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七十八章 镜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太平公主每隔几天就会在紫宸与重臣专门见面,薛崇训今早进宫主要就是为了这事儿。不过他去得比较早,就先去承香单独见太平公主,顺便也可以带着白七妹见见她的“老相好”。她们俩人是早就认识的故交,其中的微妙关系薛崇训有所察觉,不过他实在不在乎这种事,反倒是不少士大夫好男风那一口感到有点厌恶。

    她们的关系在薛崇训这个旁观者看来,玉清可能更在乎一些,白七妹恐怕挂念的多半是以前被玉清照顾帮助过,交友谊甚过其他。总之是很难扯清,薛崇训也就懒得过问。

    他和青袍打扮的白七妹一同来到承香见太平公主时,正巧出来接待他们的人就是玉清。玉清忽然发现白七妹也在,顿时愣了一愣,神色为之一变。

    但见此状,薛崇训便正经说道:“你们姐妹原是故交,许久不见定有话要说,玉清便留下与她说话,我自己进去见我母亲。”

    白七妹亲地走过去携起玉清的手,笑嘻嘻地说道:“玉清姐姐想没想我呀?”不料玉清一把就甩开了她的手,声音有些哽咽道:“现在你还来找我作甚,从此你我并不相干!”

    此时薛崇训刚走到门口,听得这口话心道:也难怪玉清平对我如此冷落还仿佛带有一丝怨恨,原来是还念着白七妹的旧。他想来就有点好笑,就算没有我,太平公主恐怕早和她扯不清了。

    他微微摇摇头,径直走进了宫,只见太平公主正坐在铜镜面前让宫女们给他佩戴头饰,头也不抬地说:“一会儿要去紫宸,你既然来了便和我一起去吧。”

    薛崇训恭敬地抱拳道:“是。”

    太平公主端正地坐在那里,用挑剔的目光仔细审视着铜镜里的每一个细节。薛崇训见状心道在铜镜里敲得仔细还真需要点眼力才行,反正他觉得照铜镜是十分模糊。

    他站了一会儿就轻轻说道:“儿臣请旨朝廷新设一马军,将士从各军挑选,为突厥之战作些准备,母亲大人可否赞同?”

    “我听说过这事儿了,你不是还派人去过军器监要做甲胄?”太平公主头的目光没有丝毫改变。

    被她提前知道已在薛崇训的意料之中,太平公主的党羽甚众,而薛崇训又是她特别关注的人,稍微大点的事她可能没有不知道的。

    太平公主又淡淡地说道:“你都开始办的事儿了,现在又何必问我?”

    薛崇训一听心下一愣,忙躬道:“若母亲觉得不妥,儿臣立刻取消此议。”

    话虽这般说,实际上薛崇训现在完全有和太平公主对抗的资本,很多可以无须她的赞同。上回她刚重疾康复时,神策军调到京师就是一次影响平衡的对抗,结果以相互妥协让步告终,造成的后果便是薛崇训完全有了树立一党的资本,可能万一发生急剧矛盾之时他还有武力优势。但薛崇训一直避免与太平公主产生权力矛盾,凡事都尽量依从她的意思,她也同样如此。于是母|子俩的关系并不单一,有相互依存甚至依赖的感,所以才有很多次的妥协让步;也多少有些矛盾,毕竟**权下的二元政|治本就存在难以调和的一面。

    这回扩军之事,一方面是为突厥战争做准备,另一方面太平公主也轻易能预见到是薛崇训嫡系军队的又一次扩张,从远处着眼会再次影响平衡。也难怪她的口气里透出些许不满。她肯定看重母|子感,同时也是一个不愿舍弃权力的女人。

    太平公主叹了一口气道:“你既已决定的事,我怎好让你在臣僚面前失了威信?就这样罢。”

    薛崇训用无比真诚的神态说:“儿臣谋事虽常不顺母亲之意,但如若有一天您觉得我已离心,可随时收回我的一切,我定然心甘愿绝不会有丝毫怨言。”

    太平公主忽然正色说道:“亲王本就不该干政,我现在就让你罢免一批人,然后搬到入苑房那边去享乐爵位照常,但不许与朝臣来往,如何?”

