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姬父的死因

    啊?!我浑上下像被冻住了。怎…怎么会死了呢?这绝对是一个我万万想不到的事,虽然我没有见过她的父亲,也不知道她的父亲是否患有什么重病,但是我很难想象,姬妍这个美丽的犹如天上来的女孩,竟然要面对这种无而痛苦的宣判。每个人都会面临死亡,但是在我们的周围,死亡似乎总是很遥远,虽然我们都知道死亡随时都有可能侵蚀我们脆弱的生命。人生在世,最痛苦的莫过于父母离世,最遗憾的莫过于子养而亲不在。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美丽的女孩,脑子里所有的词语都消失了。我也为刚才自己极其狭隘的猜测感到可悲,感到后怕。如果我刚才自以为是地对着她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我很难想象姬妍会忍受多大的委屈和苦闷。

    “怎…怎么走的?伯伯怎么走的?”虽然我不知道姬妍父亲的年龄相比父亲是大还是小,但是叫伯伯,算是一种尊敬吧。当我问完这句话,立马有些后悔了,我现在这样问她,不是着她再次回忆那段痛苦的记忆吗?“我爸出了车祸……都是那个混蛋姬炜…要不是他,我爸…我爸也不会死……”姬妍没有避开这个话题,哭着向我说道,话语中夹杂着些许哽咽,她没有哭出声,但是眼泪一刻不停地从眼睛里涌出来,不知道我的描述是否准确,看着此时的姬妍,我心里最柔软的那一部分正被一点点地扯开,我伸手一把把她揽入怀里,她没有拒绝也没有反抗,轻轻地将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就像一只委屈而又可怜的小猫。我悄悄地把体往下滑了点,以便让她躺着更舒服一些。这个时候,姬妍头发上上的香气依然源源不断地刺激着我的神经,但是我已经完全没有了几分钟前的那种**了。我将子向左微微一侧,右手也伸了过来,轻轻地将姬妍环住,微微地摇摇头,心中无限地惆怅。

    就这样,我抱着姬妍坐了十几分钟,因为姿势不对,我的腰部悬空,很不舒服,加上姬妍的呼吸越来越低缓,如果她就这样睡着,会不会生病不说,一会儿醒了,睡眼惺忪地开车非常危险。“姬妍。”我轻轻地叫了她一声,“嗯。”她同样很轻地应了我一声,声音中带着一丝疲惫,我突然很想照顾这个女孩,虽然我和她只认识了几天,我们对彼此都几乎是一无所知。“那个姬炜,是你的家人吗?”我不知道此刻继续问这些东西,会不会换来几个大嘴巴,但是我很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我好事,而是我觉得这个只见了两次面的女孩,就像是我的亲人,她上所承受的痛苦,我很想帮她化解,在此之前,我必须知道事的经过,即使挨上几耳光,都无所谓。姬妍微微叹了口气,从我怀里坐了起来,靠在宽厚的座椅上,右手不安地抚摸着方向盘,慢慢地向我说起了那足以摧毁她的片段。为了方便各位理解,我在此用第三人称的口吻转述。那天来机场接姬妍的男人,也就是今天白天在XX半岛见到的玛莎拉蒂的主人,是姬妍的哥哥,就是她嘴里的混蛋姬炜。其实,在姬妍回郑州的前几,她的父亲就已经亡故,只是没有人告诉她,只是跟她说在郑州的姥姥家有很重要的家庭聚会,需要她回来参加。而她正是从北京的父亲家里出发来郑州的,说到这里可能大家有些迷惑,我在这里夹述一下,姬妍没有避讳地告诉了我,她的父母已经离婚多年,两人分居两地,都有自己的事业,虽然两个人的感已经结束,但是对姬妍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她的父亲就是在她接到通知回郑州的前几天在高速公路上出的事,但是姬妍并不知,当她几天后接到通知要回郑州参加家庭聚会的时候,想到父母已经离婚,就没有问及父亲是否同往,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所谓的家庭聚会,原来是父亲的葬礼,因为她的父亲自小就是孤儿,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就是姬妍的母亲和两个孩子,所以葬礼由姬妍的姥姥家来办理。当姬妍回到姥姥家,看到父亲的大副黑白照片挂在墙上的时候,顿时就懵了,她发了疯地问母亲怎么回事,但是母亲只是一个劲儿在哭,什么都不说,最后姬妍的哥哥姬炜告诉了姬妍,她的父亲是为了帮自己置办一个公司项目,和他一起在高速上出了车祸,坐在副驾驶上父亲由于没有系安全带当场死亡,走的没有痛苦,而自己系着安全带却毫发未伤地活了下来。

