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自动施法

    林宇随意的叼着根草叶,双手抱头,惬意的躺在法力做成的云之上,潇洒自在。

    “嗨!我说,景当家的。”旁边一个憨厚长相坐在云头的中年人口出黑话,直接称呼林宇为当家的,好似两人是贼匪同道一般。

    “怎么!”林宇甩了这人一眼,这家伙是浚夕省东边听玄洞府的主人——诫玄子,跟林宇一般,昭星中期的修为,行事做派看起来较为憨厚。问了之后林宇又加了一句:“还有,我现在改名字了,叫我林宇吧。”

    诫玄子点头,道:“那林兄弟,你跟兄弟交交心,就说你到底是如何打算的。”说到这儿,他声音低了不少,极为戒备的看着后的数十人马,这八十余人中有一大半是城堡中的音杀军,另外的就是各位首领的手下,不过却是打散了,没一个是他们的原班人马。

    “打算!”林宇扫了一眼诫玄子郑重无比的表,差点儿笑出来,不过还是摆摆手说道:“我能有什么打算,妙音宗让我打谁我便打谁喽!你呀,还是好好巡逻,想那么多干什么。”

    诫玄子道:“看来林兄弟还是对我不放心,你且听我说,我和其他几个洞主首领都商量过了,准备到时候联合起来,到了关要之时,一起发力,脱了妙音宗的束缚,然后伺机反咬妙音宗一口,她既然不仁,就莫要怪我等不义,到她们生死存亡之时,我们突然发力,定然能抢下不少好处。林兄弟,你觉得如何。”诫玄子偷偷的布下了隔音法诀,道出了这么一段话。

    要拉我入伙!林宇一愣,立刻明白了诫玄子的打算,想了想,问道:“就凭我们几个闲散修士能行吗?人家可是门人弟子上千的大宗派,高手法宝无数,我们决然抵挡不过的。”

    诫玄子见林宇如此说,心中已然有了三分把握,道:“怕什么,林兄弟,正所谓富贵险中求,这妙音宗大则大矣,但有赤水国拖着,定然分不出多少力量,我们的打算也不是直接参合上去,而是等他们斗出个结果,咱们打打秋风,捡捡便宜而已。”他直言如何打算,丝毫不避讳,竟然不怕林宇向妙音宗报告。

    林宇故作犹豫,支支吾吾不表态,等着诫玄子继续说,对于诫玄子的打算他自然心动,打打秋风,占点儿便宜已然足够,不过一切还需要考虑周全,且听这诫玄子一干首领到底有何打算。

    诫玄子见林宇犹豫不决,立刻加上一把力,转头问道:“我想问问,不知林兄弟对于此战结果有何看法。”

    林宇道:“大概还是妙音宗胜利吧!这赤水国毕竟是过江龙,斗不过妙音宗这地头蛇的,她们妙音宗经营浚夕省近千年,家大业大,势力深植,自然占了优势。”

    “非也!”诫玄子摇了摇食指,道:“林兄弟恐怕有所不知,这次我们来的时候便由隐轩洞洞主雷鸣子牵头,联合了五十余名首领,准备好好打算一番,在此场大战中占些便宜。”

    “哦!”林宇一惊,隐轩洞雷鸣子他倒是清楚,是浚夕省闲散修士中的佼佼者,势力最大,本实力也极强,足足有归元期的修为,手下两个昭星期的高手,实力不俗,也就是他先前在天成中见到的那个归元期的俊朗修士。

    诫玄子点点头,道:“就是雷鸣子牵头,不然我们这群人谁会服软,由得他人统领。据说啊!”他声音愈发的低,凑近了林宇的耳旁,道:“雷鸣子曾跟另外几个强大首领说过,这次赤水国打压妙音宗并不是表明那么简单。”

    “怎么说?”林宇心生疑窦,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争夺地盘。

    诫玄子继续说道:“据说赤水国乃是得了某势力的授意,是问路石,敲门砖,来试试妙音宗这潭水的,并不在乎是否真的能占据浚夕省,抱了别的打算而来。”

    “他雷鸣子是从哪里知晓的。”林宇虽然心惊诫玄子所言,但还是没有表露出来,问起了雷鸣子的消息来源。

    “那我就不知了。”诫玄子一副这种事哪是咱们能知道的表,道:“这是隐秘至极的事,哪是咱们这种人能知道的。不过我听说啊,赤水国后面有人,打击妙音宗,乃是为了宝!”

