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姬妍跑了

    电话是父亲打来的,我这才意识到,差不多已经下午五点了。“你这孩子,我让你叫我起你跑哪儿去了?”父亲的声音听起来很搞笑,估计是刚睡醒吧!“爸,我现在在姬妍家里,她找我有点事儿,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去吧!”“噢,妍妍啊,好好好,那你们一会儿都回来吧!”听到我在姬妍家里,父亲似乎心比较好,我不由地心里一酸,唉~老爸从来没有这么直白地表达过他的感,看来,这次他真的很喜欢姬妍,只是,如果让他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一切,我不知道他老人家会是什么心。我挂了电话,沉默了一会儿,对姬妍说,我爸打的,他说让我们一起回去。姬妍对着我点了点头,像个做错了事怕再次挨骂的小女孩。我真有点搞不懂这个女孩,有时候给我的感觉非常成熟,想法很独特,眼光很敏锐。但是有的时候,就像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说实话,我的心里真的没底,我甚至有了一个很可怕的想法,就是这个女孩是不是在利用我!从感方面来讲,我真的不想把姬妍和电视剧里演的那些颇有心计的女人联系在一起,虽然我知道她过去应该经历过很多故事,但是我不想怀疑她。况且,虽然姬妍失去了父亲,但是以她母亲的实力,她用得着利用我吗?

    姬母?我突然想到了姬母,对啊,姬妍说Jimmy想来郑州发展,她为什么一定要我爸帮忙呢,姬母应该也有足够的能力帮他啊!坐上姬妍的卡宴,我忍不住把我的疑问说了出来,姬妍迟疑了一下,然后对我缓缓地说道:“我妈不喜欢他,我妈不想让我跟他交往。”姬妍的话像是一把钢刀一下子切掉了我心里的一颗瘤子,那感觉很复杂,刚刚切下瘤子的爽快,和随即而来的疼痛。因为姬母不喜欢Jimmy,说明我没有看走眼,那小子确实不是个好鸟,虽然我不敢肯定姬母是否愿意和我站在一条船上,但是我敢肯定她是不会跟那个男人同乘一条船。但是,姬母的反对,却阻挡不了姬妍的喜欢,这是相当令我郁闷的,因为在那些偶像剧里面,父母的反对一般都是侣之间的催化剂。我不知道姬妍会不会为了抛弃亲,我想应该不会吧,因为她刚刚失去了父亲,她一定很在乎自己的母亲,要不然那个Jimmy也不会说来郑州发展了。但是,现在,姬妍却背着她的母亲求我帮那个装男,唉~我真的就不明白,那个Jimmy真的就那么有魅力?刚才在姬妍家刚刚培养起来的一点幻想,这会儿似乎又要毁灭了。

    不知不觉,姬妍的卡宴就停在了我家外面,我这才反应过来,她居然把卡宴给开过来了。看来上次在大众4S店里的掩饰算是白费了,算了,该知道的早晚都要被知道。果然,姬妍似乎也是刚刚才想起来这茬,她朝我尴尬地笑了笑,我也微微一笑,眼神告诉她,没事儿。然后便和她一起回家。父亲正坐在客厅里打电话,看到我们进来,对着我们笑了笑,摆手示意我们先坐,然后他就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到旁边的小会客厅里。由于没有开电视,所以即使父亲走到了另一个厅里,我也能听见他的声音,他似乎一直在听,不断地“嗯!”,表示知道了,最后,说了句“好的,这况我知道了,明天我过去找你,咱们细说。”便挂了电话,不知道是和谁通的电话,估计是公司里的事,听他的语气,似乎不太高兴。不过,当他回到客厅,马上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脸上的表,在我印象里,只有我哪次考了个很好的成绩,他才会有这种表。而今天,对他来说,我的好成绩,就是把姬妍这个优秀的女朋友带回了家。

    父亲基本上忽略了我的存在,和蔼地跟姬妍聊着,无非都是一些很普通的生活学习上的话题。此刻的姬妍,可能觉得对父亲有些愧疚吧,她跟父亲说话有些放不开,完全没有了那天在4S店里的落落大方。渐渐地,偌大的客厅,就开始没有声音了,父亲本来也不是一个很善言谈的人,加上今天姬妍的状态,两人很快无话,而我,本来也就是个多余的。不过,此刻我要发挥我的作用了,我对父亲说:“爸,咱们什么时候走啊?”“你妈现在还没下班,一会差不多六点的时候,咱们直接去接上你妈。”“那好……那我现在带妍妍去我房间坐会儿。”“好,你们去吧!”老爸继续和蔼可亲地笑着,然后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似乎他对于这种场面也有些尴尬。

