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兵戈相见

    出来!!!

    声音不断在山脉之中回响,六人同时变色,心道一声来了,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赤水国会以此种方式来,会来的如此直接!

    “出去看看!”以山仙子长而起,一整衣衫,昂头走了出去。

    除了清寒仙子面色不变,坐在蒲团之上,沉静如旧,其余五名仙子都尾随着以山仙子走了出去。

    走出天成,就见得来往全是被这声音所惊的门人弟子,全向主峰汇聚而来。以山仙子没顾这些,美目一凝,盯上了天空之上的那个雄壮影。

    “是元震宁!”紫真一眼就认出了来人,随即又疑惑道:“怎么就他一人,其他人呢?”高空之上,的确只有元震宁一人而已,傲立当空,提了真龙枪,别有一番威势!

    以山仙子朗声道:“难道赤水国无人了吗?只让元亲王一人前来?还是当真觉得我妙音宗无人,认为凭借元亲王一人就足够了吗?”元震宁乃是赤水国皇室之一,归元期的修为,颇为不俗,不过也正如以山仙子所言,若是真就元震宁一人,那实在是找死了。

    元震宁哈哈大笑,道:“以山仙子所言谬矣,我赤水国人才济济,高手无数,我元某算哪根葱,只是个先头兵罢了。”他说话话头一转:“不过,我皇叔想让我给以山仙子带句话,若是妙音宗肯臣服,一切还不晚,如若不然,明年的今天,便是妙音宗覆灭周年!”

    “贼子住口!”紫真仙子子直率,也有些急燥,见元震宁出言不逊,又只有一人,安心不少,形一动,直接飞上高空,单手一挥,一条紫纱长绫飞出袖口,迎风见长,瞬间就如通天大桥一般,横贯天地,要把元震宁生生摄拿了!

    “哈哈!紫真仙子还是一如往常的火爆,不过我喜欢,紫真仙子,若是你愿意,跟本王回去,做个王妃岂不更好?”元震宁一边出口调戏,一边抖了那真龙枪,当空一搅,如搅大河一般,掀起无边巨浪,枪头龙影一现,口吐真火,无边火焰烧向了紫真仙子。

    “好贼子!”紫真仙子听元震宁调戏之语,脸笼煞气,甩动长绫,带起一片紫影,直接破开无边火焰,噼啪爆响之中,瞬间到了元震宁前!

    元震宁早就听闻过这个妙音宗有名的火爆长老——紫真仙子,脾气急,修为高,眼下一见,跟自己同样的归元期修为,但运转法力精妙,刚才破开火焰,虽然借了长绫的玄奇品质,但也使用诸多法门,运用法力,控制长绫抖动,挑,抹,拈,提,一条长绫耍的如活物一般,使巧劲儿,几乎没有消耗过多的法力,便破开了火焰封锁!

    呵呵!够味儿!

    元震宁依旧笑的出来,看着长绫近,真龙枪一抖,耍开一枪法,这枪法大开大合,极为契合真龙枪巨型的枪,灿金色长枪带起一串串金色虚影,笼罩了全,如个巨大光球,轰轰的撞击声不断传出,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真龙枪,紫纱长绫已然不知撞击了多少下。

    好好好!

    元震宁斗的兴起,癫狂似的大笑,长枪使的越发凌厉,如手持了一条真龙,挥动之间龙火喷吐,火花四,一次次的撞击着紫纱长绫,子不退,显的游刃有余!

    这紫纱长绫也当真神奇,在紫真仙子的手中,就如远古蟒蛇一般,灵动活泛,四处出击,倏忽在前,倏忽在后,包裹了元震宁,稀里哗啦的乱打一气,完全是占了上风!

    “紫真仙子擒不下元震宁!”妙晴仙子出声说道。

    几位仙子同时点头,紫真仙子虽然压制了元震宁,但说要擒下他,还是差些火候。

    虽然两人同属归元期,但能否擒下,需要考虑许多的因素,归元期之后的境界,不似前面的昭星引气境界,会分个前中后三期,这个境界既是一个大关口,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境界,是一个积累法力的过程,归元归元,归正浑灵气和道星辰之力,运用无上法诀,糅合起来,化为道家法力,这其中有很大千秋,每个修士根据体强度和道韧度,能吸收的天地灵气和星辰之力是有一个度的,有的多,有的少,进入归元期之后,炼化的法力也就有多有少,而且,这些法力不同于以后再增长的法力,乃是称为本命法力,对于以后的境界提高有很大关联。

    正所谓厚积薄发,昭星期是厚积,那归元期便是薄发的过程,在此境界,能一下炼化出越多的本命法力,实力也就更强,因此,修真界的一般修士都会在昭星期尽可能的提高体强度,积累最多的灵气,以期能在进入归元期的时候获得更多的本命法力。

    不过这样一来,就有个问题,同属归元期,该如何划分修士法力的高深,好在古代修士智慧通天,也想到了一个法子,那就是用法力去摄水,看修士单用法力能摄起多少钧的水。正所谓力抗千钧,一钧就有三十斤重。修士虽然挥手碎石,但那是有诸般法诀的增幅,如果纯用法力,能摄千钧水已然不俗。

