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时运轩

    吃罢饭,薛菱雁兴致极高,拉着林宇,要好好逛逛这繁华人间,林宇自然乐意,跟在薛菱雁后,一条条街的逛过去。好在薛菱雁只是好奇,对于这些凡间俗物,也没有多大兴趣,倒是免了林宇无钱购买的尴尬。

    提起钱林宇也觉得窝囊,这妙音宗颁布令法,行使行政大权,自然推出了相应的流通货币,是一种圆形小币,分了几种颜色,代表不同面额。林宇一个闲散洞主,也不行走凡间,上自然没有带种货币,只是带了不少灵石。

    这灵石才是修真界通用货币,一种天地灵气凝聚的结晶,呈六面体形状,半个巴掌大小。这东西内蕴天地灵气,又因为蕴含灵气越多颜色越深,把白色的灵石叫做下品灵气,青色的灵石叫做中品灵石,晶蓝色的灵石叫做上品灵石,还有就是那黑乎乎的极品灵石,极为罕见,一条灵石矿脉也不一定能结出几块,就好比那玉脉中的玉母一般,灵气充足无比,有无数功用。

    灵石作为一种充满灵气的结晶石,用处极大,修士可以直接从中汲取天地灵气,省了布阵行功的繁琐,尤其是归元期之前的修士,战斗之时还可直接从灵石中快速汲取灵气,恢复法力,毕竟他们用的乃是纯粹天地灵气,不比归元期之后的修士,吸摄了天地灵气,还要花功夫转化为道家法力。

    除此之外,灵石还是布列法阵必不可少的物品之一,布置一座法阵,尤其是基础类的法阵,都需要从天地之间补充灵气,若是法阵固定还好些,可以汲取地底龙脉灵气,但若是随手布置,还想迅速布置成,那就得需要几块上好灵石了,把他们当做聚灵阵使用,端的是无比方便。其次之外,灵石还有许多小方面的妙用,但与作为修真界通用货币这种大功用而言,还是差上了很多,不足道哉。就作为货币而言,下品中品上品灵石之间的兑换比例是一比十,只有极品灵石,无比特殊,一块就能换上它百块上品灵石,而且还没有多少人愿意给你换,十分珍贵。

    对于此,林宇还真有些遗憾,遗憾上没有钱,不能给薛菱雁买些玩意儿,想起刚才在客栈由薛菱雁付钱时的窘态,他还觉得脸红。

    这么想着,林宇突然看到了前方一个大型店面,是一幢三层气派高楼,红瓦木墙,庄重大气,不落俗,牌匾之上时运轩三个烫金大字闪闪生辉!

    时运轩林宇有所耳闻,乃是妙音宗下属的一方势力开创的专门为修士服务的地方,交换法器,宝石,天材地宝之类的,为来往修士提供个交易地方。据他了解,这时运轩开遍浚夕省,稍微大些的城市都有分店,这谷阳城有也不奇怪,不过他也清楚,这时运轩没什么好玩意儿,唬唬那些凡人还成,在林宇这些呼啸一方的闲散首领看来,实在不入眼,搜遍整个时运轩,恐怕也找不出什么真正的好宝贝来。不过此时林宇倒是愿意去一趟,用灵石换取些妙音宗的货币,以后行走浚夕省也会方便了不少!

    拉着薛菱雁,林宇昂首走向了时运轩,当然,门卫狗眼看人低的狗血桥段是不会出现的,那两个门卫常年接待修真者,倒是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看到林宇二人气派,一脸切的迎了上来。

    林宇没有多说,对于旁人,尤其是这些凡人,装冷酷还是很对的。

    进入大厅,倒是极为宽敞,装饰的也典雅,有仙家那种飘渺气概,不过林宇看够了仙家气派,这种凡人按照自己想法打造出来的所谓仙界气派,真还不入眼。

    林宇没有理会上来的接待人员,来到柜台,对柜台之后那个不用想就是光头,双眼闪烁着精明光芒的老头说道:“给我换些钱!”说着,扔出了一块下品仙石。

    老者自认精明无比,见过了无数修真者,但眼前这位,还是让他愣住了,只听说过凡人富商用钱换取仙石的,但用仙石换取钱的还真没见过一个,难道眼前这位,还有什么难言之隐,仙石无法解决,需要用钱来解决?

