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姬妍的心事

    看到姬妍的慌张,我以为我的那句“他是香港古惑仔啊?”命中要害了,谁知,姬妍担心的不是这个,现实中,也不可能出现那么玄乎的巧合。姬妍突然叹了口气,拉着我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她看着我有些迟疑地对我说道:“宁宁,你不要去找他,好吗?”“我没说要去找他啊!呵呵,你担心什么呀……”还没等我说完,姬妍就打断了我,“宁宁,我知道你想去找他,你不要去,好吗?”看着这个丫头没有了刚才的慌张,而且如此透亮地看穿了我的想法,我也不好再继续演下去了。“你不让我去找他,你总得跟我个理由吧!”“他……他,其实,很可怜的!”听到姬妍的回答,我完全懵了,真的,这是我完全想不到的。我之所以会以为我那句“他是香港古惑仔啊?”是姬妍慌张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姬妍是怕我去找Jimmy的时候,会吃亏。但是没想到,在姬妍的心里,我居然是占了上风的。

    此刻,我没有因为在姬妍的心里占了上风而得意,也没有因为她再次关心Jimmy而吃醋,我的心里分外的平静,因为现在的我,已经完全相信眼前这个善良的女孩了。我没有说话,静静地等着她说下去。姬妍没有看我,像是在回忆,悠悠的对我说起了那个她心里一直瞒着我的秘密……

    香港是个很发达的地区,但是穷人也很多,Jimmy就是那里的穷人。他的父母虽然都健在,但是却都没有稳定的工作,收入也只能勉强顾得上家里的开支。其实在Jimmy小的时候,家里的况还是不错的,他的父亲在一家效益很好的工厂里做车间主任之类的中层,用姬妍的话来说,就是那个时候,Jimmy家里是能每天吃到的。我完全能理解,因为香港的物价很高,虽然我没有去过,但是我在国外遇到过不少从香港出来的留学生,他们觉得新西兰的物价和香港的差不多。因此,在当时来说,Jimmy的家里条件确实算是不错了,他的父母想再要一个孩子,可是不知道是政府方面的原因,还是父母自的原因,他们在Jimmy五岁的那年,抱养了一个女孩。而这个女孩就是姬妍以后的好朋友,也是Jimmy和姬妍认识的桥梁。后来,在Jimmy高中第一年的时候,他父亲所在的工厂被收购了,为工厂付出了大半辈子的他被新的老板无地买断,就是一次地支付了后面的所有薪水,包括退休金养老金之类的。Jimmy的父母都是很善良的家长,虽然家里的小妹不是亲生的,但是他们一直都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而小妹也非常争气,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优异,最后考进了香港大学。至于她知不知道自己的世,我不清楚,姬妍也没有告诉我,但是我想,既然姬妍都知道了,那个女孩八成也不会蒙在鼓里。但是,作为家中的长子,Jimmy却很厌学,从高中起,就迷上了电脑游戏,还常常参加一些游戏战队,他甚至完全放弃了上大学,想靠着游戏,像韩国那些游戏明星一样,一炮走红,赚钱养家。但是在中国,即使在电子产业如此发达的香港,游戏也仅仅是生活的调味品,算不上主旋律。最终,Jimmy在父母的坚持下,选择了考大学,但在意料之中,他只进入了一所三流大学。

    在认识姬妍之后,Jimmy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求。但是不管是姬妍的父亲还是母亲,都反对姬妍在工作之前谈恋,他们还想让自己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到出国继续读书,他们曾经跟姬妍谈过,说国内的环境太复杂,不管是从政还是经商,面对的客观条件太苛刻。也就是说,我之前的猜测,都是错误的,我原本以为姬妍的爸妈不喜欢Jimmy是因为他的个人原因,但是没想到,对于姬妍的父母来说,针对的不是某个人,而是某个角色。我想,换成是我,到姬妍的爸妈面前,他们也一定不喜欢我,当然,现在只能说是姬妍的母亲面前了。算了,走一步说一步吧!

    可能是因为姬妍从小接触的朋友大多都是家境殷实的,不可否认,大多家境好的孩子,商都比较低,因为他们接触的社会底层的东西太少,换句话说,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原本是什么样的。在Jimmy和他小妹的双重努力下,姬妍和他确定了恋关系。按姬妍的描述,Jimmy在和她恋后,变得很上进,不再逃课了,周末还常常去一些婚纱影楼做宣传模特,一站就是一天。只是偶尔会去网吧玩玩游戏,期间姬妍给他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他第二天就卖给了别人,把钱一分不剩地又还给了姬妍。当姬妍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对那个装男的印象好了许多。坦白说,虽然我的父亲对我教育不像传统意义上的富二代那样奢侈,但是我过的也是衣食无忧的生活,在国外,我的一些同学每天放学都要去做兼职,很多人下班后,不管多累,都要回家做饭,舍不得在外面吃一碗折合人民币七八十的面。而我,刷的却的中国银行的国际信用卡,虽然上限不是很高,但是足可以让我不用为生计发愁。虽说我开的车只是一辆二手高尔夫,但是至少不用风里来雨里去,要知道,在惠灵顿是很少有人打伞的,那里的风很大,下雨打伞几乎是寸步难行的。想到这里,我觉得,那个Jimmy比我强很多,至少,他已经可以用自己的双手来赚钱,而我呢,老爸给我买大众车,我还惦记着路虎。

