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五十九章 季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宇文孝提及亲王国幕府要为薛崇训分忧,二龄也想了些办法。)虽然作为薛氏一派的官员,满朝文武见了他们都得谦让几分,但是权限上各有分工,他们仍然没法干预税制国策,大略的方向仍然由中书令张说及政事堂诸相公阁老们掌握;不然还要政事堂三省六部等朝廷机构作甚?

    左右无策,一王昌龄便在官署中对张九龄说:“自从刘相公主持革新‘三政’(盐政、河政、粮政及钱法两税法施行以来,轻徭薄赋利国利民,天下未有怨言却大幅提高了收入,国库今年岁入预计可达三千八百余万缗。照以前的国家用度,这样的境况早已富足并有余,可而今军政两边臃肿庞大,竟到了穷窘之地。”

    张九龄时不时点点头,并不言论。

    王昌龄又道:“大头还是战争军费,数年以来屡次开边,动辄uā费百万缗,尚且不算地方民夫劳力财物。本来是百年功业的大事非得短年月之内强求,若非大唐国力强盛恐已到民不聊生的地步。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劝谏薛郎莫要好大喜功,应该民生安泰为本,稳定周边以和外jiā,同时裁撤臃肿的官府及军府,盛世不远矣,这也是咱们作为谋臣的本分;而不是去怂恿他的错误。”

    他说了一大通大道理,不料张九龄不置可否,却忽然左顾而言它:“你认不认识季真?贺知章啊。”

    王昌龄愣了愣,沉默了片刻,没明白张九龄为什么要岔开话题,难道我说错了:或者此中不仅牵涉国泰民安的原因,还有薛崇训掌权的考虑?

    他一时没想明白,便呼了一口气冷淡地答道:“未曾见过面,但见过他的诗句和书法。不知他现在何处任职?在长安没见过。”

    “在洛阳。”张九龄平和地说,好像闲聊一样的口气,“季真和我一次外迁的,当时我觉得仕途黯淡便辞官回家修路利民去了,他却遵从了朝廷的调职去了洛阳做官。最近听说他在永业田上种棉uā纺白毡,赚了不少钱呢。”

    王昌龄愕然:“不好好做官种什么棉uā,为小利而舍大义。”

    张九龄微笑摇摇头:“出白毡最多的是西州,中原也可以种,不过现在还很少所以卖得贵。这是好东西,从播种到纺成一匹白毡,uā费的人力物力比丝绢少很多,比麻布也费不了太多的力,却比粗麻穿起来舒适美观。少伯想想,庶民大多穿不起丝绢织物,穿那麻布却很不贴冬天也不保暖,如果白毡不是物以稀为贵,万民皆有衣穿不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么?当国者让庶民不寒不饥便为本分也。”

    虽然他一口一个利国利民,但王昌龄也听出了弦外之音:“这也是增加收入的一个法子,况且目前中原棉少,一开始倒也是暴利。”

    张九龄微笑着点头道:“国库并非窘迫,只是薛郎近期急于对突厥用兵,从练兵治军到出征需一次uā费额外的用度罢了。我们不在政事堂,只要能出一份力就尽了责任态度,而国策大事,咱们不在其位何必去白劳心思?”

    王昌龄沉道:“贺知章毕竟是小官,见了专相(中书令委托他开口调回长安并非什么难事。”

    二人商量罢,便先写了一封书信送到洛阳去和贺知章联络。

    ……贺知章五十多岁的人了,仕途是越越差,武则天时刚中进士就封授国子四博士,在长安做京官前途一片光明,不料当了近二十年的官,现在可好到洛阳来了。按照唐代官场的路子,如果一心要爬到顶峰实现抱负的人,外放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儿,简直是费时间。贺知章不仅外放,品级也没见涨,也不知他悟到了什么道理。

    不过他平常却是一个乐观豁达的人,在洛阳也过得逍遥自在,和当地的高贵户结jiā甚好,五十余的人依然风流不羁常常光顾洛阳刘公产下的青楼酒肆欣赏音律舞蹈。刘公是洛阳数一数二的世家富户,自称汉代高祖之后,不仅富可敌国,在黑白两道的人脉也相当了得,也很会处事,比如贺知章在文人中有名气,诗词书法都不错,刘公便经常宴请结jiā,让他在青楼中放纵不羁还不收钱。其实贺知章也不缺银子,本来就是闲置搞了很多副业。

