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成功被聘

    “喂!常总啊!你现在方便说话吗?”“嗯,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过去,给你做个助理……主要你得多教教她……对……好的,那明天我就把她带给你看看!”说完,父亲便挂了电话,整个过程帅到了极点。父亲说的常总,我是知道的,很厉害的一个角色,在整个林丘,估计除了父亲,他的威信足可以排到二大王了,呵呵。常总不是董事会的成员,没有占一点儿股份,但是他的能力很强,几乎所有的员工都很尊敬他。我只见过他两次,第一次是在我出国前奋战雅思的时候,那时候我英文绝对是半桶水,他那晚去我家,居然用英文问我话,我靠,当时可把我给唬住了。第二次,是我第一个暑假回国过年,呵呵,新西兰的暑假,中国是冬天,又和他见面了,当时我的英文虽有不小的进步,但是心里依然很没底儿,所以一看到他,就躲得远远的。

    在这里,我就不得不说上一个很有必要的插曲。林丘这些年为了朝多元化集团发展,除了皮具,又开设了很多其他领域的项目,比如说酒店,教育以及一些我到现在也不太懂的重工业原料方面的,酒店和教育就不用说了,市场肯定在国内。部分皮具,也仅靠国内的订单,就可以把生产计划排的满满的。但是其他一些产品,就必须往国外销售,尤其是部分工业原料,比如说碳化硼,碳化硅,陶粒,基本上90%左右的订单都需要外商来支持,我想经济危机的时候,令林丘头疼的可能就是这些项目。几年前,但凡这些产品想要出口,必须经过河南一个进出口公司的协助,它的名字我就不说了,这个公司有点像是半政府部门的质。因此,你懂的。林丘每经过这个公司往外销一批货,就需要给这个公司高额的中介费,而且他们的办事效率和服务态度又差的的要命。在这种况下,父亲做了一个相当牛的决定,就是自己创办一个进出口公司。可能在发达的沿海城市,外贸公司是很常见的,但是在郑州这种内陆城市,大多数企业都是做一些内销的项目,甚至是属于那些靠山吃山的项目,因此进出口公司的市场不是很大,而且创建的难度也可想而知。这个公司在帮林丘解决所有的出口订单的同时,还能帮其他一些企业做业务。坦白说,这个公司在盈利方面,做的很一般,每年带给林丘的利润寥寥无几,但是父亲对这个公司非常看好,里面所有员工的薪水都比普通的林丘职员高出几倍,当然,对进出口公司的员工应聘的要求也是相当的高,不看英语等级证书,只看英语水平,还必须有一定的外贸业务经验。这样一个重要的公司,总经理,就是常总。大家可想而知,常总在林丘的分量了吧!

    但是,想到这里,我不由地为王楠捏了一把汗,父亲竟然准备让他去常总的进出口公司工作,别说英文水平了,她恐怕连最基本的办公室工作都不会做吧……算盘,唉~我敢百分之一百的肯定,林丘进出口公司的所有业务都用不到神算子。我咽了一口吐沫,问父亲:“爸,常总,现在不在进出口公司了吗?”“在啊,他一直都在那儿。”“啊?那……王楠她,给常总当助理,合适吗?”只见老爸很轻松地一笑,“那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慢慢来嘛,只要这闺女肯学,常总会教她做业务的。”我一瞬间觉得老爸的全都冒着金光,呵呵,这种气魄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具备的,收一个来自乡村的初中生,进林丘最高端的外贸公司,肯定是需要顶着很大压力的,可能所有在员工在这件事之后,都会对父亲抱怨,甚至常总,可能也会觉得心里不舒服。

    我回到房间,就迫不及待地给张鑫打了电话,说事办成了。我本以为他会像中午那样感动的泪流满面,因为中午是眼眶湿润,现在怎么说也得泪流满面了吧。谁知道,他只是连着说了几个谢谢,不管是语气还是态度,让人感觉心里都不是很舒服,就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反正此刻我的心里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要知道,父亲让王楠这种条件的人进林丘,而且还是外贸,那是相当不容易的破例了,但是张鑫这家伙居然这种反应。我和他约了明天见面的时间,就挂了电话。坐在电脑前,准备开机玩植物大战僵尸,突然,我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张鑫对我的成功相助没有我想象中的激动,其实原因很简单,在他看来,林丘是我家的公司,安排进去一个人,那还不是囊中取物那么简单?他认为中午在川菜馆我说我尽力帮他的时候,就是一定没有问题了。怪不得,中午那会儿他都眼眶湿润了。唉~真是不在其位不知其职难啊!

