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救援一灯

    高云山正待答话,突然精神力一跳,见得数只银针从后方疾而来。他略一思量便知道是老顽童的玩笑罢了,当下也不躲闪,任凭银针打在了上!

    “碰”的一声,被击中的高云山竟是化作一股白烟消失了,而此刻高云山的本尊却已是施展风神腿来到了老顽童后,并故作生气道“老顽童,你就是这么和老朋友打招呼的吗?亏了我还把驱物术教给你,你竟用这招来对付我?”

    老顽童却是没有回答高云山的问话,他现在满心都被幻象副的神奇给吸引住了,他一把抓住高云山的胳膊,急急问道“兄弟啊,你这能弄出个跟你一摸一样的人的招数叫什么啊?能不能教教我啊?”

    高云山也是笑笑不答,反问道“喂,老顽童,你怎地返老还童,雪白的头发反而变黑了?”

    周伯通笑道“这头发胡子,不由人做主,从前它由黑变白,只得让它变,现下又由白变黑,我也拿它没有法子。”

    郭襄在一边笑道“将来你越变越小,人人见了你,都拍拍你的头,叫你一声小弟弟,那才好玩呢。”

    周伯通一听,不由得当真有些担忧,呆呆出神,不再言语。其实这凡人界的世界岂真有返老还童之事?即便是那些修真者也不过是尽力阻止衰老罢了,老顽童能如此只因他生朴实,一生无忧无虑,内功又深,兼之在山中采食首乌、茯苓、玉蜂蜜浆等大补之物,须发竟至转色。即是不谙内功之人,老齿落后重生,筋骨愈老愈健之事,亦在所多有。周伯通虽非道士,但深得道家冲虚养生的要旨,因此年近百龄,仍是精神矍铄,这一大半可说是天使然。

    “老顽童,我这次来是要带你去见瑛姑的。”高云山一边说着一边观察老顽童的神色,见他一怔之后马上就要逃跑,遂一把揪住他,让他没能如愿。

    周伯通一看逃不掉,只得苦着脸道“兄弟,能不能不去啊!老顽童行事卑鄙下流,对不起瑛姑和段皇爷二人,因此没脸和他们相见。”

    “一灯大师所以出家,是为了对你不起,不是你对他不起,难道你还不知道?”高云山笑着问道。

    周伯通奇道“他有什么对我不起?”

    “只为旁人害你儿子,他忍心见死不救。”高云山解释道。

    周伯通数十年来始终不知瑛姑曾和他生有一子,听了高云山之言不由得大奇,忙问“什么我的儿子?”

    “郭小姑娘,你来给老顽童讲讲吧!”高云山在路上已把《雕英雄传》的故事给郭襄细细的讲了一遍,此时不想再多费口舌。

    郭襄则因刚在路上听完故事,正想找个人分享呢,于是也不推辞,便把她从高云山处听来的她母亲于铁掌峰受伤之后,在一灯大师处的所见所闻全都讲了一遍。

    周伯通猛然听说自己生过一个儿子,宛似五雷轰顶,惊得呆了,半晌做声不得,心中一时悲,一时喜,想起瑛姑数十年含辛茹苦,更大起歉疚之

    “周老前辈,瑛姑这般思念于你,你始终不肯和她相见,于心何忍?”郭襄讲完故事后,还感叹了一句,小姑娘以前从不知相思之深,竟有若斯苦法,在刚才自己念到“四张机,鸳鸯织就**。”时,竟不由得怔怔的流下两行清泪。

    “我想通啦,你快带我去见瑛姑。”老顽童突然叫道。

    郭襄喜道“那才是呢,你不知人家想得你多苦。”

    周伯通道“我想着小丫头你的话,越想越是牵肚挂肠,倘若不去见她,以后的子别想再睡得着,还有句话非要亲口问她个清楚不可。”高云山和郭襄见此行不虚,都十分欢喜。

    来的时候可以御剑飞行过来,可回去时由于多了个老顽童,所以只好徒步而归了。这也并不是高云山御使飞剑带不起老顽童,实在是让他带个小姑娘他心里乐意,但是带个老头,他的抵触绪还是非常之大的!

