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七十三章 鼓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各项战争准备正在缓缓地进行着,程千里、贺知章、杜暹等人都在为此事|心,相比之下薛崇训看起来却仿佛无所事事,但正该如此才是他分内之事,合理用人别随意插手。这几天他准备在亲王国摆场宴席,请大伙吃喝寻乐。

    其实依薛崇训的子真心不好这口,虽然有条件闹宴饮,他却不喜欢人多嘈杂的环境。不过人到了那个位置,有些生活方式也不能全凭好,时不时请人欢聚一场,也是紧密关系联络交的方式。酒过三巡便可以称兄道弟,这玩意确实是络交之良药。

    皇室圈子的风气比大唐社会的开放风气更甚,这种宴会连女人都可以参与,薛崇训设宴一般要带一个妻妾。本来正妻是李妍儿,不过李妍儿的娘家无人,李家的宗室并不到晋王府参加宴会连太平公主也不来,带着李妍儿便不能起到正经的作用。薛崇训在心里琢磨着两个人选:一个是程婷(叔父兵部尚书程千里);另一个便是杜心梅(右武卫大将军杜暹之女)。

    他一早醒来还没起就琢磨这个事儿,想明白了才好通知她在晚宴前打扮收拾一下。

    近侍董氏早已起了,在房里外做一些家务,等着薛崇训起了才好服侍他。府里的近侍并没有唤他起的习惯,因为薛崇训从来都是自觉起来。

    按照平常的生活作息,现在他已经醒了却还躺着:是带程婷好还是杜心梅好?这种事无关宠和感,只有权力场的关系。按理兵部尚书程千里一直在主持战争准备的大局,薛崇训近月也特别注意拉拢;不过新进圈子的杜暹更需要络,毕竟这种裙带关系才刚刚建立,薛崇训也对他的将才很看重。这中间就关系取舍。

    有时候一件小事就不得不让人考虑很多,就像现在,薛崇训慢慢地竟想到新军主帅上去了。他心里一直盘算着组建第二支全骑兵的神策军,对于这种嫡系部队的主将人选很看重……不过现在他比较倾向的人是张五郎。殷辞和张五郎二人一直被薛崇训视作武官中的左右臂膀,既靠得住又有水准,和鲍诚李逵勇这种武夫的见识不可相提并论,如果河东老乡汤团练还在的话也算一个可惜汤团练已经阵亡了。实际掌神策军的人是殷辞,张五郎除了在飞虎团的威望很高外一直没有长期兵权;又加上三受降城的历练机会给了殷辞。薛崇训便有意在新军问题上重用张五郎,以保持平衡。

    想到这里,薛崇训便从上坐了起来。董氏见状很快就小步走了过来屈膝道:“奴儿侍候郎君更衣。”

    薛崇训指着叠放在柜子上的衣服道:“拿过来,今早我自己穿,有点事儿让你去做。到程妃那边去告诉她,晚上亲王国的晚宴要陪我一块儿去。”

    董氏把衣服拿到上,便依言出门去了。薛崇训便自己穿起衣裳,然后戴绶带和各种饰品,古代士大夫平常的一东西确实有点复杂,有些东西完全没有比如“七事”,小刀打火石等玩意薛崇训这种人从来不用,不过大家就兴这样。他觉得可能大伙随带着小工具出门会给人随时办实事的踏实印象。

    然后他便这“随时办实事”的打扮无所事事地在府上闲混到了下午。其间找管家薛六过问了点小事,又和近侍妃子们说说话,时间就过去了,一天的时间真的不长能干的事非常少。不过下午稍迟的时候,今天的正事才刚刚开始,吃喝玩乐才是今的主要内容。

    晋王府正门外的北街上车马仪仗陆续过往,亲王国负责接待宾客的官吏肯定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薛崇训这才不慌不忙地换上了紫袍,在房间里等着程婷过来。

    等了一会儿,就见她穿大红色袒|拽地罗裙进来了,艳红的衣裳配上雪白的肌肤乌黑的发鬓,色彩鲜明让整个房间的感觉都明快自由起来。薛崇训看了她那白生生的|沟说道:“打扮好了罢?咱们这就过去。”

    他总觉得眼前的女子和宫廷里盛妆的贵妇感觉迥异,仔细一瞧服饰也是流行的那种并无相异,却不知为何。但很快他就发现了玄机:程婷是素颜,没有弄胭脂水粉。

    她翘起嘴嘀咕道:“孙夫人说这是时兴的,可我怎么觉得衣越来越低了。”

    薛崇训道:“说明大唐的风气越来越奢靡,经济也在发展。”

    这时程婷走过来在他旁边耳语道:“本来袒|裙是不兴穿内衣的,可是我发现不穿的话|尖都印到衣裳上了,就在里面加了一件窄些的抹。”

