能轻松救下,现在见了铁沉海,他倒是想问问雷鸣子那帮闲散修士的事,妙音宗是铁定垮了,他林宇若是还想在浚夕省安安稳稳的活下去,不收敛点儿势力还真不容易,因此,见了铁沉海,他倒是打起了雷鸣子那一群人的主意。

    铁沉海点头,叫过一名手下,让他去放人,林宇这边也让小福子去跟公子回家,跟薛菱雁道歉一下,便跟着铁沉海向后走去。

    一间书房之内,林宇三人坐下,铁沉海似乎也有跟林宇好好谈谈的想法,率先开了口:“林兄弟,鹤鸣山一别,你又去了哪里?莫非是回了流波洞?”

    林宇道:“不然,鹤鸣山一别后,也就是十余天,我便跟诫玄子一道回了云麓山!”

    “什么?”铁沉海惊呼道:“你怎么回了妙音宗?”

    林宇呵呵道:“自然是有原因的。”他向一旁摆弄着古玩字画的薛菱雁使了个眼色。

    铁沉海一愣,也明白了过来,笑道:“没想到林兄弟也是至之人啊!”话毕又低声问道:“那妙音宗怎么样了?”

    林宇微微摇头,道:“你绝对想不到,赤水国集结了高层力量,全去了云麓山,昭星期巅峰的有百余人,归元期的更是有十个,实力惊人。”

    “什么!”铁沉海惊呼出来,打断了林宇的话,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他赤水国能有如此实力,十个归元期,百余个昭星期巅峰,这实力是何等的惊人!”

    “确实!”林宇其实一直很奇怪赤水国上哪里弄出这么些高手来,不过他心中已然有了猜测,却不愿说出来。

    见林宇点头确认,铁沉海长吸一口凉气,急问道:“那妙音宗呢,难道…”

    林宇摇头,道:“我闯入战场,救下了她,后来妙音宗的几个长老施展了一门法诀,横贯几万里,把我和她送到了这里。因此,妙音宗到底怎么样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想…”他沉重的点点头。

    铁沉海也不说话了,低下头,不知在思考什么。

    林宇问道:“对了,鹤鸣山一别,铁兄不是说要去雷鸣子那里,怎么又成了这雷隐神教的香主?”

    铁沉海苦笑一声,道:“此事说来话长,不过林兄弟难道还没想到吗?这雷隐神教,还有外面那隐轩神!”

    “你是说!”林宇猛然回过神,道:“莫非这雷隐神教就是雷鸣子创立的?”先前林宇倒是忘了雷鸣子洞府的名号,现在铁沉海一提醒,才恍然想起,雷鸣子的洞府就是叫做隐轩洞。

    铁沉海沉重点头,道:“林兄弟所料不错,我们一行人去了隐轩洞,才知道,素影山,真云山,龙虎山,玄山那四关压根儿就没有赤水国大军,雷鸣子就带了一群首领,回了隐轩洞,自己做头,创了这雷隐神教,不长时间,就发展了起来。在各个城池都有分教,我实力还算入眼,他便赏我做了谷阳城的香主。”

    林宇思量一番,也算是明白了雷鸣子的算计,他看到了妙音宗势弱,又见一群首领聚起来是不小的势力,涨了野心,便想坐大,才搞出了这么一个雷隐神教。笑道:“他雷鸣子倒是会挑时候啊!”

    铁沉海点头,道:“是啊,雷鸣子这一下算是真正坐大了,你不知道,这家伙早就做过打算,暗中聚起了不小势力,不然,这么短的时间,雷隐神教也不可能发展如此迅速。”

    “那你们就甘愿被他领导?”林宇见铁沉海失落,便趁机敲打一番,看看铁沉海到底想些什么。

    林宇这么一说,铁沉海也算是心智通达之人,微一思量,便明白林宇所指,不由笑道:“看来林兄弟也是有雄才大志之人啊!”

    铁沉海没直说,但意思也很明白,林宇心里通透,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一切还是摊开说的好,遮遮掩掩倒是显得小气,当下道:“不是我有雄才大志,乃是形势所,铁兄你想,赤水国能集结起如此强大的力量,若是占了浚夕省,你我还能有好子过?我这也是无奈,为自己打算。”

    “呵呵!”铁沉海轻笑,装作一副痛恨的模样,道:“是啊,这赤水国不比妙音宗,对于咱们这些闲散修士,肯定会大力打压收揽,你我本就是逍遥之人,哪能受那种束缚。因此,最好的法子,咱们还是联合起来,聚散沙为石头,不说争抢势力什么的,也能有个保命之力不是!”

    林宇大点其头,道:“铁兄所言不错,咱们浚夕省内闲散修士不少,以往都是各行己事,现在可就不行了,若是再这样一盘散沙,恐怕连条活路都没有啊!”

    铁沉海低头思量一番,低声问道:“林兄弟最近一段时间可有什么要紧的事做?”

    重头来了,林宇心中暗道一声,摇了摇头。

    铁沉海继续说道:“是这样的,前一段时间,那雷鸣子就跟我们一群人说过,说他手中有一张宝图,乃是通往一远古修士遗留洞府的地图,他最近就准备集结力量,去探探那洞府,夺些宝物,好增加实力!”

    “是真是假?”林宇追问,他也知道,修真界范围广袤,修道者无数,自然有许多闲散修士飞升仙界之中把洞府留下,那其中法宝,丹药,法诀无数,均是好东西,若是探了一座,还真能获得不少好东西。

    铁沉海道:“看雷鸣子说话口气,倒不是虚言。”

    “那你的意思是。”林宇有点儿猜到铁沉海的意思了。

    铁沉海点头,道:“我想邀请林兄一起前去,不知林兄弟愿意不愿意。”

    铁沉海话没说透,但林宇还能不明白,铁沉海也觊觎这遗留洞府,想多获些宝物,但是他这方的人实力不强,此时见了林宇,知道他实力高强,便有了拉他入伙,一道前去。当然,铁沉海恐怕还有更深层次的算计,大概也就是让林宇对上雷鸣子,夺了他的势力。

    “这不太好吧!”林宇轻笑说道。

    铁沉海道:“有什么不好,林兄弟也是咱们浚夕省闲散修士的一份子,参与其中,有什么不合适的。再者言,有林兄弟在,我们一群人也能有些底气,省得雷鸣子一家独大,以势压人。”

    呵呵!

    两人同时笑了出来,心中均有了计较。

    “具体是什么时候。”林宇问道。

    “下个月初七。”铁沉海道。

    那就是还有二十天,近一个月的时间了。

    林宇算算自己的时间,发觉最近也没有什么事,等候二十多天也没什么,笑道:“既是如此,那林某便先告辞了,还要陪她去一趟霖寂谷,瞧瞧风景。”林宇指了指薛菱雁。

    “林兄好福气啊!”铁沉海恭维道。

    哈哈!

    两人再次发笑,让薛菱雁好奇无比,想不明白这两人怎么说着说着就大笑了起来,是什么事那么好笑?

    PS:剧逐渐展开,背景即将揭露,大家拭目以待,求推荐收藏啊!: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