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七十二章 功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已进入十月间,掐指一算薛崇训坐上那个位置已经整整一年。今年的雪还未下,河面也没有开始结冰,但天气是明显寒冷起来。太平公主觉得大明宫的冬天干冷对她的皮肤很不好,便决定早早去前往华清宫过冬。在此之前,皇后李妍儿已经被“诊断”出有孕,去华清宫静养去了。内廷还剩下薛崇训做主,可他很少过问后宫的事,于是太平公主临走之前交待金城公主管理内务。

    此前薛崇训不在长安时,太平公主决策了几件大事,其中一件事撤了河北行军大总管杜暹的兵权,现在杜暹已经回京;另一件是转授兵权给金吾卫将军张五郎。薛崇训和南衙大臣对她的处理都能接受,南衙大臣按照几个月前与薛崇训的妥协,默认了在河北修筑长城和要塞的预划。但薛崇训一直没有明确下令开始办这事儿,大臣们自然不会提这茬,因为大伙本就不怎么赞同大修工事,不再反对只是对撤换杜暹的交换妥协。

    当然人们不能期望他突然醒悟取消以前的决定,杜暹回来受到的宠信就证明薛崇训从未打算改变自己的想法;也不会是忘记了或者拖拉的原因,薛崇训经常不上朝接受朝拜,但干事仍然干脆利索的。他在等待一个消息。

    一天宦官杨思勖到温室觐见,终于带来了他等待的消息。

    杨思勖递上了从武功县神机署来的一份卷宗,洋洋洒洒几十页的字。薛崇训随手翻了一下,只得问杨思勖道:“萧旦把朕交给他的差事办好了?”

    “回禀陛下,已经办好了,详细全写在这份卷宗上呢。”杨思勖回答道,语气很轻松的样子,带来的是好消息他自是毫无压力。

    薛崇训的手指轻轻在下面的一叠纸上磕了磕,心说这么多字要看完?他沉吟片刻便递回给杨思勖:“你在监管神机署,这东西你瞧瞧就行了。让萧旦派人送一车‘水泥’,一车‘焦炭’到长安来。”

    他心道看实物就能确定那东西的成败,说不定比看这么多字的描述更加靠谱。

    杨思勖领命急忙从玄武门调军快马去武功县传口谕,这种天子亲自过问的具体事儿效率非常高,上午刚派人去传旨,旁晚东西就到了玄武门夹城内的军官署。杨思勖又用盒子装了两盒东西拿到温室来让薛崇训过目。

    只见里面装着一盒灰黑的粉末、一盒黑漆漆的块状东西,薛崇训拿出一块可能是焦炭的东西仔细瞧了半响,其实他也没见过焦炭……水泥倒是见过,但以前见得水泥和眼前的这种东西显然不是同一种。

    他又用手指拈起一|撮粉末在手指间搓了搓,然后拿起一块毛巾揩了揩说道:“传令军在玄武门外用那车水泥粘合砖石修一小堵墙,然后将焦炭送到甲坊署,让他们拿来熔铁,办好了你便过来禀报。”

    杨思勖忙道:“奴婢即可去传谕。”

    其他人不太理解薛崇训,为什么对如此具体的小事如此上心,每每亲自过问;而那些事关中枢地方的政务却不怎么理会,通常都是政事堂给予处理办法,内阁审核批注建议,最后应该是薛崇训批阅的,但他基本都是叫人直接用玺,几乎没有不准奏的,于是南衙两个官署处理的政务实际上就等同于圣旨。薛崇训对于皇权倒是很放得开手,当然大臣们是不会嫌累的,非常乐意干那些事,这样才能实现他们的抱负和才干。

    第二天杨思勖就禀报了甲坊署的结果,“焦炭”可以熔铁,薛崇训以此判断那车东西可能就是焦炭;玄武门外的一堵矮墙也修好了,但薛崇训又等了三天估摸着差不多干了,才准备过去视察。

    第四一早,他也不去内朝看奏章,乘车直接去了玄武门,然后换战马带着一队军出宫门来到了外面的一片草场上,果然见得草场边上竖着一堵矮墙。薛崇训穿着一袍服,骑马仍旧矫健,带着一队甲兵奔到墙边,后面的内侍省宦官和甲坊署的官僚也随即赶了过来。他坐在马上回顾左右,看见旁边的马上有个认识的将领,羽林军的陈大虎,以前和他打过马球的,便用马鞭指着前面的那堵墙道:“陈大虎,你去试试将它掀倒。”

    陈大虎面露难色,仍旧抱拳道:“臣得令。”说罢跳下马来,将头盔和佩刀取下来递给部将,憋了一口气便忽然向那堵墙猛冲过去,冲到墙边大喝一声,侧一脚向砖墙踢过去。

    不料那墙纹丝不动,陈大虎痛叫一声摔倒在地,忙忍痛爬了起来,叩拜道:“臣再试一次!”

