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请罪

    我原以为,我此刻所受到的待遇会和那天的姬炜一样,怎么叫怎么喊,里面的姬妍都不会给我开门。但是事实却出乎我的意料,在我连着按了两遍门铃后,冒着被保安抓走的风险,准备拍门叫喊的时候,门开了。我连忙收手,姬妍的小脸出现在了门口。咬着嘴唇看着我,眼睛红红的,还沾着泪水。我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不管她有过什么样的过去,裴宁,你怎么能伤害这样一个女孩呢?我重重地叹了口气,我发现叹气似乎成了我的习惯,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在极度郁闷的时候,在垂头丧气的时候,在精疲力竭的时候,都会用叹气来表达我的感受。虽然我知道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但是一时半会我是改不了了。我看着姬妍,慢慢地对她说了句对不起,我知道这三个字完全不足以弥补我刚才的荒唐,但是我一时语塞了。

    姬妍没有说话,直接转往里面走去,把半开着的门留给了我。我进了姬妍的家,轻轻地把门关上,小心翼翼地自己找了双拖鞋换上。如果说刚才姬妍在我家处处小心,现在就换成了我了,因为我已经完全变主动为被动了。待我进屋后,我才发现,整个一楼都是黑的,只有几盏声控壁灯在墙上发出极其昏黄的灯光,这会儿的天,已开始黑了。从二楼的光线可以看出,刚才姬妍直接去了楼上。我忐忑不安地沿着楼梯往楼上走,脚踝处的疼痛似乎又加剧了。果然,姬妍在二楼,和第一次我来到这里一样,只有姬妍的房门没有关,里面亮着灯。我慢慢地朝姬妍的房间走去,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当我走进姬妍房间的时候,发现她的房间非常整洁,依然散发着她上那种熟悉的香味。我快速地扫视了一圈,没有Jimmy的东西,然后紧张地看了下姬妍。我想如果让她知道我刚才在扫视什么,她肯定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我了。此刻的姬妍正坐在电脑前发呆,脸上的眼泪已经干了,她没有看我,但是应该已经知道我进来了。我尴尬地笑了一声,说:“妍妍,这是你的钱包。”我真是为我能有这么厚的脸皮感到吃惊啊!“不要叫我妍妍,你记住,以后都不许叫!”“好,我不叫,我叫你姬妍。”我心里有些难过,她居然剥夺了我叫她妍妍的权力,但是转念一想,裴宁啊裴宁,你难过个啊,你刚才还占了人家便宜,现在还在这里装矫。我决定今天一定要好好跟她道歉,来弥补我刚才所占的便宜。我走到她的边,对她说道:“姬妍,真的对不起,我知道今天我很荒唐,我当时被冲昏了头……”我不敢说我被什么冲昏了头,就只能这样说了,不是我态度不诚恳,而是我实在是不能说,否则,就是火上浇油。“你就是个混蛋,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你走吧……还有,那钱包我不要了……”姬妍没有看我,只是对着电脑屏幕大声地说出这些话,我一下子懵了,因为我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原来会有这么凶的时候,刚才在我家,我把她推到上,她都只是用不太大的声音反抗。而且,她竟然说我是混蛋,这不是我给Jimmy的称谓吗?看来现在姬妍眼中的我,和我眼中的装男是一个级别,算了,还是走吧。

    我没有说话,拿起桌子上的钱包,就朝外走去。我缓缓地下着楼梯,倒不是我希望姬妍能跑出来叫住我,而是此刻我的脚踝越来越疼了,我估计得去诊所处理下了。现在怎么回去呢?从姬妍家门口走到小区门口,虽说距离不是很远,但是也不近,就我现在这样子,估计不好受。算了,我还是给我爸打个电话吧,这个时间点估计打车也不好打。在我走到门口,准备开门的时候,楼上传来了姬妍的声音,“哎!”我晕,我已经成功从“宁宁”变成“裴宁”,又从“裴宁”变成“哎”了。姬妍没有下来,而是站在楼梯拐弯处,对我说了一句让我吃惊又欣喜的话,“你能不能给我做碗面,再走。”说完,又加了一句,“我饿了。”要是换作平时,换成其他人,我一定会想,还想把我的最后一点剩余价值给榨干啊,门儿都没有!但是此时,你认为我会拒绝吗?呵呵,我求之不得呢?我不再次称赞了一下裴宁的犯啊!

