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六十二章 方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非烟进府后果然被叫去见了孙夫人,听她的安排。整个晋王府的内务都在孙氏之手,王府上几乎没有人敢不听她的,只因薛崇训的生母太平公主常住宫廷平时不会过来,而薛崇训管的主要是外面的事儿,孙氏作为他的长辈自然就地位超然了,至于名义上“贤主内”的正妃,还不是要听她娘|的。

    孙氏见非烟生得漂亮,却并未为难她。听说是亲王国的官吏送过来的,知道了来龙去脉,心下还以为张九龄奉了王昌龄的意思,毕竟王昌龄是亲王国令;而且孙氏清楚王昌龄以前的一些私事,刚投奔到晋王府门下时,薛崇训还送过一个歌,这回倒算是礼尚往来?

    张九龄说:“彼女是东都名|,本收在刘相公的家中。刘相公闻王府缺少歌乐工,而非烟于此道颇有造诣,便将其献于晋王。”

    孙氏没有多问,很痛快就接收了。如中天的王府,排场小了确实不行,但平时孙氏不方便买太多美女进来,恐亲王国的士大夫们诟病,如今幕僚们这样做了,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家里的排场越大越尊贵,她也能得到世人更多的尊敬羡慕,谁不好点面子虚荣。

    她是经历过落魄的,景云政变之后的那段子,李隆基等几兄弟或死或逃亡,一家子的地位几乎瞬间崩溃,孙氏母女幽居在大明宫也失去了地位,饱受女官甚至宫女的欺凌,其实就是给气受。世人势利,对于落魄者唯有白眼。就算某些宴会请了她们参加,去了也十分尴尬,大伙的眼光和态度的冷淡甚至看不起,会让她们的自尊心饱受打击。仿佛在歌舞升平的闹欢宴上,她只是局外人,没有归宿感。

    而现在不同了,无论是大臣的家眷还是宫里的贵妇,谁见了孙氏不得说话客气乎,反正听在耳朵里各种舒坦。原因不是别的,份地位排场到了那地步,就定能得到人们的尊重奉承,攀比无处不在,世人来往就是这么副德行有啥办法。

    ……薛崇训也很快听说了非烟的事儿,这个有过一两面之缘的名竟然到了自己门下让他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她沦落如此也是理之中,只是沦落到自己家是个偶然罢。歌无论当初多红,毕竟是籍,在这个时代想翻几乎没可能。

    虽然没有太多的来往,薛崇训却还对非烟有印象。可能当初在洛阳第一次听到她唱歌很好听的缘故,然后还牵扯上了李鬼手及罪臣姚崇,就给他的记忆更深了。

    记得当时非烟还受李鬼手之托替姚崇求,如今她落魄了那些士大夫出的人在何处?或许歌本就该走这条路,迟早寄人篱下。

    不管怎样,薛崇训一回家就想见非烟一面。

    刚进大门就遇到管家薛六,问了非烟所在,薛崇训便去了倒罩房那边的乐坊。自从蒙小雨进府之后,薛崇训就组建起了自己的家养歌,专门腾出几间房子给她们居住和练习并称为乐坊,置办了不少乐器道具。平里歌们的丝竹管弦之声却也让王府多了几分富贵的气氛。

    薛崇训进了歌们白天练习的厅堂,只见里面有蒙小雨等十几个女子,却唯独没看见刚来的非烟。歌们纷纷上来行礼问安,蒙小雨还笑嘻嘻地问他今天怎么有空来看她们。

    但见蒙小雨的脸色白里透红,一副愉快的样子,薛崇训便不说道:“这里没有水云间那般闹,规矩却多些,不过瞧你还很习惯啊?”

    蒙小雨笑道:“虽说小雨只是晋王府的卑微歌,可落籍到了这里,我便有了一个份,大家也把我当自己人看待,我过得好。”

    “嗯。”薛崇训点点头,偶然间心下一阵欣慰,能让自己的人好好地活着何尝没有一种成就感,他便一本正经地说,“薛家的人无论高低贵,任何时候我也不会坐视不管。”

    蒙小雨对女子们说:“我们都是薛郎的人,嘻嘻。”那些罪臣的家眷们默然不语。

    薛崇训这时问道:“听说新来了个,人呢?”

