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鹤鸣山

    却说林宇偶遇了薛菱雁,心中陡生忐忑,挂念等等纷乱绪,扰了思绪,每里也没了心思打算如何应对眼前的况,一天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坐在山峰的某处崖壁,看着云升云落,映着海棠盛开,沉静发呆。这表现让他的一群手下都是心生疑窦,不知这铁血洞主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会如此,尤其是林宇的侍妾彩瑶,这个心眼儿不少的女子更是觉出了别样的东西,特别是林宇数没有传唤她侍奉之后更是确定了心中的猜想,对这女子成堆的妙音宗暗恨不止!

    却说这一,这些闲散洞主还是如往常一般打胡闹,过着逍遥子,突听沉重钟声响彻群山,同时听到了一个清亮的女子声音传来:“众首领请天成相见。”声音远远送来,如天音一般,声势浩大,众人皆是骇然,不敢置信这声音的主人到底是何等实力,海棠阁相去妙音宗主建筑群数十里,声音还能传来,实力…

    当下,一干首领也不敢再怠慢,安抚了一下手下,便聚拢了起来,向天成进发。

    林宇虽然神游外物,但也听到了这声传话,心下一个激灵,这薛菱雁小姑娘说要来寻自己玩,但数天下来,压根儿没见到人影,让他遗憾不已,他也不是没想过出去寻她,但哪知妙音宗做的够绝,整个海棠阁的护山大阵在他们入住的当晚便开启了,不知其法,断然是无法出去的,只好作罢,每里就这么想来想去,思念徐生。此时一听妙音宗传话要去天成,心中自然欣喜,救想着能再见到那小姑娘,当下起,急速向天成而去。

    林宇压抑着激动的心,按照妙音宗的规定,没有施展飞天法诀,徒步奔徙,速度飙到最快,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来往不断的女弟子和她们紧张的表

    及到了天成,就见大之中站满了各色女子,均是脸色沉重,围着数个盘膝坐在蒲团上的中年女子讨论着什么。

    林宇自觉的跟随几个首领站在大的一角,着急的寻找着那不算熟悉但记忆深刻的影。

    没有!

    林宇有些失落,满怀着希望而来,却没有见到,怎能不失望,不过也没有多想,看中这架势,显然是到了关键时刻,那薛菱雁当就是个寻常弟子,自然无法参与到妙音宗高层的会议之中,见不到也不奇怪。

    放下了见到薛菱雁的想法,林宇开始关注起妙音宗一干高层起来,众弟子围着七个雍容华贵的美妇,七名美妇之一正是以前见过的以山仙子,其他的倒不曾见过,看年岁,应是比以山仙子还大上些许,恐怕是妙音宗的长老级人物,不过有一个年岁看起来倒是小些,保养的极好,皮肤白皙如冰雪,神色似万载不变一般,带着永恒的孤傲,盘坐在人群之中,自有一番特殊,放佛百花中孤芳自赏的牡丹,高傲,冷艳!

    以山仙子见一干首领来的差不多了,起了,站到人群前,横扫一下当场,简洁的说道:“根据消息,赤水国的大军不就会出发,所以,我需要列位前去边界防卫。”说到这儿,底下立刻一片非议之声,显然是不满妙音宗上来就安排他们去阻拦赤水国的大军,试想,他们人单力薄,实力低微,碰上赤水国这个在他们眼中的庞然大物,焉有完好之理。

    “噤声!”以山仙子平声低喝,但声音却极为凌厉,带着滔滔威势,盖下了所有人的非议之声。

    喝止了一干人,以山仙子脸色冰冷了下来,声音也出奇的严厉,徐徐道:“我先说在头里,列位需好好记在心里,此番前去,若是有人退却,杀无赦!有人违令,杀无赦!有人溃败,杀无赦!”她纳气吐声,接连三个杀无赦,当真如在大内炸了三个响雷,震的一干首领都说不出话来了。

    此时的以山仙子威风凛凛,脸静如平湖,潜藏万般浪涛,宗主风范十足,一干首领虽然心中不满,均想反驳一两句,但见了以山仙子眼中无尽凶厉杀机,顿时打消了念头。

    “好!”以山仙子有些雷厉风行,直接委派起了任务:“列位将数人一队,由我宗门弟子跟随,分别把守关要之地…”

    林宇除了一开始被以山仙子的突然发威惊到了之后,对于以山仙子的强硬安排倒是没有过多的想法,他跟别的洞主首领不同,他们的势力均是辛辛苦苦一点一滴的攒起来的,自然舍不得一下给妙音宗征用了。林宇原本也想着把一干手下尽量保留下来,但形势比人强,看这架势恐难保全,只好作罢,遗憾之下,却也没有过多的不满,他的手下来的容易,舍弃了可以说一点儿也不心疼。

    林宇原本以为这修真者既然是神仙之流的人物,争斗抢起地盘来总会有些特殊,不似凡人一般,两军对垒,拉开架势,再计谋迭出之类的,但听过以山仙子的安排后才知晓,这修真界势力间的厮杀还真跟凡间有些相似,不是一帮人怒气冲冲的直接上门,喊打喊杀,究其原因,倒是有番说头,照林宇原来的想法,这妙音宗就是个宗派,虽占据一省之地,但也应如世俗宗派一般,对凡间并无过多影响力,但哪曾想,这妙音宗真是家大业大,在领地境内,有无数产业,浚夕省属内十数座大小城池全由妙音宗弟子管理,律法政令皆有妙音宗颁下,产业之类更是多不可计。简而概之,赤水国若真想吞并了妙音宗,占实了浚夕省,还真得一步步来,从边界开始,稳打稳扎,徐徐图之,逐步瓦解妙音宗的势力,并不是说直接上门杀光妙音宗的高层就算占据了浚夕省的。当然,这种方法也不是不行,只是他们赤水国没有如此实力罢了。

