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情之一道

    浓云停在百米高空,翻滚之间露出了一老者的影,这老者两米高,着了玄黄色长袍,上面绣满了杂乱纹路,看似驳杂,但隐隐有种震慑虚空的玄秘力量存在!他相貌古奇,花白头发束起垂在背后,粗狂斜飞的浓眉,鹰般锐利的双眼,直如山峰的鼻梁,紧绷的嘴唇,组成一张冷酷严厉的脸庞。不过最让人称奇的是,他皮肤细腻,不显任何皱纹和沧桑,一如婴孩般,白里透着红润,显然是驻颜有术!

    他一显出形,就有一种惊人的气势,似乎天地以他为中心,演化阳,重归混沌,双眼盯着清寒仙子。

    “你是谁?”清寒仙子觉得说话都有些困难,从老者上,她感受到了惊人的压力,比自己面对大师姐时还要强!

    “我是谁?”老者开了口,一反刚才说话时的霸气,而是圆润如珠,字正腔圆,悦耳动听,有得道高人的那种风范!他眼神一凝,横扫当场,见因为自己的出现,战斗立止,幻灭往生阵停下,无数人落在地上,以山仙子几人也住了手,除了觅波仙子受了不小的伤势之外,倒都是完好,至于元启晨,也如缩头龟一样缩了回去,收起离火无极舟,带着手下,小心翼翼的站在一角,一脸惊恐!不过最后,他眼睛一凝,还是盯上了半空中的林宇二人,或者说,是盯住了林宇后的薛菱雁,他眼睛中放出一种摄人的清光,极亮,似乎是智慧之光一般,看透功参造化,演算万物。

    盯着薛菱雁看了片刻,他脸上终于松动,有了一丝欣喜,不过这表一闪而过,他头一转,再次盯上了清寒仙子,朗声道:“交出天成瑶琴,我可留你一脉香火!”

    “什么!”“怎么!”

    聚在清寒仙子旁的以山仙子一群人同时发出了惊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唯有清寒仙子面色不变,紧紧的盯着老者,应声道:“前辈有所不知,天成瑶琴早在数百年之前遗失,无法找回,晚辈就是有心交出也交不出,不过晚辈倒是想问问前辈,为何要催动赤水国攻打我宗?”她也想通了一切,赤水国无故攻打自己,大抵就是眼前的老者在背后推动的。

    老者呵呵冷笑,道:“看来你打定了主意不交了!”话毕,他也不多说,单手再次挥出!

    简单的一个直拳,但由老者使出,却放佛催动了方圆十里的灵气一般,海量的天地灵气聚在他的右手,疯狂的压缩,压缩再压缩,顷刻间便形成了一个玄妙符文,放无尽光辉,震慑虚空。

    这符文一现,众人只觉空间里出现了一股隐晦的法力,影响心魂魄,法力缩回,空间放佛被凝固,成为了天然囚牢,困锁了自己,神识,法力,都被**力困住了,无法使用!

    幻灭生死印!

    老者缓缓推出了那个符文,钻入虚空,空间放佛成了一面镜子,下一刻就碎裂了,无尽的光芒从碎裂缝隙透出,充满了天地,每一个人都有遁入迷乱虚空,分离世界,混沌无知的感觉,伴随着虚空的崩溃,坠入生死之间!

    唉!!!

    就在无数人深陷迷乱虚空,将要死的时候,一个穿透力极强的叹息声出现,从天成中传出,同时的,伴随而出的是一个华美贵妇仙子的高大虚影,半个子透出天成,雍容华贵,相貌绝美之色,经历岁月沉淀,有着无限风华!

    这虚影出现,一脸沉稳,似乎万物不放在心上,看尽沧桑变化,世间变幻,有一种堪破生死之间的从容。这虚影惟妙惟肖,真实无比,面对无数破碎虚空,仅是探出了自己的右手。

    殇迷乱,我心不移!

    她手指似乎定住了虚空碎裂,那种气势,无法形容,是一种强大的执念,经历错乱迷,世间殇,依旧保持本心,永世不变的执念,冲破虚空束缚,竟然隐隐触及到了一种法则的力量,用**则,大念力来定力虚空!

    虚空再次稳固了起来,似乎天地倒转,我自不变,就凭着这种气势,老者一式通天玄妙法诀竟然被破了!

    老者法诀被破,所有人都有一种鬼门关前转一圈的感觉,就连以山仙子一群人也不例外,不过她们还是很快的向突然出现在边的一个华贵美妇恭敬行礼道:“师伯!”

    清寒仙子有些遗憾,有些感伤,但还是对那美妇说道:“清蓉师姐,终究还是惊扰了您!”

    清蓉仙子摆摆手,道:“一切都是命,注定之事,无法改变,你不用多说了!”

