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二十二章 封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薛崇训记得很多年以前常常在课堂上听老师讲“揭露了封建统治者的骄奢|逸与残暴统治”云云,他意识到现在自己成了反面教材。可是怀里的这个小宫女真的很可,湿漉漉的衣衫变成了透明,包裹着她小的躯……而且没人能阻止他。他便把手放到了宫女稚嫩的大|腿上。

    她的子在颤抖,闭上眼睛恐慌地说着:“我会死掉的……”薛崇训搂住她时,又听见她喃喃地呼唤着“娘”。这下薛崇训忽然意识到人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她就算被选进皇宫,仍然有父母家人。

    汉皇天子是天下人的君父,至少口头上是这么冠冕堂皇地说的。薛崇训愣了片刻,终于放开了这个无辜的小宫女,淡定地说道:“让她去换衣服。”边上一个女官躬道:“要将她送到陛下寝宫么?”薛崇训抬起手道:“罢了。”

    三娘仍然默默地看着他。

    薛崇训就此罢手没干什么坏事,但他心里隐藏的一种|望却在温室的这次意外中被唤醒,就算是多次让十几岁的小娘侍寝也无法消除他的这种|望,偶尔就会想着那些稚|嫩的小精灵。也许这是对逝去的年少时光的怀念?

    于是有一次他处理政务时就下了一道圣旨,下令新罗(朝鲜)国王向朝廷进贡处女。不料这道圣旨连大明宫都没能出去,刚到政事堂就被宰相们凭借“封驳之权”给退了回来,理由是可能激起附属国新罗国内对朝廷不满,于邦交不利。内阁得知了此事,也在薛崇训面前谏言,引用圣人的话把他骂了一顿。薛崇训无奈只得作罢,但他发现政事堂的封驳里面也不是全都反对的,刘安和窦怀贞就觉得这道圣旨没什么不妥之处。窦怀贞这厮只知道逢迎,薛崇训也就无视他的意见,倒是觉得刘安理解自己的,不像其他大臣那样“道貌岸然”。

    薛崇训心道:南衙还得需要刘安这样识大体又懂得体恤皇帝的人,如果人人都和老子过意不去,就算做皇帝乐趣也少了很多。

    ……鱼立本这个宦官是两面讨好的主,既在薛崇训这边当差,也经常跑承香。温室浴堂里发生的那件小事他也赶着在太平公主面前说了,当时薛崇训的岳母孙氏、公主金城以及女道士玉清也在旁边听着。

    当鱼立本说到皇帝要对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下手时,太平公主也没在意,或许在她眼里一个宫女根本算不得什么,她对这事也没多少兴趣。但鱼立本说:“后来那宫女很可怜地唤娘,皇上听了竟然就放过了她。”

    太平公主笑了一下,看了一眼鱼立本道:“你倒是会说话。”

    鱼立本忙躬道:“奴婢句句属实,只是将那的事儿在下面前说一遍,绝无半点添油加醋。”

    太平公主道:“这段时间连他的人影都见不着,也不见他过来问一声,反倒是妍儿常常来问安,是宁国夫人叮嘱的?”

    孙氏不动声色地说道:“妍儿大了我也没怎么过问她,不过她从小就喜欢姑婆,又和金城公主要好,心里念着下就和金城常过来问候吧。”

    听者有心,金城在太平公主面前没说什么,但心里却在琢磨那个宫女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只在薛崇训面前露个面就被看上了。金城从小在大明宫长大,在这里经历了很多事,以前她是被宫廷贵妇排斥孤立的对象,听惯了含沙影的冷言冷语,还差点被当作货物一般送到吐蕃那苦寒偏远之地,她懂得在大明宫里要有一席之地就要靠自己去争取。最先摆脱困境是靠薛崇训,后来住在承香又得到了太平公主以及她边的人的亲近,不过她却感觉薛崇训渐渐对自己有些疏远了:薛崇训登基前没有住在宫里可能是因为难得见面,现在她都搬到蓬莱去了,薛崇训却没和她呆过一晚上,这让她多少有些失落。