    我打开了冰箱,里面放着几瓶农夫果园,除此之外,只有一包没有拆封的挂面,有没有搞错,把挂面放在冰箱里!我关上冰箱,冷冻室里空空如也,几个姬妍说的橱柜也都没有材料,这怎么办,我就是再擅长做面,也总不能拿农夫果园给她做面啊!我问她怎么一点儿菜都没有了,她说一般钟点工会把不新鲜的菜和拿走,可能今天他们没有送来吧,因为我一般不在家里吃饭,他们可能就没有再准备。我一时无语,这个丫头还真是个大小姐啊,这以后要是把她娶回了家,那还不得整天让我伺候着,不行,现在就教她,呵呵,教她?人家愿意给你机会吗?我说要不咱们出去吃点吧,我知道有家烩面做的很地道。她摇了摇头,说不喜欢在外面吃饭了,就想吃我上次做的那种,大不了可以出去买材料。她还真会给我戴高帽子啊,连郑州几十年的老字号都比不上我做的了。

    姬妍开上她的卡宴,拉着我去超市买菜。在经过门口的时候,我对两个保安非常亲切地打了个招呼,算是感谢他们对我的放行之恩。我们找到了一家看起来不是很大的超市,心里祈祷着里面一定要有卖菜的,因为我们都饿得不行了。幸运的是,这家超市虽小,但是个称职的麻雀,里面什么都有。我强忍着脚踝的疼痛,跟着她在超市的货架间一趟一趟地转悠,我帮她选了一瓶很适合做面的生抽,还有一些鲜鸡和香菇,准备给她做香菇炖鸡面,这个难度相对较小,作时间也短,味道很不错,只是香菇没有买到新鲜的,只能袋装的干货代替了。然后,姬妍又朝购物篮里放了几瓶农夫果园,一下子购物篮变得很重,我暗骂这个超市怎么连个手推车都没有啊!这丫头怎么这么喜欢喝农夫果园啊?我从小就不喜欢带酸味的东西,所以我连苹果都很少吃,水果只吃梨和西瓜,桃子和杏,我估计长这么大吃的不超过二十个,不过在新西兰的时候,KIWI果倒是吃的不少,其实那就是咱们中国的猕猴桃,新西兰人也承认来自中国,只是他们说中国来的是绿色的,他们自己培育的是黄色的。于是在新西兰的NewWorld里,我每次都是只买绿色的。在结账的时候,我条件反地说我来吧,但是刚说完,发现自己掏出的是姬妍的钱包,我不好意思地看着她笑了笑。当我付完钱,姬妍霸道地夺走了我手里的钱包,说了句“还给我!”我晕,这丫头刚才不是还信誓旦旦地说这个钱包不要了吗!要是她真不要,那我可笑纳了,自己用不了,回头送给表妹,这钱包应该不会便宜。我对服饰包包之类的牌子了解的实在不多,因为我在国外待的惠灵顿,有空各位可以去转转,基本上就没有几家专卖店,对那个城市我太熟悉了,甚至比郑州还要熟悉,LambtonQuay和CubaStreet是唯一的购物街,店铺的质量却相当低等,而且据说几乎全世界的衣服和包包上面都是打着MadeinChina,至少新西兰是这样的,几个生意比较好的店面居然是JayJay,CottonOn和JeansWest,我不知道国内的真维斯是怎么拼写的,但是很多留学生都说,这个JeansWest其实就是中国很廉价的真维斯,而CotttonOn就是班尼路,而JayJay就是美特斯邦威,这消息是否属实,我不敢肯定,但是那里面的衣服的质量我觉得没准儿还比不上国内的质量,但是价格至少翻了五倍。所以,我几乎是从来不在这边买衣服的,即使买,也是在郑州的北京华联或者金博大随便挑上几件,价格也都很便宜,当然,我不觉得丢人,前几年我还一直都是穿着美特斯邦威在惠灵顿的大街上晃悠。因为我发现,在新西兰,根本没有人会在意你穿的什么,耐克基本上就是很普通的运动鞋,和国内的安踏差不多,或许还不如,没有人会觉得耐克是份的象征,因为一百多纽币一双,十个小时的兼职就能赚到。有一次,我租的房子的电烤箱坏了,新西兰的烤箱都是那种固定在墙上的,修起来相当麻烦,必须上门。一个小伙子来了,他直接就跪在地上,把烤箱给卸了出来,我当时不经意间看到了他腰间牛仔裤的皮商标,Levi’s,呵呵,因为这个在国内八百到四千不等的裤子,在国外它就是一条裤子,一二百纽币一条,它代表不了什么,它就是用来遮羞保暖的。想到这里,我不为自己那天在大众4S店的想法感到可笑,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俗人呢,虽然我对衣服包包之类没有**,但是却对更奢侈的汽车有独钟,我喜欢路虎,虽然它的能不是一般的越野车能比的,但是又有谁会开着它去爬山呢?它所代表的,也是一种份罢了。当我们给这些原本没有含义的东西,赋予含义,我们的生活就会变得浮躁,变得空虚。我想,此刻面对姬妍,我到底是喜欢她什么呢?带着她出去,在朋友亲戚面前都颇有面子,这算是一种荣耀,就像是一辆阿斯顿马丁,总能迅速地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却没有法拉利和兰博基尼的俗气。在家,她却连最基本的家务都不会做,虽然她很有家教,很有修养,但是仍然常常会耍大小姐的脾气,这算不上贤惠吧,就像是阿斯顿马丁,面对乡村的土路,还不如一辆北京吉普212。或许你会说,阿斯顿马丁是不会拿去跑乡村的,而且拥有这辆车的人,一定会有好多辆车,有辆悍马是不足为奇的。但是,现实中,我和姬妍能保证我们父母的企业能够永远一帆风顺吗?永远都不用去走乡村的土路?而且,有钱人可以拥有两辆以上的豪车,但是我如果有了姬妍,我还能有其他的女人吗?