    天上老者法诀被破,没有任何的失落惊讶,盯着刚出现的美妇,道:“我早就猜到,梦菲萱创下的殇诀应该传下,刚才所见,倒是无一人修炼,原来只有你一人修炼,殇诀,堪破人间至,斩破丝,果然不俗!”

    清蓉仙子倾行礼,道:“祖师以大智慧大定力创下此法诀,只可惜我辈才智不够,全宗上下,竟也只有我一人修成,不过修炼尚短,不入前辈之眼了。”她先恭维了老者一番,才道:“不知前辈前来到底为了何事,我妙音宗偏居嘉兰州的东南边陲之地,久不出世,弟子也早不在外界行走,晚辈实在想不明白,是哪里惹到了钧天门?”

    老者呵呵笑着,倒不是忌惮这美妇,只是感觉很好笑一般,道:“你们妙音宗自然没有惹到我们钧天不,不过真要找个原因,那只能怪你们没有守好秘密了!”

    提起这秘密,清蓉仙子不说话了,脸色沉寂一番,出现一丝无奈,转头看了看无数盯着自己的弟子,长叹一声,道:“既是如此,那晚辈只好凭借这浅显法诀向前辈请教一番了。”

    老者神色如常,盯着清蓉仙子,道:“你们妙音宗为他人守了数百年秘密,落不到半点儿好处,一定要落个宗灭人亡的下场吗?你认为就凭你那没修到家的殇诀就能挡住我吗?”

    听着老者的规劝,清蓉仙子微微摇头,道:“前辈不用多言。妙音宗既然已守了千年秘密,也会一直守下去!前辈想要得到天成瑶琴,除非我们死!”

    “好!”老者明白了清蓉仙子的决心,朗声道:“那便死吧!”

    那便死吧!死吧!!

    此话一出,天空再次变色,老者后的滚滚浓云再生变化,生生不息,转变为纯粹的紫色,变大,充斥整个天空,如一道紫色幕布,上面云气游走,演化无数变化,并逐渐汇聚成两道洪流,演化阳混沌,散发无尽威势!

    紫幕浑天**!

    钧天门五种通天法诀中的一种,用无上法力,筑紫华天幕,遮盖天地,演化周天生息灭绝,威力无穷!

    正所谓钧天钧天,便是有钧天裂地,划分天下的意义,钧天门先祖所创的诸般法诀也均有此般气概,以一己之力,抗拒天地,用无上法力,划分天地,区分生死!

    “送走静曼!碾扎诀!”清蓉仙子轻轻的在清寒仙子耳旁说了一句,便冲上了高空,单手虚引,手中出现了一柄细长法剑!

    这剑长仅三尺,细如小指,无剑格,无剑柄,光秃秃的一根铁棍,连剑锋都没开启,不过这黯淡无光的细剑却有惊人的韵味,从中散发着智慧,明悟,得道等等的信息,正所谓慧剑斩丝,这慧剑,当是如此,平凡,普通,但又有神奇力量,有大定力,有大道理,斩断世间一切缘!

    大千世界,牵一线,慧剑无锋,斩断念!

    清蓉仙子使了这慧剑,冲击而上,当空就是那么一斩,无花巧,无招式,只是那么一斩,却有一往无回的气势,虚空中传出惊人的执念,冲刷着天地,似乎天地一下回归本源,无无念,众皆去!

    慧剑斩丝,本就需要强大的执念,那种放弃一切的念头却隐隐契合天地本源之道,用**力,超度自,往彼岸而去!

    老者本来无法无念,但见慧剑斩来,突觉心中万般执念和感都受了波及,要剥离出来,回本还源!

    好厉害!

    老者神念周转,立刻从这种绪中脱离出来,心下一片惊骇,妙音宗现在虽然是个小宗派,但千年之前,创派祖师梦菲萱却是个通天人物,所创的法诀有此玄妙也属正常!不过这并不代表老者怕了此法诀,法诀虽强,但使法诀的人却太弱了!

    老者单手挥动,背后紫光天幕垂下,一个迷离阳黑洞出现在光幕中央,兀自旋转不息,散发无穷吸摄之力,似乎把生吞了这天地,把一切归入混沌之中!

    慧剑虽强,但施展之人却有些弱,那丝绝然跟这惊人威力一比,却又落在了下风,慧剑一下断折!

    慧剑本就是执念,无形无体,斩不断,自然断折,清蓉仙子无悲无喜,再次施展法诀,神念蜂聚,引起共鸣,催生了各种因而生的负面绪,为反目,为背叛,为伤人!无数的绪组合起来,加诸上法力,竟然生成一个绚烂光球,内里隐有不甘嘶鸣,无悔哀嚎,天地为之动,万物为之叹服,感慨之一字的大力量!

    推动着这光球,清蓉仙子面色有些沉郁,似乎自也难以抗拒这诸多负面绪,神有些迷惘,不过这光球还是急速的向紫幕黑洞中冲去!