    听说!林宇苦笑,你自己还一直说不知道,马上就来听说什么的,鬼才信你,不过提起了宝,林宇倒是上了心,若是真为了宝,那有人催动赤水国来打击妙音宗倒也说得过去,只是她妙音宗就是个小宗派,能有什么宝贝?

    “那你可知是什么宝贝?”林宇追问。

    果然,诫玄子大摇其头,道:“我怎会知晓,不过林兄弟,兄弟倒是要劝你一句,咱们拉起这么一点儿人马可不容易,不知经过多少苦难,她妙音宗这么做,拿我们当炮灰,实在不地道,做的过了。所以,林兄弟就算不为自己打算,也要为咱们辛辛苦苦得来的手下打算啊!”

    呵呵!林宇心里发笑,他这群手下来的可容易,绝对不会舍不得,不过面上还是作出沉思痛恨的模样,道:“兄弟所言不错,咱们手下来之不易,就这么给妙音宗挥霍了,的确不值,不过咱们在人家的屋檐下,做事还是要小心些,一切要徐徐图之,现在可不能跟妙音宗翻脸,这样,容兄弟我再思量几天,到时再做决断。”

    诫玄子点头,道:“那兄弟你可要想清楚了,看这架势,恐怕要不了多久,赤水国的大军就要压边了!”

    林宇同意,最近消息不断传来,赤水国大军渐近,战斗爆发恐怕就在顷刻,因此,像他们这样的巡逻队多了不少。

    两人正说着,前面百余里处突然飞起一道红光,直贯天地,如道利剑,离老远都看的清楚。

    来了!林宇二人相视一眼,心中均是一突,等候许久,赤水国到底还是打了过来,这信号一起,许多事都到了眼前,需要好好计算了。

    不过首要之事还是先去看看况,不然孤岚治他们一个临阵脱逃就不美了。当下,两人带着下属,向信号发出处急速而去。

    信号一起,烽火将至。

    林宇与诫玄子二人倒是不心急,心中打算着最好到了地方敌人退去或被擒下,但后面的巡逻队却很急,准确的说,是那近五十人的音杀军士兵比较急,催动着旁人急速行进,见此,林宇两人哪里还敢怠慢,要是被他们抓了小辫辫,去孤岚那里告上一状就不好了,加快了速度,跟了上去。

    千米高空之上,风疾如刀,唰唰的打在脸上,几剜下块来。

    诫玄子脸色沉,轻声说道:“林兄弟,这烽火将至,你我都要早做打算的好。”

    林宇自然认同,这光照天地的信号竟然让他感受到一种不曾体会过的紧迫感,似乎一闭眼就能看到万人拼杀,鲜血横流,哀嚎遍地的凄惨场景,心中不免忐忑,不知自己若是真见了这副场景该如何应对。对于诫玄子的告诫,他没有多说,单是点了点头,递出一个我明白的意思,心下却已然偏向了跟随诫玄子一道,投闲散首领们的联盟之中。

    “敌人!”

    音杀军的小队长一声清喝,众人心神一凛,举目望去,就见前方数千米之外,近百人乱作一团,法诀光芒闪耀不断,惨烈的嘶吼声远远传来,不时会有一人掉落下去,生息全无。

    这就是战争!