    当姬妍跟着我进了房间后,我马上就关上了门,声音有点大,不知道楼下的父亲会不会听到,而我此刻不想去管那么多了。我心中的郁闷似乎已经积累到了一个高度,本来两个人好好地吃小吃,“亲滴”的电话在我心里砸开了一个口子,然后两个人和爸妈去买车,吃饭,好不容易心里的缺口补上了一点,那个Jimmy居然来到我的眼前,当然,我承认我犯,没人着我去机场接他,但是这一次,之前的伤口再次被扯开。连着几天的空白,我在等待和恐慌中煎熬,终于等来了她的电话,可是等待我的却是眼泪和请求,眼泪是为Jimmy流的,请求也是为了他,但是我可怜的爸妈还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梦里。我承认自己是个不成熟的男人,我甚至觉得现在自己不像个男人,我的心里无比烦躁,就像山羊粗糙的舌头在那里不停地着。过去的那些年,我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陌生的国家陌生的城市,每天面对我的都是一成不变的场景,生活,平淡地就像是在坐牢。那个时候,我似乎早就习惯了独处,早就习惯了一个礼拜说不上几句话。当我回到祖国,面对无数黄皮肤黑头发的同胞,浓烈的亲切感向我袭来,我很开心地跟他们打招呼,问好,但是换来的是莫名其妙的眼神。但是我不在乎,依然像个傻子一样,感受着围绕在边的亲切感。后来我遇到了姬妍,在飞机上,那一瞬间,我的心猛地暖了一下,我想那是一见钟。在一个人独处的那些年里,我读了很多书,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理的人,自己24岁的年龄,说大不大,但也绝对不是风花雪月的年龄了,不会再相信一见钟,我甚至认为漂亮的女人没有几个是善良的。所以,我不否认,在机场,我当时关注的更多是姬妍漂亮的外壳,我当时只是想泡她!但是后来,我万万没有想到,在我还没有鼓足勇气约她的时候,因为小虹,我竟然和她再次相遇,我作为一个特殊的角色,成了姬妍生命缺口的一个补丁,我趁虚而入了。然后,短短的几天,我竟然,上了她。我不敢说这短短几天培养起来的感会有多么的刻骨铭心,但是那至少让我找回了久违的心动的感觉,在新西兰的岁月里,我甚至对漂亮女人失去了信心,我偏激地认为她们只喜欢豪车和金钱,所以,在我第一次见到姬妍的时候,我观察的比较多的是她是否有钱,当时的答案让我心里有了些安慰,因为她是个富家小姐,我并非不喜欢穷人家的女孩,我有很多家境一般的朋友。我只觉得,富家的女孩可能因为已经获得了物质上足够的财富,她们不会再去垂涎,当然,我当时是在赌博,因为我不知道姬妍是不是一个二,我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可耻,但是这却是我最真实的想法,你们谁敢说,你们在大街上看见时尚漂亮的姬妍开着红色的保时捷卡宴从边驶过,不会想象她是一个被包养的二?我想未必吧!我的父母是绝对不会在乎我的另一半家里是否有钱,他们也从来没有跟我提过,说让我跟哪个书记家的女儿结婚,也就是说,那些发生在小说和电视里面的俗节,在我上,没有发生过,甚至我有时候都想尝试下那是什么滋味,但是他们从没有成全过我的犯

    眼前的姬妍,被我猛地关上房门然后一声不吭地盯着她,似乎很害怕,我想我的眼神此刻足以吓跑一个狼群。我接下来所做的一切,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无数个声音在我的脑子里飞旋,我一把抱住了姬妍,紧紧地抱住,她上的香气让我有些迷幻,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唇用力地朝着她的嘴唇印去,她把头迅速往后偏,我亲在了她的脸上。我没有停止,继续试图亲她的嘴唇。她在我的怀里用力挣脱,带着哭腔说,裴宁你别这样,你不要这样!但是她的声音不大,不知道是不是怕被我老爸听到。我想到这里,冷笑了一声,你也怕丢人?你跟那个混蛋什么都没做过?鬼才相信!当然,这些话,我没有说出来,只是在脑子里飞旋,它们就像是兴奋剂,让我的行为更放肆了,愤怒和兴奋夹杂在一起使我彻底冲昏了头脑,此刻的我,完完全全成了一个禽兽。我用力把她推倒在了我那张宽大柔软的上,试图扑上去,呵呵,其实要我真做什么,坦白说,我真不敢,不是我怕她会报警抓我,而是我心里依然舍不得。这一瞬间,看着已经流出眼泪的姬妍,我迟疑了一下,但是我的肢体似乎已经不受理的控制了,MD,你此刻的眼泪不会还是为那个混蛋流的吧?!我真的,扑了上去……啊!!我靠,一阵闷痛从腹部蔓延到上的每一条神经,这个臭丫头居然朝我的腹部蹬了一脚,力道之大,我都怀疑她被李小龙附体了。剧烈的疼痛让我瞬间恢复了理,我原以为姬妍会猛地醒悟,然后马上过来问我怎么样,伤着了吗?谁知她看着我,极其委屈地小嘴一撅,又一大滴泪水掉了下来,然后开门就冲下楼去。我听到了楼下老爸疑惑而紧张的声音,“哎!妍妍,你咋了……”然后是姬妍一声委屈的“对不起,伯伯!”我定了下神,马上冲到楼下,下客厅的旋转楼梯的时候,居然扭了一下脚,似乎楼梯都在对我说,活该!老爸见我跑下来,生气而慌张地问我:“妍妍咋了,她哭什么呢?你欺负她了……”我来不及回答老爸的训话,直接冲出了家门。

