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离去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慢步永恒 书名:漫步永恒
    尽管心中有着诸多的怀疑,但当他服下了李鹄自配的元气汤时,就彻底安下心了.

    当汤药入肚后,不久就能明显感到腹中升起一股股暖流,饥饿的感觉不断将低,直到消失。汤药的效用出乎意料的好,这位局长大人大手一挥,仓库中的粮食任凭李鹄一家装。

    而作为交换,李鹄付出了元气汤的配方。

    尽管已是秋天了,但头顶的太阳依旧散发出灼的阳光,一家人满头大汗的把粮食装到了车上。

    渐黄昏,一量卡车行驶在被晒得滚烫的水泥路上。李鹄坐在车上,微着双眼打量着窗外。卡车行驶的飞快,两旁的房子由密密麻麻,变的稀疏起来。

    接近山脚,稀疏的房子,更是变的三三两两起来。而房屋四周长满了杂草,显然是很久没有人住了。

    当出政府是打算在这山脚之下,建造一片商品房。所以这里的房子要么被拆了,没拆的也都搬走了,所以这里就荒废了,只有来这里做事的工人才会从这里经过。可惜现在只能荒废下去。

    前方的山,名叫白云山。因山上常年笼罩着云雾而得名。白云山是本地最高的一坐山峰,海拔一千来米。虽然山峰不是很高,但从山腰往上,却是越来越陡峭。

    数百年来死在这山上的人不计其数。这些人大多是在这山间摔死的。这山路本就奇崎异常,在加上常年云雾笼罩,十米之外不不见五指。

    尽管如此,但仍就有许多人不要命的上山。归根觉底还是财帛动人心,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山上险则险已,但山上也有许多的名贵药材。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时,经常有人在山上采到上百年的人参,数十年的禾首乌,一夜暴富。

    一时间众多以求一夜暴富的人,蜂拥而至,不过却大多埋骨于此。就连骸骨也无法回到家,只能暴尸荒野。

    就在这两年政府开发,修建山路都经常发现人骨。

    卡车一路行驶到山腰处的公园里。这公园并未完全建好,只建起了大体的轮敦。

    父亲打开了车门,一家人下了车。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不可能上山了。“看来今天只能在这里过夜了。”父亲看了看天色说着。李鹄和母亲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李鹄同父亲从车上搬下了一些餐具,母亲在里面收拾晚上住的地方。吃完晚饭,一家人都睡下了,毕竟今天劳累了一天。

    夜,漆黑一片,寂静无声。李鹄无声无息的从睡的地方出来,父母没有一丝察觉。

    虽然夜色漆黑一片,天空的月亮夜被云层笼罩,洒不下一丝月光。但李鹄行走其间,没有半点障碍。

    远离了家人住宿的地方,李鹄挑了一块大青石。盘腿而坐,手掐法诀,静静吐纳练气。

    一夜而过,清晨太阳刚刚升起时,李鹄也已无声无息的回到睡觉之处。

    不久,太阳完全升起了。父母也已醒来。太阳高起,一家人坐在公园中,吃着早餐,闲聊起来。

    吃完早饭,父子两人,便上山去了。山路间青白的大石块上,还有着许多的水滴。两人扶着两旁的扶手,小心翼翼的往山上走着。

    终于,艰难的走了一个小时,两人终于到了山顶之上。山顶之上却是有着一块亩许左右的平地。这山上却是有着一座缭望塔,与一座酒店,这两栋建柱。

    当然还有一个起吊机,平时物资都是由这个吊上去的。父子两商议了一下。父亲会开这起吊机,那等会李鹄下山去把物资装好,在由父亲吊上来。

    商量完李鹄顾不得欣赏这山顶得美景,便匆匆下山去了。这一来一回,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当李鹄回到山腰处,上已是大汗淋漓。李鹄同母亲匆匆吃过午餐,便开始装货了。至于父亲,便只能攒时饿着了。

    花费一番功夫,货物终于装好了,挂在铁绳上,通知好父亲,便缓缓拉上去了。

    而李鹄与母亲,也来始往山上去了。这时山上青石路板,早已没有水滴了。所以两人上山时到是轻松了不少,不到一个小时便到了山顶。

    而父亲早已经这起吊机把物资吊了上来,座在石板上吃着午餐。看到两人上来时,也刚好吃完了。

    一家人便座在山顶上,休息着。等到空气不在那么闷时,太阳没有那么炙时,一家人才去把酒店收拾好,把买的物品,粮食一一放好。

    这酒店才建好不久,里面也没什么物品,除了一些家具,就空的。而这番整理下来,一个下午就过去了。

    幕西山,母亲在里面准备着晚饭。李鹄与父亲就在外面静静的坐着。看这面前的云雾翻滚不定。李鹄静静的没有说话,父亲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卷烟。

    “爸,你说我们这样做真的有用吗?真的能躲过这次危机吗?”李鹄问着一旁的父亲。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父亲叹了口气说着。“不过儿子你记着,虽然我不知道这有没有用,但如过你什么都不做的话那就一定没用。”父亲一脸坚定的说着。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是咱们老祖终几千年留下的话,虽然你老爸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有一句俗话叫:自助者,天助之。鹄儿你明白吗?”

    “恩,”李鹄点了点头。

    虽然李鹄依旧对未来报有一丝恐惧之意,但却不在迷茫无助。

    未来总是要经历磨难的,以起懦懦弱弱去面对,还不如以勇者之心,去闯,去破灭一却拦路之石。正所谓仰天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蒿人。

    心念通畅,李鹄看着前面翻滚的云海,心中也是豪涌动,大有高歌一曲之意。

    只是最后还是未唱出来,因为…“吃饭了。”母亲在里面喊道,于是父子两吃饭去了,豪之意顿消。一家人围坐在桌边,吃着晚饭,其乐融融。

    月明星稀,今晚的月色胶洁无瑕,丝丝褛褛的月光洒落大地。李鹄盘腿坐在山顶之上,父母已是在熟睡之中。

    摆在李鹄面前的是一块白玉,玉色圆闰,中间夹杂者点点银星,显然是一块上好的白玉。

    只是李鹄的心思却是不在此。“罢了,罢了,时不待我,也唯有赌上一赌了。”李鹄喃喃的自语着。

    随后又一脸坚定的望着面前的白玉。手指划破中指,渗出点点血丝。

    体内淡薄的元气缓缓流动,渗血的中指泛着一褛白光,前的白玉毫无症兆的悬起,只是李鹄却是神色不动。一滴滴血液带着点点银光飘动,来到白玉彻。

    泛着银光的手指,带着血滴围绕着白玉流转。一道道血纹浮显在白玉之上,运转不停,仿偌一条条血蛇。

    时光流转,终于李鹄停下了手指的舞动,而白玉上却是布满了血纹。望上去诡异之至,一团血色的纹络,中间点点银光透过血纹泛出。

    收回了手指,李鹄咬破舌尖,一褛鲜血被李鹄,吐到前方的血纹之上。顿时间血光大放,彻底遮住了银光。

    突然面前的血纹毫无症兆的向李鹄飞来,而李鹄看到这场景,脸上却是露出一丝喜色。

    哄,血纹带着白玉莫入李鹄的额头,李鹄行到地,没有一丝知觉。

    天空上,月亮仍就向大地洒着银光,没有一丝变化。~~~~~~~~~~~~~~~~~~~~~~~~~~~~~~~~~~~~~~~~~~~~~~~~~~~~~~~~~~~~~~

    新书上传,各位老大,小弟要收藏啊:

重要声明:小说《漫步永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