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恩怨皆了

    且说那慈恩凶大发,出掌向一灯大师劈去。一灯大师此时却是疲惫至极,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不过,高云山早就在一边留意着,见此境,立时出手与慈恩对了一掌。话说高云山一直都在勤练得自金轮法王的龙象般若功,此时已臻此功第九层,所以掌力丝毫不下于这位有着铁掌水上飘之称的慈恩。

    “啪!啪!”两人瞬息之间便交击了十几掌有余,每一掌都是带起了层层劲气!不过,慈恩毕竟刚刚经历过大战,而且年纪也大了,内气早已不再充盈,若非高云山留手,他早就重伤倒地了!

    见得慈恩无力再战,高云山便也住手,反而劝慰道“除恶即是行善,这五人乃是蒙古人的帮凶,倾覆我汉人江山,大师杀此五人,实是莫大功德。这五人不死,不知有多少善男信女家破人亡。我佛虽然慈悲,但遇到邪魔外道,自也当化作怒目金刚!”

    慈恩一怔,自言自语“除恶即是行善......除恶即是行善......”

    慈恩就这么呆立许久,跟着扑翻在地,叫道“师父,弟子罪该万死,弟子罪该万死!”

    一灯微笑,伸手轻抚其背,说道“大觉大悟,殊非易易。还不谢过这位居士的教诲?”

    “慈恩大师不必介怀。在下龙海,见过一灯、慈恩两位大师!”高云山客气的说道。

    “原来是天剑门的祖师在此,客气了!今还要多谢施主你的援手。”一灯大师道。

    老顽童这会儿也终于得空向一灯道“段皇爷,我偷去了你妻子,你不肯救我儿子,大家扯个直,前事不究,都是不用提了。”

    “唉!当年却是错在我,此事不提也罢!”一灯说道。

    “不知一灯大师怎地和这些番僧交上了手,他们是些什么人?”高云山虽然刚才说这些人是蒙古人帮凶,其实他心里也只是猜测,并未确定。

    “这些人均是雪山大轮寺的僧人,他们的师傅八思巴当了蒙古国师,所以他们才来围堵老僧,以图对大理斩草除根!”一灯大师道。

    “原来如此,这五人联手都如此厉害,也不知道他们的师傅八思巴要强到什么程度啦!”高云山感叹道,同时心里已经下了决定,一定要将这个八思巴给宰了,否则他的宝贝徒弟们以后搞不好就有危险。

    “这个我也不知,只晓得他是这些年来西域第一高手!”一灯道。

    “嗯,一灯大师,我们此行却是带老顽童去见瑛姑,以化解他们之间的恩怨,大事要不要同行?”高云山相邀道。

    “哦?老顽童你终于想通了?”一灯诧异的看着老顽童道。

    “我那是不知道我儿子的事!我要是早知道也不会叫她苦等我这么多年!”老顽童不好意思的说道。

    “如此,当是可喜可贺!我们同去吧!”一灯高兴地道。

    一行数人再次启程,很快便回到了黑龙潭,见到了等候在这里的杨过、瑛姑等人。

    瑛姑见高云山果真将周伯通请来,当真喜出望外。瑛姑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周伯通走到瑛姑前,大声道“瑛姑,咱们所生的孩儿,头顶是一个旋儿呢?还是两个旋儿?”

    瑛姑一呆,万没想到少年时和他分手,暮年重会,他开口便问这样一个不相干的一句话,于是答道“是两个旋儿。”

    周伯通拍手大喜,叫道“好,那像我,真是个聪明娃儿。”跟着叹了口气,摇头道“可惜死了!”

    瑛姑悲喜交集,再也忍耐不住,放声哭了出来。周伯通拍她背脊,大声安慰“别哭,别哭!”

    那慈恩见得瑛姑,立时便想起这女人的孩子是自己打死的,他脸上一阵纠结,最后却是释然一笑,走上前来,道“我是杀你们儿子的凶手,你们一掌打死我吧!”

    瑛姑听得先是一愣,继而大叫一声,缩向前,十指如钩,作势便要往慈恩口插落,细瞧他的脸色,果然依稀有几分像裘千仞的模样,但凝目瞪视一阵,又不太像,只见他此时脸上一副轻松模样,似是想要解脱一般。瑛姑见状却又有些犹豫要不要下手,她现在已和老顽童重逢,说实话对这桩仇怨已经不再看重了。

    老顽童见此等境,劝道“你看他那么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就让他再活一阵算是惩戒吧!我们暂且绕过他,如何?”