    我看到的只是姬妍那辆红色的卡宴,在视线中逐渐变小。我顾不上回去跟老爸借他的A8了,我赶紧跑到路边去拦出租车,看来上天还没有遗弃我,附近正好有几辆空车,我马上跑到一辆车跟前,拉开车门,对师傅说,赶紧赶紧,追前面那辆保时捷,红色的,越野车,快。我有些语无伦次了,师傅看出了我的着急,二话没说,便一脚油门冲了上去,我心想一会儿一定要多给他点车钱。可能是姬妍心难受无法集中注意力开车,也可能是这个出租车师傅的技术了得,几分钟后,我们在一个红灯前面,看到了姬妍的红色卡宴,我赶紧对师傅说,就是那辆,就是那辆。师傅点头说,知道,放心吧!然后他看了我一眼,问我是不是在执行任务。我哭笑不得,说跟女朋友吵架了。师傅恍然大悟,没事,小伙子,两口子吵架,一会儿好好说说,就没事儿了。我懒得理他,但是他似乎还想唠叨,我说,大哥,你专心点儿开车吧,行吗,别跟丢了。可能这个的哥被我的话给噎住了,不再说话,不太高兴地开着车。我顾不上去想自己这样是否得体是否过分了。管他呢!虽然我知道姬妍这个时候应该还是要回那个孤零零的家,但是我还是怕出租车会跟丢了。我格外紧张地盯着前面的车,生怕她突然消失了一样。此刻的我,真的,无比后悔!

    很快,出租车跟着卡宴到了XX半岛,看来我猜得没错。记得今天下午我来找她,门口的保安不让出租车进,我跟他说了好半天,把姬妍的名字以及门牌号都告诉了他,就在我准备打电话让姬妍出来接我的时候,另外一个保安说让他进去吧,并冲我笑了笑,估计他见过我跟姬妍一起进去过。好在此刻门口的保安还是下午那两位,我降下玻璃,对他们挤出了一个笑容,说还是我。他们笑了笑,就让我们进去了。等出租车马上就到姬妍家的别墅的时候,我开始掏钱……MD,没带钱包!我靠,我怎么净掉链子啊!车子已经到了姬妍家的楼下,我甚至都想把自己回国前刚买的HTCDesire给这个勇猛的的哥,但是转念一想,不行,这上面存着我的信用卡,护照,份证等等一系列证件的复印文档,而且,这个手机在内地很难买到的,我这个还是托朋友从香港给我带的。我靠,怎么办,怎么办?我说师傅你等一下,我忘带钱包了,我让我女朋友下来给你钱。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师傅有些疑惑和警觉地看着我,他不会以为我坐霸王车,然后绑架他吧!

