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五十六章 厉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吐蕃派使者到长安不是第一次,并且东西两市常年都有吐蕃吐谷浑西域等族的商旅。薛崇训当然是见识过出使大唐的吐蕃使者,就像前几年还在大明宫和他们打过马球赛。总体印象是这些人桀骜不驯,口上称臣,却并无君臣的实质。不仅唐吐常年在西域西南等地争夺利益,常常还得嫁公主陪嫁妆给钱给地。真正的君臣关系,哪有臣子明目张胆和君争利的?

    不过现在不同了,至少末氏的这些使节非常恭敬。刚才白七妹在那里插科打诨,真追究起来算得上是对吐蕃使者的一种羞辱,可是他们仍然忍气吞声,有个吐蕃人还被自己人呵斥了。

    再说薛崇训也拉不下脸能把白七妹怎么样,起先在书房里还百般宠甜言蜜语的,转眼间就变脸的事儿薛崇训自己是不怎么做得出来,也就由着她胡闹。

    薛崇训深知,女人是不能讲道理的,你就算和她说什么国家大事如何如何严肃也没用,她感受到的就是实际对她如何。所以薛崇训没什么道理可讲,连句重话都没有。

    吐蕃使者礼单也送上来了,孙子也装了,这时便说道:“末氏大人心怀大唐,此次遣我等前来便是请求朝廷准许我族内迁,愿为大唐时代守卫边关,以尽臣子之忠。”

    薛崇训道:“你们的忠心我很是满意,就像三位使臣今也是恭敬有加,叫我很是高兴……只要末氏有这份心,朝廷自然会好好待之。”

    使者一听薛崇训这口话面有喜色,以为事有转机了。

    不料他很快又问道:“吐蕃的赞普谁来当,是怎么定的?”

    吐蕃正使沉住气答道:“众望所归,继承了弩器悉弄便为赞普。”

    薛崇训摇摇头道:“这不符合礼法天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整个天下只能有一个皇帝,那就是大唐的天子,其他人都是天子的臣,吐蕃也不例外,你们也曾承认这个道理。故而谁做吐蕃赞普,就得皇帝说了算。现任赤聪赞普未经大唐授封却自封为主,本就不合法,朝廷也不承认他是吐蕃的首领。”

    使者不明所以,就正色说道:“谁继承弩器悉弄便是赞普,吐蕃一向如此。末氏大人对赤聪赞普继承大位并无异议,只是那郎氏及其追随者把持大政为所为,是非不辨趁机铲除异己,罪在郎氏,无关赞普。”

    薛崇训一听到这里心下有些不悦,他的想法是让吐蕃内部火拼,但是让末氏打“清君侧”的旗号自然非他所愿……这么一种理由的话,好像在隐|自己家的事儿,不也是把持了李家的大权?人总是会尽量把道理往有利于自己的一方说,薛崇训当然不愿意直接指责郎氏。

    他便皱眉道:“末氏既然归心,朝廷有意授封你们的首领为吐蕃新的赞普,而逻些城那个赤聪赞普未得皇帝旨意,是为不法。”

    使者顿时愕然:“末氏大人从未表露过有此野心,更无心夺位!我们既非老赞普之族,何故要做赞普……”

    薛崇训笑道:“长安说可以就可以。末氏不是自述冤枉,被郎氏嫁祸?那是因为逻些城不是你们说了算,只要他登上赞普之位,是非对错,谁有罪谁无罪不就容易辨明了?”

    “晋王……”使者脸色惊讶,对刚才的况始料未及,不知如何辩白。

    此时薛崇训也不想听他废话,便说道:“末氏有意归顺大唐,如果他愿意做赞普,夺回逻些城自然会得到大唐朝廷的支持。你们且尽快问问他是否有心?如果没那份心思,以前内迁的钦陵族人也许可以选出一人来授封,而末氏便应听从他们的政令,并与联军一道帮助新赞普夺回吐蕃和逻些城!”

    使者听他言辞变得强硬,就忍不住问道:“晋王的意思,朝廷也赞同吗?”

    薛崇训怒道:“你们要是觉得我说的话没有用,那还到晋王府说这事儿干甚?”

    使者忙躬道:“请晋王恕罪,我万无此意。”

    薛崇训站了起来喊了一声:“来人,送客。”说罢便走,中的吐蕃使者只得站在那里执礼告退。

    白七妹也跟着他出了敞,在走廊上时她便咯咯笑道:“薛郎刚才真威风呀,看把那些吐蕃人吓成什么样了,好厉害!”

