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林丘的秘密 上

    晚饭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吃很多,不知道是因为老妈的厨艺大有长进,还是因为姬妍的帮厨使得老妈超常发挥。

    我们三个人坐在温暖的餐厅里享用晚餐,两个女人都纷纷地给我夹菜,说让我尝尝这个,让我尝尝那个,感觉就像是一家人,我多么希望这种感觉能永远持续下去!

    吃完饭,姬妍帮着老妈洗碗,两人女人在厨房里一边忙活一边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从老妈现在的心,我可以猜到,父亲的事,应该不会很严重。

    后来,趁姬妍进我房间,拿她包包里的护手霜抹手的时候,我赶紧跟老妈说,让姬妍晚上在这里住吧,她家就她一个人……

    还没等我说完,老妈就笑着说,我刚才都跟她说好了。呵呵!看来,真是知子莫若母啊,我这下知道了刚才姬妍和老妈在厨房嘀嘀咕咕说什么了。

    这个问题既然已经解决了,我就该好好问问老爸的事了。

    老妈,姬妍和我,三个人都坐在二楼的小客厅里看着电视,本来我有些顾及姬妍的在场,但是转念一想,她早晚是我家的人,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她早晚也会知道的,也便不管那么多了,直接就跟老妈说,妈,我爸到底去新疆干嘛了?

    同时,把电视机调成了静音。

    老妈的回答却让我有些吃惊,我爸居然去新疆建其他的工厂。我从老妈的脸色来看,没有什么异常,她说完后便轻松地将电视机再次调成了正常模式。

    但是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隐,或许她是在顾及姬妍,或许是本来就不想告诉我。

    如果原因真是两者之一的话,我宁愿是前者,所以,我决定支走姬妍。我没有当面说,虽然此刻的客厅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我还是走到我房间的卫生间里给姬妍发了一条短信:

    “妍妍,我有些很重要的事,想单独跟我妈谈谈,你能不能来我房间上会儿网!”

    发出去之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神色很疲惫。

    按理说,父亲是不应该跑到新疆那么偏远的地方去建工厂啊!再说现在正值冬季,河南都冷成这样,新疆……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父亲如此着急地跑到新疆去建厂呢?

    手机的震动将我拉回了现实,是姬妍的回复,

    “好的,宁宁,你不用管我。”

    再我刚要走出卫生间的时候,手机又震动了,还是姬妍,

    “宁宁,如果你遇到了什么困难,一定要跟我说,我会帮助你的。”

    我没有回复,摇头笑了笑,唉,这个小丫头。

    姬父刚去世,姬母还不知道我对她的宝贝女儿做了那种事,我想要是她知道了,别说帮我,说不定会立刻把我弄进监狱。

    我按了一下马桶的冲水键,然后走回客厅,姬妍问我,

    “宁宁,你刚才在卫生间里吗?是不是今晚吃得不舒服?”

    我心里一笑,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啊!

    我说没事儿,正常的生物钟。

    然后过了几分钟,

    “宁宁,你的房间里可以上网吗?”

    “嗯,可以的,你想上网吗?”

    “嗯!我想看看我的邮箱。”

    说完,姬妍对老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便跟着我去了我的房间。看老妈的样子,她是一点儿都没有看出我和姬妍是在演戏。

    安顿好了姬妍,我决定正式跟老妈谈谈了,我没有将电视调成静音,这样的话,不至于老妈的心里有什么障碍。

    “妈,你还是跟我说说吧!我爸到底怎么了?”

    “你爸没事儿啊?他就是想去新疆建分厂。”

    看来老妈还是打算继续瞒我。

    我在国外的那些年里,每次跟爸妈通电话,问起家里的状况,他们总是报喜不报忧,虽然我完全可以理解他们的心,但是那样会让我心里更没底,因为在前年和去年,两年内,老妈动了两次手术。要不是我的哥们儿中秋节去我家看他们,可能一直到现在,我都被蒙在鼓里。

    所以,这次,既然我已经回来了,我就不想再什么都不管什么不想了,

    “妈!你还是别再瞒我了,我都这么大了,有什么事儿,你应该跟我说说!”

    “你让我给你说什么!”

    老妈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居然是笑着看着我,不知道是为我的长大感到欣慰,还是老爸去那边的事是件好事。

    “我想知道我爸为什么这么急着去新疆……”

    没等老妈回答,我接着说道,

    “我过去有一些朋友,他们的家里也是做企业的,一般,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况下,是不会去那么偏远的地方发展的,除非…….除非林丘……”

    我没有说下去,因为老妈脸上的笑容已经慢慢地消失了,我开始意识到事确实没有那么简单。

    在遥远的新疆,父亲是没有任何关系网的,二姨肯定算不上,因为她年纪很大了,比老爸还大,而且,她和姨夫都是靠领退休金生活的普通老百姓。

    再说,新疆那么大,父亲也不一定会去昌吉。我看着老妈,她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无奈,我没有说话,等着她告诉我整个事的过程……

    “本来你爸不让我告诉你的……”

    这是老妈的开场白,也是我预料之中的,但是我没有去管原因何在。

    “你爸昨天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公司里的人打的……”

    我突然想到了昨天我和姬妍回来的时候,老爸正在通电话,看到我们进来,还刻意地避开,我记得当时他通那个电话的心好像不好。

    “现在ZF这边的电价又涨了,而且常常供电不足,那些炉子如果一天不开,就会损失很多钱……”

    我有些不明白,父亲的公司不是做皮具的吗?

    对电的要求如此之高?

    做皮具还要用炉子?

    虽然我没有涉及过,但是我想,人工方面应该占了不少比例啊!