    前去两省交界的鹤鸣山的路上,林宇也做好了打算,自己这一去,恐怕真就成了炮灰,手下势力被赤水国大军一冲,定然落不得个完全,所以,他也打算能舍即舍,这干手下真正能用之人只有王通飞虎曹训三个引气后期的家伙而已,其他的连名字都记不住的手下死了他还真不在乎,当然,彩瑶也在不能舍弃的名单,毕竟林宇跟她有不少鱼水之欢,虽不她,但感还是有那么一丝的。不过这样打算,并不是说林宇不准备出全力,力他当然要出,不然妙音宗这边不好交代,唯一需要注意的便是出力的尺度,大了就是鸡飞蛋打,什么也不落下,小了,就是芒刺在背,命危矣。因此,只要他把握好这个度,到不担心此去会出现什么问题。再说,这一行随着自己的还有十余位首领,炮灰多的是,送死之事恐怕也轮不到他。

    林宇粗略算计一般,便不再多想,他不精于算计,想得出这些已然是极限,便安下了心,悠然自得的躺在手下抬着的摇椅之上,休憩养神。有妙音宗的人在,他自然不能做的太嚣张,这是打仗,他轻轻松松的跟个侍妾在大上翻腾算怎么回事儿?不被人嫉妒死才怪。这样做,已然让几个首领嫉妒的眼睛发红,大恼自己出来之时怎么没有想起带个摇椅什么的,也省了一番脚力不是!

    却说由妙音宗角堂下面的一个都管——孤岚带领,一行千余人腾云驾雾,施施行了上万里,才到达了这座边界的鹤鸣山。

    鹤鸣山是座天然屏障,准确的来说,是两座相对而立的高峰,山高足有十万丈,其行如两扇鹤翅,也如两块门板,延绵出上百里,界分两省,唯独中间留了十余里长的宽阔峡谷。

    按理说山再高也阻绝不了会飞的修士,但修真界之中,地广无比,更多的还是些不会飞的寻常凡人,赤水国想攻打妙音宗,补给自然很重要,虽然有虚弥戒子这些存放东西的法宝,但那能存放多少东西,放些小物件还行,其他的什么帐篷炊具之类的东西,还是要凡人一一运送的,尤其是这些修士极尽享受,某些请来的高手门客,国中重臣,自然不愿意受罪,住些破烂帐篷,据说都是搬运着行宫而来的。所以,他们免不了要走陆路,而两省交界的几处地方,便成了要冲之地。当然,这也是赤水国烂,实力低下。听这群首领的议论林宇才知道,修真界真正的大宗派大势力,争斗起来,都是用无上法器,使用搬移周天的**诀,用凡人运送,却是落了下乘。

    不过这些林宇都不在乎,由孤岚带领,一群人落下云头,到了一座城堡之中。这是妙音宗在这里构建的一座堡垒,专门守卫边界,也做妙音宗弟子外出历练歇息之所。

    城堡没有个准确名字,但人数不少,足有上万,孤零零的坐落在山峦之间,庞大无比,如个巨兽,虎视赤水国领土。

    孤岚极为干练,做事利落,到了地方,立刻招呼起一群下属安排十三位首领住下,并制定了规矩,防止一干首领做事不按路,闹出什么乱子。

    一群首领到了此处,却是放开了心,虽然这里驻守了妙音宗属下的音杀大军,但他们却是鱼入大海,再无束缚。一个个都盘起了算盘,打起了自己的小心思,想着该如何保全手下。

    林宇没去理会这些,他倒是真如个甘愿为妙音宗付出一切的死忠分子,听从孤岚的安排,把手下全部聚在住所,足不出户,就连他自己,顶多是坐在城堡的顶层遥望天边,绝不会胡乱出去闯,深得孤岚满意。

    安定无比的过了三,城堡之中突然戒严了起来,来往之人均要盘查,众位首领的人马也全部被孤岚强势收编,组成一支千人大军。她这样做一群首领自然不满,几闹起来,但孤岚势强,堡内上万大军一振声威,便压下了一切反对之声。

    林宇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第一个交出了人马,摆出听从妙音宗指挥的姿态,当然,暗中他自然安排好了一切,嘱咐王通三人一切以保全自己三人为首要,至于那群手下,他也隐晦的点出可舍可弃,用不着在意。

    孤岚所做自然是按照了以山仙子的安排,这里看似驻扎了上万大军,但都是些寻常凡人,大多数都是稍事修炼的引气期的爬虫,真正的高手却绝对超不过十个,而这群闲散势力则不同,首领们有一个算一个全是昭星期的高手,有些强大的,二当家之类的也是昭星期的高手。至于他们的手下,常年走在险恶之地,精通厮杀,修为也差不到哪儿去,其中还有不少手不凡精通奇术之人存在。以山仙子便是瞧准了这点,先大张旗鼓的邀请众位首领前去妙音宗,再强势镇压,让他们心生顾忌,然后再分而化之,打散他们,一个个派出去,到了边界之地,便强势突起,收编手下,把他们乖乖的绑在妙音宗的战车之上。

    林宇不信其他之人看不出以山仙子的打算,不过他们都如林宇一般,既斗不过赤水国,也惧怕妙音宗,最后的结果大概就是成了妙音宗的炮灰,为抵挡赤水国作出一点儿贡献,无奈至极。

    PS:新书需要您的支持,求推荐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