    “非烟么?”蒙小雨道,“她今天才来,和姐妹们见了一面就回屋去了,估摸着在沐浴更衣罢。”

    薛崇训找了个椅子坐下,说道:“去把她叫过来见面,你们今天就练到这里,没事就散了。”

    众女子便纷纷行礼告退,蒙小雨去叫非烟去了。薛崇训没等一会儿,便见非烟从外面走了进来,顿时这摆满了乐器的屋子的气氛就是一变……东西摆设还是原来那些,可感觉就不同了,好像它们一下子被赋予了内涵。薛崇训对自己的这种感受很奇怪,愣了一愣,上下打量了两眼非烟。

    |弱、轻盈、美丽,不过长得好看的女人薛崇训见得多,却没明白非烟上具体有什么特别之处让他刚才产生了那样的感受。只见她长了一张秀气清秀的脸蛋,瓜子脸尖下巴五官端正,漂亮自不用说人家以前就是靠脸蛋生存的,胭脂水粉涂抹得十分精致淡雅不着痕迹,显是高明的方法;穿着浅色普通的襦裙,非富贵人家喜的那种大红大紫颜色,但细看其丝料和裁剪都十分考究,不哗众取宠却无可挑剔;材却是瘦弱苗条,加上其婉约温柔的举止便显得额外轻盈,好似随时可以飘起来一样,不过薛崇训有着现代人的记忆,对于苗条匀称的材并无偏见,同样觉得漂亮,特别喜欢那小蛮|腰,颇有“楚王好细腰”的口味。

    “拜见晋王。”非烟微微一屈膝,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形式上礼数周全……可是她的神态冷漠,没有薛崇训常遇到的那种因为仰望而产生的乎劲,更别说巴结奉承了。

    非烟因为有了此前的两次经历,觉得和这些京城权贵们讨近乎也没用,不过就是走走过场,所以她就算见到了大名鼎鼎的当权者也不抱任何希望,省得去低声下气地作|自己。

    薛崇训倒是不知道她究竟怎么个想法,见她态度冷淡,心道:这个时代讲究出份,出往往就决定了命运,可对于女人美貌会给她们底气,眼前这个籍的女子见了王爷也可以这样的态度,不正是如此么?她这样的女子确实给人一种不敢亵|渎的错觉。

    非烟说完了话良久都没听到薛崇训回话,心下异样便抬头看了一眼,顿时触到了薛崇训的目光。不知怎地,非烟浑一阵发毛,总觉得他的眼光让人很不舒服,何况他又不说话。

    这时薛崇训总算说话了:“你过来。”

    非烟只得硬着头皮说了声“是”,便慢吞吞地向薛崇训坐的椅子走过去,差不多了就停下垂手站着,不料又听得他说“靠近些”,非烟心下一阵扑腾地响紧张起来,不知他要干什么。又走了两步,忽然她眼前就见一只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一股力道传来,非烟那材完全没力,轻飘飘就被拉了过去,然后腰间一薛崇训的另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刚刚见面哪有这样的?她完全没想到,马上惊慌起来下意识地挣扎了两下。不过显然是徒劳的,薛崇训用膝盖轻轻顶了一下她的膝弯,她的腿就一|软坐进了他的怀里,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晋王,你要作甚?”非烟脱口惊呼了一声,伸手推了一把正好按在薛崇训的口上,夏天本来就穿得薄,她的手立刻摸到了薛崇训硬|邦邦的两块结实肌,这时她才直觉在他的面前自己和棉花一样无力。

    薛崇训的动作实在粗|暴无礼,二话不说又把手掌捂到了她的软|软的|房上,倒也干脆直接。非烟的|部很清晰地感受着他那乎乎的大手,心里什么都明白了。

    她很快就不再作任何反抗,任薛崇训抱在怀里。

    薛崇训见状心道:倒是个识时务的女子,这样也好,省得挣扎折腾之下伤了她,这材实在是|弱,好像稍微一用力就会散架一样,还得小心一点……这时他想到一句话“与其拼命挣扎不如闭眼享|受”,不由得笑了一声。

    非烟还真是闭着眼睛,既不动也不出声,颇有几分良家妇|女的风范,没有多少青楼|女的感觉。不过薛崇训认为多半是装的,本来什么卖不卖的事儿他就觉得不靠谱,就算在洛阳没有合适的价钱出现了例外,听张九龄说她的来历是先送给贺知章然后给刘安,最后才到自己这里的……

    他抓住非烟的衣领轻轻一撕,“哗”地一声就把她的薄薄上衫连同束|一起给撕|掉了,只见一对雪白的软|东西就蹦到了视线中,虽然不够坚|,却软得|人,有动感十足的波动。让薛崇训有些意外的是她的|晕颜色竟然是浅红的如少|女一般,两抹浅红给人纯净的感觉。

    他顾不得慢慢欣赏了,直接便进入了主题,可怜非烟刚刚落到薛崇训的手里就被糟|蹋了。

    就在这时,忽然听得一声痛呼,然后薛崇训的手背上一凉,低头一看,只见几滴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滴到了自己手背上。他有些吃惊,抽出托着她的|部的手一看,一把嫣红犹如桃花凋谢的季节。

    “怎么……”薛崇训愕然。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