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五十四章 书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不知不觉中一查历已三伏之间,长安酷却也是河陇及北方高原比较,薛崇训觉得这时候的气候还可以忍受,因为有时候要去参加朝会或进宫见太平公主必须穿戴整齐,长袍加也还穿得住。士大夫没有穿半袖短裤见人的干法,要是那样肯定称为衣冠不整极为无礼,正式场合天气再怎么也得两件吧,还好夏天的丝绸料子轻薄,总之呆屋子里或凉的地方还能熬住。

    自然还是家里最舒服,冬天窖藏的冰块现在发挥作用了,弄一大块放在空间较小的房间里能起到不小的用处。还可以把冰块加到酸梅汤和葡萄酒里冷饮,也不失为一种享受。

    但薛崇训不能成在家里宅着,起码每天得去亲王国坐坐见客。天气连续晴朗他也只是偶尔才去重臣家登门,比如人家办寿宴红白事等等应酬不去总不好。

    这薛崇训一起就发现又是晴天,蓝蓝的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大清早的就感觉空气都是的。他顿时心里就犯懒不太想动,大约是体属于体的关系,很容易出汗,稍微一动弹就会觉得上潮湿。可他又想到吐蕃人的使者昨到长安了,可能要来送礼,应该亲自见见比较好,毕竟吐蕃那边一向都是边关防务的重点,而今朝廷的认识还未有太大的改变,依然对河陇方向抱着警惕心。至于练武之类的体力活动他早就没干了,每都是能坐着不动就绝不走来走去。

    现在外国使节和地方官一到长安要送礼,除了给皇帝的朝贡,太平公主和晋王府的礼物必不可少。这是办事的人对权势的一种认同,以前李旦在位掌权时,太平公主就有这种殊荣,如今薛崇训也是。

    薛崇训收拾停当带着一干奴仆出了家门,刚骑马走进亲王国大门,就见一个人正站在道路中间挡着他的去路。薛崇训纳闷地愣了一下,因为他早就习惯所到之处人们让路避开了,无论是在自己的府上和官署还是在大街上,都是这样,很难有人敢和他抢道的。不过他很快就认识那人来,原来是白无常,她那打扮倒让薛崇训乍一看没认出来。

    只见她戴幞头,穿一件翻领长袍,这种打扮有时候见宇文姬穿过,就是小一号的男人行头。薛崇训诧异道:“你在这里作甚?”

    白七妹一本正经道:“上次你答应让我做你的长随书童的,看,我衣服都做好了,怎么样?”

    薛崇训策马便绕着走,白七妹生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今天还有正事,等晚上回去的时候再听你胡闹。”薛崇训道。

    白七妹追了上来:“谁说我胡闹了?我本来想让你给个官儿当当,将那些江湖匪盗一个个法办……”

    薛崇训道:“你不就是么?”

    白七妹委屈道:“我就知道你不愿意给官职,想想先从长随做起,磨墨抄写我总会干吧?等学会做官的窍门,再封我个什么公卿之类的也不迟。”

    “不是会不会干的问题,你见过什么公卿是女的?这是基本的常识!嗯,可以封夫人或者宫里的女官,也是官啊。”薛崇训打量了一下白七妹,她女扮男装和宇文姬一样,一眼就能辨出是女的,最明显的特征是前撑起来了的……薛崇训色|迷迷地看了一眼,心道白七妹那|房可是自然的坚|,也难怪能把长袍也撑起来,如果不是刻意束缚恐怕难以掩盖。于是他刚才那种理不理的态度也改变了一些,笑道:“你见哪个书童这样打扮的,那不是书童,是大夫。”

    白七妹不依,缠着他一路到了风满楼,口口声声说薛崇训以前答应过她的。薛崇训愣是没想起来啥时候答应过。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书房,白七妹终于忍不住说道:“人家买个书童还得花钱,我倒贴你还不愿意……这样,有奖励哦。”

    薛崇训没有多想,顺口就问道:“什……什么奖励?”

    “咯咯……”白七妹顿时笑得前俯后仰,让薛崇训呆坐在那里,他被笑得脸不有点红了。

    这时薛崇训心|痒难|挠,看着她那白净清纯的少女脸蛋,还有惹人遐思的段,他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起走到门口轻轻关上了房门。

    白七妹因为特殊经历早就养成了警觉的习惯,马上就发现了他不动声色的举动,便收住笑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你想干甚?”

    薛崇训厚颜道:“你说呢?”

