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二十二章 刺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每当夜幕降临人们忙完了一整天准备歇息之时,正是突厥奇兵开始新一段征程的时候。【叶*子】【悠*悠】[www.beijingaishu.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进入关中平原地带后他们便一直这样昼伏夜出形同鬼魅,或许他们已经是一群鬼魅神不知鬼不觉地去别人的卧榻之侧。

    隐秘行踪是最重要的事,所以有时候也会走错路,不过一到白天主力潜伏后便是随行的汉兵斥候装扮成旅人在周围探路纠正路线的时机,然后队伍在“司南”的辅助下进入正确的行军方向。

    同俄特勒与张之辅合作之下让队伍在前两天成功绕过了粟邑,那地方地形复杂,是高原地区与关中平原接壤的地带,并有关中军驻防。突厥兵摸过这段路简直是在提心吊胆中度过的。

    现在他们准备“偷渡”的地区是奉先县,此处也是一个坎,因为同样有关中驻军警戒。虽然驻军数量及地形不如粟邑,但对于奇兵来说更大的困难是人烟越来越稠密。奉先可不比前阵子那人烟稀少的高原山地,这里已完全进入关中适合农耕的平原地区,到处都有平民百姓,就是在白天想找个隐秘的地方潜伏都比较困难。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白天,一到晚上人马就开始行动。同俄特勒显得有些心神不灵,大约游牧族出的人直觉比较敏感,很容易通过细节嗅到危险的气息,他忍不住对张之辅说道:“白天咱们休息的时候已经被现了,路上会不会遇到伏兵?”

    张之辅好言宽慰道:“汉民怕官,何况咱们是唐兵的打扮,就算被百姓看见了他们也不会无事生非地跑到官府去禀报。”

    “万一现我们的人是官差呢?”同俄特勒说道。

    张之辅道:“华清宫已不远,如被官府现就只能立刻动突袭,我骑兵已处关中平原,四面肆意纵横并无阻挡,现在还何须忧虑?至于伏兵……”他笑了笑,“阿史那相信我,大唐内地的兵马要调动手续繁杂,不可能一两天就能布置出一股伏兵来。(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大约到了汉人的地盘,张之辅有种地主一般的感觉,相比之下就比同俄特勒镇定得多。同俄特勒等本来是在草原上生活的人,忽然到了这么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缺乏安全感是正常反应。

    “但愿唐使所言不虚。”同俄特勒听了张之辅的话总算略微松了一口气。

    不料话音刚落,就见侧翼远处火把连绵,很快就人声喧闹嘈杂起来。同俄特勒等大惊失色,听得有人问道:“是唐兵?”

    另一个人答道:“废话,咱们现在在什么地方,除了唐兵还有别的人马?”

    同俄特勒喊道:“咱们被现了,备战!”

    “且慢。”张之辅忽然制止道,“还不是厮杀开战的时候!”

    同俄特勒没好气地说道:“这会儿还不开打,难道你有办法对唐官解释,用什么借口?我等如果真是一支正大光明的唐兵干嘛大晚上偷偷摸摸地走?”

    张之辅道:“我的意思不是和他们解释,而是不要纠缠。别管这股唐军,马上点火沿驿道直接奔袭华清宫!”

    同俄特勒皱眉道:“如果不管这帮人,咱们被他们在后面黏着,到了华清宫不是要面对腹背受敌的况?”

    “没有太平公主的手令,奉贤县的守捉敢私自率军队近华清宫才怪,事后他不怕黄泥巴掉进了裤裆?以我对大唐将官的了解,他最可能采取的应对举措是一面集结兵马准备,一面向华清宫急报,但绝不会轻易近皇室行辕!咱们大唐上下官府有一办事规程,只要是当官的很少有人会无视规矩……何况我们这股人虽然可疑,暂时却没人能确认是干什么的。”张之辅急道,“你信我一回,千万别恋战耽搁时间,贻误了突袭的战机!”

    虽然这里的人马绝大部分是突厥兵,都听命于同俄特勒,但是同俄特勒听张之辅说得有理,也不刚愎自用很快就采纳了张之辅的建议,下令大张旗鼓向南急行。此时此刻什么隐蔽之类的事儿自然是顾不得了。

    ……很快就证明张之辅对唐朝体系的熟悉与了解,几乎所有的事儿都被他的预言说中,唐军追兵追了一阵子就没跟上来了。同俄特勒也感到很不可理解,如果按照草原人的况,追兵肯定不会轻易放弃追赶。

