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势

    这是在哪儿?

    林宇缓缓恢复了意识,脑子蒙蒙的麻沉无比,不过只是瞬间,他就清醒了过来,自己的爪子,怎么会抓着一块软绵绵酥软至极的东西,林宇轻轻挤揉一下,还感觉到手心中间一颗坚硬葡萄不断滑动!

    我的个乖乖!这是什么东东!这手感,这凸起,莫非是…

    林宇恍然一惊,低头一看,立刻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呼,旁躺着呢,手里摸着的,竟然…竟然是个女人!

    除此之外,林宇惊骇的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从未见过的华丽大之上,周围是一间豪华石室,天花顶上嵌着十来颗龙眼大小的夜明珠一样的珠子,放着璀璨光芒,周围的石壁之上也描着升腾旋子彩画,嵌着碎钻宝石,极是华丽。

    林宇不由自主的往尾缩了缩,意识有些迷茫,不明白自己前一刻还在网吧里耍游戏,怎么下一刻就到了这个奇怪地方。

    抬起头很自然的想摸摸下巴思考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哪知手才摸到下巴上,林宇立刻愣住了,自己的下巴什么时候如此翘,如此有帅哥的手感了?

    歪头看向头摆的一面光滑玉镜,立刻看清了镜中的面貌,紫黑色妖异寸发,刀削斧劈般的面部轮廓,五官极为精致端正,剑眉飞,双目如星,鼻如重峰,单薄的嘴唇显得一张脸极为冷峻!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帅的掉渣!

    就在林宇还在疑惑迷茫之时,旁边的女人缓缓醒了,起,舒展的伸了个懒腰,一转头,就盯上了脸带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林宇,柔媚一笑,就如条蛇一般缠了上来,把子揉进林宇宽阔的膛之中,用绵软的双手挑逗着林宇的兴奋点,嗲声道:“洞主,您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还有啊,您怎么老是这样盯着人家看,好吓人呢,您听听,奴家的小心肝儿都砰砰跳呢!”说着,他抓起林宇的手按到了脯之上,轻轻摩擦起来,想让他感受那所谓的砰砰跳的心肝儿!

    咕咚!

    林宇狠狠的吞了口口水,他可是还保留着二十二年的处男之,哪里受得住如此惑,尤其是一个妖媚如斯的绝色女子!

    就在林宇犹在回味那绝美感受之时,脑子突地一疼,极为突然,脑子好像一瞬间充满了东西,胀的发疼,有什么东西在拼命挤进他的脑海,凌乱的记忆脆片不断的涌入,

    修真界,天元大陆,昭星,景昊天,浚夕省,妙音宗,…等等许多字眼碎片不断闪过脑海,虽然胀痛,但没有太多的受难之感,放佛那碎片在凝聚,在溶解,在包容…

    怀中的女子早就觉察了洞主的异常,看到洞主抽搐似地抱头哀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变故,怯生生的缩回了尾,瞪着美目惊恐的看着洞主的反应,她脑子也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这洞主到底怎么了,会突然痛苦起来,难道是自己不小心惹到了洞主,想至此,她的一张俏脸更是惊的煞白,洞主是个什么角色她可清楚的很,狠辣,杀伐果断,笼络一群手下,抢夺一方天地,是个昭星中期的大高手,她一个小小侍妾,安能承受他的怒火?

    林宇的痛苦难受状态足足持续了一刻的功夫才停止下来,他长吸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眼,不敢置信的扫视了一下匀称健硕的体,开合了一下双臂,感受了一下手臂间的强大张力,突兀的长笑起来,声音高昂,疯狂,尖锐,体内的灵气自主运转,喷涌出来,整个石室轰隆隆的震动起来,顶上的石头唰唰的往下掉,仿若崩塌了一般,石室之内更是平地升起一阵飓风,催拉枯朽般的扫过一切家具用品,砸在石壁之上,隆隆作响!

    哈哈哈!哈哈哈…

    林宇不住的笑,脸庞有些扭曲,双眼怒张,就这么疯狂的笑着,笑着,直到眼角飞出一连串的泪珠!