    不过老头就是老头,利索的办去了,从后面的柜台,取出数一叠纸钞,面额不小,仙石是硬货币,价值惊人,随便一块,都能兑换巨额货币,像这么一块下品灵石,换它个七八万妙音宗货币还是没问题的。

    林宇手一挥,把纸钞装入虚弥戒指,然后对一旁好奇的打量着柜台里东西的薛菱雁道:“有什么喜欢的吗?”

    薛菱雁摇头,她在妙音宗,是个超然份,见过无数宝物,自然看不上这些东西,只是以前没见过,有些好奇罢了。

    “咦,这个葫芦好可啊!”薛菱雁眼睛一转,盯上了柜台中放在底座上的一个翠色葫芦,发出一声惊呼。

    “拿出来,我们要了!”林宇倒是干脆,既然薛菱雁喜欢,不管多贵他都愿意买,再者,这葫芦看起来也不怎么的,就长了一副可的外表,不实用,但是女孩子喜欢也正常。

    柜台后的老头见林宇指着那葫芦,一怔,苦笑了起来,结巴道:“那个,这个,葫芦,有人…”

    “有人要了!”一个声音帮老头说了出来。

    林宇回头一看,却见三人簇拥了一人走了进来,说话之人正是前面这人,相貌英俊,戴勃天冠,着儒士衫,手扇纸扇,倒是有些上流人士的气质。

    这人说过之后,先是向老者递了个安心的神色,然后才冲林宇二人和善一笑,温和说道:“这位先生和小姐,这葫芦乃是我前些天就预定的了,也交了定钱,就等今来取的。”

    “哦!”林宇不做声,看薛菱雁一脸遗憾之色,还不舍的多看了葫芦两眼,心下已然有了计较,道:“这位兄台,我这朋友看上了这葫芦,不知你能否割,让给我们。”年轻人说话和气,林宇也只能和和气气的说话。

    年轻人微微错愕一下,一脸歉然之色,道:“既然是这位小姐看上的,鄙人让给二位也无不可,不过先生有所不知,这葫芦鄙人有大用处,乃是要送给雷隐神教的香主,作为礼物的。鄙人挑选了许久,才敲定了这葫芦,借了不少钱,才买了下来,若是让给二位,时间倒是不足我再选旁的礼物了。因此,鄙人只能说声抱歉了!”

    “你说了这么多就是不愿意让了?”林宇有些不耐,这年轻人就是一凡人,没有任何修为可言,自己要的东西他还敢绕来绕去的说不给,活腻歪了?不过更深层次来说,薛菱雁看上了这东西,虽没说一定要,但林宇此时怎能让她失望,哪怕对方是归元期的修士,林宇也不怵,要强抢了回来,美女当前,他可丢不起这面子。

    “这!”年轻人看着林宇眼中意思,分明是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对你不客气的意思,心下也怯了三分,他眼力不错,早就瞧出了林宇二人的不凡,是那种神仙人物,高高在上,若是真惹了他们不高兴,自己小命堪忧,不过同时,他也更惧怕雷隐神教,毕竟自己还想在谷阳城生活下去。

    “你这人怎么如此霸道,先来后到,我们都交了定钱,这东西自然是我们的了。”年轻人后一个愣头小子很不满的说了一句,立刻被年轻人制止。

    林宇听了,突然觉得这样太过强硬也不好,说不定会给薛菱雁留下自己欺负弱者蛮横无理的印象,不过就这么算了也丢脸,脑子一转,突然有了主意,道:“刚刚你说,买这葫芦是要送给雷隐神教的香主,你且跟我说说,这雷隐神教是什么东西,我以前怎么没听过。”林宇跟诫玄子待了那么长时间,对于浚夕省大一点儿的势力都有个了解,可没听过这雷隐神教。

    年轻人道:“先生有所不知,这雷隐神教也是最近才出现的,十几天前,他们才在谷阳城里建了庙堂神,招收信众。”

