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四章 心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劝进的人越来越多,已经从京师蔓延到了地方。几个宰相表态之后,这种势就一发不可收拾。

    实际上政事堂中几个人的权力影响是非常大的,从官员任免流程上就决定了一大批下属官吏非得跟着他们走。一般况下任命官员是通过宰相“举荐”有资格做官的人,考核同样如此,中枢大臣上折子提出内容。肯定或否决的权力虽在皇家之手,但一般况下宫里都不会驳回宰相的提议,除非条呈真的很不合理。如此一来,上到京官下到地方官吏就会觉得自己的前程掌握在这些人手里,至少影响很直接,人之趋利避害如水之向下,大家会怎么做就显而易见了。

    文章太多晋王府亲王国无法一一回应,遂公开传出了一篇以薛崇训署名的文章,文中及其诚恳地阐述他无心登位的理由,一些冠冕堂皇的话自然没什么嚼头,不过其中有一段亮点引起了士人的关注。薛崇训公开承认李唐天子没有太大的过错,仍应是天下之主云云。这让那些李家宗室及其支持者感到很欣慰,就连悲观者都意识到就算薛崇训要篡位也不会对前朝势力失仁,除非他言而无信后来不顾前期奠定的基调。

    不过这事儿在亲王国仍然存在分歧,文章是王昌龄起草的,苏晋从一开始就非常反对,认为公然承认李唐无失就是一个天大的误策,要想自家名正言顺非得给李唐找出不义的说法来。

    后来王昌龄正言驳斥:“颠倒黑白必造成上行下效之势鬼魅丛生,天下纲纪一乱如何得了,苏侍郎想成为后世唾骂的罪人吗?”

    苏晋听罢非常生气,无奈王昌龄拿到台面上说的话铿锵有力,苏晋的那想法却没法明说,只得忍下来在这次辩论中退到下风。

    他心不爽地回到家中,不料又被家里的私事给郁闷了一番。刚进家门就听到奴婢禀报家里来了客人,不是别人却是他老婆娘家的表哥陈英,这个人却是苏晋很不喜欢的人。

    原来当初苏晋的老婆林氏出嫁之前,其表亲陈家就有意继续联姻“亲上加亲”,此时没有三代旁系血|亲联姻容易产生遗传病的说法,这种事儿本是很正常的。不过后来在林家产下的书院中读书的苏晋中了进士,又得到了朝臣的赏识与几个重臣诗文来往前程一片光明,本又是个仪态不俗的少年,于是林家翁就果断地将女儿许给了苏晋。

    有此一节显然陈家的人对苏晋没什么好感,特别是陈英眼睁睁看着美富白的表妹成了别人家的女人,对苏晋的态度就可想而知了。只不过大家都是亲戚,家族里有个红白事总要碰面的,而且当时苏晋混得不错,这些内心里的矛盾并没暴露出来。

    时过境迁人生沉浮,人不能保证定肯一帆风顺,武则天之后的政局多年动,庙堂的人换了好几拨,被搞下去的不计其数,苏晋也倒了霉差点丢了命。等经过一劫之后他的腿也折了成了瘸子,人也老了一头,精神也比往意气风发的少年截然不同。之后陈英与苏晋之间的龌龊丛生,各种明里暗里的恶心人……苏晋记得有一次陈英当众羞辱他寄人篱下混吃混喝之类的话。正因有那些事儿,苏晋才到了混迹京城做个小书吏的地步,不然他这种人总有钱势的亲戚好友只要权力斗争的那一阵风声一过子绝不会过得那般拮据。

    不过这些都成为往事了,现在的苏晋又是另一种活法,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啊,他重新找回了尊严,只是有的关系一旦出现了裂痕便难以修补。正如陈英这个人,虽然苏晋后来在聚会时与他们家言和了,但依然无法弥补往的龌龊影。

    忽然听说陈英来家里了,苏晋下意识就皱眉道:“他?他来做什么?”

    不料客厅门口正好走出一个人来,一脸很勉强的笑容道:“怎么,苏兄要下逐客令喔?”

