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给我出去

    “师妹!”“师姐!”

    以山仙子一群人哪里会想到这大汉突发神威,只看到前一刻两人还在相持,凌遥仙子虽处下风,但命无忧,但这下一刻,凌遥仙子便中拳,倒飞而出,转化之快,让人不可接受。

    六位仙子极速冲入烟尘之中,就见地上丈许方圆的一个深坑,寸宽的裂缝蜿蜒散发,最中心正是声息全无的凌遥仙子,子深深的陷入石块之中,上的那件护体法衣在腹部有一个惊人的破口,竟然被大汉一拳给打裂了!

    五人见了此副场景,同时惊呼出来,这广场用刚玉石铺就,硬度极高,寻常下品法剑难以破开,但凌遥仙子被大汉一拳打飞,摔在地上,竟然撞出如此一个巨坑,那她该承受多大的力道!

    妙晴仙子抱起凌遥仙子,法力探入,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向以山仙子摇摇头,微微说道:“修为尽废!”

    以山仙子心一颤,恍然间想到了旧时六位姐妹共同修炼共同生活的场景,眼圈一下红了。

    头一转,以山仙子立刻盯上了天空之上兀自喘着粗气的大汉,脸显煞气,冰冷的寒意席卷全

    “找死!”

    以山仙子子一蹿,猛的消失,再一闪,就出现在了大汉旁,右手一探,捏拳,中指指节抵出!

    嗡!

    空间放佛被她这一指顶爆!如在湖面上投下一块巨石,掀起无尽浪涌,整个虚空满是层叠的涟漪,一下包裹了大汉!

    极点虚空杀!

    以山仙子最强大的法诀,集结全法力,以大念力汇聚于一点,穿刺虚空,有无尽威势!

    以山仙子本就法力高强,是六位妙音宗长老中最高的一人,有近四千钧的法力,此时毫无保留的击杀,当真如捅穿了虚空一样,中指一下抵在了大汉腰间。

    大汉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再者,就算他有时间反应,但体也由不得他闪避,以山仙子雷霆闪击般出手,速度太快了,几乎无视了空间距离。而且,他法力跟以山仙子相差悬殊,仅有二千五百钧的法力,哪里能抵挡,只觉腰间一麻,酥麻感觉瞬间传遍全,意识全消,就这么死了!

    死了!

    看着大汉化为粉碎消散在天地,以山仙子强喘一口气,理顺气息,眼睛一转,盯上了高空之上的石启晨,狠声道:“石启晨,我们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

    这才是以山仙子的真正宣言,凌遥仙子修为尽废,彻底让她发了狂,不顾一切了,管不了宗门伤亡,要让赤水国以命偿命!

    见大汉瞬间被以山仙子击杀!复听以山仙子铁血宣言,石启晨狞笑一声,道:“好个不死不休,以山仙子,你这是找死!”

    给我杀!

    石启晨一挥手,后七人蹿出六人,仅留下一个浑罩在黑袍中的人。

    以山仙子傲立当空,看着六人冲出,瞬间就到了前,浓烈的罡风如重锤一般打在自己上,轻叱一声,气势再次攀高,毫无畏惧的冲了上去!

    她手中提了一把木质长剑,剑长三尺,宽仅一寸,无剑格,剑柄更似缠绕的藤蔓,蜿蜒着剑向上而去,轻轻挥动,散发着碧绿荧光!

    碧灵剑!

    一件中品法器,乃是以山仙子最大的依仗,用法力滋养数十年,才有如此威力,算是一件中品中阶法器。她提在手中,形飘动,拉出一串串的虚影,满天都是她曼妙的影,长剑击空,嘶嘶作响,青色剑气纵横,交织成细密剑网,如绕指青丝一般,不断的卷向六名来敌!

    这剑诀一出,六名来人形立缓,如入泥沼,动弹一下都要极大的法力,不由心惊,不过这六人也全是归元期的修为,法力各有玄妙,冲在最前方的是个盘髻道人,一素白道袍,眉长罩眼,面庞枯瘦,见这剑诀展开,青色剑气罩来,缩在道袍中的右手猛的探出,他这右手瘦的只有骨头,上面老皮枯皱,如树皮一般,不过他那指甲却是惊人的长,足有寸许,黑亮之色,如中毒了一般,急速探出,五指箕张,缠绕着黑气,如死神右手!

    搜魂手!

    这道人施展的倒是一门魔门法诀,威力不俗,采绝之地的煞气,糅合恶魂怨气,用法力封锁在手中,一手击出,中者立刻魂魄消散,枯萎,是损人至极的法诀!