    此刻我也终于能联系起来那天在XX半岛看到姬妍和他哥哥的那一幕了,还有他哥哥为什么坐在车里哭成泪人,也都可以解释了。当时我还以为他们两个是侣,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吵架了闹分手。唉,看来我的思想真的和现实接不上轨啊。只是,直到现在我还有一些疑惑之处,我之所以会一直以为他们两人是侣,是因为他们确实长得不像啊,不会和电视小说里一样,两个人是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吧,又或者跟蓝色生死恋一样,两个人根本就是抱错了的假兄妹。另外,当姬妍躲进XX半岛的别墅里,姬炜为什么进不去呢,难道姬炜连自己的家都进不去?还有,根据姬妍的描述,她的母亲在郑州也是有自己的事业,她和她哥哥一个开玛莎拉蒂一个开保时捷,就不难看出,她母亲的事业绝对不止我家的林丘实业这种规模。在这种况下,姬炜要置办什么公司项目,为什么不直接找他的母亲,而去找他爸呢?

    唉,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如果以后跟姬妍还有发展,这些谜团都会迎刃而解的。当前,还是好好地安慰下边这个可怜的女孩吧。

    看着疲惫而伤心的姬妍,我突然觉得语言在此刻完全失去了功效,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我再次叹了口气,一把将她抱在怀中。在国外那些宅男的岁月里,我无数次地幻想能有一天抱着一个美人,贪婪地亲吻她的嘴唇。此刻,我已将这么一个难得的美女抱在了怀里,但是我能亲吻她吗?显然不能,这个时候我不能有那些心思,更不能有那些动作,否则,我跟一个禽兽又有什么区别。突然,我的手机响了,姬妍从我的怀里起来,似乎有些羞涩。电话是父亲打来的,“喂,爸。”“这都十一点了,你怎么还不回来呀?你现在在哪儿,你刚才出去也没开车,是不是出去喝酒了?我现在开车去接你吧?”父亲似乎很着急,但是语气还是跟平时一样。我这才发现已经十一点了,因为车外已经看不到走动的人影了。“额,我在……这样的,爸,我有一个好朋友,他的父亲过世了,我在这里陪他,我没有喝酒,他开着车呢,我们很安全。”“唉,是这样啊,那好吧,你好好安慰下你的朋友,两个人在一起不要喝酒,要是太远,就别回来了,在你朋友家陪陪他吧。要注意安全。”“嗯,好吧。”我有些无语,父亲显然不知道我的朋友是个女,但是说实话,父亲对我的朋友一直都非常友好,这种友好不是大人对孩子那种客,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亲切。虽然父亲从未跟我提起,但是我看的出来,父亲自创业开始,一直在他边或者远处帮助他的都是他的朋友,但是相反,那些亲戚,就是父亲嘴里说的亲人,没有一个帮助他,在他最潦倒的时候,他的哥哥都没有借给他几块钱的车票,父亲也真是一个有骨气的人,一个人一天只吃了一个馒头,在冰天雪地里从郑州走到登封,又从登封走到郑州。但是后来,父亲的事业越来越大了,家里的亲人都过来希望能来个鸡犬升天,父亲却丝毫没有半点儿的犹豫。他总是告诉我,“父母不管养了多少孩子,自己都要认为只养自己一个,孝敬父母是不能计较的。”“这个世界上,血脉是什么都割不断的,也是永远都割不断的。”父亲的嘴里从来没有一句埋怨亲戚的话,但是从他对我的朋友的那些友善,我能感觉的到,在父亲的心里,朋友的分量是非常之重的,因为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他的都是他的朋友,所以他认为我的朋友,也是同样应该珍惜的。倒不是说朋友是有利用价值的,因为真正的朋友,帮助你,是不求回报的。就像父亲的那些朋友,他们在帮助父亲的时候,父亲并非当时的局长或者总经理,只是他们的一个朋友,当父亲有所成就的时候,围上来的,大多也不是那些朋友,而是伟大的亲人们。

    刚才的思维告一段落,我突然又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我今晚,无家可归了。“刚才是你爸么?”姬妍悠悠的声音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她刚刚失去了父亲,我现在应该怎么说呢,我总不能说那是我叔吧。有哪个当叔的半夜不睡觉打电话问侄子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啊。“我都听到了,宁宁,你今晚来我家吧…..”“啊?!”我这声“啊”绝对不是装的,是真的来自潜意识。一来是因为她竟然叫我宁宁,二来,她竟然邀请我去她家……过夜……(未完待续)

    <ahref=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回国后遇到的极品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