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十四章 旅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在摇晃的木板厢中听一路上滴答的马蹄声,这样的旅途三娘和薛崇训有过无数次,平常人出行不易,但薛崇训的边有众多随从照料一切旅行也不是件艰难的事,只不过马车总有些颠簸罢了。三娘以前替宇文孝跑江湖,走过很多路,自然明白跟随薛崇训出行算是非常轻松的。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在薛崇训的边充当的是侍卫一类的角色为了保卫他的安全,但想起来真正保障安危的是他的份,诸如有众多精锐骑兵带兵器的家丁;而自己也因此被保护在一个安全的壳中,分享他所拥有的东西。

    三娘看着薛崇训从当初一个默默无闻的卫国公变成天下之主,她知道他除了出贵州,还想过很多东西、做过很多事、与很多人来往争斗,才能拥有现在的一切,并且让他边的很多人分享带来的安全与富贵。所以三娘认为他有许多美女簇拥是理所当然的事。

    而三娘过得很简单甚至不愿意与不相干的人来往,因此她要求的也很简单,更不想要太多的东西,只要能追随一个人就好了。以前是宇文孝,但宇文孝只当她们是工具,其实以前她觉得做一个工具也没什么不好,她是个无法太|心的人,或许是成长的环境太幽闭,使她连普通人的生活技能都没有。但作为工具的悲哀便是宇文孝改行了,她这种人不仅没用还是隐患,就像作案的凶|器需要被毁掉,而她不仅仅是工具还是一个人就有求生的本能。

    然后她遇到了薛崇训,被作为工具利用完后却被他想尽办法地保护,这时她就意识到薛崇训不是宇文孝那样的人,他会做一些毫无原因的事。之后长久的子,她不只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关怀,渐渐沉迷其中……或许是贵族门下的生活太安逸了,才会让她有心思看重这样的东西。

    刚才薛崇训说不想把她玩|物,三娘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心道我早就明白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如同以前把自己当工具结果呢?她根本不怕这个,只恨自己生得没白七妹那般的姿色,想做玩|物而在其他|娘面前自惭形秽,只怕不能合他的心意。

    当薛崇训的手触碰到她的脸庞时,三娘没有反抗,神色也冷冷的,但她这样并不是因为反感,实际上她现在脑子里想的是非烟送的那几个漂亮的胭脂水粉小盒子,如果像其他女子一样抹了那东西会不会漂亮点?

    薛崇训毕竟只会猜,不能直接看到别人心里的想法,他见三娘这么一副表现感到有些困惑,特别是起先她抬起头的眼神真叫他有些于心不忍,和三娘都认识这么久了他实在不忍心伤害她。他甚至怀疑或许三娘压根对那方面没兴趣,她们那圈子的几个女人都有异于常人,像那个太平公主边的女道士甚至喜欢女的,作为有着现代人记忆的薛崇训对这个倒是不陌生,亲自遇到却很少。

    他本是个好|色之徒,但并不缺这个,宫里一大群女人巴不得被临幸呢,如果三娘不愿意,他真不想强迫她什么,虽然他很喜欢这个女人。要问自己喜欢三娘什么?薛崇训心里也说不上来,或许是这种眼里只有一个人的忠心和常人不同,也就没有尘世中人的势利俗气……还有他莫名地被三娘上那股子幽冷的气息吸引。

    薛崇训正想打退堂鼓,想缩手时,不料三娘忽然抓住了他的手,将脸靠了过来在他耳边颤|声道:“想要什么……就不要犹豫。”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用尽了全的力气和勇气,另一只手里还握着薛崇训送她的项链,此时被紧紧握着手心都被搁得发疼了。

    薛崇训听罢释然,随即便毫不纠结地解她的衣服。他脱过很多次女人的衣裳,对于这活已是十分娴熟,脱三娘的衣服也不例外。只不过她看起来十分紧张上绷|紧双臂生硬,多少给薛崇训增加了一点难度。

    不过仍然没一会儿她便赤面对薛崇训了,由于天气冷车厢里也好不了太多她的肌肤忽然暴露在空气中顿时起了一层鸡皮。薛崇训只觉得面前一片白,虽是白天车厢是封闭的光线其实有点暗,更显得她的皮肤白得毫无血色……其他女人的肌肤也有养得白的,但东方人本是黄皮肤总是黄|色的,三娘的皮肤却没有一丝其他颜色,甚至让薛崇训怀疑她的血统,不过从面相等特征看她显然是汉人。她的子其实有点瘦弱,平时不觉得,此时才更显出来。唯有隆起的脯才让薛崇训感受到了一些柔美,只是仍不能那些|娘那般如水波一般的柔|嫩相比,三娘的|房生得不够丰满,不过形状仍然不错,毕竟她的年纪不大。

