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五十五章 洋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良久之后薛崇训终于打开了书房的门,白七妹正在“借景窗”下的案边漱口,案上放的一个铜盆已经被她吐了半盆的水。她涨|红了脸,气呼呼地说:“尽知道哄骗人家,瞧你让我做了什么事!”

    薛崇训有些疲惫地坐在那里,心道白无常不似被抓住的那王妃毫无危险,不能简单粗|暴地对待,确是很费了些口舌。他正想说几句好话哄她时,却有个书吏走到门口来了,便只得把到嘴边的忍住。

    书吏躬道:“典府丞遣小的报知王爷,吐蕃使节送礼来了,想得到王爷的接见。”

    “迎使节到前召见,我稍后就到。”薛崇训下令道。转眼之间,薛崇训好像就换了一个人似的,一本正经并显得有些古板,但就是要古板一些才显得持重,哪里还想刚才和白七妹关在屋子里那般花言巧舌?

    书吏走了之后,白七妹果然嘲笑他。薛崇训便说道:“每个人都得演戏,在合适的场合作出合适的言行才能得体,你也不是吗?”

    白七妹不以为然地笑道:“那不得体又如何?”

    “那你就不适合在官府体系里面过活,游走在江湖中比较符合本。”薛崇训道。

    白七妹冷那张从来都活泼轻松的脸顿时闪过一丝黯然,她的眉头也微微一皱:“薛郎出高贵,从来都不知道江湖。”

    薛崇训受前世武侠文学的影响,很有兴趣地好奇道:“那你告诉我,是什么样的?”

    她那神一闪即逝,很快就|嗔道:“什么适合不适合的,人家都受你的当做了那种事,你不准食言,我得在你边做官!”

    “行啊,一会我让亲王国丞想法给你附籍,虽然有些不合规矩,不过……你每就到这里来上值好了,每十天有一次休息,其他时候都得来报道,必须遵守王少伯起草的各种内部政令。”薛崇训笑道,“现在我要出去见客了,你在这里歇歇?”

    白七妹哼了一声道:“我要跟着你去见外国使节,就想瞧瞧你在人面前是怎么装模作样的!”

    薛崇训无奈,虽然心里随时担心她做出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来,但边有个这样一个活泼的少女却一点都不觉得闷,倒也少了许多寂寥。

    他便穿戴整齐,出门去了,白七妹自然跟着一路去,她还穿着那不伦不类的袍服,薛崇训也懒得管她。府上的人认识她知道是怎么回事,要是不熟悉的人见薛崇训边有个穿成这样的女人估计还会纳闷。

    风满楼是个二层的建筑群,作为亲王国的主要建筑,修在高高的台基上,虽然和大明宫的宫规模没法比,但坐北向南的气势还是足够的。按照薛崇训的意思,第一层主要是一些官署,上了外置的石阶可直接到第二层,正面最大的就是一间敞,只有两面土夯板筑的墙,东西两面完全没有阻隔,中间以大柱子支撑。

    薛崇训等一干人到了敞,就见中间已有几个人在那里等着了,他们正在东张西望观赏敞中的摆设器皿。看样子这几个吐蕃人是第一次来长安,吐蕃境内就算是逻些城肯定也没有这么精巧华丽的建筑。

    吐蕃人见有人向正北的座位上走去,也就停止了张望,前后站定。薛崇训在王位上坐了,白七妹自然不能坐只能站在屏风前面,实际上中的官吏大多都只能站着,只有一两个书吏坐在角落里因为要用笔站着不好写字。

    进来的吐蕃使者一共三人,站得靠前那个应该就是正使,说得一口口音不纯的汉话,至少那句“拜见晋王”说得比较流畅。见面自然先是自报姓名,姓氏是末,至于名字薛崇训就记不住,因为是音译成汉字的名字。他的名字也就能在一些公文上出现,平时要让薛崇训等长安贵族叫出名字来实在有点困难。

    然后寒暄了几句,说点无关紧要的话。薛崇训随口问他们在长安是否服水土之类的,正使说道:“就是天气很,比吐蕃炎多了。”

    不料就在这时白七妹竟然插嘴道:“你们穿成这样,我都替你们。”

    她一说话全都沉默了,气氛马上变得十分奇怪,官吏们不悄悄看了上来。白七妹见状脸色也变得尴尬起来,无辜地左右看了看又看向薛崇训。

    别瞧大伙儿一见面就说说水土啊天气啊之类的,好像很自然随意一般,实际上以薛崇训今时今的地位权势和外国使臣见面是算得上邦交大事了……国家大政,一个站在旁边应该是跟班一类的人插什么嘴,按照常理是要治罪的,这种场合事关礼仪,和平常根本是两码事。就比如平常上下顶嘴没事,要是在战场上将士对上峰的命令顶嘴,那就是违抗军令,可以马上砍了!