    “现在能给他们脸色瞧,那是因为去年才打了一次大胜仗,吐蕃没实力了。”薛崇训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否则任你在嘴上如何厉害,别人也不是吓大的。”

    白七妹一把挽住他的胳膊,将软软的脯贴到了他的手臂上,扬起头一脸崇拜道:“就是很厉害嘛。”

    薛崇训笑骂道:“你一个书童这样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那你以后可别再让我碰你,哼!”她赌气地一把甩开,扭头就走。

    薛崇训道:“书童你要去哪里,书房里还有一堆公文需要分类放置,你还得磨墨侍候……这么快就腻烦了不干了?”

    白七妹顿了顿又走了回来,说道:“人家干正经事,不和你胡闹。”

    薛崇训忍不住“哈哈”大笑。

    很快他就发现白七妹其实很聪明细致,学得也很快,收发文书等事很快就摸着门路了,有时候还会向书吏问一些不懂的事儿。其实按照她的能耐,干这种活有点浪费人才,不过她愿意薛崇训也懒得强求。如果她是一个男的,既会武功有通文墨,在这个识字率极低的时代也算得上是个人才,哪里能干不了差事的?

    当薛崇训在潜心看文章和琢磨事的时候,她也不吵闹,只在旁边默默做着自己的事;等休息闲聊的时候就和薛崇训嬉笑吵闹。这样过了一天,薛崇训都觉得时间过得好些比以前更快了。

    屋子里比那些胥吏收拾得整洁干净,还隐隐有股子少女般的清香,每当薛崇训抬头看时,总能看见一个窈窕淑女在屋子里走动做事。说不出的惬意,难怪现代人喜欢雇一个美女秘书。

    酉时下值,他们便一轻松地回府休息,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薛崇训回到内宅,正遇到在起居室里面做着琐事的内侍董氏,董氏向他行礼,两人随意说了几句废话。这时薛崇训忽然想起董氏和三娘很熟,便问道:“三娘呢?”

    当初在洛阳遇到董氏的时候,就是三娘带她去薛崇训的行辕的,所以她们之间的关系比和府上其他人都好,连住处都在一个小园子里。

    董氏道:“刚才我过来的时候还在住处看见她,现在不知道还呆在里面没有。”

    薛崇训看了一眼董氏颧骨位置的胎记,就像一个小蝴蝶的纹一般,她的名字因此也叫董蝶。他便笑道:“今天你当夜值?”

    “嗯。”她随口应了一声。

    薛崇训左右看了看,埋头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晚上你侍寝,让我尝尝那白馒头。”

    董氏的脸唰一下就红了,低着头一言不发,轻咬了一下嘴唇,看样子本也并不抗拒。

    晚饭应该还有一会儿,薛崇训左右无事,便沿着路去了府邸西北面的一处小园子,三娘白七妹和董氏裴娘等都住在那里。以前薛府人口少的时候本来已经废置了,在里面堆放了一些不常用的杂物,园丁修剪花草树木都不用打理那里边;后来薛崇训的爵位越来越高,府上的人口也越来越多,里面各处房屋都住满了,人们便把那处园子给整理了出来,因为地处内府,干脆就给薛崇训的近侍们住,毕竟对有名分的妃子那地方的位置太偏了一点。

    他找着三娘住的房子,见窗户开着,就沿着屋檐走到旁边往里一看,果见三娘还在家里呆着。她正坐在窗下光线好的地方,竟然在拿着针线忙活着什么,这时她感觉到有人,便抬头看过来,诧异道:“郎君怎么过来了?”

    三娘虽然常常呆在他的边,但他平很少和三娘说话的,主要因为她的话实在很少。现在他被这么一问,还感觉有点不怎么自然,便随口胡诌道:“这两不见你当值,我还以为你是不是体不适,便过来瞧瞧。”

    一句关心的话在别人听来不过是客气,不过薛崇训很少和三娘说这样的“废话”,她的目光也低垂了下去,口气依然冷冰冰的:“问过了薛六关于郎君的行程,这两不出安邑坊,我正好想向董氏学一些以前没做过的事,便未能随行,让郎君挂心了。”

    难得她一口气说那么多个字。薛崇训心里想。他便绕到门口走了进去,这时只见三娘手上的针线已经不见了,她正很自然很安静地站在那里……一点声音和动静都没有,难怪她容易被熟悉的人忽略,又容易被陌生的人抵触,因为举止形同鬼魅。皮肤也是白得毫无血色,也没什么光泽,用漂亮来形容实在不能,反正没啥暖气儿。

    薛崇训左右一看,见桌子上房子一顶帷帽,他记得刚才在窗户边没看见桌子上放着这东西啊。或许她正缝的东西藏在下面?这么一来,本来没在意她缝制什么的薛崇训一下子反而好奇起来。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