    瑛姑闻言,温柔顺从的点了点头,道“我都听你的,你说的算!”

    “阿弥陀佛!二位能释怀如此恩怨,当真怀宽广!慈恩,你当多学学这二位,尽早化解心中戾气,皈依我佛!”一灯感慨的道。

    瑛姑从怀里提出两只灵狐,对杨过说道“这位杨公子,龙大侠的大德深重,老妇人愧无以报,这两只畜生便请持去吧。”

    杨过接过一只,谢道“蒙赐一头,已领盛。”

    高云山笑道“杨过,你两只灵狐都取了去,但不必伤它命,只须割开灵狐腿上血脉,每取血一小杯,两狐轮流割血,每服上一杯,那史家老三纵有多大的内伤也能痊愈了。”

    杨过和瑛姑一齐大喜,说道“能保得灵狐命,那是再好不过。”

    高云山见杨过提起了灵狐,他遂向一灯、周伯通、瑛姑拜别。

    周伯通突然插口道“段皇爷,瑛姑,你们一齐到我百花谷去,我指挥这些银针飞舞给你们瞧瞧,另外,龙兄弟你也得去,你还欠我那幻象分的法儿没教呢!当然,带着这郭小妹子也都来。”

    高云山正等着他这句话呢,于是笑道“放心,我一定去,我也有些问题要向三位请教!”说完躬施礼而别。

    两头灵狐眼珠骨溜溜的望着瑛姑,啾啾而鸣,哀求乞怜。瑛姑喝道“杨公子会饶了你们命,吵什么?”郭襄伸手抚摸狐头,微笑安慰。

    经这么一番周折,众人虽然疲惫,但都觉得做了一件大好事,尤其是郭襄,觉得自己长这么大都没这么开心过。

    接着,众人便如同来时一般,飞着返回了万兽山庄。

    史氏兄弟见高云山和杨过连得两头灵狐,喜感无已,当即割狐腿取血。史叔刚服后,自行运功疗伤。

    是晚万兽山庄大排筵席,公推高云山、杨过上座,席上所陈,尽是猩唇、狼腿、熊掌、鹿胎等诸般珍异兽,旁人一生从未尝得一味的,这一晚筵席中却有数十味之多。席旁放了一只大盘,盛满山珍,供天剑、神雕侠享用。

    席上各人高谈阔论,说的都是江湖上的奇闻轶事。只有郭襄自和高云山相见以来,一直兴高采烈,但这时却默默无言,静听各人的说话。

    酒宴散后,高云山自然早就看出了郭襄的心思,无非是还没玩够,此时是舍不得走了。但是高云山这次来这神雕世界的主要目的就是向一灯等宗师请益武学,自是没空照看她。于是他叫过杨过和陆无双,让他们夫妇代自己将郭襄送回襄阳。

    不过,杨过一听襄阳二字,便一脸纠结,仿佛很是为难一般。高云山料想可能是杨过还在对黄蓉和他的杀父之仇有所心结,于是说道“关于你父亲与郭黄二人的事,我已经讲给郭小姑娘听了,你若想知道于路上可以问她!若到得襄阳时你心结仍然未解,就让无双自己将郭小姑娘送入城中吧!”

    “这?好吧!”杨过犹豫了一下,答应道。

    这边郭襄也是听到高云山的安排,虽然很是不舍,但她也知道高云山有着要事要办,所以只能面含期待的请求道“这次您带我出来经历的事让我很是难忘呢!您...今年十月廿四我生那天,能不能到襄阳来见一见我,跟我说一会子话。?”

    (额,难道我也要如原著般给这郭二小姐弄三个贺礼做寿?荷!又有何不可?等正事办完了,自然要找些人来验证下我武功的进步程度!)想到这里,高云山笑道“我答应了,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郭襄听高云山答应的痛快,心中欢喜,便道“嗯,谢谢您,那我先跟杨大哥和陆姐姐回襄阳了,您一定要来看我啊!”

    待得杨过夫妇带郭襄走后,高云山又吩咐张晴悄悄跟在他们后面加以保护,到了襄阳后就让张晴就地拿蒙古人磨练武艺,毕竟张晴的斗气与武技很多都是战阵杀招,以蒙古军阵为对手却是再好不过。

    诸事完毕后,高云山和墨兰二人也是告辞了万兽山庄,启程赶往了百花谷!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在无限的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