    在姬妍和Jimmy交往的这三年里,像大学的很多侣一样,他们也偷偷跑出去去开过房,但是每次Jimmy要进去的时候,姬妍的阻止都能将他的理智唤醒。为此,姬妍的心里一直都很感动。我不又想起了自己的兽行,我的心里,再也没有了面对Jimmy的优越感,以前我以为他只是一个轻浮的男人,从他开车的那一段,我基本上可以肯定他是一个商很低的富二代,我想,在他面前,我一定占有优势的。但是现在,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在人烟稀少的惠灵顿待久了,整个人变傻了,完全跟不上国内同龄人的脚步。从表象上看,Jimmy是一个很帅却很装的男人,他一定交过很多女朋友,甚至同时拥有几个女朋友。但事实上,他却因为姬妍而保护了姬妍。而我呢,表象上看,是一个内敛的人,甚至有时候会有些腼腆,但是我却强行占有了一个只认识了几天的女孩,我真的她?我这算是吗?

    听完姬妍的回忆,我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我太高估我自己了。裴宁,你凭什么就以为姬妍会放弃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跟你结婚!论长相,你没有人家帅,论高,你没有人家高,可能你现在唯一能比得上Jimmy的,就是家里的条件,但是姬妍家缺钱吗?她会因为钱嫁给你吗?想到这里,我一时间甚至有些绝望了。但是,姬妍为什么会在父亲过世之后给我打电话呢?她为什么会在完全不了解我的况下,让我去她家过夜,还和我在一张上睡觉,难道她就不怕我坏了她的处子之?即便她对我信任,但是,信任真的有那么强大吗?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孩儿,凭什么就如此信任我这个什么都平平的男孩呢?这些问题,如果能解释得通,只有一种答案,那就是,姬妍我!但是这短短几天的,能超过三年培育起来的感吗?

    我终于忍不住了,沉默片刻,对姬妍说道:“妍妍,你我吗?”这种问题,换作以前,我是绝对不会问一个女生的,因为我觉得实在是太矫,再说,一般都是女孩才会常常问男孩,你我吗?她们不停地问,只是想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而我,此刻,分外紧张地看着姬妍的嘴唇。我想,如果她这个时候,说出了否定的答案,我心里残存的最后一点火种,就会彻底熄灭。不过,我想姬妍是个善良的女孩,她一定不会直接告诉我,她不我,即便是她真的不我。但是,没有想到,她居然咬着嘴唇,对我点了点头。看着她那美丽而湿润的眼睛,我的心,真的被融化了。我仿佛听见了神秘园缥缈的旋律在我的世界里飞舞,我甚至想大声地哭出来。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最重要的人,被推进了手术室,痛苦而漫长的等待后,大夫走出来,对你说,手术非常顺利。我心中的火种再一次燃烧了起来,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我觉得在新西兰那些孤独而寂寞的时光,都是值得的。

    此刻的我,已经不敢对姬妍说,让他和Jimmy分手了,我不敢冒这个险了,对我来说,那似乎是得寸进尺。我想,如果姬妍我,她一定会在我和Jimmy之间做出选择的。我不能在她遍体鳞伤的时候,这样她。但是,我的脑海中,依然有个疑问,就算她我,也不可能和我第一次见面,就让我去她家过夜,还和她同共枕,而且当时,我记得自己只穿了条内裤。如果她当时因为失去了父亲,内心痛苦,需要一个人来安慰,她没有其他的朋友吗?而且,Jimmy如此在乎她,如果她告诉Jimmy,我想那个男孩是一定会马上出现在郑州的。但是,她为什么,会打给我呢?

    虽然此刻的我,已经非常满足于“姬妍我”这个事实,但是我还是慢慢地说出了我心中的疑问。姬妍听完之后,没有我想象中的不知所措,也没有刻意地思考,因为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出了一丝羞涩。“你……真的很像我爸!”我的天哪!我不得不承认,我再一次被姬妍的不按路出牌给砸懵了。我像姬妍的爸爸?不会吧?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姬父,甚至连照片都没有见过,但是我看着姬妍的脸,真的很难想象出姬父的样子。因为,我和姬妍,长得不像啊!我的脑海里迅速涌出了一些网络小说里的节,比如说,我才是姬父的亲生儿子,而姬妍只是一个抱养的女儿等等等等诸如此类极其复杂的血缘关系,呵呵,现实中,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巧合呢?