    倒是太平公主常常表现出亲昵的举动,比如有时候她还要金城一起沐浴,这让金城觉得有点难为,特别太平公主还会有意无意地动手动脚,她总觉得有些异样。每次被太平公主看到自己的|体,她都感觉很不自在,和宫女服侍的时候看到的感觉大不一样。

    金城从承香回去,就问温室的那个小宫女。女官告知被弄到司饎局干苦活去了,理由是皇帝那天说过一句话“你想去太极宫还是司饎局”,然后她又没有被临幸,便被掌权的女官调了个地方。金城便下令将那宫女送到自己的宫里当差。

    见到那个小宫女时,金城见她低着头怯生生的模样,子看起来很小,就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小姑娘。金城问道:“叫什么名儿,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宫女道:“回下的话,奴婢名叫月娥。”她遵命抬头时,只见一个仙子一般夺目的美人坐在上面,顿时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金城似笑非笑地打量着面前的宫女月娥,年纪实在很小,一张瓜子型的秀气脸满是孩童般的稚气,皮肤白模样儿也耐看,只是那种脸型实在没什么福气,此时妇人的好面相是比较方圆庄重的形状,就像太平公主那种。金城的面相也还行,椭圆形的脸,额头饱满如圆月,五官端正,明眸皓齿;恰恰是这个宫女的脸型不好,脸窄下巴尖难以培养出雍容贵气的气质。

    总之金城没觉得这个宫女有什么好,心下对薛崇训现在的好感到有点疑惑。要是他喜欢了一个很有气质的美人也就罢了,怎么还要想强迫面前这么一个宫女?

    “你以后就留在我边,不用回司饎局了。”金城温柔地说道,声音很亲切好听。月娥忙跪倒在地板上磕头谢恩。

    金城心想把她留在自己边,过几天就能发现这宫女上有什么特别之处,便叫人安排她为近侍,时时在边服侍起居。月娥受宠若惊,因为这个仙子般的公主对她很好,从来不骂人,还时时和她说话。

    不料金城很快就发现月娥非常肤浅无知,除了会侍候人做些铺叠被的活儿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甚至连大字都不识一个。金城尝试和她进行一些有点深度的谈话,月娥只是茫然不知所谓……内在浅薄、外表也不出众的一个小姑娘,金城不解到底哪里吸引了薛崇训。

    她想起在温室的事儿是沐浴的时候,一傍晚金城沐浴更衣,便叫月娥来服侍。她不让其他宫女动手,指名要月娥服侍自己宽衣解带。

    月娥小心翼翼地解开金城的衣带,当衣衫渐渐脱离了她的体,月娥从后面看见了如缎子一般滑的肌肤,完美无缺的曲线,圆润如玉,简直不像是人间之躯。金城伸出玉足试了试水,便款款走进浴池,又回头微笑道:“你也下来,给我揉揉背。”

    饶是面前的是个女人,月娥也一脸绯红。金城对奴婢们还算比较温和,月娥没觉得她有什么恶意,主要都是女的,也不用怕,有些畏惧只是因为金城的高贵地位。月娥依言也褪去衣衫下水服侍公主。

    金城的眼睛不断打量着面前带着稚气的小宫女的躯体,|房都才刚刚发育,只是微微隆起,更无凹凸的曲线可言,只是双|腿还不错。金城要她给自己揉揉肩,她的小手小心地靠近金城的肌肤时,看起来十分紧张,忍不住说了一句:“下真漂亮。”

    “岁月易老,我今年就二十一岁了。”金城忽然叹了一口气,转过来。月娥顿时看到一对圆|润如波的白生生的东西,顿时羞得满面红晕。

    金城也看了一眼月娥的小||房,慢慢伸手去摸。月娥忙低头一动也不敢动,上次忤逆了上面的贵人就被罚去干苦活,这回她可不敢再有丝毫反抗,而且金城是女的,她也不是很怕,只是觉得很奇怪。

    “有感觉吗?”金城忍不住扑哧一声轻笑了出来。月娥涨|红了脸不能答,侍立在浴池边的几个宫女面面相觑。

    水面上冒起薄薄的水雾,雾中两个绮丽的影子,传来了轻柔的笑声。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