    我娴熟而快速地做好了两碗气腾腾的汤面,姬妍和上次一样,像个孩子一样满足而开心地吃着,似乎早就忘了下午发生的一切。我心想,正如父亲所说的,这么好一个女孩……是啊,姬妍真的是一个让我无法潇洒地放手的女孩,在她的眼里,买大众车就很好,虽然我当时埋怨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是想想,她似乎从来觉得自己的卡宴是一辆保时捷,是一辆价值一百多万的豪华越野车,或者对她来说,本田CRV也是一样的。而我这个俗人,却宁愿放弃进口的大众,选择国产的宝马。由此可见,姬母的教育还是很成功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姬父。因为有条件的话,女孩要富养,男孩要穷养。“哎,姬妍,你的车是你自己选的吗?”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问出了这句话,姬妍似乎没有多想什么,随口答道,“不是,我才不喜欢这车,一点儿都不好看,这是姬炜的车,他后来不要了,我妈就让我开!”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真想不到那个姬炜居然会买辆红色的卡宴,真够娘的。然后她又补充了一句,“他后来买的那车更丑,真不知道他什么眼光……”我彻底无语了,玛莎拉蒂是意大利的经典名车,它的设计师基本上可以跟菲亚特里面专门刀法拉利的大牌设计师齐名了。但是到了这个小丫头嘴里,已经丑到了极点!我突然来了兴趣,“哎你说,你觉得什么车最好看?”“我就喜欢路虎,方方正正的,越看越好看……”不会吧?她居然也喜欢路虎,记得我问过很多女孩,他们都说路虎太方了,看着笨笨的,她们大多喜欢什么英菲尼迪EX,或者奥迪Q5,说那些车看着可,内饰也漂亮,她们说那种棕色内饰是巧克力内饰,当然,也有不少女孩都喜欢卡宴。“还有那天你开的那辆吉普也很好看,也是方方正正的……那是什么车啊?”我晕,GLK前后那么大两个三叉星,她居然不知道是什么车。“你不认识那标志吗?”我拿手指在桌子上画着,“噢,方向盘,我当然知道,奔驰嘛!”方向盘?我晕,奔驰当年的总裁听见非哭死,本来他们用三叉星是代表了陆海空,没想到到姬妍嘴里成了方向盘。这个小丫头可真有意思啊!“你有那么好看的车,干嘛还买车啊?”“那是我妈的!”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丫头对车的认识只是停留在好不好看的层面上,果然,她接下来的话,证实了我的想法。“伯伯对阿姨真好,给她买那么贵的车……”贵?奔驰GLK确实不便宜,但是比起卡宴,那可是完全不在一个等量级的。“呵呵,你说说看,你觉得那车值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我想肯定很贵!那么好看的车……”姬妍一边说着一边吸溜着面条。她认为只要好看的车,就是最贵的车。那我认为福特嘉年华也做的很漂亮,她不会也认为很贵吧!真是个大小姐啊,开着卡宴羡慕GLK!“唉~就你那车,能买我妈那车两辆,说不定还有剩余。”“啊?!不会吧!”“真的,现在还出了个最低配的,好像只有四十多万,据说还能打折。”“四十多万?那你前几天为什么不买这个啊?”说着姬妍居然朝我背上打了一下,用以表示我是个十足的傻瓜。很好,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我心里窃喜,这丫头忘得还真快啊,呵呵!“我妈开一辆,我再开一辆?多没意思啊!”“那有什么,阿姨开白的,你买辆黑的!”“你喜欢黑车啊?”“嗯,不过,不全是,有些车黑的好看。”“那好,以后我给你买辆黑色的GLK!”“GLK是什么?”我晕,说了半天她居然还不知道是什么车,不过想想,我似乎还真的没有提过这个车的名字。“GLK就是我妈的那辆车,GL是奔驰的大型越野车,K代表紧凑的意思,这台车是奔驰的紧凑型越野车,所以就是GLK。”“哇塞,宁宁,你知道的好多啊!”什么?宁宁?我没听错吧?我又升级了?原来幸福这么简单?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刚才说的“我以后给你买辆黑色的GLK”她居然没有反应?而我也被她的那句“GLK是什么”给搞蒙了。我决定趁打铁,再试一次。“妍妍啊,那以后我给你买GLK的时候,你确定要黑的吗?”这句话,说的太刻意了。果然,这次她听出来里面的蹊跷了,只见她一皱眉头,不再理我,也不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丫头又不按路出牌,我老是摸不着她的规律啊!她现在应该过来打我,或者骂我,甚至像刚才那样大声说让我走,不想再见到我,也不许再叫她妍妍。但是她都没有,只是沉默。裴宁啊裴宁,你真是的可以,你就那么喜欢被打,被骂,被驱赶!

