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九十三章 沙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吐谷浑军失利的消息到达薛崇训中军时,许多人都感到意外震惊,王昌龄生气地说:“默啜主力尚在漠北,吐谷浑三万铁骑打一座空城竟成如此局面!首战不利,如何使得那些观望的部落离默啜而去?”

    众人纷纷议论,有人要求派使者去责问斥骂吐谷浑汗王作战不利。薛崇训初时也有些恼怒,但吐谷浑名义上是唐朝属国、汗王自称臣子,也不能像内地朝臣那样随意罢免降职,败都败了斥责也是于事无补。在众文武的喧闹声中,薛崇训忽然想起了慕容嫣,记起那时自己躲在一个柜子看她的百般风……

    过得一会儿薛崇训叹息道:“成败得失、人生聚散,也是一个缘。”

    他没头没脑地这么一句,大伙完全没品味过来是啥意思,陆续都安静下来。大家回头看薛崇训时,只见他正眺望远处不知在想什么,加上刚才那句感叹,似乎道家悟道一类的玩意了。

    这时张九龄不动声色地说道:“军报上突厥提前调了一万骑兵增援,加上守军在人数上只比鲜卑军少一半,兵法云十而围之、五而攻之、倍而分之,吐谷浑人没有绝对优势却受命取城,又远道而去,失利本有可能。吐谷浑人在打一场唐人的战争,为我朝流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等也不能太过怪罪他们。”

    大伙听罢觉得有些道理,王昌龄道:“只是耽误了我们的战略。”

    就在这时,忽然有军士报到中军,外藩使节求见。薛崇训便传见来人,使者原来是东北乌罗护派来的人,这个部落也是鲜卑人后裔,在东北势力交错的地盘上发展不开,一心想为唐朝立功分得漠南地区的部分牧场,所以国小却调兵二万几乎是举国出征加入联军为唐军效力。

    黑沙城一战名气很大,又加上突厥人到处宣扬,乌罗护人也得到了消息,这才立刻快马派人赶来找唐军,请求出兵第二轮攻击黑沙城立功。

    但薛崇训幕府拒绝了使者的请求,因考虑到慕容宣部进攻失利,又没能给黑沙城突厥军造成重创,另一股人数更少的联军奔袭过去机会很小。其实薛崇训一开始决定让慕容宣快攻黑沙城也不是出于想控制漠南地区的目的,主要就是为了造势,如今战略失败不可能再去冒一个更大的风险,唐军主力还没出动并未到破罐子破摔的地步。

    令薛崇训等人没想到的是,乌罗护人胆子大,他们根本没等回信,一面派使者一面已经出兵……首领宇文洪举全部精兵西征,打算度过戈壁地带,就从漠南草原长驱直入攻击黑沙城,然后等待唐朝援兵一到立得头功,分取漠南东部地区的牧场。

    算盘是打得噼啪直响,心想突厥主力在漠北,正是钻空子的好机会。这个机会本来给了薛崇训的亲戚慕容氏,宇文洪认为慕容宣太草包了,早让他们打头阵不是什么都解决了么?

    一帮穿着兽皮、零星有些皮甲锁甲的游牧骑兵浩浩地在宇文洪的率领下向戈壁深处进发。他们头顶烈在寸草不生的乱石之间走了整整一天,第二天一早刚刚拔营行军,忽报南边出现了大股骑兵。斥候跑进队伍中大声喊道:“是契丹人!”

    惊慌的部落头领们说:“咱们与契丹人并无仇怨,他们也是被迫投靠突厥人,如今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有人马后炮似的明白过来:“契丹人一直就想吞并咱们乌罗护,有这一点就够了!”

    敌兵临近,宇文洪也顾不上那些道理,唯有先行迎战一条路可走。当下带领着乌罗护骑兵调转方向面对南方摆开。过得许久,就看见远处死气沉沉的石头中间尘土弥漫起来,马蹄轰鸣声中,灰黄的戈壁中出现了一条黑线,远处的马群犹如黑色的洪水一般。

    契丹人根本不派人来说说大道理或者喊几句投降优待什么的,大股骑兵一刻也没停下直接向这边蜂拥而来。戈壁滩上高地崎岖,契丹人马也没什么阵型,黑潮如蚁群一般渐渐吞噬眼前的沙漠,临近时就快速冲锋过来,“哇哇”乱叫声和马蹄声响成一片。乌罗护人也呐喊着冲了上去,很快就短兵相接杀声震天。