    许久,他才停了下来,脸上涌现深深的黯然,垂下头,心底发出一生婉转长久的叹息…

    十余天下来,林宇才从那种深深的低落中回过心来,开始接受了自己死亡并穿越的事实,开始思考起眼下的事来。

    他所处的地方乃是曾经只敢向往并只存在于小说之中的修真界,而自己,便是漫漫修真界之中的一个寻常修真者,境界低下,仅是昭星期,相比于在其上的归元,阳,奇经,周天,纳虚境界的高手而言,实在算不得什么。当然,让林宇欣喜的是,自己没有倒霉的处在修真界的最底层,在他的下面,还有一群没有任何特殊而言的凡人,需要得了机缘,才能走上成仙之路,过了洗心,摄足,筑神,引气这四个境界才能够到达林宇所处的昭星期境界,成为一方豪领,横行天地之间,追求那无上仙道。

    当然,看起来不少境界,按理说林宇卡在中间,也应该算个高手,可事实上呢,林宇一番了解后才知道,这前三个境界用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艰难:

    就洗心这个境界而言,本来人生下来有大束缚,难以亲近天地,不可吸收天地灵气修炼,只有通过法诀,洗刷本心,回归澄净,才能亲近天地,打下修道之基。

    下面的摄足倒是极为神奇,通过各种法诀,淬炼脚底奇涌泉,灵气渐行,待一进入引气期,便有翱翔天地、飞行之能力,可以这么说,修真者之所以叫做修真者,除了强大的实力之外,最鲜明的恐怕就是拥有飞行的能力了,而飞行之术,全赖于摄足期打下的基础。

    修真者最大的利用恐怕就是自己的神念了,妄念,执念,念等等都是念,修真者循法修炼,凝聚各种念想,便有了仙家神念,妙用无穷,以念视物,感应气息,内视练功,等等,都得益于这筑神的境界。

    这些东西,说来有些繁琐,但林宇已然达成,便也没去多想,效果都得了,还讲究那过程干啥?

    “王通!”林宇端坐在自己洞府大厅的洞主宝座上吼了一声,通过正对自己的通道远远传了出去。

    不大会儿,一个黑面精悍汉子飞进了大厅,穿着威武亮银色铠甲,腰胯了雪亮金银刀,一个拜倒,跪在林宇面前,垂头应了一声。

    “洞主!”

    林宇点头,盯着眼前之人,沉思起来,这个体的主人,也就是他们的洞主,手下聚拢了两百来号人,修为低下,全在引气境界徘徊,初窥修真大道,引天地灵气为己用,修炼各种低级法诀,使用寻常下品法器,但已然能飞天遁地,挥手裂石,踢腿断树,若搁在前世,已然是个神仙级的人物,不过在林宇眼中,还是有些不够看,以他昭星中期的实力,挥手之间便可轻易灭杀了他们。

    一干手下之中,仅有领头的三个是引气后期,尤其是眼前的这个王通,修为最高,是引气巅峰之境,半只脚踏进了昭星境界,不过在林宇看来,这一步却不是那么好跨的,没有机缘,没有大智慧,说不定一辈子就卡在这里了!

    “最近外面可发生了什么大事!”林宇沉吟一下,随口问道。他也不担心这群人会觉出洞主的异常,在这个叫做流波洞府的洞中,他就是皇帝,他就是神,他就是天,主宰这群人的生死,掌控他们的前程,断然不会发生反叛之类的事

    面对林宇,王通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轻声回道:“洞主,最近外面没什么大事,不过我想。”他抬头扫视了一下林宇的反应,才说了下去:“我想洞主需要早做打算,关于妙音宗的要求,洞主应该上些心了。”

    “哦!”林宇沉默了,穿越到了这个倒霉蛋的上,自然得到了他的所有记忆,知晓了一切,当然知道王通所指的是什么。

    根据林宇自己的理解,这修真界还是那种封建式的自然环境,天地无限大,宗派林立,国家密布,各统一方水土,俨然就是个封闭小世界。这里面有的地方是国家强大,压宗派一头,而浚夕省这个地方,很不幸,是宗派骑着国家,整个浚夕省都是一个叫做妙音宗的小型宗派的领土。

    虽然妙音宗是个小门派,但跟林宇的势力比起来,已然是庞然大物了,统领一省百万人的生死,横行无忌,当然,横行无忌有些不恰当,究其原因,仅是因为这妙音宗是个神奇宗派。

    妙音宗,林宇知道名字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名字有些娘,跟什么杀你帮,干你派,灭你宗的名号比起来,太没有气势了,果然,如他所想,这个妙音宗竟然独特到全宗上下数千人都是娘们儿,当了解到这一点的时候,林宇就抽了一口凉气,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上千号女人聚在一起,那台架子该有多大,若是生活在这种地方,耳朵遭殃是肯定的,当然,眼睛享福那不去说它。