    底下,清寒仙子紧张的看着二人斗法,天地震动,声势冲天,心惊之下也思考起了清蓉仙子所嘱咐的话!送走静曼,难道清蓉仙子已然知晓了结果,预测到妙音宗的覆灭,打算起了后事?不过送走静曼清寒仙子还是极为赞同的,只要静曼脱困,不管妙音宗落个什么下场,总算留有机会,播下了一颗种子,存下了一脉香火!

    至于如何送走静曼,清寒仙子又有些犹豫,碾扎诀自然可以,不过这代价实在有些大,可以说是妙音宗无法承受的代价,不过转念一想,若是妙音宗覆灭,这代价之说也就无所谓了,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值不值得,是不是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紧紧的盯着天空局势变化,就见老者似乎被清蓉仙子的法诀激怒,触及到了不堪往事,脸显狰狞,催动紫幕浑天**演化浑天破灭大阵,生生压了下来,立刻把清蓉仙子裹了进去!

    “快!”清蓉仙子叱喝一声,陷入了紫幕之中,只见里面青色光芒争辉,无数法诀打出肆虐,显然是清蓉仙子陷囹圄,拼命攻击!

    清寒仙子一愣,长叹一声,终于下了决定,转面向以山仙子一群人,指着妙晴仙子,觅波仙子,紫真仙子,如霜仙子,无限哀伤的道:“你们四人,准备碾扎诀,送走静曼!”

    以山仙子双眼圆瞪,惊呼道:“师叔,这会不会!”

    “迟疑什么!再迟疑就没有时间了!”清寒仙子截然说道。

    妙晴仙子四人相视一眼,本来要说的话也吞了回去,冲清寒仙子点了点头,然后向二人一躬,同声说道:“掌教,师叔,我四人先去了!”话语之中,竟然是诀别之意!

    以山仙子泪花立刻奔涌而出,一脸期望的看着清寒仙子,就希望从她嘴中说出一个不字来,不过她失望了,清寒仙子面色寒的如玄冰,仅是微微点头,算作诀别。

    四人一脸哀伤,但又有一种解脱之色,转走!

    “不用担心,一切都有命数,注定一难!”清寒仙子轻语一声,语气出奇的淡然,扭过头去,不再说话!

    以山仙子五人同是一愣,没明白清寒仙子的话,但还是压下了心中的疑惑。“去吧!师叔说了,一切听师叔安排!送走静曼,我们还有一线希望!”以山仙子也恢复了常态,向四人摆摆手,不再多语!

    此时无声胜有声!

    一切话语都成了赘言!四人一转,来到旁边,相对而站,点了点头。

    花开蒂落,音起曲终,垂暮西山,星坠霄汉,生之坎坷,死有何欢,生死之间,何顾茫然

    四人竟然念起了一首诗,这诗四字一句,琅琅上口,简洁通顺,但是由她们读来,却有一丝茫然,一丝殇,为而生,为所困,为所喜,为所伤,为所恨,为而死!!

    梦翠萱创下殇诀,就是看透了之一字,慧剑斩去丝,原本会以为天道昭然,得回本心,但哪里知道,迷了这,中了这毒,便是一辈子,便是一生一世,永远舍弃不了,郁郁飞升仙界,留下了此式法诀——血祭殇

    法诀施展,四人的气势不断攀升,顷刻间便冲破了束缚,法力激增,两千钧,三千钧,五千钧,竟然逐渐接近了清寒仙子那种庞大的法力!

    开始吧!

    虽然法力激增,但四人还是能感受到体内精气的流失,也没有一丝惶恐,相视一眼,开始了施展碾扎诀!

    四人法力共鸣,逐渐趋于平和,相似,渐渐糅合在了一起,汇聚成一道时隐时现的符文,这符文气势非凡,比任何法诀符文都要玄奥,似乎能与空间融合,控空间转换一般!

    去吧!

    四人见符文出现,不再保留,全法力奔涌而出,汇入了符文之中,符文立刻放出奇彩光辉,似乎冲破了虚空束缚一般,飚出一道清光,直接向了远处的薛菱雁!

    林宇拉着薛菱雁站在原处,一直寻找着出去的机会,可是那神秘老者演化紫幕,封锁了天地,内中法力浩瀚如星云,凭林宇的法力,自然无法冲出,只好继续等待,后来见妙晴仙子四人突然施展奇怪法诀,放出一道清光,向了薛菱雁,不由心惊!

    林宇赶忙拦着薛菱雁前,才做出这动作,那清光已至,笼罩住了两人!

    走!记住使命!

    林宇被清光笼罩,立刻觉得虚空迷幻了起来,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道牵扯着自己二人进入虚空,时空转换,无尽压力挤压着自己,向虚空的某个结点冲去,耳边也传来了这声呼喊…

    PS:上了推荐,请大家多多支持,一天打底三章更!: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