    我此刻算是知道了什么是狼狈了,现在真是后悔,如果刚才我没有对姬妍那样,我想现在爸妈正和我们俩坐在订好的房间里享受着温馨的晚餐。唉~我拨通了姬妍的电话,通了,摁掉,再打,再摁掉,继续打,继续摁掉。我靠,我彻底没辙了。我跟师傅说,她现在生我气不接我电话,要不你先回去,别耽误了你的生意,你明天还来我家,我给你双倍的钱,赔你不是。结果,大家可想而知,这个师傅是死活都不吃我这。我急了,我说三倍,好吧,你明天去找我,我又跑不了,我家就那儿,你也看到了。谁知他说,算了吧啊,谁知道你家在哪儿!我没辙了,一下子靠在了座椅上,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左脚踝处开始疼了,估计是刚才那一下崴地不轻。我本想打开车门下去大喊“姬妍你出来吧,我没钱了!”但是转念一想,这里是高档住宅区,虽然我不知道这里的规章制度,但是我想这辆出租车能进来,保安已经给足我面子了,我要是现在在这里大喊大叫,加上我这几天频繁出现在此,说不好别人会以为我是个为所困的变态,直接打110,那我就完蛋了。对,小虹,我突然想起了小虹,她家不是也在这儿吗?我马上拨通了小虹的电话,她那边倒是很快接通了,不过听起来很吵。“小虹,我是裴宁,你现在在家吗?”我省去了所有的客和开场白,直接进入主题,“啊!裴宁啊,你好!”我晕,这小丫头真是不知道事紧急啊,还跟我说“你好”,我一点儿都不好啊!“你在家吗?小虹。”我再次强调了一遍。“噢,我不在啊,我跟爸妈出来旅游了,我们现在在海南岛呢,呵呵,你在哪儿呢?”老天爷啊,您这是在惩罚我吗?我没有回答小虹的问题,接着说道:“小虹,你家有没有其他人,比如说保姆。”“没有了,我爸给他们提前放假了。”我晕死,这小虹家有几个保姆啊?这可怎么办啊?我简单说了两句语无伦次的客话,就挂了电话。师傅可能看出了我确实是事出有因,就好心地对我说:“哎,老弟,要不这样吧,我现在再给你拉回去,你回家拿钱,然后我再给你送回来。不过你得按公里数给钱。”我晕死,我不是怕多付这些来回的车钱,因为我刚才还说明天给他三倍的价钱,只是我怕我这一走,就再也见不到姬妍了,虽然理智告诉我,姬妍一时半会不会离开这里,但是我就是害怕,我不敢冒这个险。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MD,不就是一个手机嘛,里面的资料现在老子就把它给删了。我拿出手机跟师傅说,哥,这个手机,我不要了,给你,行吧?抵车费了!那哥们儿接过手机正反看了一会儿,说,这山寨机值多少钱?我靠,山寨机?!Desire刚上市的时候,我花了四千多人民币让朋友给我带的,他说是山寨机!我对师傅说,这不是山寨机,这是HTC,是国际名牌。他摇了摇头,说我没听说过,算了,我不要了,你还是给我车钱吧!这手机我拿去卖都不知道能卖几个钱!我无语了,紧紧闭着眼,把头往后仰,重重地靠在座椅头枕上。你说我还能怎么办?我还能有什么法子?

    在我无比郁闷的时候,只听见旁的司机叫了起来,“哎!你来的正好!你赶紧给你老头儿车钱付了!”我睁开眼一看,姬妍在出租车外面站着,脸上还挂着泪水,面无表。老头儿在河南话中泛指老公,虽然姬妍一直都是说普通话,但是我想她应该能听得懂“老头儿”的意思。她把一个钱包从我刚才在门卫处就降下来的车窗扔给了我,然后就朝家里走去,然后重重地把门关上。我问师傅多少钱,他指了指里程表,说三十三,你给三十得了。我本不该拿着姬妍的钱充大方的,但是此刻我对这个司机的印象很好,等我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给我打折。我翻开姬妍的钱包,里面没有她和那个装男的合照,看来电视里的场景并非每个人都喜欢模仿。正好,在她的钱包里有一张五十,要不是看数字,我都不太认识五十面值的人民币了,说实话,不是很常见。我给了师傅,并跟他说不用找了,回去开车慢点。他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姬妍家紧闭的大门,对我说,老弟,凡事冷静点儿,别冲动!好好哄哄她,去吧!我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在我下车的时候,他又跟我说了一句,你老婆真漂亮!我朝他笑了笑,没有说话。唉~姬妍要真是我老婆,就好了。

    出租车消失在了小区转弯处,我看了看眼前的房门,心里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当我看见手里拿着的钱包,突然心里兴奋起来,这……不会是姬妍留给我的暗语吧!呵呵,一定是的。在我准备敲姬妍家门的时候,电话响了,怎么老是这样啊!我一看,是老爸打来的。我赶紧接听,老爸在那边的语气很着急,问我现在在哪儿,找到妍妍了吗?我说爸,没事儿,我找到妍妍了,你别担心,晚上,可能我们不能跟你和妈吃饭了……老爸直接打断了我的话,说那不要紧,吃饭啥时候都中,然后就是对我的一阵训话,你看你多大了,咋这么不懂事呢!人家妍妍这么好一个女孩,你怎么欺负人家呀……我没有说话,耐心地听完老爸的教导,心里有了一股暖流,唉~老爸啊,您真是个难得的慈父啊!

    挂了父亲的电话,我决定负荆请罪,但是这里没有荆条啊?好了好了,不扯了,都什么时候了?我迟疑了几秒钟,终于鼓足勇气,按下了姬妍家的门铃……(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回国后遇到的极品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