    不过他显然小看了以山仙子的惊人剑诀,搜魂手击出,刺穿剑网,但下一刻就如石沉沼泽,被无形剑气包裹住,无法动弹,而且那青色剑气似乎有大妙用,包裹住搜魂手上的煞黑气,竟然能化解它,只是瞬间,便消磨了大半黑气,露出了道人的右手!

    道人一击遇险,赶忙挥出完好的左手,手心印出一个狰狞鬼脸,张着大口,口中风阵阵,吸摄着一切阳气。

    噬魂印!

    这又是一门不弱的魔门法诀,道人使出,那鬼面一个猛扑,吞下一大片剑气,爆开在虚空之中,拖了一下纵横剑气。得了这空当,道人急速收回了右手,算是解了围!

    道人出手极快,瞬间就过了两招,完全的处于下风,这场景自然被其他人看在眼里,一名奇绝俊朗负剑修士清喝道:“你们去对付别人,这里由我来!”

    妙晴仙子四位仙子也飞而起,冲了上来,那负剑修士所指就是让他们去阻拦他们!

    五人均知这负剑修士法力通玄,实力高强,四千多钧的法力,当为他们六人中第一,听他发话,也不再迟疑,各施法诀,冲开剑网,迎上了四名仙子!

    以山仙子没管四人,盯上了这负剑修士,清喝一声,急速出手,单对一人,她剑势一变,无比犀利,带着青草破开泥土的那股勃勃生机,内蕴无尽潜力,青光逆卷,罩向了负剑修士!

    这负剑修士紧绷着脸,有些酸苦之色,似经历世间万般苦事一般,见青色剑气袭来,背后长剑铿的一声出鞘,一道游龙般的金色剑光虚空划半圈,刷的斩下,破开空气,竟然有斩波劈浪的浩大气势!

    好犀利!

    以山仙子瞧的真切,这金色长剑上面隐有玄奥法纹,兀自闪亮,当空虚斩,洒下一片光辉,蓬勃剑气浩而出,划分天地,当是如此风范!

    “凌波剑诀,这是钧天门的十绝剑的一种,你是钧天门的人!”以山仙子一看这浩剑势,就认出了这门剑诀,乃是道门大宗钧天门的一门剑诀,修炼至大成,一剑劈出,有界分大海之力!

    负剑修士不答话,手引了那金色长剑,继续攻击,虚空疾走,剑,层叠如浪的剑气涌出,冲刷天地,空气中似乎传出浩海浪拍击天地的声音,以万吨海水冲击的力道,扫一切阻碍!

    以山仙子纵横的剑诀一下被压下,缩到了极致,在前尺许范围内,苦苦抵挡这无边力道!

    不过以山仙子施展的这门剑诀也极有韧度,须知青草发于土中,冲破土壤,那种勃勃生机,是有着无尽韧的,不管上面镇压了多大的力量,青草都能凭借韧劲冲破一切束缚,她这一手剑诀就有此等韵味,看似被压制到了极点,但还是有无限韧劲,只要有机会,随时便会破开束缚,冲出重围!

    看着下方数人各施法诀,斗作一团,不相上下,石启晨面色不变,冲后那黑袍人低语道:“要先生费力,找出那女子了!”

    黑袍人不作回应,但上涌现浓郁黑气,包裹了全,黑气散去,人影全无,已然不知去了何处!

    此时天成前的广场之上乱作一团,幻世往生阵刚开始被上百昭星期巅峰的修士冲击,无数人死,掉出大阵虚拟空间,但后来,主阵之人齐齐发力,变幻阵势,这幻世往生阵除了散发往生音符之外,还有迷幻众生的功用,阵势变化,内里陡生无尽迷离幻境,歌舞升平的宴会,美女作舞,歌姬高歌,美酒散香,珍馐无数,竟然全是人间无限惑之物,而且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这百余人闯入其中,心智差的立刻中招,陷入幻境之中,眼神迷离闪烁,心智俱失,毫无反抗之力,时间一长,便意消神散,就这么死在幻境之中,不过也有心智坚强之辈,不受幻境蛊惑,四下冲杀,毫不留的斩杀一个个妙音宗弟子。

    另一边,声势最浩大的当是以山仙子五人和赤水国一方的六人,以山仙子修为通天,但依旧被那负剑修士压制,苦苦支撑,虽不至于败,但也绝无还手克敌之力。紫真仙子跟元震宁算是卯上了,迎击而上,她一下就盯上了元震宁,长绫飘飘,又斗在一团,不过这次少了那道人的阻挡,毫无疑问的,元震宁再次被她狠狠压制。

    先前救下元震宁的道人无冥当真了得,托了那钵盂,奔走虚空,钵盂不断放出黑色浓雾,包裹了觅波仙子,把她完全笼罩在黑雾之中,形闪烁,钵盂放出无尽凶厉鬼魂,咆哮着冲入黑雾,撕咬着觅波仙子的防御法力!不过觅波仙子也不是完全落于下风,她手中提了根黄竹长笛,也不吹弹,就那么随意挥动,长笛啼鸣作响,散发出点点黄色光晕,如道家炼罡法雷,冲入黑雾,立刻爆炸,散发无尽威势!