    吐蕃使者一言不发,好像在等着薛崇训治这个不知规矩的人的罪。不料薛崇训没表示……这就让吐蕃人摸不着头脑了,压根想不明白现状。

    这时有个吐蕃人好言道:“吐蕃气凉,也不产丝绸,况且我们也有自己的生活习惯,故而今我们如此着装并无失礼之处,以前吐蕃遣唐的使者也是这般打扮,也无不妥。”

    明明是唐朝这边的人先失礼“出言不逊”,吐蕃人也不能发火还得陪着好话,真是和他们提到的以往的吐蕃使者差别太大了。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自从乌海之战后,吐蕃人在长安再也牛气不起来。更何况现在这拨人是末氏的使者,有求于唐朝廷,他们能怎么样呢?

    白七妹刚才感受到了尴尬的气氛,也知自己失言,这事儿还好乖了一会,没有再接吐蕃人的话了。

    薛崇训不动声色地瞧着眼前发生的事,心下已想通了关节,觉得有些好笑……白无常虽然失礼,可人家没说错啊,薛崇训也觉得这些吐蕃人的穿着好生奇怪,看着碍眼。不过他们还是比突厥人要多少文明那么一点:至少吐蕃人还梳了些小辫,突厥人直接披头散发。

    这时吐蕃使者掏出一份东西来说道:“这是末氏大人备的一些薄礼,不成敬意,请晋王笑纳。”

    薛崇训转头对白七妹低声道:“你不去拿,难道要我当王爷的亲自跑下去?”

    白七妹转头背着下面做了个鬼脸,只得走下台阶去了。王位后面还有两个奴婢,她们是能看见白七妹面向这边做得鬼脸的,差点没笑出来,俩人的脸都憋|红了忍住。

    等白七妹下去拿了礼单上来递到薛崇训面前时,又在他旁边耳语道:“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三娘常跟在你的边,你是不是也让她做过今天那种事?”

    薛崇训愕然,面上却依然保持着一本正经的样子,微微摇了摇头。吐蕃人见到王位上一系列的小动作,真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有什么蹊跷,又见薛崇训摇头心道莫非礼物不够丰厚?

    薛崇训打开礼单看了看,也没怎么看进去,思绪被白七妹影响,脑中不浮现出了三娘的样子。今年初薛崇训去了安北,因为是带兵军中带女人有些不便,这回就没让她一起去,只让薛府的家丁侍卫和飞虎团的人担任近安全工作。他回长安后三娘依旧追随左右,只是今天没当值。听说她在跟府上的董氏学女红针线……真是叫薛崇训难以理解,好像去年她还学做菜来着,不过一直没想起尝尝她的手艺。

    ……礼单上无非就是一些金银珠宝和珍贵少见的毛皮及药材,反正什么值钱就送什么。薛崇训也没细看,直接就收了,他这样的份完全不担心有人说是收受贿赂。

    他放下礼单说道:“末氏首领有心,本王便却之不恭。”

    使者见他收了礼,觉得可以进入正事了,便又掏出一份东西来弯腰说道:“这是末氏大人给晋王的书信,请晋王过目。”

    白七妹见状又得她下去拿了,脱口便道:“这人也真是,既然有两份东西,干嘛非得掏得扭扭捏捏的?”

    声音虽然不大,但旁边附近的人是听见了的,吐蕃使者好像也听见了,他们的脸色顿时非常不好看。羞恼的神就挂在脸上。

    薛崇训照样没说要把白七妹怎么样,连一句斥责的话都没有。如果王昌龄在,肯定要正言劝谏几句的,可是他们都不在,现在亲王国的这些官吏份量不够,也不想忤逆薛崇训,自然就没人说句话。见王爷都在纵容,大伙也省得心不想过问,只需暗中瞧乐子好了。

    就在这时,终于有个吐蕃人忍无可忍道:“敢问一句,晋王边的女子是什么份,何以一而再地对我们冷言冷语?”

    薛崇训淡然道:“孤的书童。”

    那吐蕃人一听脸都青了,正使急忙呵斥那吐蕃人道:“休要多问,那是晋王的人,何须你管?”说罢又执礼向薛崇训说道:“副使未到过长安,没有见识,请晋王勿怪。”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