    以这样洒脱的心境过子,贺知章的体还非常好,须发有些稀疏了,脸è却红润有光泽,额头宽而饱满,加上头顶掉了许多头发更显得眉上方额头的那一块地方更大。

    他一收到张九龄署名的书信,当下就眉开眼笑逢人就说这回能干点正事了。好友刘公也很给面子,马上就招呼官场士林的三朋四友在晓金楼为他庆贺。晓金楼在洛阳有“销金窟”的名头,里面非常奢侈富贵,是一个纸醉金mí的好地方,同时在这里设宴也是刘公的面子。

    贺知章笑呵呵地当众大言不惭道:“写信来请我回长安的人是故人张子寿,刘公定然知道现今张子寿已是晋王跟前的红人……哈哈,老夫做了几十年的官,在官场总是有人的嘛。”

    贺知章本来就是个狂士,众人也见怪不怪,纷纷附和道:“恭喜醉仙,贺喜……”

    刘公举杯道:“先饮为敬,预祝贺兄在京师大展宏图一鸣惊人。”

    陪坐在贺知章旁边的名步非烟笑嘻嘻地说道:“妾自小未出过洛阳,只知洛阳繁华似锦,醉仙觉得京师比洛阳如何?”

    每次贺知章来晓金楼,非烟几乎都要陪他饮酒。不仅贺知章很看得起非烟的艺术造诣,非烟也很敬仰他的诗文文采,俩人言谈之间引为知己,关系很好。

    贺知章一杯酒下肚,很快就诵起来:“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辇纵横过主第,金鞭络绎向侯家。龙衔宝盖承朝,凤吐流苏带晚霞。百丈游丝争绕树,一群鸟共啼uā。啼uā戏蝶千侧,碧树银台万种复道jiā窗作合欢,双阙连甍垂凤翼。梁家画阁天中起,汉帝金茎云外直。楼前相望不相知,陌上相逢讵相识。借问吹箫向紫烟,曾经学舞度芳年。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他一口气唱完长诗依然气不喘神自若,非烟笑道:“愿作鸳鸯不羡仙那一句是最好的。”

    欢乐的酒宴一过,主人刘公便与掌柜商议道:“河东晋王权势如中天,文治武功堪称人中之龙,观之更有帝王之象。我洛阳刘家三代而不衰,不仅因为数代苦心经营,更是家主常有远见之故,今番定不能放过结jiā京师权贵的机会。季真要去京师,一定要厚待之,路费盘缠各项细则都要考虑周全,以表我心。”

    掌柜的忙躬道:“老奴谨遵阿郎的吩咐,把事儿办妥。”

    刘公想了想说道:“除了周全礼数,还得送一件让季真额外惊喜的礼物,才能足够显示我刘家的谊之诚。”

    掌柜豁然道:“贺明公好像很喜欢非烟,本来她已过气了,在晓金楼的作用越来越小,还不如做个人干脆送给他好了。”

    刘公沉片刻便点头道:“如此也好,我也觉得非烟的价还会下跌,留着也沽不出好价。李三郎被平定之后,东都已不是仕途落魄的官吏墨客们借酒消愁之地,官场世面上的风气一变,大有追捧长安风气的趋向,丰腴的fù人会更受欢迎,而轻盈弱者非追捧者主流,再翻不出太大的头。咱们凡事要走在前头才有先机,晓金楼的那两个体态丰腴的新人,你多给些机会。”

    掌柜的忙一脸崇拜道:“阿郎见识广远,老奴敬之肺腑。”

    刘公对手下的马坦然受之,淡然道:“不过非烟怎么也是我刘家名义上的义nv,这个份足见我对她的呵护看重,如今送与季真,希望他能明白我的一番心意。”

    他吩咐完便要走,掌柜的又忍不住问道:“非烟一朝出了洛阳,更不知何才能与阿郎重逢,阿郎要单独见她一面说说话儿么?”

    “不必了,我还有其他要紧的事。”刘公头也不回地说道。

    掌柜的本来是想让刘公亲自去和非烟说这事儿,省得他去说不好办,毕竟非烟以前是晓金楼的红人,一直受这里所有人的尊重,虽然只是个歌却是摇钱树,谁也不敢对她太过无礼……但现在掌柜的只有自己去说了,不过既然主人都表了态,也由不得非烟怎样。

    晓金楼的掌柜是刘家的家奴出,他才是这里实质的掌权人,那几号鸨儿什么的人物虽然抛头lù面常常与人结jiā,却是说话算不了数的人。他便亲自去了非烟的房口拜访。

    非烟听出是掌柜的声音,也很快就开接见了,她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对里面的当权人物当然清楚得紧。要是来的是妈妈鸨儿之类的人,她如果不想见完全可以不给那面子,可对于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却要相互尊重。F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