    三人正行走间,突然听得前方呼喝之声交杂,显然是有人正在动手,高云山三人急忙赶去查看究竟。

    只见得前方五个西域番僧联手将两个和尚围在当中,中间的两个和尚一位白眉善目,一位黑衣凶相,正是一灯和慈恩两位大师,他们二人此刻体力内劲明显都已是近乎衰竭,境颇为不妙。此时大理国已被蒙古所灭,这五个番僧乃是蒙古国供奉,他们一路从天龙寺追杀一灯和慈恩至此。

    老顽童见此二话没说便纵加入了战团,左拳软绵绵的击向其中一个番僧,却是虚中带实,使的正是他的看家本领七十二路空明拳!

    被他攻击的番僧起初还不甚在意,等到拳力邻才方知不妙。立刻使出西域密宗的金罗汉功法,硬扛了老顽童一击,虽是有些创伤,但是伤势并不严重。

    又是数招过后,老顽童见自己练了数十年的“空明拳”始终奈何不了这几个番僧,再看段皇爷二人已是摇摇坠,他突然招式一变,左掌右掌,双手同时进搏,使的正是他独创一格的双手两用之术。这么一来,有如是老顽童摇一变,化为二,左右夹击。

    这一下,在外围的那个番僧吃不住劲了,连忙招呼里面围攻的另外四人帮忙。这么一来老顽童纵然压力陡增,但一灯二人却是能稍微松快些了。

    高云山从一开始就把郭襄护在后,一副保护她不能离开的样子。这么做一来是他注意到一灯二人虽然处于劣势,但是防守却丝毫不乱,对方短时间内根本奈何不得二人,他不如保护住郭襄,免得被对方趁机劫持为人质,到时大家都不好办;其次,这种高水准的过招可以让他加深对于武学的理解,有助于他悟透自己所学的技能;最后一点嘛,他手中拿剑的话还能上去和这些高手比划比划,但是空手技能除了偷袭用的,正面攻击的却是太过差劲,他不想上去露怯。(在这种武侠世界比较讲究这样,对方如果空手,你还真就不好拿武器,你要是真那么做会叫别人看不起。)

    “龙叔叔,你也上去帮帮老顽童他们吧!不用保护我,遇到危险我自己会逃的!”郭襄诚挚的说道。她也看出来,正是因为自己这个累赘才让高云山不敢上去帮忙。

    “没事,我在这里一样能帮到他们!”高云山笑着对郭襄说道。他见老顽童三人此时败相已露,如若再不出手恐怕几人真就危险了!

    想到就做,高云山立于原地不动,伸出左右手手指,断脉剑气瞬时发动,这剑气急如电闪,迅猛绝伦,以气走剑伤人于无形!

    那几个番僧虽然也时刻提防着高云山,但是这种以无形剑气伤人的手段他们却是初次见到,所以不备之下全都中招,他们尽管修炼有密宗金法门,可这剑气乃是以点破面,犀利无比,金大成之前极难防住!

    几口鲜血喷出,五个番僧皆萎靡倒地。那慈恩大师此刻已是凶大发,见这几个追了他一月有余的敌人重伤,愤恨之下竟是出铁掌将他们全部打得骨断筋折,死得不能再死了!

    那慈恩既已杀人,中戾气恶念陡然涌出,神智已然混乱,大叫道“师父,我生来是恶人,上天不容我悔过。我虽无意杀人,终究免不了伤人命,我不做和尚啦!”

    一灯大师此时已然疲惫之极,他盘膝往地下一坐,口宣佛号,说道“迷途未远,犹可知返。慈恩,你当真要沉沦于万劫不复之境么?”

    慈恩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心中混乱已极,善念和恶念不住交战。眼中望将出来,一灯大师一时是救助自己的恩师,一时却成为专跟自己作对的大仇人。如此僵立片刻,心中恶念越来越盛,突然间呼的一声,出掌向一灯大师劈去!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进化在无限的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