    姬妍见我没有说话,拿出她的Iphone4,翻出里面的照片,让我看,那是一张她和爸爸的合影,应该是几年前的照片了,因为里面的姬妍还是直发,看起来是另外一种感觉,很可。这张照片,应该是姬妍后来存进手机的,作为她和父亲的回忆。照片中的姬父非常开心地笑着,那种笑容有些不像这个年龄的父亲所能表现出来的。说实话,如果从五官来看,姬父和我除了鼻子,长得并不像,姬父的鼻子很直很,很英俊,当然,我不是在变相地夸自己。我觉得鼻子是一个人脸上最高的部位,也是最能体现一个人相貌的部位,我们常常觉得越南人长得不好看,其实仔细想想,我们大多都是因为看到他们特有的那种有宽有扁的鼻子,才觉得他们没有我们看着舒服。我盯着照片看了很长时间,期间手机屏幕几次自动进入休眠,我都再次点开。除了鼻子,姬父和我,确实有几分神似,就是那种让人一看,就能觉得眼熟,如果跟其中一个人很熟的话,看到另一个人,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个人。我想,大概,姬妍当初见我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我能不能理解为,姬妍我,是因为她着父亲的影子,在这段悲痛的时光里,她需要我陪在她的边,来填补她对父亲的依恋。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即便是这样,那有怎么了?我姬妍,就算在她眼里,我只是她父亲的影子,但是只要她能在我边,我就满足。如果到现在,我依然会因为这样的细节,去伤感,那我还算是个男人吗?而且,我相信,姬妍我,绝对不只是因为我是姬父的影子,否则,她怎么会愿意把自己保守了二十几年的处子之,那么轻易地就交给我呢?我这个时候,是不能再因为一些不必要不重要的事产生一些多余的想法的。我把手机放在茶几上,紧紧抱住姬妍,亲吻她柔软的嘴唇……

    我的心里,有了一个决定,我要帮Jimmy,我不知道我这样是否合适,但是我现在想帮帮他。在我第一次见到Jimmy的时候,我觉得他很装很轻浮很没有责任感。现在想想,一直以来,Jimmy并没有对我有过什么过激的行为,甚至没有过不礼貌的行为。一直以来,好像都是我一个人在这里主观想象,我戴着有色眼镜去看这个男孩,他开车快,我认为是轻浮,是不责任,他长得像黄XM,我认为是装,他问我关于网络游戏的问题,我认为是幼稚,不学无术。就如同之前我说的,当我们对一个人开始讨厌的时候,我们就会主观地无限放大他上的缺点。我想,对于Jimmy,正是因为他是姬妍的男朋友,在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心中的天平就已经倾斜了。这也是我在国外这么多年来,格上的一种缺陷吧!

    “妍妍,Jimmy平时有什么擅长的没有?”姬妍有些疑惑地看着我,“呵呵,网络游戏可不算啊!”姬妍似乎已经知道我的意思,“宁宁,你……是不是想帮Jimmy?”我没有说话,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我迅速反应过来,马上补充道:“妍妍,你不要误会,我帮助他,不是因为我想拿这个作为交换条件,让他离开你……”姬妍没有说话,定定地看着我,“我只是刚才听了关于他的故事,我觉得我应该帮帮他,或许,他以后会有一番作为的……”坦白说,此刻的我,心中真的没有杂念,我所说的,都是我想的,我不是一个很有城府的人,我无法很自然地做到表里不一,尤其是在这么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孩面前。如果在昨天,哪怕姬妍以离开我作为条件威胁我,我想我都不会心甘愿去帮那个混蛋,因为我的骨子里是一个很固执的男孩,我曾经呼吁过我的朋友,不要买本车。后来,我妈的宝马车拿去抵账,想换车的时候,因为有关系,雷萨克斯IS300可以以非常低廉的价格卖给我们,我和老妈都去试驾了,感觉真是非常舒适,那种柔滑的控感,虽比不上宝马那沉甸甸地激,但是真的很让人着迷,关键是很好的整车质量和四年十万公里的免费保养,让老妈非常心动。但是我却硬着头皮让老妈拒绝了。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可能我们和奔驰GLK有缘吧!而且,想不到姬妍也喜欢GLK。我觉得此刻,如果帮Jimmy会显得我很,说过的话,跟放似的。但是,我想帮他……

    父亲一路走来,从最初的桑塔纳,到桑塔纳2000,帕萨特,奥迪A6,再到现在的A8L,他的车上坐过无数的父老乡亲,因为父亲从最初建的小工厂,到后来为了发展,建的一系列分工厂,都在郊区,或者在我们老家登封的一些乡村里。父亲每次到那些厂里去视察,沿路总会捎上一些老乡,有时候,那些人甚至很脏,或者外面下着雨,他们上全是水,但是父亲从来没有介意过。对他来说,那些事,仿佛都是自然而然的事,就像吃饭要用筷子,喝汤要用勺子一样。因为我的上面,有父亲这样一个榜样,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从来没有歧视过穷人,甚至在我边很多人说农村人素质低,喜欢斤斤计较的时候,我都觉得其实很多穷人都是因为生活所迫,而且,其实他们远远比一些有钱人善良,单纯。我的阅历太少,接触的人也太少,我不了解真实的下层社会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或者也正如那句话所说,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原本是什么样的。但是,我想用我力所能及的力量,去帮助一些人。其实,我也是在帮我自己。裴宁,不是一个伟大的人,他只是一个有着很多缺点,极不成熟的小孩,但是,小孩,总会有长大的那一天的。

    我掏出手机,我要再次让父亲为我破例了……(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回国后遇到的极品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