    血洒在干涸的乱石沙子中很快就干了,头颅和残肢断臂掉在地上也蒙上了灰尘。残酷的杀戮如同这残酷的生存环境,弱强食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乌罗护人不敌大败而奔,向东跑了几十里,丢下了无数的尸首和伤者,那些断了腿受伤的人在这了无人烟的地方迟早也是个死。宇文洪中军在撤退中不幸被侧面迂回的一股契丹兵合围,部族四散,自己也死在了乱兵之中。

    契丹取得胜利之后,分兵向乌罗护人活动的地区进军,兵放出话来,让宇文洪的儿子过来投降就放过他的族人。

    ……唐朝中军获悉乌罗护被契丹击败的消息时,也正在打断度过一片沙漠。这片沙漠位于三受降城的南部,但北部的三城和单于都护府并不称为漠北,漠南漠北是以瀚海都护府那边的戈壁带划分的。

    乌罗护人不听朝廷命令擅自出动,可是首领宇文洪都已经死了,部落也被灭掉,薛崇训幕府也是无可奈何,只能送给他们一句:自己找|死。

    张九龄说道:“在慕容鲜卑人进攻黑沙城时,契丹按兵不动站在墙上观望,乌罗护宇文洪估计也没想到契丹人会忽然半道袭击。这也说明黑沙城一战的失利让契丹等部落又向突厥倾斜了,咱们再不扭转形势,恐怕前期的准备将白费力气了。”

    因为突厥汗国的默啜可汗主力如今的消息仍在漠北对付铁勒诸部,眼前能开战的地方仍然是黑沙城。不过唐军主力现在还在三城南面的沙漠地带,到达三城后进击黑沙又有数百里之遥,短时间之内大军难以到达,周围各族联军也再难找到可以有实力袭击黑沙城的人马了,一时局面陷入僵局。

    这时右武卫大将军杜暹进帐请命道:“请晋王授命臣率明光军奔袭黑沙。”

    薛崇训一时愣了愣,杜暹又抱拳道:“若不能破城,提头来见!”

    一旁的张九龄劝杜暹道:“杜将军切勿一时冲动,孤军深入本是兵家之忌,明光军乃中军之精锐,尚未与突厥主力交兵不应轻露锋芒,更不适合拿去冒险。”

    杜暹摇头道:“骑兵本来就是出其不意寻找战机快速奔袭,鲜卑人不行,试试咱们大唐的铁骑如何?王爷三思,若不在此时扭转局面,等到主力会战之时,高句丽旧部契丹部落等军为默啜卖命,咱们的敌人可能增加十万铁骑!若是让明光军一试锋芒,也许不能让那些墙头草依附过来,至少能让他们抱着观望的心态,对咱们就十分有利了。”

    薛崇训听罢再不犹豫,语重心长地说:“不仅明光军是我看重的人马,杜将军也是我挂心的人,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待你们北出之后杜将军应省势度时好自为之。”

    杜暹正待要告辞出去准备,薛崇训叫住他说道:“咱们再合奏一曲《出塞》如何?”

    军士拿来鼓和芦管,薛崇训依然用管,杜暹击鼓相合。薛崇训拿起横笛又忍不住叹了一声:“成败得失人生聚散皆是缘,珍惜欢聚之时啊。”

    众人听罢若有所思,神色都有些怅然。很快鼓吹之声就在千军万马的中军大帐中响起,曲调依然走音,但听起来依然那么搭配默契而中听,乐到好处,王昌龄大声唱道:“侯旗出甘泉,奔命入居延。旗作浮云影,阵如明月弦!”

    一曲罢,薛崇训放下横笛,取下腰间的佩刀递给杜暹道:“杜将军出塞后,我会非常怀念与你的鼓吹合奏。”

    薛崇训配的都是些普通的横刀,不过刀鞘上镶嵌了几颗宝石而已,好刀他是用不长的,上回太平公主在他出征前送的霜雪直接就遗失了。但贵的不是刀,而是一份恩宠,杜暹大为感动,跪接佩刀。

    薛崇训又叫人拿来酒水,就当作是为杜暹送别了。他端起酒杯说道:“劝君更尽一杯酒,北出三城无故人。”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