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三十五章 谈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低矮稀疏的树林中,密密麻麻的全是兵马,战马的蹄子轻轻刨着土,时不时从鼻子里出出一个疑是喷嚏的“噗鲁”声。/www.beijingaishu.com/(请记住我们的www.DukAnkan.com)(_&&)三月风,但树梢枝头仍然满是去岁留下的枯败枝桠,只有那嫩绿的芽才淡淡地给笼罩上了一丝生机绿意。

    就在这时,一匹涨着肚子膘肥的战马从北边滴答滴答地奔走而来,马上的骑士尚未到地儿就先长声幺幺喊了一声“报……”,走近了他便从马上娴熟地跃将而下,在中军前单膝跪倒:“禀王爷,殷将军进城后打了白旗。”

    “知道了。”薛崇训应了一声。

    四下顿时响起了纷杂的说话声,众军绷紧了神经准备开战的紧张松懈了下来。薛崇训回顾左右叹道:“张仁愿在此屯积重兵以为门户之地,结果咱们不费一箭一石就取了……没有对手真是无奈啊。”

    部将面面相觑。

    “出进城。”薛崇训一声令下。众军便启动马蹄跟着缓缓向前行进,不多一会小皮鼓的敲击声和将领的吆喝声也一并响起,步军列队一起进。

    走了一会,张九龄策马上前建议道:“神木守捉归降,王爷宜善待之,以为其他诸镇的表率,对减轻我军平叛阻力大有裨益也。”

    “子寿所言即是,我当从谏。”薛崇训大方地同意了。

    张九龄自前几年的权力斗争后便不得志,回家修了几年的路,现在复出果然是有所进取的心思,总算是时不时在履行幕僚谋士的职责了。除非实在太不靠谱,薛崇训大抵也是会虚心纳谏鼓励他的。

    中军一行文武,看起来都十分年轻,薛崇训靡下大有少壮派的景象。(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张五郎殷辞鲍诚李逵勇等大将都是不到三十岁的人,薛崇训也是今年才将要满三十,张九龄这样三十多岁的人算是年龄大的,甚至还有王昌龄这样十几岁的少年郎也时常位列左右深受重用。

    这些出香门第或是世家的人,物质生活好也并显老,三十岁依然还很年轻。这个时代只有底层的劳苦大众,就说食物每通常只能吃粟米或糙米煮的饭,难以下咽营养也不好,又负担了沉重的劳作便老得快,很多三十岁就跟四五十的人似的。

    见到一个个的鬓乌黑,看不到多少岁月的痕迹,薛崇训心头也因此亮堂通达了不少,心大好。仰头一看,今天气大好,太阳已悬在半空放着万丈光芒,映衬着蓝蓝的天空,世间充满了阳光。

    “建功立业就得趁早啊。”薛崇训没头没脑地出了一声感叹。

    边一个文官附和道:“王爷秋鼎盛,大业尚且开头,定然彪炳青史受万世仰慕。”

    “哈哈!”薛崇训大笑了一声,心一好便唱起歌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虽然曲调在众将听来奇怪,但这歌唱得慢,歌词大伙大抵是听懂了的。此此景唱出这种暮气沉沉的歌词,显然是让人有些无语的。

    不过薛崇训并不为意,转视左右道:“待我等功成名就之,眼见天下承平四方安定百姓安居乐业大同盛世,那时归隐山林,诸公团聚一堂一壶浊酒畅怀闲,大概是很有意思的?”

    众人听罢皆尽动容,淡淡的一席话薛崇训说出了愿与大伙一起到老的心愿,真挚的绪没有半点虚假的表现,遂让一行文武将官有些感动。世间纷繁有许多坎,能一起共事到老该是一件多么谊深重的事……

    大伙一路谈笑风生到得了神木镇前面,只见城门大开城墙上下全是关中军的衣甲,那是殷辞的前军人马。这么一副模样此镇显是已被轻松拿下。

    中军步军整军列队依次进城,然后才是衣甲鲜明的飞虎团骑兵护着薛崇训及幕僚骑马走过去。进得城门,便见一众将领文吏跪于城门里的大道旁,只见位置靠前的那人穿麻衣,双手抱着一折叠好的衣甲和官帽官印等物。

    薛崇训策马到得那打扮别样的人跟前停了下来,因为跪在道旁的其他人不是穿着唐军盔甲的武将就是穿官服的文吏,只有他穿成这样。

    见薛崇训停下来,那人便托着怀里的衣甲帽子等东西举了起来,他虽然不认识薛崇训,但见他边许多穿官服的官员和品级很高的武将,猜也猜到是主帅了。

    “臣神木镇守备杨默受叛贼张仁愿胁迫,未能杀成仁,有愧于朝廷,万不敢抗拒晋王之王师,明知死罪难逃,唯有长跪于马前交还官服印信,俯待戮也……”

    薛崇训一重甲坐在马上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番跪在下面的人,见他上穿着单衣冷得簌簌抖,便说道:“初天气尚未完全转暖,你穿成这样不冷?”