    刚入引气期的修士恐怕也就能用体内灵气摄十钧重的水,到了引气后期恐怕也就能摄百钧重的水。及至了昭星期,融入星辰之力,实力大增,到了巅峰之境,便能摄接近千钧之重的水。而归元期,根据凝结法力的多少,能摄千钧之水到万钧之水,不甚相同。

    这样一来,能纯用法力摄取千钧之重的水便成了一个标准,若是有这般实力,便算是进入了归元期。同时,这能摄千钧之水也成了一个关卡,寻常昭星期修士,如非特异方法,极难打破这个千钧的束缚!而且,就算一个昭星期修士能摄千钧之水,但还未踏入归元期,实力依旧不如归元期修士,毕竟归元期这个境界委实太过特殊,踏入之后,灵气质变,化成法力,品质高过灵气太多了。

    有了此法子,倒是能分辨归元期修士的实力高低,像紫真仙子,她曾在云麓山后的玉镜湖试过,能摄取快两千钧水,实力非凡,至于元震宁,虽不知详,想来也差不了多少,一般水平。因此,再加上两人法器相当,法诀不相上下,谁想擒下谁还真的有些难说。

    正在此时,极北高空飘来滚滚红云,占了半边天一般,浩而至,瞬间就到了天成上方,红云一散,显出一条百丈巨船!

    “离火无极舟!”除了以山仙子面色不变之外,其余的四位仙子同时出声,一眼就认出了这件赤水国最为强大的法器——集举国财力,用南离神火淬炼打造的巨舟!乃是一件上品法器,有无穷妙用。

    就见那巨船百丈长,瘦长船体,两边头翘起,船体通红,上面刻印了诸多火系灵兽的图像,火凤,火蛇,火鸦之类的,均是用**力收集了灵兽魂魄,封印在其中。船上别无他物,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此时站了不少人,黑压压一片,足有上百人,当先那位端坐在巨型龙椅之上,龙袍加,头戴皇冠,垂珠帘,显出一张方正不阿,正气凛然的脸庞,正是赤水国国主——元启晨!

    巨舟出现,却也没有打扰紫真仙子和元震宁的大战,两人无暇他顾,打作一团,不过龙椅之上的元启晨微一颔首,向二人战圈看了一眼,后一名青袍道人立刻飞出巨舟,虚空一遁,出现在元震宁旁,手中出现一黑亮钵盂,微微倾斜,无边的黑气涌出,如天河倾泻一般,立刻冲开周紫光,那紫纱长绫碰到这黑气,仿若抽搐一般,颤抖一下,便自主缩了回去,怕极了这黑气一样。

    紫真仙子早有所觉,面现惊骇之色,长绫立刻收回,唯恐再过多沾染这黑气一样。收回了长绫,见那道人也收了黑气,紫真仙子无奈,狠瞪了一眼此人,飘回到了以山仙子旁。

    “这不是转轮宗的叛宗弟子——无冥嘛!据说他早就死在黄崖山,怎么还活着,而且这黑水钵盂的威力似乎更大了!”一个着粉红烟罗衫的微胖美妇出口惊呼,却是觅波仙子,认出了此人。

    以山仙子也认出了此人,见他解了元震宁之危,便回到了巨舟之上,又站回了龙椅之后,低头不语,恭敬异常的模样,不由惊骇,这人乃是魔道高手,先不说怎么到了元震宁手下,再者说,他这副模样,对元启晨恭敬无比,又是怎么回事,不过她也没有多想,盯上了元启晨,朗声道:“元启晨你好威风啊,当然以为我妙音宗是你的后花园,想来就来吗!”

    元启晨一按龙椅,站起来,上前两步,以居高凌霞的目光盯着以山仙子,道:“不错,朕觉得这云麓山脉风景甚佳,就准备建一幢行宫,留作以后出行居住之所。不知以山仙子以为如何?”

    这话一出,众皆哗然,无数的妙音宗弟子怒视这臭的元启晨,心中已然把他骂了不知多少遍。

    以山仙子沉默着,她后的另一位着素白绣花长裙,眼角有痣的如霜仙子说道:“掌门师姐,这赤水国是有备而来啊,你看看,这上百人,倒是有一大部分都没见过,但气势非凡,想必实力不弱,也不知他们从哪里找来的。”

    紫真仙子啐了一声,道:“如霜师妹,你怎么能长他人威风,弱自己气势,他赤水国找再多帮手又如何,我们妙音宗还能怕了他不成。”转头又对以山仙子说道:“掌门师姐,顾虑什么,直接打了就是,让他们赤水国知道,说出的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以山仙子微微摇头,然后对高空说道:“元启晨,你当真要如此,咄咄人,不讲面!”

    元启晨轻笑,道:“面自然要讲,不过你也要有讲面的实力不是!”

    “你!”以山仙子气结,脸上再无平静,紧盯了面色自若的元启晨,一字一吐的说道:“既然你如此说,那这事就再无转圜之地,我们只有兵戈相见了!”

    “哈哈!”元启晨放声大笑,道:“对,就是兵戈相见,只有你这个老糊涂,还会认为有缓解余地,我告诉你,今断无善了可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话一出,等于是下了不死不休的宣言,再无商谈可能,以山仙子面带怒气,干脆喝道:“五堂弟子听令,斩杀来敌!”

    PS:我感觉很不给力啊!: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