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七十七章 别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待房里剩下几个要员和晋王府幕僚之后,薛崇训便爽快地说:“我左右权衡之后决定新增马兵一军,从各地挑选猛士一万成军,以备突厥之战。”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没人提出异议,因为没有用。连造甲的事儿都准备好了,显然薛崇训已经下了决定,再说也是无益。他回顾周围又道:“咱们准备也有一些子了,我思之北方旷野马军尤为重要。虽军中有马队,但苦于没有一股精锐,战场之上关键时刻便需要一把好用的利刃才能抓住战机。故而挑选一些弓马娴熟强力壮的勇猛之士组成一军,有备无患。”

    这时张说清了清嗓子道:“依晋王的意思,今年内便对突厥开战,挑选将士并集结训练尚需一些时间,此时应早作安排,不知晋王如何布置?”

    薛崇训用余光注意了一下张五郎,却迟迟没有开口,他这两忽然又多了一些想法,一时尚未理清遂未下决定。组建新的嫡系军队这事儿,安排也不复杂,先定一个主将,然后从飞虎团中提拔一批人内定为中层将领,班子一搭起来就可以托付他们负责选兵训练等一系列事务。

    主将他还没想好。

    其实按照薛崇训的一贯作风,什么事都是说干就干,一向比较干脆效率。就像要造甲,直接就叫人去办。可是现在他在组军上迟迟没有动手,就是没有想好还在犹豫。

    他便说道:“此事我还得向母亲大人言语一声,稍后几再说,有何作为自然会事先和张相公议定。”

    “晋王所言极是。”

    薛崇训用随意的口气说道,“咱们就说到这儿,明正逢沐假,诸位也该歇一歇,正事改再说罢。”

    众人听罢便陆续上前告辞。等杜暹过来抱拳说辞时,薛崇训忽然抬起袖子一副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却点点头道:“好,不必多礼了,让亲王国的官吏送杜将军上车。”

    杜暹心下纳闷,琢磨了方才薛崇训的动作,总觉得有点玄虚,出了房后便故意放慢脚步磨磨蹭蹭地走路。果然没一会儿就见薛崇训边的“童”白七妹追上来了,在后面说道:“杜将军请留步。”

    杜暹忙站定转,问道:“王爷还有什么交待?”

    白七妹似笑非笑地说道:“郎君说明无公事,北街斜对面有处别院可供休憩,邀杜将军一同前去。”

    她的表有点奇怪,让人觉得里面有什么猫腻一样。杜暹心说:正不怕影子歪,杜某人光明正大你何故那般笑我?不过这小娘子本来就不怎么靠谱,杜暹就见过她行止乖张,也就不以为意懒得和她计较。

    这时白七妹催道:“杜将军愣什么呢,给个话,我赶着转去回话呀。”

    杜暹很少见得这样没有教养的小娘,脸色一沉但不便作,毕竟她不是杜暹管得着的人,便不紧不慢地点头道:“晋王的盛难却,杜某却之不恭。”

    “好,现在你可以走了。”

    杜暹:“……”要是这童是他家的女子,非得好好管教一番不可。每个人在不同的人眼里都是不同的印象,确是如此。

    ……次下午,杜暹便随同晋王府的人来到了安邑坊北街,然后被带到了氤氲斋,奴仆们就在门外停下来了,并不进去。杜暹进得院门又被里面的奴婢引到院子中的一间厢房门口说:“郎君在里面等候杜将军了。”

    杜暹提起长袍下摆跨门槛的时候,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院子中间的一栋突兀小木屋,只觉得那布局十分怪异。进得门去绕过一道绣着山水图案的屏风,果见薛崇训正盘腿坐在一张未上漆的矮木桌旁边,他穿一件薄薄的轻袍,没戴帽子,很有居家打扮的随意。

    “拜见晋王。”杜暹执礼说道。

    薛崇训指了一下对面的蒲团,用轻松的口气说道:“这地方其实是供沐浴的地方,今天不是沐假么?咱们在此见面,正应了好子。”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说:“不过这个地方自从归入我的产下,修葺之后除了咱们薛家的人,杜将军倒算是第一个进来的。”

    原本很轻松的气氛,淡淡一句话就让杜暹心里一激灵,心道:晋王是在暗示我将杜某人当作自己人,并试探我的口风?其中含义他也不敢断定,不过今在这样的场合秘密召见恐非常事。他一面兴庆自己没有脱口说出诸如“实不知”之类的随口之言,一面正色道:“谢晋王如此信任杜某。”

    薛崇训轻轻点了点头,很快就低头看着茶杯沉默下来,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屋子里就只有他们俩人,冷场让杜暹感觉有些不适,等了一会儿他便开口说了几句皮毛小事,因为薛崇训没提正事儿,他也不想主动提起公务,否则倒显得自己心急。“这所院落怎么中间有幢孤零零的房子?”