    我也觉得气氛不好,心想这好不容易营造好的气氛,又被我给搅毁了。我说,来把碗收拾了吧!但是等我刚站起来,脚踝处猛然传来一阵剧痛,我叫了一下。换作平时,虽然我不喜欢打篮球,也很少受伤,但是像这种扭伤,应该不会疼到我忍不住叫出来,只是坐的时间久了,完全忘记了,猛地站起来,疼痛像是被瞬间唤醒了。这次,姬妍没有像下午在我家那样不管不问,而是很担心地问我怎么了,我笑着说没事,但是还是被她发现,并一点一点扒开了我的裤腿。我也看到了,脚踝处肿的很厉害,我估计扭得不轻,看来今晚有的受了。

    姬妍坚持说要带我去医院,我说算了吧,去医院,大夫也是给开一瓶红花油,你家有红花油吗?她忙点头说有,然后就朝一楼的一个房间跑去,不一会,抱着一瓶红花油和一个家用医疗箱跑了回来,呵呵,还专业的。只见她小心翼翼地给我涂上红花油,说实话我是一点儿经验都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用,上次脚扭伤似乎是高中的时候吧!我也不知道现在上药是不是正确,这有没有特别的讲究,心想,管他呢!但是令我崩溃的是,姬妍上完药,居然拿出绷带准备给我缠,我的亲娘啊!姐姐,你这是干嘛呢?包扎呢?我连忙拦住了她,我说你要是用这玩意儿缠下去,我这只脚就废了。她很紧张地看着我,说那怎么办?我决定不再逗她,笑着说,没事儿,这就行了,明天就好了,这绷带是用来包扎伤口的,我这脚又没破口,包扎个……什么啊!我本想说包扎个JB啊!但是话到嘴边,赶紧咽了回来。

    然后我坐着,姬妍开始收拾碗筷,甚至她还把碗洗了,样子看起来似乎比较熟练,看来这丫头并非不会做家务。我笑着说,呦!小丫头会洗碗了,不是有钟点工吗?她蹬了我一眼,嗔怒道,就你话多!这饭也吃了,碗了洗了,药也上了,她不会让我滚蛋吧?于是,我笑着地问她:“妍妍,今晚怎么安排呀?”(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回国后遇到的极品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