    这是玩笑?薛崇训不动声色地说道:“母亲如决定这样,并无不可。”

    太平抬袖遮住下脸大笑了起来,然后拉住他的手抬头柔声说道:“你的心我难道我不明白么?”

    薛崇训怔在那里不知该如何作答。太平公主又道:“时辰差不多了,咱们一道去紫宸吧。”

    薛崇训忙躬扶她从塌上起来,靠得最近的时候轻声提道:“儿臣非贪恋权势,只是如果有一天万一母亲精神不济亦或失势,今上等重掌大权,他们会如何对待母亲?又会如何对待母亲的后事?”

    太平公主眉毛一挑,看了他一眼默然无语。薛崇训又淡然低声说:“如果我的一切都在母亲的掌控之中,您又如何能像现在这样注视我的一举一动?想想武家兄弟或李家较为亲近的人,谁又能让母亲如此上心呢?”

    “你……”太平公主沉思了片刻。这时只见一群奴婢进来接她了,他们俩的谈话便放了下来。

    二人出了承香便在前呼后拥的盛况下高调地乘坐御辇去紫宸,大上几个朝廷重臣已经等候在那里了。能在内廷面见太平公主的朝臣,都是可以参议军机的人,这次诸位议的最多的事儿就是突厥战争,兵者国之大事存亡之道,一向都是中枢特别重视的事。拟对突厥用兵的朝议在这个小圈子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外面的人却很难察觉到朝廷的动向。

    在这种场合薛崇训很少言语,但今天却一改常态,站在上大声说道:“突厥人曾图谋母亲大人的命,此仇决不能勾销!”一句话就堵住了所有大臣的口,没有人再敢提有没有必要发动战争,能说的就只有怎么发动战争。

    薛崇训向回顾周围道:“唯有用大唐铁骑夷平突厥汗国全境,方能消心头之愤。年初与突厥人议和,只因时机不到,我们不图一战一役的得失,图者,灭其国!”

    最后的三个字在宽阔的大中回,让人们什么谏言都说不出来了。过得一会儿张说才站出来说道:“突厥人如此对待下,便是辱我大唐朝廷,臣等附议晋王。”兵部尚书程千里也说:“突厥汗国兴起后,不臣之心渐,单于都护、瀚海都护几名存实亡,不再受朝廷管治,甚者年年威胁边关军民,下如能一举收复诸地,实乃丰功伟绩。”

    太平公主问道:“可议出大略来了?”

    薛崇训忙进言道:“唐军能战,不过在战术上应慎重周全,北出山地形气候不熟,可借各邦各羁州之力联合进攻。特别是铁勒诸部,长期受突厥汗国压迫积怨很深,如与之联兵,不仅能形成南北夹击之势,更能借助他们对草原的经验获得有利战机。”

    太平公主点头道:“铁勒是除突厥以外的突厥系游牧族的统称,应有许多部落。”

    程千里马上如数家珍地说:“禀下,铁勒主要有九姓十三部,所居瀚海府范围,如今回纥瀚海都督府分崩离析,各部分散,在长安也未有使臣,又远在突厥北方,一时要分别联系上却是有些困难。”

    薛崇训上回正想这事的法子,听程千里提起便问道:“程相公可有法子?”

    程千里面有难色:“恐怕只有从安东都护府绕道进入瀚海,只是道路迂回要多费些时。”

    薛崇训道:“来回道路遥远,事不宜迟,政事堂即可密遣使者快马赶到安东都护府,让他们联络铁勒主要部落,再护送到唐境议联兵之事。”

    程千里看向张说,张说道:“我等今便急办此事。”

    这时薛崇训才意识到自己在太平公主面对发号施令,忙转道:“母亲大人以为这样办怎么样?”

    太平公主不动声色道:“就按你说的办,并无不妥。”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