    薛崇训从马上下来,扶起他道:“不用试了,陈将军勇力也踢不翻那道墙,说明甲坊署的工匠用心造了的,一会叫内务局赏些钱。”

    一个官员忙躬道:“陛下的口谕,臣等不敢不实办。神机署送来的一车‘水泥’,臣等只叫人和了一些沙子筑墙,未用其他材料,不想竟然十分牢固。”

    薛崇训忽然“哈哈”大笑,显得十分开心,众臣会意忙附和道:“陛下得此物修筑关隘城池,正如大晋江山牢不可破,社稷千秋万代。”

    “有个几百年就不错了。”薛崇训笑道。

    众文武听罢心下觉得天子倒是很务实,但口头上却道:“陛下万寿无疆,大晋万年基业。”

    薛崇训回头对北衙官吏道:“神机署令萧旦差事办得好,朕很高兴,论功行赏升他做军器监丞回军北衙任职,叫他回来后来见朕。”

    神机署级别同甲坊署,令是正八品下;军器监是神机署的上级衙门,丞是正七品上。萧旦是直接升官了,而且进入了薛崇训的视线,前途比眼前的品级上升更加可观。众人简直是羡慕嫉妒恨,那萧旦是什么人,要门楣出没有,以前不过是个吏,这样的人也能有希望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萧旦听说要到宫里面圣,跑得是非常之快,这本就是一种殊荣。第二天一早他就穿戴一新,一低级的深青色官服被他弄得一尘不染平平整整,全干干净净,他才二十多岁,年纪轻轻又唇红齿白,真叫一个风得意,顿时好像是朝廷大臣一般等在内朝外头觐见。他注意到那些能够入阁的真正大员路过内朝外面的广场时,有的还向自己微微点点头以示招呼;虽然他要尽量弯下腰回礼,但这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要是在以前他这种品级的官儿见到那帮大员只能恭恭敬敬地站在道旁行礼,人家眼睛看着天的会对你点头?

    等了许久来个宦官带他进,是侧边的一座偏。进门后就远远见着薛崇训穿着和自己差不多颜色的衣服坐在那儿,和上次在武功县见到的样子差不多。走近了之后就不能抬头直视了,他直接伏倒在地板上,脸都贴着地了,高喊道:“微臣叩见皇上,万寿无疆!”

    薛崇训的口气十分和气:“王少伯比你年纪还小一两岁,已居内阁中枢为朝廷肱骨之臣。臣子只要用心国事,朕定能不拘一格降人才。”

    一句淡然的话,萧旦立时好像看见了从天而降的一道圣光,充满了无尽的希望,他忙答道:“微臣牢记陛下教诲,鞍前马首尽心用事,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起来说话。”薛崇训说道。待萧旦谢恩起来弯腰站在下面时,他又用平缓而不容置疑的语调说道:“焦炭意义重大,今后关中河东用此物冶金,对农耕、治河等大事作用巨大。”

    萧旦一时没明白怎么能扯到农耕治河那些毫不相干的事儿上去,但他觉得天子说话当然是高深莫测的。

    薛崇训继续说道:“水泥更是看得见的眼前之利,马上就能为国库削减大笔开支。所以以你的功劳,只从八品升到七品朕觉得是不够的,但你升得太急对自己不是好事。”

    萧旦道:“微臣不敢居功,只是按皇上的旨意办了差事。皇上惜,臣更是感怀无以言表。”

    薛崇训心道不过提了一下思路,自己要去造还真造不出来,不是想到什么就能弄出什么的,自己还能想到飞机坦克,能心想事成吗?所以萧旦是很有功劳的,薛崇训便笑道:“功劳都是官吏的,朕居功有何用,谁还能给朕升官不成?”他沉吟片刻又道,“军器监是正四品上,北衙重要职位。现在那位置上的官员稳重有余、进取不足,上次革新盔甲兵器的标准化还是贺知章从中使力,可以说军器监几年无可称之处,他已不适合再留在那个位置上。现在朕还有两件事交给你去办,办成了你来做正四品军器监。”

    北衙军器监掌缮治甲弩、按时交纳武库,是军备的管制衙门,属于要|害部门。现在这个部门的长官被承诺委给本来是无名小卒的萧旦,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平步青云就在眼前。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