    因为第二天晚上约好了要和姬妍吃饭,所以我和父亲心有灵犀地把见面时间约在了上午,而且希望能在中午就把一切办妥。为了节约时间,父亲决定亲自去王楠家接她,一路上,我给张鑫发了很多条短信,让他们务必在我们到达之前准备就绪,张鑫说没问题,他家离王楠家很近,他一大早就去了王楠家,现在都准备好了。我心想谁知道你小子是不是昨晚都没走啊!这孩子都出来了,你还在这儿装个啥啊!孩子?对,这说到孩子,我不由地一惊,因为我昨晚给父亲说的是,王楠是张鑫的妹妹,当然,我没有说王楠现在已经怀孕。妹妹?我冷吸了一口气,一个姓张一个姓王,很可能昨晚老爸只顾着为王楠的遭遇感触了,没有注意这一点。我连忙又给张鑫发了一条短信,说我昨晚跟老爸说王楠是你妹妹,表妹,一会儿可不敢穿帮了。我发现郑州的交通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堵了,现在应该是上班的高峰期啊,但是马上想到了昨天张鑫告诉我周末不用上班,对,今天应该是周了。看来,父亲为了王楠的事,周末还要去打扰常总。

    当父亲的A8停到城中村的时候,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虽然奥迪A8在郑州早已不是稀罕物,但是在城中村,应该不是很常见吧,呵呵,当然,这个我不多加评论,因为我也仅仅来过一次。张鑫这小子还算给我面子,已经和王楠两人站在昨天我停车的地方等着我们了。父亲很和蔼地笑着下了车,他们俩马上迎了上来,说叔叔好!这一点,他们可没有姬妍懂事,姬妍都是叫伯伯的,呵呵,不过老爸的年龄确实能让我的大多数朋友都叫伯伯的。我爸问他们吃饭了吗,先去吃饭吧!这句话很明显是个设问句,自问自答。父亲没有继续坐在后排,而是坐在了前排副驾驶座位上,我们三个挤在后排。王楠今天似乎打扮了一番,虽然她上的香水闻起来是那种很廉价的,但是看得出来,她对这次机会是相当重视的。我们在一家小吃店停了下来,里面买一些简单的早餐,我不想到了上次和姬母在一起吃早餐,呵呵,看来父亲和姬母两人真是不一样啊!

    在吃饭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王楠,感觉虽然她的头发和衣服都是看起来花了很少的钱,但是这个姑娘的底子还是不错的,皮肤很好,很白,而且材也不错,怪不得张鑫这小子会甘心顶着家庭的压力,和她交往。我想,如果王楠能有比较好的经济实力,好好包装一下,应该是个很受欢迎的白领。一想到白领,我下面的小兄弟又开始激动了,难怪我第一次见她,看她很像武打片里面的女主角。

    我原以为,我们会直接去常总家里,但是没想到父亲带我们上了XX大厦,这是郑州很出名的一幢写字楼,林丘进出口公司就在上面。我本以为王楠这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姑娘,此刻会很惊讶或者紧张地四处张望,但是我错了,只见她一路上都很很淡然,或者说很端庄。这倒让我有些不可思议,看来这姑娘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待我们见到常总的时候,他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本杂志,整个公司空无一人。看到我们来了,便放下杂志,站了起来。父亲笑着说:“常总,周末了也不让你休息,不得劲啊!”不得劲,在河南方言里的意思就是不好意思啊!父亲大多数况下,都是说河南话。常总微微一笑,说没事儿,然后看着我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笑容很好看,我也冲他笑了笑。然后他便把目光移向了张鑫和王楠,他的脸上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微笑,看不出他的想法。然后,他说都坐下吧,别站着啊!他没有给我们倒茶,而是问父亲,我们吃饭了没,如果没吃,就打电话叫外卖。我心想,国人一直以来都是以吃饭作为最高贵的待遇,唉,这饭要是再吃,就吃到晚上了,我们和姬妍也不用吃了。父亲说吃过了,然后便转入了正题。父亲没有跟常总说王楠家里的遭遇,可能是顾及到王楠的在场,或者王楠以后的发展。只是跟他说让他好好教教这个女孩,她很聪明,很学。当然,这个很聪明学是父亲自己加工的,他这是在赌博,也可能他能一眼就把王楠看透,反正,父亲的语气很明显就是在告诉常总,这个人,你必须得要!

