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六十章 孝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太平公主要见薛崇训,他是有必要过去的,去之前还匆匆洗了个澡换了一干净的道袍。饶是如此,太平公主见到他的时候也是微微吃了一惊,发现他一个月竟然消瘦了不少,也不知他究竟写的什么东西弄成了这样。其实主要是他专注推论了没注意生活作息,又不受别人管束,与本干的事却关系不大。

    只见他嘴上和下巴的胡须参差不齐显得有些凌乱,两腮也长了一些出来,刚才没来得及修剪。此时的成年男子一般都要留胡子,也有体发肤受之父母的观念,但不是谁都喜欢留一嘴乱长的胡子,平还是会修理的。薛崇训此时的胡子显然和他平的样子不同,而且因为脸部短时间消瘦,眼窝也显得深了,眼神因此也少了些平的适然和淡定。

    孙氏的目光闪烁不定,却有意无意地往薛崇训瞧,她假装不关注他,却让瞎子也看得出来她的注意力全在薛崇训的上。不知为什么,孙氏每次看到薛崇训都会产生一种怜悯,可能是母过剩的缘故,她老是觉得这个比自己小一点的手握至高无上权力的强大男人很可怜。这回更甚,薛崇训憔悴的脸和深陷的眼窝让她觉得很忧郁,便产生了几乎难以抑制的心,她恨不得马上上去抚摸着他的脸柔声安慰他,让他感到快乐。

    太平公主见到薛崇训这幅样子便不高兴地问道:“你最近不理朝政,整闭门造车写书,写的是些什么?”

    薛崇训以为她找自己来就是问这事,沉吟片刻觉得有必要把这种决策的东西知会母亲,便说道:“科举势在必行,我在准备推行更细致的科举制度。首先是考试内容,诗词歌赋不应该再作为选择官吏的条件,这类东西和安邦治国没多大的关系;遵循圣贤思想的经义策论不应放弃,但是……”

    “行了行了。”太平公主预感到他要长篇大论,她的心思本就没在上面,便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薛崇训,“为君者首重用人,你也不用事必躬亲。我今找你来是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孙夫人有孕了。”

    “啊?”薛崇训因为毫无预料,顿时有些惊讶,而太平公主不喜不怒的口吻也让人纳闷的。他回头看孙氏,正好触到孙氏有意无意的目光,她的脸一红急忙垂目看向地板。

    她的子好像在微微地颤动,耳|根也红了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作为一个长辈竟然怀了女婿的血脉,还被一家子人围观,显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她的低头垂目一言不发就像一个被审讯的犯人。

    薛崇训沉默了片刻说道:“多久了?还不显眼之前,只能移居它处居住……将来顺利生产,便对外称是皇后所生。”

    太平公主听罢很满意,和她想到了一块儿,到底自己的长子是历练过识大体的人,不会任地要干把岳母明目张胆收入后宫这等事。她若无其事地说道:“我已经定好明一早让羽林军护送孙夫人出京,去华清宫养着。那里正是养的好地方,再过两三月进入冬季,华清宫温暖湿|润,比在大明宫还好。”

    薛崇训道:“我亲自送孙夫人罢。”

    孙氏听罢顿时抬头看向他,他感觉到了这个女人流露出的无助和依赖。薛崇训理解她的感受,所以才说要自己去送,也是想稍微补偿不让她名正言顺拥有自己孩子的歉意……不过让李妍儿当妈,到底李妍儿是孙氏的亲女,也不算强夺孙氏的孩子,算不得太无

    可是太平公主却露出了无的一面,她对薛崇训这样决定本能产生了不快,冷冷说道:“有军队护送不会出差错,华清宫本也防备森严,你何必抛下自己的正事去跑一遭?朝里难道没有要你做的事,大臣们纷纷上书要撤换杜暹是怎么回事?”

    孙氏忙道:“陛下应以国事为重,我本已羞愧难当,不能再让陛下亲自相送了。”

    她这样说已在薛崇训的意料之中,人和人的区别还是大的,金城就从来不会劝他干什么;而孙氏其实是一个很理现实的人,她常常劝谏薛崇训去做有利的事,只有外头的正事顺利她们才能少经历风浪,她深知命运一体,以前的王爷就是因为斗争失败才落得家破人亡,鸟巢都倾覆了鸟|蛋怎么安然?这种现实还表现在财上,她本的生活不算奢华,却存有大量的金银珠宝首饰,最喜欢的就是值钱又体量小的东西。

    薛崇训向太平公主拜道:“我离京至多不过数,期间若有需要决断的要务,还有母亲做主,只能让母亲多劳心了。”

    太平公主听到这句话好受一些,这是表示对她的信任,所以她便露出了一丝笑意:“常朝政都是你在处理,你倒是不担心我处置大事与你相左?”