    如霜仙子脸笼寒气,她跟凌遥仙子关系最好,亲如姐妹,凌遥仙子修为尽废,她自然是最为悲痛的一个,盯上了一个枯瘦老者,含恨而出,无尽的冰凌,冰刺,冰剑,冰柱出现在虚空,稀里哗啦的挤压向这老者,彻骨的寒意充斥了全场。不过这老者也不是易于之辈,他面相猥琐,头发希拉,没有几簇,留着半撇胡子,瞪着鱼泡眼,虽然丑陋,但手下却极狠,双手挥动之间,一个个黑色光团出现虚空,上面凸起无数黑刺,不断伸缩,发出呲呲的声音,微一碰触漫天冰诀,就会爆开,放出蜿蜒的黑色闪电,划过虚空,空气一片焦黑!竟然是五雷正法中的葵水神雷!

    剩下两人,竟然被妙晴仙子一人挡了下来,这妙晴仙子看似是个柔弱女子,上有着书香门第出来的小姐那种书卷气息,但此时出手,竟无比犀利,她对上的是那个使搜魂手噬魂印的盘髻道人和一个着雍容华贵华袍、戴星冠的中年人。这两人刚开始见妙晴仙子最为柔弱,围攻而上,准备先解决了一个,再好抽出余力帮助他人,哪知刚一交手,妙晴仙子仅是轻叹一声,口吐歌诀,如浩瀚真言,舌绽无尽法诀,虚空爆响,放佛出现一个个飘渺仙女,引喉高歌,唱的是仙界赞歌,凡人听了,竟然生出无力感,沉重感,立觉浑力气消散,有沉醉其中,无法自拔,永生堕落的感觉。

    盘髻道人法诀迭出,搜魂手,万鬼咆哮拳,百鬼夜行诀,想打破虚空那飘渺仙子,但法诀施展出去,如坠泥海,毫无作用。倒是那华袍中年人,乃是赤水国修为第二的亲王——皓亲王,见无尽仙音传来,赶忙亮出一把黄纸扇,上面绘了浩山河,写意挥动,竟然有山河崩裂,大地凋零的威势,比盘髻道人还要强悍,虚空中的引歌仙子被他法诀扇中,坠于虚幻,一片迷蒙之后,化为点点法力,消散在虚空,不过就算如此,他二人想冲出妙晴仙子以法力构建的仙音飘渺大阵还有些困难!

    却说这些人战做一团,远处又有无数妙音宗弟子从其他山峰冲出,跟在五堂主后,到了广场之上,而同时,一道奇彩光幕出现,笼罩了云麓山万千山峰,竟然就是许久才开启的天音大阵!

    这天音大阵看似仅有一面光幕,但功用无穷,除了防御之外,更大的功用乃是加持妙音宗弟子,防御光幕一现,妙音宗在奋战的弟子都觉虚空中灵气活泛了起来,极为契合自己修习的法诀,不用刻意控制,就能蜂聚于上,收为己用,一时之间,法力暴增,逐渐回复了初始状态,法力旺盛,法诀凌厉了不少。

    尤其是以山仙子六人,得了大阵之利,法力恢复速度大增,以山仙子单手一挥,再次凝聚法力,施展了极点虚空杀,负剑修士滔滔不绝的剑气纷纷爆裂,化为虚无,空间涟漪逆行而上,卷向了他,好在这负剑修士也极为了得,亮出一面光可鉴人的铜镜,背面兽纹密布,满是万兽奔走的场景,灵气勃发,竟然是一件中品法器。刚一出现,似有凝固虚空的功用,暴乱的虚空一下定格,如冻结了一般,无法掀起任何波动,就这么防御了以山仙子的极点虚空杀!

    就在这时,天成突然抖动了一下,就这么颤抖了一下,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放佛整个天成都震动了一样,冲天的青色光辉发出,伴随着一声惊人的冷喝:“给我出去!”

    给我出去!!!出去!!

    PS:我很受伤,收藏还掉了,推荐不带涨的,努力写好吧!: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