    接下来的事儿亦如张之辅所料,奉先守捉接连派出三道急报连夜狂奔华清宫禀报军。军报使者到达华清宫时仍是半夜三更,人们早就睡下了,使者拍打着宫门大声嚷嚷,很快就被守军拿住盘查。

    华清宫的官吏还算称职,获知了紧急况后马上向长报去。住在星辰汤那边的薛崇训也很快得知况了,他直接批了一件毛皮大衣,袜子也不穿赤脚穿上靴子就向长赶去。

    太平公主也好不了多少,本来已经宽衣睡着了,此时刚被叫起来自然是衣衫不整还来不及收拾。

    “我看看地方官的详细禀报。”薛崇训短促直接地说了一句,然后从鱼立本手里得到了急报,扯开快地看起来。所关注的无非地点和时间这些有用的信息。

    太平公主站在帐前面,让宫女侍奉她穿戴,并一脸怒色道:“半夜率军宫,这是要谋反?”

    薛崇训心道:废话。

    “鱼公公,赶紧去传羽林军将军集结所有兵马,各带军械结阵备战!”薛崇训回头直接下令道。

    鱼立本忙道:“奴婢马上去办。”

    过得一会太平公主的衣服也大致穿好了,不过一头长却来不及梳理,只能散落披在背上。她的心显然非常不好,问道:“奉先守捉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马过境?”

    “大晚上的,事前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恐怕一时难以确认。”薛崇训执礼道,“母亲大人勿忧,军报上说敌军约一千多人,就算他们真到华清宫来了,儿臣率羽林军将其击溃便是。”

    太平公主毕竟是见过阵仗的人,此时虽怒却未乱,很快又下了一道旨意:“着令华清宫周围四县驻军向中合围,不要让贼人跑了一个!”

    母子俩倒是很有默契,安排布置事的时候几乎不分上下,各自都作了一些安排却并不相互矛盾。

    做了这些安排之后,太平公主便不慌不忙地坐到梳妆台前让近侍给梳起头来。薛崇训在她后面来回踱着步子,琢磨着什么事儿,过得一会他忽然说道:“那个张天师师徒三人……有点可疑。”

    经薛崇训这么一提醒,太平公主也回头疑惑道:“你怀疑谋反的人是张仁愿?”

    “敌兵在奉贤县被现,就是从北边来,不排除张仁愿的可能,那老道是张仁愿的人……”薛崇训说到这里,忙喊道,“来人,传令去把那送奇石来的张天师等三人抓起来看押!”

    话音刚落,就听得外一阵嘈杂,太平公主问道:“生了什么事?”

    然后听得楼下有人大声嚷嚷道:“有刺客!”

    这里是长楼上,是太平公主的寝宫所在,周围五步一哨有许多侍卫,一般人根本就不许靠近,谁硬闯此处不是找死么?

    太平公主站了起来,这时一个宦官跑进来禀报道:“刺客就是那个老道,不过请下安心,卫士们已经四面合围,他们跑不掉了。”

    薛崇训条件反地向腰间一摸,抓了一把空气,想像里那富有质感的横刀刀柄没能抓到手里,腰间空的。他大晚上的来太平公主的寝宫根本没想到要佩戴兵器。又见中全是些宫女宦官,完全找不到一把兵器,他的心下就有些不踏实,问道:“刺客几人?”

    报信的宦官愣了愣,忙道:“奴婢去栏杆边上瞧瞧。”

    就在这时,忽然屋顶上“哗啦”一声响动,薛崇训抬头一看,就见一根绳子放了下来,心下咯噔一声,心道长周围的侍卫怕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被刺客趁乱爬上屋顶了。“小心,刺客从屋顶上来了!”他一面喊一面向太平公主奔了过去。

    说是迟那是快,只见一个小灵巧的影一溜烟就从上面滑了下来,她好像早就瞅准了太平公主的位置,下来之后动作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直奔太平公主而去。

    饶是处变不惊的太平此时也“啊”地惊呼了一声,满面慌乱之色。周围那些宫人更是不中用,面对这种突况未经训练的宫女宦官完全手足无措,一时间如呆鸡一般。

    太平公主一个宫廷贵妇只善权术,却不善匹夫之勇,寒光一闪,她只能瞪圆了眼睛连逃跑都忘记了。正在这时,薛崇训刚刚奋力冲到她的后,不敢多想就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往怀里一拉。她一下子就扑进了薛崇训的怀里,剑光闪过只见一片红色的绸缎随风飘起,却未伤到太平公主。

    但那女童立刻上前两步再次攻击,薛崇训怀里抱着太平,正面对着那女童,惊鸿一瞥中看见那稚嫩的脸上冰冷的杀机,只觉得这空气犹如今晚的夜色一样诡异。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