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邂逅玛莎拉蒂

    看来我猜得没错,因为几秒钟后,玛莎拉蒂右边的车门打开了,接着一个时尚漂亮的女孩下了车,没错,是姬妍,高挑的材,柔长的卷发。我一时间大脑充血,准备打开车门出去跟她打招呼,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吗?哈哈哈,谢谢老天,谢谢小虹。但是,在我的左手打开车门的一瞬间,马上又停住了。我想大家都猜到了,没错,玛莎拉蒂的左边车门也开了,刚才我怎么没注意到这点呢。可能是因为在新西兰待久了,那边的车都是右驾,而驾驶员都是从右门出来的,刚才头脑充血,一时间以为从右门走出来的姬妍就是驾驶者。谁知我犯了形而上学的错误,忽略了另一个人,当然,当我看到驾驶位走出来的那个人,没有太多的惊讶,还是那天晚上开着玛莎拉蒂到机场接姬妍的帅哥,今天那个帅哥没有穿西服,而是一舒服的休闲装。坦白说,依然很帅,至少比我帅的多。我靠靠靠,老天保佑,这个人是她哥哥,或者是她叔叔,爸爸也行,只要不是男朋友……

    直到现在为止,我一直都是在利用后视镜在偷窥玛莎拉蒂,他们应该看不到我,此刻我已经完全没有了下去和姬妍打招呼的勇气,只是想就这样再偷窥下去吧。当那个男人下车后,姬妍已经走到家门前,我略微扫了一眼那幢别墅,似乎比小虹家的要小一点,不过也够奢华了。姬妍只把房门打开了一点,就侧进去了,然后迅速关上了房门,而那个小帅哥也冲到了门前,只可惜姬妍在他扑上来的前两秒钟就关上了门。那个帅哥好像比较郁闷,在房前拍了几下门,又连着按了几下门铃,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接着没过一小会儿,就把手机又放回口袋,不知道是没打通还是被挂了,但是我猜得到,这个电话是打给姬妍的,我也猜得到,这个电话打的很不顺利,当然,嘿嘿,我还猜得到,这小伙子和姬妍发生了不愉快,不管他们俩是什么关系,哈哈,反正对我来说,是件好事。突然我觉得裴宁这小子怎么这么混蛋,我靠,裴宁是谁?我吗?嘿嘿嘿嘿

    本来想等这烦人的玛莎拉蒂走了之后,我过去敲门见见姬妍。但是那厮一直不走,坐回车里,也不熄火,也不开走。我靠,不会是在车里玩单人车震吧。好在小区里的路还算宽,我调转了车头,从玛莎拉蒂的旁边缓缓地的开了过去,在和他交汇的一刹那,只见那帅哥在车里朝我看了一眼,仅仅是一眼,就足以让我差点把车开到路边花坛里去。因为我看到了一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那哥们儿没有在车震,而是在模仿小郭泪流满面呢。

    一下子,刚才幸灾乐祸的快感一扫而空,心里的感觉很复杂,因为我想到了自己和前女友分手的时候,跟这个帅哥差不多。所不同的是,他是坐在玛莎拉蒂里,我当时是坐在学校场边儿。此刻我之所以有这么复杂的心,不是因为和他同病相怜,而是觉得这么一个开着豪车的大帅哥,在我的印象里,是从来不缺女人,也从来不珍惜不在乎女人的。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痴的种,突然我对他的印象好了许多。旁边一辆本田雅阁一边按着喇叭一边极其嚣张地超了我的车,我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离开小区,到了马路上。不能再分神了,好好开车吧。

    回到家后,看到父亲在沙发上坐着,印象里他很少会在白天出现在家里,午饭一般都是在公司里解决,晚上才会回来。从我小时候开始,父亲就很忙,那个时候是创业,很心,常常都会顾不上刮胡子,加上我出生的时候,父亲已过而立之年,一次他难得有空,去幼儿园接我放学,年轻的老师竟然对我喊道:“裴宁,你爷爷来接你了。”听说那时我很愤愤地站起来对老师大声嚷道:“那是俺爸,俺爸结婚老晚!”此刻的父亲,已经有些驼背,我不由地叹了口气,如果说当年去幼儿园接我的父亲是看起来老了,现在的父亲是真的老了。我突然想到了小虹问我的话,我决定跟父亲好好谈一谈。“回来了?小虹回家了?”父亲看到我,微笑着问道。“嗯,我送她回去的。”“嗯”“爸,你今天不用去公司了?”“今天没什么事儿,下午就不去了。”父亲顿了顿,接着又说,“中午吃的怎么样?我看你中午都没怎么吃,是不是和生人一起吃饭,放不开啊?”“没,中午吃的不错。”我和父亲总是没什么话,每次打电话也都是在一分钟左右结束,而且话题都差不多。父亲似乎也没什么话跟我说下去,便笑着对我说,你想看什么看吧,同时把遥控器递给了我。其实我和父亲都不喜欢看电视,有时候坐在客厅里,开着电视只是为了让诺大的客厅显得不那么冷清。我摇了摇头,没有接父亲的遥控器,然后看着父亲,一字一句地说道:

    “爸,咱们公司现在况怎么样?”“公司?一直都那样,很好啊!”父亲轻描淡写地回答道,虽然我在努力地捕捉他脸上的表,哪怕有一丝的反常,我相信都能被我找到,但是很遗憾,在父亲那种爬满沧桑的脸上,我什么也看不出来,有可能是我在国外当宅男太久了,察言观色的能力欠缺,有可能是我太过于敏感于小虹的话。“爸,我现在毕业了,你说我下一步怎么打算呢?”“这个不急,你才刚回来,在家好好休息休息,玩几天,然后再想别的。对了,在国外吃不上火锅吧,咱们家旁边新开了一家火锅店,晚上你妈咱们一起去尝尝吧?”“额……好吧!”“嗯,现在都四点半了,我得打个电话过去订个台,那家店的生意特别好。”说完父亲便拿起电话拨了出去。我一向很惊叹于父亲的记忆力,他虽然已经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但是脑子里储存了至少几千个电话号码,如果有机会你翻看他的手机,你会发现,他的联系人列表是空的,但是他能记住几乎所有跟他打过交道的电话,哪怕只有一次,下次不管是对方打过来,还是他打给对方,都能迅速地反应。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说上一段父亲的往事。

    父亲小的时候,家里很穷,家里的孩子又多,但是是个很开明的母亲,认为孩子是一定要读书的,但是家里的经济能力却无法支撑孩子们的学费。于是,父亲和几个兄弟一起想法子赚钱,当时他们常常去山上砍荆条回来编筐,一个筐卖两毛钱。我曾经在老家见过一些人拿荆条编筐,和大家想象中的不一样,荆条要晒干后才能编,很硬,但是很有韧,在编的过程中,双手很容易受伤,而且稍不注意还会被荆条弹到眼睛。父亲和几个兄弟就是靠这些散活儿来赚学费的。父亲那段不可思议的往事,就是跟砍荆条有关,当年父亲只有十岁,脑子非常笨,本来就上学晚,还在一年级留了两级,当时可没有九年义务教育,考试不及格,就得留级。眼看姑姑和叔叔们都一个劲儿地往上升级,但是父亲却还是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一点都不夸张,真的,父亲那个时候十岁了,第二年一年级,但是还是不能流畅而熟练地写下自己的名字。为此,父亲没少挨打。后来,在一个盛夏的傍晚,父亲正和二哥在山上砍荆条,突然下起了暴雨,两人都是孩子,二伯也只是比父亲大了两岁。那时候的孩子接触的东西少,自然知识也很匮乏,一下雨,就想着跑到树下避雨。当时,两人都拼命地朝一棵大树下跑,父亲体似乎比二伯结实,有可能是整天挨打练出来的,当然跑的也快,父亲一边跑还一边笑着看后气喘吁吁的哥哥。谁知,就在父亲冲到大树下的时候,发现原来这棵树是长在一个很高的土坡边上的,因为雨太大,父亲没有看清,没来得及刹车,就直接栽了下去。等我二伯跑到树下的时候,发现父亲已经趴在落差至少十米的坡底,而且下面全部都是碎石。二伯一边哭着一边跑回了家,跟说弟弟掉山下摔死了。当晚父亲被村里人救上来的时候,已经昏迷了好几个小时了。更恐怖的是,父亲的头上插进了一块石头,所有在场的人都几乎绝望了,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看到这样的况,可想而知。但是只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救。坚定而有力。后来,村里的赤脚医生,用了一系列的土方法,比如说用纸灰和土面止血,用白干清洗伤口,拿瓦片刮血凝。两天后,父亲奇迹般地醒了,想想那个时候的孩子真的是结实,虽然他们没有吃过成长快乐,也没有喝过营养快线。更加奇迹的是,等父亲醒过来后,犹如神灵附体,脑子变得非常聪明,连跳两级,一直到高中毕业,全部都是学校第一名,后来还自学了一口伦敦音的英文,还有现在惊人的记忆力。可能,对现在的读者来说,父亲的这段经历很难让大家信服,但是这确实是父亲上很传奇的故事。

    晚上六点半,爸妈和我一起去了那家生意很好的火锅店,因为离家很近,我们步行前往。其实,在国外,我常常拿着电磁炉用火锅底料煮东西吃,做出来跟麻辣烫差不多,配着米饭当菜吃。所以,并没有觉得特别馋。而且,现在我似乎没有什么心吃火锅。但是父亲的兴致很高,点了很多菜,我估计一会儿走的时候得兜着了。父亲其实是不喜欢吃火锅的,但是现在竟然兴致如此高涨的带我们来吃,还点这么多菜。我知道,都是为了我,因为我边的人都知道我喜欢吃火锅。心想我不能扫了父亲的兴,在父亲拿着漏勺一次又一次把的小碗填满的时候,我也拼命地消灭了一次又一次,母亲坐在旁边满眼慈地看着我,两个人都没怎么吃,只有我一个人在可劲儿的吃,才刚说完没有心吃火锅的,唉,裴宁啊。我想此刻,如果我剔个寸头,估计周围的顾客都以为我是刚从号里出来的。

    就在我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手机响了,我抹了下嘴,拿出手机一看。我靠,姬妍打来的……(未完待续)

    <ahref=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重要声明:小说《回国后遇到的极品女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