    “原来如此。”既然这雷隐神教才出现十几天,林宇不知道也正常,道:“那你也是雷隐神教的信众了,准备巴结上司,所以才送礼物。”

    “先生所言谬也。”年轻人苦笑摇头,道:“鄙人乃谷阳城一富家子弟,雷隐神教出现之后,便勒令城中富商捐献钱财,鄙人家中虽有薄财,但也架不住雷隐神教一而再,再而三的收敛,因此,鄙人才生出了买样礼物送给香主,让他们缓一缓,能少收些。”

    “哦!这雷隐神教还霸道。”林宇问道:“那妙音宗呢,城主没有管吗?”雷隐神教如此作为,作为浚夕省老大的妙音宗难道就不管吗?在整个浚夕省里,林宇也想不出有什么势力敢跟妙音宗叫板。

    年轻人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前些年的时候,有一个五斗米教传教的时候,城主管了,只是几天的时间,五斗米教的祭坛庙堂全部都被推倒了,信众也全被收押了起来。但这次,城主却没有管,雷隐神教教众在城主多次布坛讲解教义,城卫军也没有管过。”

    林宇有些不敢相信,听年轻人这么说,岂不是这雷隐神教骑在了妙音宗的头上,横行整个谷阳城,这可能吗?

    林宇也不清楚,看看薛菱雁,发觉她也有些疑惑,显然是想不明白宗门会让一个叫教派如此作为。

    “这样吧!”林宇也不打算再问下去,妙音宗现在是真的没落了,赤水国大军一来,有些小丑蹦跶出来也在理中,不过这些都碍不着林宇的事儿,他最关心的还是跟薛菱雁好好游历一番这天地,做个逍遥仙侣!

    林宇从虚弥戒指中取出一柄宝剑,乃是一柄寻常下品法器,林宇在鹤鸣山那场战争中凭借自动捡物收取了不少虚弥戒指,得了不少东西,尤其是那个龙行天的倒霉儿子,更是有不少好货,因此,林宇现在也算是个富裕人物,一柄下品法器也不放在眼里,当然,中品法器这种好玩意儿他也没有。递出宝剑,道:“你把这柄剑作为礼物,这是一件下品法器,比这葫芦强上十倍。”他打的也就是这主意,你不愿意让,我又不好意思夺,那好,你想送礼物,我给你一件更好的总行了吧!

    “下品法器!”年轻人嘴巴抖搂一下,那葫芦仅是一件沾染了天地灵气的葫芦罢了,根本就不能算作法器,而眼前这柄剑,那可是实打实的法器,威力无穷,是修道者所用之物,这人就这么送了我,真的假的啊!

    “接着吧!”林宇随手把宝剑丢给年轻人,然后对那老头道:“行了,把葫芦拿出来吧,我们买了!”

    “这!这!”年轻人捧了这宝剑,只觉得灵气人,仅是捧着,就觉得无尽锋锐剑气要刺破皮肤,锋利如斯。

    “怎么?”林宇回过头看着他,难道这家伙还不愿意让出葫芦。

    年轻人赶忙道:“先生,我东拼西借也只有十万钱,可买不下这宝剑。”

    林宇失笑摇头,十万钱,你就想买下品法器,还真是有些异想天开,道:“行了,我又没说让你给钱,送给你了。”

    柜台后的老头正小心翼翼的捧出葫芦,听林宇一说,手一抖,差点儿把葫芦给掉了,一件下品法器,就这么送人了,这家伙傻了吧!

    没理会傻眼的老头,林宇把葫芦取过,递给薛菱雁,柔声道:“怎么样,喜欢不喜欢。”一边又对老头道:“多少钱。”

    薛菱雁欣喜的接过葫芦,放出一道灵气,灌入葫芦,她本就是引气后期的修为,此时放出气势,大厅之内竟然凭空涌起一股强风,打着旋儿的扫过大厅,桌椅伏倒,一干凡人都觉面对了天地飓风一般,惊恐的抓住旁的固定物!

    PS:请大家多多推荐,一天三更的更,放心收藏观看!: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