    虽然只是小小的百人相遇,但在林宇看来,却有无尽的杀伐之气,冲天而起,震撼人心。

    放下心中的担忧,他们也接近了战场,看清了场中的况。

    这当是一队巡逻队遇上了赤水国的先头探子,赤水国那队探子人数不多,仅有二十余人,但着华亮铠甲,光辉熠熠,一看就非凡物,而且修为不差,最差的都有昭星前期,动手之间上几十点星光闪耀,凶焰滔滔,尤其是一个光头魁梧大汉,相貌凶悍,一道恶疤贯通额头,手持撼天巨锤,挥舞起来罡风四起,如巨灵甲神,中锤者非死即伤。

    遇上的这队巡逻队人数较少,仅有六十余人,而且大部分都是妙音宗的音杀军士,修为均在引气期徘徊,虽然领头的是三个昭星期的首领,但依旧处于下风。被赤水国的军士来回冲击,左扑右杀,难以抵抗。

    林宇一行人倒是最先到来的援军,那个叫做汉铭的小队长一声怒喝,带着手下五十余名音杀军率先冲了上去,手中一亮,拿出了一件似剑非剑,主体之上有数个大小孔洞的武器,当空一挥,铿铿作响,发出尖锐的鸣叫之声,撼人心神,扰人心智。

    林宇知道,这是音杀军下层军士统一的武器,乱魂音魔刀,通过体内灵气震剑体上的大小孔洞,发出错落魔音,对敌之时,能惑人心神,又极为锋利,一个不留神,就会死的不明不白。

    “两位首领,咱们怎么办,动手吗?”林宇诫玄子二人近了战场,倒站在了远处,由着音杀军士冲出,剩下的一群闲散修士手下自然跟随两人,看他们意思,故有此一问。

    林宇扭头看看出声之人,没个印象,但脸露兴奋之色,双眼隐含凶光,显然是嗜杀之人,摆摆手道:“动手吧,自己顾自己。”他也知道这个时候,有那么多人看着,若是不出力,回去之后定然逃不了责罚。

    “咱们动手吧!”林宇回头无奈的对诫玄子说道,说实话,他真不想动手,来到修真界时间不长,心态还没有完全转变过来,能适应这个杀戮无边的世界。

    诫玄子点头,手一亮,从虚弥戒子中掏出一把长尾拂尘,甩动之间,细白的毛尾噼啪爆响,不知是什么法器。

    林宇以前跟诫玄子不曾来往,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兵器,见他手持拂尘,衣秧飘飘的冲上前去,低叹一声,也亮出了自己的武器,景昊天这倒霉蛋主修斗天风云剑诀,故收集了不少宝剑,但品质可想而知,皆是威力一般的下品法器,不过尚堪一用。

    这修真界中法器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种,具体如何划分还大有说头,须知法器除了极少数天地孕育的灵物之外,大多还是修士花费大力气炼制出来的,这炼器一道浩瀚繁琐,有无数法门,简而概之,就是用各种天材地宝炼制器型,加入灵气,烙印法阵等等步骤。在炼器过程中,若是得了功参造化,凝结出一颗种子,便是下品法器,灵种初成,演化各种变化。种子不断进化,长成灵根,便成了中品法器,植根于天地之间,吸摄无尽灵气,威力更甚。灵根成长,孕育成了灵胎,便是上品法器,法器显灵,威力大增。还有那传说中的极品法器,乃是灵胎成熟,胎落成体,化为器灵,有独立意识,才是极品法器。

    像林宇手中这柄宝剑,灵种初成,威力尚弱,不堪大用,如果林宇愿意花费数十年乃至百年时光不断去炼化它,再融入无数宝物,说不定便能长成灵根,变成中品法器,有万般妙用。不过这过程太过漫长,寻常修士不通炼器之法,还是会寻找现成法器而用,不会专门去自己炼制。仅有那些大宗派,才有实力养个炼器师,专门炼制法器。

    体内灵气长灌而下,下数个道微一闪亮,林宇就觉脚下陡生无尽烈风,划破虚空,催动着自己向前方飘动,这便是林宇的法——虚影凌风。

    “嗨!”林宇轻斥一声,给自己打气,但嗨字还没完全出口,便戛然而止,突兀的停在原地。

    倒不是林宇法诀出错,也不是脑子抽风,不敢上前,仅是因为他脑海中突兀的听到一个声音,冰冷,不带感,极为熟悉,竟然是脑海中那个外挂的提示音:

    自动施法可开启,是否开启?

    PS:奔三天,数据惨淡,大家多多支持啊!不要让我泪奔啊!: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