    杨默仍然举着衣甲垂着头,不敢抬头正视,忙答道:“臣平所服皆朝廷所赐之衣,再服之实有愧,故到了无衣可穿的地步。”

    这时薛崇训从马上跳了下来,只听得“哐”地一声沉重的巨响,吓了杨默一跳他的体便伏得更低了。

    薛崇训拿起他托着的一件长袍,并亲手给他披到了背上,扶住他的胳膊道:“我得谢你。”

    “啊?”杨默总算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薛崇训,却现他一脸的真诚,并无冷言挖苦之意。边的部将幕僚也没说话,坐在马上瞧着薛崇训究竟要演哪一出。

    “不仅薛某要谢你,我大唐将士都要谢你,正因你以汉家大义为重,才避免了汉军战士自相残杀的惨剧。”薛崇训又站直了体对跪倒在道路一旁的神木镇将士大声说道,“我等食汉民的脂膏而活,便应竭尽所能保卫家国百姓一致对外,岂能自相厮杀内耗?有勇力者当纵横关外,扬我汉家威仪,叫那胡骑闻风丧胆不敢窥九州!”

    薛崇训随口几句煽动,众军就动容了,怔怔地肃立在原地。他注意到不少人的腰杆也直了许多,当下就十分满意。

    他便抬起手喊道:“都起来散了,原来是干什么的现在就干什么。”

    众军高呼万岁,一场流血冲突危机很快就演变成了争相相庆。张九龄在薛崇训旁边小声道:“王爷三言两语就收了军心,真当世英杰,子寿不得不服。”

    杨默还跪在那里,薛崇训便弯腰实实在在地托住他的手臂拉了起来,拂起背好言道:“你还掌神木镇军备,官复原职,不过这回不能再听叛贼鼓惑要挟了。”

    杨默哽咽道:“臣当效死守土!”

    薛崇训点点头,转上马,一个侍卫上前扶他,但被他一把推开了,虽然盔甲沉重但他还是成功地一下子翻了上去。在华清宫受的那处剑伤已好利索了,此时毫无压力。他一夹马腹,便策马从军队队列侧边飞奔北去。

    幕僚们很快听到一声高歌:“风得意马蹄疾,一看尽神木镇。”

    ……张九龄建议善待神木降军将领的谏言无疑是非常理智的,杨默官复原职,官军下榜安民秋毫无犯的事儿很快就传遍了近作地区。

    大军屯在神木镇没多久,就有许多郡县的官僚武将密遣使者或亲自跑到军中归降。

    薛崇训率军北上许多天,不费一兵一卒一刀一枪尽收关北、安北地区的大部分城池军镇,张仁愿檄文号称的控区急剧缩小到接近零点,三受降城外围的地区都变了颜色。

    如此形势,恐怕是个瞎子都看得出来大势所趋的景象。

    但三城依然掌握在张仁愿及其军事集团的手里,这三处地方的兵马甚众工事坚固,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虽然三城的人也号称要投降,密议里应外合,但究竟是怎么回事仍然无法确定。不过无论如何,薛崇训是决心这次就平定安北叛乱。

    一他和众文武聚一块儿商议下一步军事行动时,展开地图一看,马上就骂将起来:“三城的武将是不是全文盲?”

    大伙忙问何故。薛崇训指着面前的粗糙地图道:“我没记错的话,密使带来的信上写的是叫咱们攻打东受降城,然后里应外合,从东受降城的行动开始动密计……可你们瞧瞧,东受降城隔如此远(呼和浩特),反倒是中受降城最近(包头),咱们干吗要跑大老远去打东受降城?”

    王昌龄想了想说道:“密信上计议的确实是进攻东受降城,这……”

    张五郎皱眉道:“如若我军舍近求远奔袭东城,在中城还未收复的况下,定然影响补给线,万一攻打东城的战事拖延,粮道暴露在叛军的威胁之下非长久之道,不得不防。”

    不知谁冷不丁说一句:“该不会是他们刻意安排的计?”

    众人顿时沉默下来。这事儿确实很奇怪,密计联合算大事了,难道对方的武将在这种事上也考虑不周全导致疏忽?

    幕僚们正苦思各种方案的时候,薛崇训一拍案爽快地说道:“直接干中城,管他们怎样。”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