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竟是这

    薛菱雁俏皮可的吐了吐舌头,也知道自己大意了,为了试验葫芦的品质,忘了收敛气势。

    老头一脸惊骇的扶住柜台站了起来,喘着粗气,眼冒金星,只觉得气都上不来,看着这小丫头,怎么看也闹不明白她为何能如此厉害!

    “这葫芦不是灵脂膏催生的菁玉葫芦。”薛菱雁不无遗憾的说道。

    “哦!”林宇道:“菁玉葫芦,那是什么葫芦?”

    薛菱雁把玩着葫芦解释道:“菁玉葫芦是一种很特殊的葫芦,生长在灵气旺盛的熔岩洞中,用矿石催生的灵脂膏浇灌,数十年才能长出一个,里面有浓郁的木灵之气,对我们修炼用处极大,还可以修炼天木通灵诀呢!就是我清寒师叔祖放出来的那个青木甲神,那就是天木通灵诀的妙用。”

    “青木甲神!”林宇吸口凉气,立刻想起了清寒仙子在妙音宗用**力凝结的那个青木甲神,吸摄方圆几里的木灵之气,演化神雷,威力无尽。问道:“那你会天木通灵诀吗?”

    薛菱雁微微摇头:“我自然是不会啦,师父说要等我进入归元期才能传授给我的。”

    林宇了然,那天木通灵诀威力无穷,薛菱雁不会也属正常。

    这时,那年轻人走上前来,小心翼翼的说道:“先生,这葫芦就由我买下吧,送给这位小姐,也算答谢先生赐予我如此宝物!”他算是见识到了修真者的威势了,想近乎。

    林宇歪头看了看他,见他一脸真挚,想想这葫芦既然不是菁玉葫芦,想必也不值钱,便道:“随你了。”然后干脆的拉着薛菱雁向外走去。

    年轻人赶忙把怀中的纸票递给老头,抱着那柄宝剑就追了上去。

    “你跟上来干什么?”林宇疑惑的看着这个年轻人。

    年轻人喘平了气,道:“不知先生这是要去哪儿。”

    林宇面色不变,没说话,只是盯着年轻人看。

    背林宇盯着,年轻人竟然有一种被死神盯上的感觉,背后不由自主的渗出了冷汗,赶忙解释道:“是这样的,先生大义,送我如此宝物,简直就是救了我一家上上下下百口人,鄙人无以回报,追上来只是想问问,若是先生想找个地方歇歇脚,可以去我家,我定把先生当做贵宾,尽心招待!”

    林宇收回了严厉的眼神,沉思一番,自己恐怕要在此地待上几天,若是让薛菱雁跟自己住脏乱的客栈,心里也有些不过去,舍不得。年轻人乃是谷阳城大户,想来家中环境不错,暂作歇脚之所也倒是个好法子,当下道:“如此也好,你前面带路吧!”在他看来,年轻人也就是打着借两人实力震慑雷隐神教的算盘,林宇无所谓,更不在意。

    年轻人带路,林宇跟着薛菱雁随便乱逛,碰上薛菱雁喜欢的,自然停下来,年轻人倒也识趣,没有任何不耐之色,恭敬的带着三名手下站在一旁,而且,只要是薛菱雁看了并拿起来把玩的东西,他都会在两人走远之后买下来,所作所为,让林宇也极是满意,暗道这年轻人聪明,识大体,这些东西虽不值钱,但是他这份心意倒是打动了林宇。

    “你叫什么名字?”林宇随口问了一句。

    年轻人一脸激动,赶忙回道:“仙长,小人叫做高季晨。”

    “嗯!”林宇记下,道:“你也别仙长仙长的乱叫了,叫我为林道长就行了!”