    薛崇训笑道:“不是沐浴的地方么?那地儿是用来‘蒸’的,让汗水和体内的浊气都蒸出来,然后在温水里洗净,那便没有凡尘了。房子下面要烧柴,为防走水,周围与其他房屋相连反倒不好。”

    杜暹道:“确是考虑周全,晋王仙风道骨让我等俗世凡人敬佩不已。”

    薛崇训哈哈一笑:“这院子也不是只用来沐浴,我闲时偶尔也会来逗留一些时候,它有个好处,很安静没有打搅几乎能让人忘记时间,就像所有的东西都卸下一轻松。你听听是不是没声音?”

    杜暹很配合地作出侧耳倾听之状,不料就有一阵琴声清晰地传了进来,他尴尬地看着薛崇训:“我好像听到了琴声……没听错罢?”

    薛崇训愕然,与杜暹面面相觑。

    “来人!”薛崇训觉得有点没面子,带着一丝恼怒地喊起来。过得一会儿就见一个肤色苍白的带剑女子走了进来。薛崇训说道:“三娘,这是谁在我的院子里无故弹琴?”

    三娘道:“白七妹,我管不了她。”

    杜暹一脸恍然,原来就是昨很没教养那小娘,他已经不是第一回见其胡捣了。

    薛崇训马上便改口说:“其实白七妹弹琴有一手,杜将军通音律,正好可以给品评一二。”

    杜暹见状心说:晋王在家务上竟然如此荒疏,何须对一个毫无份的女子如此依顺!他对白七妹实在无甚好感,便说道:“初听清幽悦耳,再听中有偏邪之气,非君子所好。”

    薛崇训笑道:“杜将军这句话说得中肯。”还有半句他没说出来,他也不是一定要听君子之音。

    这时杜暹又忽然想到:既然晋王如此,小女在府上或许少受刁难。这让他多少去了一些内疚之心。

    薛崇训道:“说到音律的正气与偏门,我倒想起杜将军带兵常出偏锋。”

    杜暹道:“孙子曰兵无常势,更无正偏之分,如水之形,因地制宜而已。”

    说到杜暹内行的兵法,他是张口就来答得十分流畅。薛崇训饶有兴致地又问:“步军、生、马兵,你认为哪种兵在此时最实用?”

    “各有所用,不过我最善用马军,用起来更顺手。若是在南国山高林密之地,马军无法挥作用,我带兵定不如杨公公(杨思勖)。”杜暹趁机又多说了一些骑兵方面的东西,一副自信的样子。有时谦逊是一种美德,可在适当之时表现出自负却可以给人自信,薛崇训当然不想自己重视的一股人马在紧要关头使不出力来。

    薛崇训听得频频点头,在此之前他本来还有些犹豫,就算张五郎和他没有裙带关系,但他更信任的人显然是张五郎。不过这时他已作出了决定,沉吟片刻便轻轻问道:“咱们要新建一支马军,杜将军是否愿意出任主帅?”

    杜暹心下一喜,却不喜形于色,沉默了片刻才抱拳道:“臣愿尽绵薄之力。”

    “很好,明政事堂的相公来走动,我便把这事儿说了,你着手去办。让飞虎团调一批将领听杜将军差遣听用,你们先从各军选出勇猛之士,以官健为名设营修法,让它成为一支精锐之师。”

    杜暹道:“定不负晋王之托。”

    薛崇训点点头不再言语,杜暹起告辞时,他也没留,唤人送客。杜暹走后,房间里就剩下薛崇训和站在一旁的三娘,不过三娘一向容易被忽视,他便自顾沉思。

    过得一会儿,白无常跑进来了,风满面活泼的模样让沉郁的气氛顿时一改,她笑问:“薛郎还记得刚才我弹的那曲子么?”

    薛崇训一本正经地点头道:“在洛阳那道观里第一回见你,就是听的这曲子,对了宫里头的鱼立本对它评价很高。”

    “不是还有玉清么?”白七妹的笑容慢慢消失,“好像很久没见过她了,不知过得如何。”

    薛崇训道:“她不就在大明宫?明一早我要去见母亲大人,你跟我进去看看她罢。”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