    “我爸的企业对电力要求很高吗?”

    老妈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犹豫了一下,缓缓对我说道,

    “你爸的公司,其实,在去年,就关闭了所有皮具厂,现在基本上只做刚玉和陶粒,唉!其他那些酒店,生意也不怎么好……”

    听老妈说到这里,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我的心

    我也猛然间想到了那天在郑东新区,小虹跟我说的话,

    “如果有一天,你爸的公司被人收购了,你会……”

    瞬间,我感觉上开始冒冷汗。

    难道小虹会未卜先知,不对,她肯定早就知道了,林丘所面临的危机。

    因为小虹不是个很外向的人,她应该不会随口拿这个东西开玩笑。但是,她也是刚从国外回来,她怎么就会知道呢?

    不会是……那天老爸和她爸见面,就是在谈收购的事吧!

    我脑子里立即浮现了,这些天,老爸似乎总是很闲,总是说公司里没什么事儿,不去了。

    难道,老爸已经对林丘放弃了?

    所以才到新疆去谋求新的发展?

    我呆呆地没有说话,听着母亲继续说下去。

    “前几年,就是经济危机之前的那半年,形势特别好,你爸公司里的订单很多,而且都是大订单,不过,基本上都是刚玉和陶粒方面的。我们的皮具在那个时候开始,就慢慢不行了。你爸决定把重心都转移到刚玉和陶粒方面,还有砂带。但是因为他之前没有做过这一行,还专门从韩国请了几位专家过来,因为韩国在砂带这一块儿技术很好……”

    老妈在这里顿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我知道转折要来了,

    “但是那半年,电却老是供不上。很多订单都没有完成,赔了客户很多钱,要不是因为那些欧洲客户以前跟林丘有过来往,说不定还要吃官司。”

    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没有想到这些年我不在家,发生了这么多事,一直以来,在我心里,林丘都是一座极其坚固的大山,因为这座山有父亲的镇守,但是,现在,这座大山也开始摇晃了,因为,父亲,老了。

    “后来,电力的问题终于解决了,但是,遇到了经济危机……”

    我此刻的心和老妈的表是一样的,郁闷而无奈。

    “当时,所有的订单都没了,原先签好的,毁约了,赔了我们一些毁约金,没有签的,就不了了之了。但是砂带那条线已经停不了了,如果生产,产品没有销路,只能屯在仓库里,如果不生产,每天都要赔钱,因为在那一块儿请了很多专家,都是你爸高薪从各个老牌的国有企业里挖过来的,还有那几个韩国人,每天都跟你爸要这要那,但是就没看不出来他们对公司有什么贡献……”

    说到这里,老妈有些生气,

    “当时很多人都劝你爸,应该裁员,唉~但是你爸一直都没有做!当时我也想劝他裁员,但是他说,企业里很多人都是跟着自己一路走过来的,不管多困难的时候,他们都没有走,现在,他不能裁掉他们……”

    听完老妈的话,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对老爸的为人,我很清楚,他是肯定不会在那种况下裁员的,因为被裁掉的员工也很难在其他地方找到工作。

    当时经济危机的时候,我还在新西兰,我期间给父亲打过电话,但是他很轻松地跟我说,没事儿,咱们公司这么大呢,不会有事儿的。当时我也没有在意,因为我认为林丘是不会败的。

    我曾经听过一个大师的企业管理讲座,他很主张企业在遇到危机的时候,果断地裁员,还说他从来不流一滴眼泪。

    我很赞成他所说的,在他的眼里,企业不仅仅是企业,也是一支军队,所谓“慈不带兵!”,但是并非所有的企业家都是资本家,有效而先进的企业运作规则,固然重要,也是抵抗愈演愈烈的市场竞争所必需的。

    但是,如果每个企业,都信奉,形势好的时候,扩招,形势不好的时候,裁员。

    虽然符合这个社会的规则,但是这样的话,企业还是企业吗?

    员工会把这个企业当成自己的家吗?

    中国的企业,很多都无法超过20年,这是有一定原因的。

    “你爸拒绝裁员,遭到了公司很多人的反对,但是因为你爸占的是大股,所以公司还是没有裁员,不过一些人竟然开始散布谣言,说公司要倒闭了……董事会的几个股东提出了要退股,你爸很无奈,但是……”

    “但是他们都是ZF官员的亲戚!”

    我接上了老妈的话,她有些吃惊,但是马上又恢复了平静,

    “是啊!那些人,一点儿都不为公司着想……可是那个时候,也没有人愿意接他们的股份,最后,你爸没办法,托人借了私债,把他们手里的股份买了过来……”

    私债?我不知道是不是高利贷,但是我想利息应该不会低,可能那个时候,很多企业都在四处贷款填窟窿。银行?呵呵,虽然我不在国内,但是我想,他们应该也自难保了吧?当然,这些都是我的猜测,我不敢肯定。

    这个世界是永远不能拿教科书上的讲的规则来运作的,很多人都知道,股权是不能买卖的,但是现实中,又有谁会去在乎呢?高利贷是违法的,但现实中,哪个地区,没有放高利贷的?

    “唉!真得感谢那些老员工,他们几个月发不下来工资,但是没有一个人走,没有一个人迟到,都很努力……你爸没有裁员,真的是对的。”

    我原本以为事到这里,就差不多了,林丘在父亲和那些老员工的共同努力下,终于走出了困境,不过因为现在的电价又涨了,为了公司的发展或者说恢复元气,父亲只能去新疆那种基础设施相对便宜的地区,寻求发展。

    但是没想到,我的猜测又错了,这件事还没有完,后面还有很多……

    (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回国后遇到的极品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