    高季晨赶忙点头,见林宇没有说下去的意思,也没多问,继续带起路来。

    薛菱雁贪玩,足足逛到了下午时光才作罢。高季晨也没显不耐,尽心尽力的跟着,见薛菱雁作罢,才带着向家中走去。他家坐落于谷阳城的南边一条宽敞街道旁,几乎占了半条街,气派的大门,高耸的院墙,青翠的泡楠木透出院墙,洒下一片绿荫,街上没几个行人,这周围都是上层贵人的住所,倒是清静的很。

    “这就是你家!”林宇问道,看样子还不错,环境应该上佳,算周围最气派的宅子了。

    高季晨躬点头,道:“见笑了,这就是小人的宅院,林道长请进,我这就让人收拾上房,安排林道长休息。”

    “找个幽静的地方,最好靠近花园!”林宇安排道。

    高季晨道:“我这宅子后面正好有一幢二层小楼,二楼窗户正对着后花园,环境幽静,凛道长以为如何?”

    “嗯!”林宇随声应下,带着薛菱雁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林宇见薛菱雁逛了大半天也有些乏了,便指使高季晨安排好房间,清理了下人,把整个后花园都划给了林宇二人,便跟薛菱雁在花园中的亭子里坐了会儿,听她弹奏古琴,一时之间,到有些隐于仙境,过道家清静生活的感觉。

    却说,吃过晚饭,薛菱雁立刻缩回了房间,死活不让林宇进,说等一会儿再让他近,林宇心中奇怪,却也没办法,好在,薛菱雁待的时间不长,也就片刻的功夫,就招呼林宇进了屋子。

    “你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干什么呢?”林宇随口问了一句,见薛菱雁没什么变化,屋里也没什么变化,不免好奇刚刚那一会儿的功夫她到底背着自己干了什么?

    薛菱雁脸刷的就红了,撅着小嘴道:“不是你老是要看那个使命吗!怎么,你又不想看了吗?”

    “使命!”林宇一惊,难道刚才那一会儿薛菱雁就是在鼓捣使命,不过为什么还要避着自己,难道这使命还见不得人?

    见林宇一头雾水,薛菱雁拉了他坐在桌子旁,脸蛋儿一直是红扑扑的,衬着红烛光芒,竟然出奇的柔美,圣洁,就好似出嫁之时坐在头那个娘子,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刻。

    林宇不由看的痴了!

    薛菱雁脸越发的红润,小声的安排道:“我给你看了,你可不能笑!”

    林宇连连点头,保证自己绝对不会笑话,也好奇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很宝贵?”

    薛菱雁摇头,道:“不宝贵啦!”之后,似乎下了极大的决心,一闭眼,从怀里掏出一物,摊出了手。

    这是…

    红色的一块步,似乎是丝绸质地,上面绣着喜鹊登梅的画景儿,粉饰着金边儿,看形状,是棱形的,还连着四条丝带,竟然是…

    是肚兜!!!

    林宇差点儿叫了出来,彩瑶收集了一大堆肚兜,一天一换,自己经常解它,自然熟悉,不过林宇实在有些想不到,薛菱雁此时会拿出一块肚兜,难道这就是那所谓的使命?

    不会吧!

    林宇在心中狠狠摇头,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就是那薛菱雁遮遮掩掩的使命!!

    “你看你!”薛菱雁委屈的收回了手,脸红的惊人,十分不满林宇一惊一乍的表

    林宇连忙赔笑,想安慰一下,但嘴张开,又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好问道:“这就是使命。”

    薛菱雁微微点头。

    林宇心跳了跳,柔声问道:“能给我看看吗?”

    薛菱雁脸更红了,红的几乎能放出光来,在椅子上扭了扭,还是递了出来。

    林宇一脸怪笑的接过,触手柔顺细腻,当是上好的布料,不过更让林宇心跳加速的是,这肚兜还是温的,上面散发着习习香气,不是那种香水气,而是女人的体香!!

    莫非!

    林宇想到了一个可能,手一抖,差点儿把肚兜给掉了,不过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拐着弯儿的问道:“那你上午怎么不给我看,非要现在才给我看?”