    薛崇训道:“母亲大人雄才大略,况且我们母子连心,我心里想什么您还能不知道吗?您说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错不了的。”

    “呵呵……”太平公主被薛崇训两句话就说得心转好,“什么母子连心,你也说得太粘乎了点。好吧,你既然执意要去,我也不好再拦着。”

    于是孙氏的事儿就被他们母子商量着给决定了,孙氏自己是没有自己的主张的,她在薛崇训来商议事儿之后前后就只说了一句话,还是无甚实质作用的话。

    薛崇训对自己干出来的事不好解释的,把岳母的肚子搞大,还在这里讨论。而太平公主竟然没有责怪自己,又赞同了他要亲自送人的进一步要求,薛崇训抱定投李还桃的主意,去讨太平公主高兴。他先和妹妹河中公主一起陪她用晚膳,然后陪坐在左右聊些轻松的话题让太平公主享受天伦之乐。

    反正无关紧要的那些话题,薛崇训只要顺着太平公主的意思说她就高兴了,他很了解母亲的格,凡事要顺着她的意才满意。不过她也不是完全不讲理,在一些大事上薛崇训有自己的主张,只要把太平公主说通有足够的理由,她还是会妥协让步的。

    今晚聊得都是些逸闻琐事,太平公主是白的,薛崇训绝不会说是黑的,于是气氛倒是融洽。加上河中公主实在是一个聪明伶俐又乖巧的人儿,又会撒又会讨长辈喜欢,太平公主的脸色一直都很好。

    河中公主活泼,跪坐在太平的面前给捶腿又站起来揉肩,直让她赞:“最孝顺的还是薛二妹。”

    薛崇训也顺着笑道:“母亲大人觉得儿不孝么?”

    太平公主颇有深意地微笑着摇摇头:“不一样,能左右侍奉的还是你妹妹。而你住在大明宫里,几天见不到一面很平常,像之前一个月都没见过你的人影。”她自然没有说薛崇训不孝,她当然明白真正大用的还是自己的儿子,文治武功守好江山才是根本,若是有人造反要推翻她,有猛将精兵会打仗的儿子更是最好的保障。太平公主几乎不出宫门的人,要保有自己的一切,当然需要各种各样的人,还得有少数真正值得信任的能人。

    薛崇训一时高兴,便起走到太平公主的后,对妹妹说道:“我来服侍母亲。”

    妹妹刚才在揉肩,薛崇训也就把手放到太平公主的肩上代替,不料手刚一触到她的肩膀,他竟变得异常紧张起来。太平公主的衣服是上好的料子又轻又软,薛崇训的手一放上去就立刻感受到了她的肌肤触觉,好像没有阻隔一样,甚至肩骨的形状也完全感受在手心里。他的这双练武的手本来是非常稳定的,同时也是一双摸过许多女人各种浑肌肤的手,而此时他却感觉好像自己这辈子第一次接触女人的肌肤一般,充满紧张和新奇,又好似太平公主的上有一股什么魔力,一触之下他不知在何处。

    他低下头时,就俯视到了太平公主前那高耸的|房轮廓,自然是用衣服覆盖着的,从上往下看才能看到锁骨和|沟。虽然遮着,但这个时代还没发明能撑起来的文之类的东西,衣料柔软,那优美的弧度肯定是|房本来的天然形状。薛崇训从来没有见过比眼前更好的形状,有的很姣好却没这么大的尺寸,有的够大却没这种形状和感觉。他有时候喜欢丰腴的女人,大概那种审美的根源就在这里。

    本来薛崇训都有点不太自然了,不料河中公主忽然笑道:“哥哥的脸都红了!”

    一句话把他拉回了现实,让他意识到事的严重,但他装模作样的本事早就练出来,此时便很镇定地说道:“坐了许久突然起才有点头昏,我的体很好,你可别瞧低了我。”他直接用了装傻和偷换概念的办法,把脸红偷换成体不适之类的症状。

    河中公主笑而不语,幸好没过多纠缠这事儿。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