    “呵呵……”薛崇训笑了一声,心说程婷总是会表现出小家子似的可

    二人便一同乘车到隔壁的亲王国,断断的几步路也是车马仪仗俱全,王侯妃子便是如此,没有公开在外面徒步走路的干法。到了前时,只见宾客满堂人们已经到地方等着他们了。

    程婷一直有小女人的子并没有因份的尊贵而改变,不过她有那样的名分总是避免不了在这样的场合露脸,经历过多次礼仪举止上倒也得体恰当落落大方。当她和薛崇训一起走进大时,艳|光四引得大家注目,随同官宦贵族一起来的贵妇无不露出羡慕妒|嫉。程婷对这种目光倒也习以为常了,不紧不慢地迈着端正的步子和薛崇训一起走上王位。程婷站的稍稍比薛崇训落后一点,以凸显男主人的地位,不过总体看来也像并肩而行的模样。

    大家一番礼节后入座,赏舞听音饮酒言欢。有官员向程千里敬酒便说道:“王爷边的王妃是程相公的千金?”程千里便昂首笑道:“我家的侄女儿。”

    程千里被同僚们敬酒最多,很快就喝得脸|涨耳红,不过看起来兴致还是不错的。

    程婷其实也只是个偏妃,和杜家小娘的份一样。但杜暹和程千里比起来,他这个亲戚就没那么受人关注了,本来也刚进京不久,除了几个故交之外熟悉的官僚不多,而张侍郎等好友和亲王国没有多少直接联系也就未参加宴会,于是大家都不怎么认识杜暹,就显得冷落了他。

    杜暹的修养倒也不错,一个人坐在那里淡然自酌不以为意。宽体胖的材白净的宽脸确有几分儒雅君子之风。

    就在这时,官僚们不知怎么起哄起来让薛崇训表演节目……这种事儿在唐朝不算贬低,因为有先例,以前唐太宗在世时就喜欢在大臣们面前卖弄技艺,好像弹琵琶和跳舞都很拿手,很活泼的一个人。

    现在这事儿落到薛崇训头上,恰恰他不是个活泼的人,实在不想表演那玩意。但众人的兴致都很高,作为宴会的主人也应该感到欣慰的,扫兴非明智之举。他便说道:“我于音律只是粗懂一点,舞蹈更是门外汉,恐贻笑大方。”

    “晋王太过谦虚,既通音律何不让臣等一饱耳福?”

    薛崇训纳闷心道:让老子弹琴唱歌,比抄诗还难,今晚怕要出丑了。

    就在这时薛崇训把目光投向了杜暹,大家都没注意这个人,但薛崇训是不可能忘记他的。见杜暹有些落寞的样子,薛崇训便转头说道:“杜将军可通音律?”

    众人这才顺着薛崇训的目光看过去,杜暹坦然抱拳道:“臣略通一二。”

    “不如咱们二人合奏一曲如何?”薛崇训道。

    杜暹微笑道:“请王爷选鼓吹之曲。”

    在这个时代二人合奏的曲子一般都是打击乐和管乐配合,故有“鼓吹”一说。

    薛崇训想了想:“儿时也习过不少,可长久没练已忘记得差不多……哦对了,乐府里有曲《出塞》我记得最清楚,可这曲子已不流行,不知杜将军可记得?”

    选出这种“古董”薛崇训也是无奈,恐怕一般人早就不奏的曲子,杜暹也不一定会。就像在现代KTV里,你非得点一首上个世纪的小众老歌,谁他|妈会唱啊?

    却不料杜暹张口就唱道:“侯旗出甘泉,奔命入居延。旗作浮云影,阵如明月弦……可是这首?”

    “哈哈,就是就是!”薛崇训高兴地不住点头。

    杜暹微笑道:“臣与王爷合奏,便只择鼓与横笛罢。”

    “成!”薛崇训忽然记起儿时的欢乐,已经有点遥遥试了,立刻就下令道,“来人,把乐器给拿上来。”

    乐坊的歌很快就把鼓与横笛摆上了大,众臣都兴致勃勃地等着,期待的目光里充满了欢快。杜暹问道:“王爷选鼓还是吹?”

    薛崇训道:“我用横管,你用鼓。”

    奴婢们听罢便将横笛献上了台阶,薛崇训接了过来先试吹了两声,这时杜暹也随手敲了两下鼓。一开始试音都是没有章法的,不料开场数声,竟也颇觉相配,非常有默契的感觉。薛崇训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异样,记起在河陇时杜暹“意外”来救,事前都没商量好的事儿,却如此恰到好处,就如这鼓吹配合,真是十分玄妙难解。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