    薛菱雁微跺脚,道:“怎么给你看,上午我还戴着呢!”

    果真如此,林宇差点儿幸福的晕过去,看着手里这方红绸,脑子一片空白,就一个念头,这是薛菱雁贴戴的肚兜!!!

    “呀!你怎么不说话了!”薛菱雁低着头,见林宇半天没说话,抬头一看,就见林宇傻乎乎的坐着,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手中的肚兜,又羞又恼,捶了一下林宇,道:“你老实说,你想什么呢?”

    “我想你…”林宇随口应道,又赶忙收声,道:“我什么也没想啊!”

    “你!”薛菱雁杏眼圆瞪,一把抢回肚兜,转过了去。

    林宇才发现自己说话唐突,赶忙解释:“你相信我,我真的什么也没想。”

    好话说了百句,誓言发了千遍,薛菱雁才算是放过他,又转过,看着肚兜道:“喏,这就是使命!你不是想看吗?看吧!”

    林宇干笑两声,却不敢没接过,抹开话题,道:“这为什么叫使命啊!雁儿!”

    见林宇一脸正色,薛菱雁也不再纠缠刚才林宇的不良表现,一脸疑惑的说道:“你不知道,我从小就在宗里,是师父把我养大的,从我记事儿的时候,我就一直戴着这肚兜,师父还老安排我,绝对不能丢了。直到我长大了,师父才告诉我说,这肚兜是使命,很重要,要我保护它一辈子,决不能丢了。可是为什么叫使命,我还真不知道。”

    “原来如此!”林宇也没想到以山仙子会把一件肚兜当做使命传给薛菱雁,莫非这不是一块寻常肚兜,有什么特殊之处,不然以山仙子也不会反复嘱咐薛菱雁。

    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薛菱雁点点头,道:“对啊,我也知道这不是一件寻常肚兜!”

    “怎么说?”林宇追问。

    薛菱雁白了林宇一眼,道:“小哥哥你好笨哦,我从小就带着它,长大也带着它,当然很特殊喽,它会自己变大呢!”

    “自己变大!”林宇沉吟一下,道:“那它是件法器了!”

    薛菱雁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也试过灌入灵气,可是没反应,我去问师傅,她老说时间不到,不告诉我。最后,我也就不问了,就这么一直戴着了!”

    林宇干笑两声,再次接过肚兜,细细查看起来,虽说是查看,但林宇脑子却老是想这肚兜是薛菱雁贴戴了一辈子的,胡乱遐想了起来。

    “你坏!”薛菱雁哼了一声,一把抢过肚兜,塞入怀中,一副再也不给你看的模样。

    林宇失笑,随即又苦笑,也许是极了薛菱雁,拿了薛菱雁这件随物件,他真的会生出各种杂念,怎么也把持不住。长叹一声,心中暗骂了一声没出息,想当初解彩瑶肚兜的时候怎么一脱一个准儿呢,什么想法也没有!

    林宇问道:“那你师叔送走咱们的时候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了吗?”

    走,记住使命!

    林宇到现在还忘不了那声期望混合着绝望的复杂呼喊。

    薛菱雁摇头,道:“师父没说,我也想不明白。”

    林宇倒是有许多想法,不过薛菱雁不愿意给他看,他也没办法,也不好意思再讨要,那样更显的自己无耻。只好期望着跟薛菱雁关系更近一步,才好再做讨要,而且往深了说,林宇压根儿就不好奇这所谓的使命是什么东西,就连薛菱雁自己,也不好奇,那知道不知道也就无所谓。

    这么想着,林宇也不再多问关于使命的事,跟薛菱雁聊起了别的话题,说说浚夕省有趣的地方,有趣的事儿,一直谈到夜深,才各自回房间歇息去了!

    PS:使命出来了,大家觉得有趣不!: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