    “还好吗?”三娘轻轻问了一句,她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应该很冷但她是个经历过艰难的人并未表现出来。

    马车仍然在枯燥单调地行进摇晃,车上的人也随之微微摇晃着。薛崇训没有说话,语言那是在穿着衣服时说的,而现在不需要说太多。他拉开绶带,敞开了长袍和白绸亵衣,将自己的膛也袒露了出来,然后把三娘赤|的上抱进来,让她贴在自己上。顿时薛崇训像是抱住一块冰或是其他没有生命的东西,被激得打了个冷颤,或许是她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子变得太冷了。“不冷了吧?”他问了一句。

    三娘几乎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离得这么近也许听见了的但她已无法想哪怕是最简单的问题,只“嗯”了一声。她的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只觉得忽然掉进了温暖的云雾之中,感受只有一片气。薛崇训的体无疑是血的,结实的前不仅有肌还有腹肌,得益以前的习武锻炼,这在他自己的前世也是难以想象的。他的手臂环抱住三娘的腰,一只手从她的背上抚摸而过,流畅的曲线,果然苗条有苗条的好。贴在他膛上的|房也渐渐被他的体温温|了,就更加柔软美好起来。

    至少在薛崇训的感觉里气温已不断攀升,|进入他的心里。见三娘头上仍然带着幞头,他便伸手摘掉,然后拉掉头发上的木簪,顿时一头青丝就滑将下来……薛崇训认为这样更有感觉了。他把口鼻贴在三娘的耳朵、脖子上亲|吻,闻到了一股子淡淡的香味,或许并非香而是女人上的激|素味儿,很淡,不过在他产生冲|动时这种气味无疑是最好闻的。

    三娘僵硬的子渐渐变得柔软。一旦开始就无法收手了,薛崇训放弃了一切束缚尽|地品尝她的特有寒冷,含|住她的|房舌|头刮|过她的|尖,感受到它充|血变硬让他有种很受用的快|感。他甚至亲吻她敏|感的腋|窝。

    三娘第一次与人这么近的接触,而且第一回就是这么“放肆”的体验,平常难以想象人与人之间能粘得那么紧。腋|窝下也感受到薛崇训的舌尖,一股子奇|痒让她几乎要笑出来,不过三娘是一个极尽自律的人,她无非让自己随意表现出什么,饶是痒得受不了,仍然一声不吭。

    她任凭薛崇训为所为,哪怕他是十分重口的作为,她也不表示任何反对,只是在他的嘴和手忙活着掠夺她的全的时候,她悄悄伸手摸了薛崇训温暖的膛。她明白自己除非是迷恋得无法自已才会这样做,此时此刻她喜薛崇训的一切,哪怕是常人难以接受的暗残|忍面,她都觉得理所当然,三娘本就是一个黑白不明的人成长所致非装出来的。

    粘乎了一会儿,薛崇训就撩起她的下袍脱她的亵裤,三娘听凭他所为,她已明白将要发生了什么事,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甚至此时妇人们很看重的贞洁她也不在意,在她眼里如同人的命一般不重要,命受到威胁时还会有本能地抗争,这种东西她什么感觉也没有,不过若非她愿意他人实在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

    薛崇训对于房事实在和吃饭一般多,他都当成了常生活的一部分,无非就是脱掉女人的衣物然后抚摸磨|蹭得差不多了就开始搞,这时女人多半也动|想要了。不过此时他见三娘毫无反应,虽然知道三娘是个不多表现的人,但这种事有时候是无意识间反应出来的,见状多少觉得有些异样,心道难道是我的手段不到位在她上不管用?

    显然三娘是个处|女,对于这个薛崇训都不用想,这几年瞧她的生活习就清楚得很。亲了她这么久都没什么反应,这要是直接上还能让她有什么乐趣可言?于是他打算先用舌头,在充满|的时候他对这种事毫不纠结,或许平时还因为环境的影响顾点礼仪廉耻,可缠绵起来他没任何压力。他便抓住三娘的下袍往腰间推去,埋头将嘴凑了过去。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