    只见客厅门口的那个男子一绸缎袍子,领子上还围着一副成色上好的毛领,材高大面相俊朗,大约三十多近四十的样子,但肤发保养得很好显然是家底殷实不用吃苦的人。

    苏晋没想到自己的话会被他听见,神色闪过一丝尴尬,但随即就淡然了心道他咋想咋想。碍于自家老婆林氏的面子,苏晋也不好做得太过,便抬了抬手礼节有些散漫地说:“哪里哪里,表弟请里边坐,小的们给沏茶了吗?”他做出打拱动作的时候背显得有点驼,才四十来岁的年龄两鬓已有些白发了,说罢就拖着腿一瘸一拐地向台阶上走。

    这时林氏也从客厅里走了出来,见着苏晋便喜道:“夫君今天下值得早呀。”

    “你也在这里?”苏晋面有些许不快。

    “陈家表兄刚到一会儿,你又在衙门里,我自然该见见面,不然家里的人不得说咱们苏家不知礼数啊?”林氏道。

    苏晋平忙于公务,这会儿忽然发现自己的老婆锦衣玉食后愈发美貌起来,他摸了摸鬓发心道我比她大不了多少,此时有陈英一比我却显得有些苍老了。

    陈英笑道:“瞧苏兄的意思,表妹嫁到苏家后连面也不能见咱们啦?咱们俩小时候还是一块儿玩到大的。”

    苏晋今天在亲王国弄得心有些不太好,这会儿说话难免生硬了一点。过得一会他便压下心中的闷气,和陈英说了几句客话,又请到客厅喝茶陪聊了会儿。大抵没说些什么要紧的事,陈英到京师两市为家里采办货物,就顺便来看看表妹,就这么回事。或许还有什么话陈英倒没在苏晋面前说。

    然后林氏出于客留陈英吃晚饭,陈英用玩笑的口气道:“许久没尝过表妹的手艺,真想饱一下口福,可是苏兄好像不怎么欢迎,我还是早些回客栈比较好。”

    苏晋道:“你真是说笑了,我哪有如此小气,一会咱们喝两盅,家里也没有外人。”

    陈英这才正色道:“好意心领了,刚才开个玩笑。真不能留下吃饭,其他人还等着我,出来太久了怕他们担忧。”

    苏晋听罢也不多留,叫了个家奴送出门了事。

    人走后,苏晋有些醋意地在林氏面前埋怨道:“这人也是脸皮厚,明知我每要出门上值,非得挑我不在的时候来。”

    林氏也不生气,一下就听出了苏晋的心思,好言道:“过那么久了,你还和他一般见识作甚,省得他回去在长辈面前说些什么……”她说着说着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你虽然复了官籍,父亲却一直认为你只是权贵家的幕僚,担心再遇到什么风浪。这阵子不是传言晋王要篡位……”

    “什么叫篡位?”苏晋拉下脸道,“自古王朝便有更替,不然哪来的唐朝?李家衰微多年无可挽回,没有薛家也有其他姓窥视。”

    林氏听罢正色道:“那么陈英说是你为晋王出谋划策夺取大位的事儿是真的?”

    “他懂什么?”苏晋忙道。

    林氏道:“传言夫君在军中时煽|动将士拥立晋王,方有龙袍加之事。晋王与李家几代联姻,本不忍夺位,正因被功利之臣怂恿才致此,前几还写文维护李家……”

    “陈英这么说的?”苏晋愤然道,“他去经营好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来掺和什么国事?王爷真是一心维护李唐的话,那在草原上给他龙袍加的武将随便就能安上十条罪名!还有眼下劝进的人越来越多,果真要制止会有那么难?大势所趋,这么明显的时务都看不到的人,咱们走着瞧。”

    林氏愁道:“夫君要慎重,苏家和林家都是书香门第,一向看重名声。被人们尊重的人无非忠臣孝子,大家都希望夫君除了是个孝子,还是忠臣。”

    “原来在你心里苏某竟是一个乱臣贼子?”苏晋生气地说了一句话,起便要走。林氏急忙拉住他:“我何曾这样说过,夫君要去哪里?”

    苏晋头也不回地说:“今的忠臣,祖上谁不是隋朝的臣子?过些年,忠臣就是晋朝之臣,谁还会说自己食过大唐之粟?”

    他大步走出房间,在院子里跺了几步却又不知能去哪里。本来官僚阶层晚上寻欢作乐的地方很多,可苏晋一向比老婆感很好,连个小妾都没有,一般干完正事或者与同僚必要的交往后就回家,所以没什么习惯乱跑。这时他才发现太阳都下山了,天气晴朗月亮也升了起来,他抬头看着月亮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天上的这轮月亮,不知面对过多少人的感叹,但它一丝改变都没有。苏晋今天确实有点不顺心,林氏作为他最重要的人让他受到了一些影响,他独自跺了几步,没一会儿就想明白了:佛争一口气人争一炷香,不能在众人面前扬眉吐气什么都是白搭,像往昔那般落魄之时大伙只会说苏家的废物娶了一个好老婆,仅此而已。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