    前些时候,紧邻着浚夕省的赤水国的国主突然发话,扬言要灭绝了妙音宗,夺宝抢女人自不必说,也是他声明中着重提起的一点。

    当然,本着和平友善解决问题的处事原则和怜香惜玉的绝世好品德,这群貌似善良的猥琐劫匪也提出了委婉的要求,只要妙音宗自愿臣服,成为赤水国的附庸,一切就都好商量,当然之后的什么献出宗内最漂亮的女子和最珍贵的宝物之类的打算也应该在他们的计划书上。

    附属宗派自然是有,一些弱小的宗派无以为继,保护不了宗派延续,可能会选择这种方式,附属于某个大宗派或者势力之下,成为附庸。不过赤水国与妙音宗却不是这种关系,先不说妙音宗没灾没病,一切升平的,干嘛要找个老大罩着自己。二来,这赤水国也不是什么大势力,只能算是比妙音宗强上几分而已,同属修真界底层挣扎的难兄难姐,口出此等狂言,显然是包藏祸心,找个借口,要直接开战,抢占美女和宝物资源而已。

    对于此事,妙音宗自然第一时间看透了赤水国的目的,那便是侵占自己的浚夕省,抢占地盘不说,自然还附带着抢夺妙音宗的法宝资源之类的,说不定还怀着抢堆美女回去做妃子的暗心肠。

    于此,妙音宗第一时间便向赤水国交涉过,阐述了敌人是站在邪恶的边缘,即将坠落魔道的大形势,再抒发一下姐们儿也不是好惹的,各个不比你们纯爷们儿差的强硬姿态,想打消了赤水国的痴心妄想,哪知,这赤水国是铁了心,犯了梗,一头扎到邪道歪门之中无法自拔,态度坚决的让人恼火!

    这种事是个人都有火气,更不用说一堆女人了,那爆发出的火气可是倾尽五湖四海之水也难以浇灭,当下,整个妙音宗便行动了起来,誓言要好好收拾赤水国——这个不懂得女子也顶半边天的的臭国家。

    行动的第一件事便是建立一个稳健的大后方,免除一切隐患,防止半路蹦跶出个拖后腿的。由此可见,这群大的女人也不都是没有脑子的,头发长见识也是不短的。

    根据这个宗旨,妙音宗这一群女人疯狂的开始压制浚夕省属内的所有势力,其实呢,也没什么势力,整个浚夕省妙音宗一家独大,剩余小猫三两只,全宗上下加起来恐怕也没妙音宗一个零头多,怎么能反抗,所以妙音宗一声令下,出力的出力,出人的出人,都没的就疯狂的表着决心,就差把自己押了当人质。

    同时,浚夕省的野生环境极佳,赶得上前世的国家5A级风景区了,这种美丽的山水可不适合凶神恶煞般的妖怪居住,因此极庆幸的是,整个浚夕省内也没有什么大型的妖怪,仅有些不成器的小乖乖,还不够一群心女抚慰的呢!

    再则,剩下的就是他们这些闲散修士,不同于其他老爷们儿成堆的宗派控制的地界儿,一群女人总是免不了的大发同心,对于这些没家可归,姥姥不疼,舅舅不的家伙,就差开个什么救济站了救济一番,占据个看不上眼的小山小水那还不是小事一桩。

    不过一切都要向现实看,正所谓唇亡齿寒,这个浅显的道理是个人都懂,妙音宗垮了,大家乘凉的大树没了,岂不是要被恶劣的阳光曝晒,多惨的事儿!因此妙音宗一发话,大多数的闲散修士还是极快的响应,之高涨,让一群娘子军大呼自己先前的怀柔政策的确有效。

    不过也就像前世的拆迁,总要有那几个钉子户,守着自己的利益不丢手,怕前顾后,没有一丝的战略眼光,十足的成不了大事的主儿。很遗憾,林宇附的家伙就是这么一个主儿。

    对于这种钉子户,妙音宗也充分的展现了一个女人的博大怀,没有什么上来就是断水断电,来个物质压迫,反而还是老的精神摧残加音波攻击,站在宏观的角度阐述吃大锅饭,走团结道路的伟大前景。

    这些东西说起来繁琐,但理解起来却容易,林宇老早就想好了对策,那就是不鸟它,他们打他们的,自己这个小小修士,不管上头是谁顶着天,都不干他的事儿,这种做法和态度,十足的避世小农民的心理!不过林宇也心安理得,他现在可管不了这些破事,首要的事就是继续修炼。

    PS:本书签约,一天两章六千字,请放心收藏阅读,顺带给两章票票吧!

    <ahref=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仙界全能大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