    “真是个登徒子,好坏。”白七妹嗲声嗲气地说了一句,就像在撒一样,但她马上就用同样的口气说,“你可不能乱来哦,更不能强迫我,不然误伤了你可不值得,王爷的命多精贵啊,天下的美女都等着你去享|用呢;而我只是一个江湖匪盗而已。孰轻孰重?你说呢?”

    “还带刺……”薛崇训愕然,厚着脸皮道,“你上什么地方都被我摸过,难道还有什么不能做的,为何?”

    白七妹翘|起小嘴道:“哼,刚看你在外面还装模作样的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会儿就要欺负人家一介弱女子。”

    薛崇训道:“你还是弱女子?刚刚还威胁本王,莫非想血渐五步,你就不怕我?”

    白七妹按|住自己|拔的脯,可怜兮兮地说道:“我好怕呀!可是你自己把门关了要人家做坏事的,你不我,我怎么舍得害你呢?不然你也不会让我留在你边不是啊?”她的表真是可怜楚楚,但是不是真的那么可怜就不清楚了,不过模样儿是做足了,好像马上就要伤心得流下眼泪一般,又如一个多的女人遭遇了薄郎一般惹人同,饶是薛崇训铁石心肠而且也了解她,同样在不知不觉中受了影响。

    她便这样“伤心”地说:“我就知道你是个坏人,就想着把人家的子占去,然后玩够了就抛弃……”

    薛崇训忙道:“我是绝不会做那种事的!”

    不料这时她的神色骤变,立刻“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逗你玩的!好吧,当你说的是真话……还没得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你说是不是?”

    薛崇训没好气地看着她,心道:不去做演员真是浪费人才。他被耍了一会,心下有些恼怒,但又没法对她这样一个少女发火,毕竟是认识很久的熟人,只得叹道:“过一会我要见外国使者,今天就不难为你了,就这样吧。”

    白七妹笑嘻嘻地说:“不要奖励了?”

    薛崇训刚刚才转转团了一次结果啥也没搞|成,吃一堑长一智,他可不想再次上当,便没好气地说道:“不要了!”

    “哦,本来想让你占点便宜呢,不愿意就算啦。”她幽幽叹了一口气,“你想想啊,朝夕相处的,你真想要什么总是有机会……”

    便宜,什么便宜?薛崇训的脑子里条件反地浮现出了各种各样绮丽的场面。他沉默了良久,终于忍不住问道:“……是什么?”

    白七妹挤了一下眼睛:“不告诉你,你不是说有正事吗,还管人家作甚?”

    薛崇训道:“其实长随书吏一类的职务平时很无趣,你在旁边不能随便说话,还得见机行事。别人干这个是因为要养家糊口,有个职务总比种地的老百姓或贩夫走卒强多了,如果他们能像你这样成啥正事都不干只消游手好闲就衣食无忧,估计大伙也不愿意干的。”

    “谁说我游手好闲?上次还帮你办事,真是贵人多忘事呢。”

    薛崇训道:“如果你真要做点合法的正经事,我也不拦着,但是在人前你必须得保持足够的尊敬,否则我在部下面前失了权威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圣贤便告诫过世人:荒于嘻,毁于随。”

    白七妹笑道:“你的意思是答应我了?”

    薛崇训默认。

    白七妹一把拉住他的胳膊高兴地说道:“你该兴庆才对,别哭丧着一张脸嘛。我听说那些高门子弟读书时边带着书童,因为没有女人,一般都拿书童弄那种事的,多可怜。”

    薛崇训:“……”

    过得一会,他又急不可耐地问道:“你给我什么奖励?”

    白七妹脸上一红,低头小声道:“你想怎么样嘛?”

    “怎么都可以?”薛崇训强作淡定道,一双眼睛却恨不得能透|视她上的衣服。白七妹垫起脚尖在他耳边悄悄说道:“只有那件事不能,我还没想好,其他的随你吧,你想怎样?”

    薛崇训觉得没有危险了,就一把按住了她的脯,入手处软|绵绵的一团,虽然隔着衣服,手感却非常好,完全不像在现代一把抓去会抓到硬|邦邦的钢丝。

    眼前的少女活泼伶俐,别有一番滋味,有着别的女人上没有的感觉,至少薛崇训现在被她弄得心心慌慌了。白七妹低头一看,只见他的袍服已被撑起来了,就像一个小帐篷一般。薛崇训道:“一大早就这样,什么事都干不成了,你得帮我。”

    “用什么?”白七妹柔声问道。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