    常总是个爽快的人,听父亲说完,直接对王楠说,明天周一,你就直接过来吧,早上七点,我们要开例会,记着千万别迟到。王楠很有礼貌地站起来对着父亲和常总说谢谢,居然还朝两人各鞠了一个躬,呵呵,更像本优秀的女演员了,简称什么,你们懂的。我没有想到整个过程这么顺利,父亲没有提及王楠的学历,常总也没有问。我想,这下,张鑫这小子一定更加以为这事儿如此简单了。我朝他看了一眼,果然,他没有一副很感激的样子,只是像常总和父亲说了句谢谢后,就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了。其实,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心,我想还是我的商指数太低所致,当我为别人办一件事儿的时候,可能在其他人看来,这件事很一般,但是在我看来,似乎就很了不起,我就认为对方一定要很激动,才能表现出对我的感谢和尊重,呵呵,看来是我的问题。想到这里,我也不再郁闷了。而且,一想到,晚上就能见到姬妍了,心里就无比的激动啊!

    我们和常总一同走出了XX大厦,我看了下手机,现在差不多有十一点了,我们约的是早上十点,想不到这么快就搞定了。这个时间,我想父亲肯定会请常总吃饭,报以答谢。谁知父亲并没有这么做,他只是问常总怎么过来的,要不要送他,常总指着不远处的一辆车说没事,我开车过来的。我一看,是辆黑色的奔驰E级,我想常总即使也弄一辆A8,父亲应该不会想什么的,但是他只是开了辆奔驰E级,看来这个男人确实很聪明。我之前就听说一个富二代刚刚上班,就开了辆奥迪Q7,结果整天被老板穿小鞋,因为他老板才开帕萨特。当然,我想父亲是肯定不会对常总这样的高层穿小鞋的,但是常总自己倒是个很聪明的人,刚才父亲介绍王楠的时候,没有谈及王楠的学历,一般的主管都会问这个问题,但是常总却只是认真地听完,然后直接说你被录用了。果然,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常总的奔驰驶出了我们的视线后,父亲说中午我们一起吃饭,然后便对司机说了一个酒店的名字。其实我是很不喜欢在酒店里吃饭的,我觉得那里的饭菜并不一定比一些老字号的小饭馆好吃,但是我想今天父亲之所以请张鑫和王楠去酒店吃饭,有可能是为了庆祝王楠成功被录用,有可能是觉得王楠是个可怜的女孩,我想如果父亲前几年知道王楠的遭遇,肯定会把她拉入公司资助项目的名单,而且还会对她倍加照顾,当然还有一种可能,父亲是在我的老同学面前给我撑面子。呵呵,最后一点,我觉得可能应该不大,毕竟父亲都几十岁的人了。吃饭的时候,张鑫和王楠似乎有些约束,尤其是王楠,父亲把菜单给她,说你喜欢吃什么,点什么,但是她看了半天,都没有点出一个菜,到最后,居然点了一个蘸酱小黄瓜,我想,很可能是她觉得这里面的菜都太贵了,不好意思点。刚才在XX大厦的那份淡然莫非是装的?父亲听完她点的菜,笑了起来,说闺女,你别嫌贵,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吧!但是她还是看了半天都没能点出一个菜,最后,父亲说让她哥哥帮她点,然后张鑫和我一起看着菜单,点了一些菜,父亲又吩咐服务员加了几个招牌菜,并对服务员说,我们自己家人吃饭,那些花哨的不要,做的实惠一些,这些孩子的饭量大。说完,那服务员居然笑了起来,说裴总您放心,您交代的,我们一定做到。看来老爸是这里的常客了。点完菜后,父亲问服务员洗手间在哪里,然后起准确出去,我马上也跟了上去。在洗手间,我问父亲为什么不让常总和我们一起吃饭。父亲看着我笑了笑,犹豫了一下,说那不合适,如果常总来,这两个孩子会更拘束,毕竟以后常总是王楠的上司。然后,父亲顿了一下,对我说道,以后你会明白的,等你坐到这个位置上,是不能常常和自己的下属吃饭的,应该多跟你的对手公司的老板吃饭。我认真地点了点头。“等你坐到这个位置上……”看来父亲还是打算让我进入林丘的,或许只是他认为时机未到。

    席间,父亲问了王楠了一些问题,但是避开了家庭状况,王楠礼貌而小心地回答着。我突然发现,我这次回国后遇到的女孩,除了小虹,姬妍和王楠都失去了父亲,虽然王楠是很早以前就失去了。可怜的女孩啊,难道这是命中注定的?我突然想照顾这个女孩子……算了,算了,我怎么突然冒出了这种想法?王楠是我朋友的老婆,况且我还有姬妍呢……姬妍,唉,一想到她,我又有了些许惆怅,虽然晚上就能见到她了,但是我又想到了Jimmy,那个装男走了吗?他们这几天也像我上次一样,同居一室,同睡一吗?姬妍说,她昨晚要处理一些事,她指的是什么事?她到达发生了什么事?或许今晚,谜底就能解开了……(未完待续)

    <ahref=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回国后遇到的极品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