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八章 华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宅了几天薛崇训在家每天都要侍候那几个妻妾连几个近侍奴婢也没落下,饶是他强力壮无奈好汉不敌人多,他明显感觉自己的体力下降,而且更怕冷每次出门都要戴一副毛领子才觉得暖和,想想在陇右时那边的气温更低也没现在这么怯冷。

    还好是时候去华清宫见太平公主了,上表等事已准备妥当,薛崇训决定这两天就启程。

    华清宫位于骊山北麓,距长安约五六十里,南依骊山北临渭水,周、秦、汉、隋、唐等朝的帝王都视这块风水宝地为他们游宴享乐的行官别苑,或砌石起宇兴建骊山汤或周筑罗城供起玩乐。在汉朝名叫汤泉宫,名声也比较响亮;唐朝叫华清池,太平公主大兴土木扩建之后现在改名“华清宫”。

    薛崇训从长安启程西行的时候已经是腊月下旬了,正值隆冬季节,他的行程仪仗由飞虎团将士负责护送。因为京畿地区安全倒不是大问题,太平公主去华清宫之后附近还驻扎有羽林军兵马。

    华清宫在历史上最出名的原因其实是唐玄宗和杨贵妃的故事,历史上李隆基在位时期前后临幸华清宫达三十六次,几乎年年冬天都在这里呆着直到次年天才回长安,同时和杨贵妃在这里发生的诸多故事,让这座宫也闻名遐迩。《长恨歌》“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还有创作出霓裳羽衣舞的“梨园”,等等不一胜数。

    在路上一想起这回事薛崇训就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因为李隆基尚未坐稳皇位就玩完了,自然后来那些所谓的故事就不复存在了,华清宫也不是故事里的那个样子……因为这次扩建是太平公主做的,不再是历史上的唐玄宗,那么风格和构造就会有很大的差别,不会再有“梨园”,也不会再有“贵妃汤”。

    不过薛崇训从来没去过华清宫,也未在后世游历过那里,它是不是历史上的样子想来是无关紧要了。在他的记忆里,华清宫将永远是这次看到的样子。

    城外的道路上依然是大雪飞扬,关中自从下了第一场雪就断断续续地下,或大雪或小雪或晴个一天半,不过大地上的白雪一直就未消失过。

    薛崇训的队伍一大早从长安出城,卫队是全骑兵飞虎团又不用带什么辎重,轻装简行不缓不急地一天时间就到了,旁晚时分到达的华清宫。

    远远看去有一条白茫茫的起伏大山,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骊山,史书上记载这个位置曾经有过庞大的建筑群阿房宫,是堪比长城的宏伟工程。不过现在阿房宫早就连一点影儿都见不着了,山下存在的是华清宫。它在骊山的衬托下显得很小,自然没法和长城一样庞大的工程阿房宫相提并论。但是走近了见着宫内的亭台楼阁依然非常华丽漂亮,不是一般庄园的规模可以比拟的。

    进了宫门,便见到一个宽阔的湖泊,湖面已经结冰了。湖上还有一道宽敞的用大理石打造的路桥,桥的尽头就是一栋形状十分端正大气的二层宫

    这时一帮官吏就迎接出来了,他们会按照此处的典章规格安排薛崇训的随从,薛崇训什么也不必心过问,只需让官吏们安排便是。

    走到这样一道气魄正大的桥上,就如走在含元前的大路上,桥面的砖石很容易看出还是新的,显然是新近扩建时才按照太平公主的意愿刚修的,薛崇训心道这倒非常符合太平公主的风格。

    此刻薛崇训忽然觉得这里非常神奇,眺望骊山脚下远近周围没有人口稠密的集市或聚居之处,简直给人荒郊野林的感觉。可就在这样荒郊野林的地方,却有一座宫,里面住有军队官吏宫人,还有许多共同歌姬……在他的直觉里,也许是受前世聊斋一类的电视剧影响,在荒野中突兀地出现繁华的楼台灯火,多半是鬼魅幻觉。

    现在薛崇训就有这种感觉,好像到了聊斋里面,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不过理智告诉他显然直觉是错误的,这世上本来就有一座华清宫。

    众人一起走完了穿过湖面的路就来到了一座灯火辉煌的宫前面,板瓦土木都是新的,规模自然比不上大明宫内的含元宣政等建筑,也就和薛崇训府上那座“风满楼”差不多的规格。

    旁边一个官吏说道:“新修的芙蓉,名字是下取的,因为外头这水湖泊改名叫芙蓉湖了,夏天会有很多荷花。这里面很多地方都修过了,怕王爷一时间不认识路,明要游览的话得叫人陪着。”

    官吏们也不知道薛崇训是第一次来,因为觉得他是皇亲以前也可能来过。

    薛崇训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点点头。

    那官吏又躬道:“下知道王爷今晚到,已经在芙蓉设了晚宴,王爷您请。”

    进了主,只见幔帷华丽灯架新亮,镂空铜鼎香烟寥寥,土夯板筑的墙壁和砖木地板都是崭新的,还有仙鹤石雕刺绣屏风等装饰。成群的宫女作及地长裙或侍立或端着各种器皿来往,这里的暖洋洋的人气很旺,走进来就跟进了大明宫一般。

    薛崇训向里面走了一阵,便看见正面有个和宫廷大中同样的木台子,后面的宽敞宝座上高高地坐着美丽而霸气的太平公主,她的排场就跟皇帝似的,后同样有个宽大的画着江山山水的屏风,俩宫女举着大扇,旁边有宦官恭敬地侍立随时听后差遣。木台下的席位上坐着一些官员文人,穿着打扮都很讲究,能出席太平公主宴会的人显然都是诗词歌赋张口就来才华横溢的人,或许其中还有几个在地方上名声很响的名士……反正薛崇训是一个都不认识,因为真正运作朝政的大臣在长安并不在这里。

    席位上的人都起向薛崇训抱拳为礼,薛崇训也拱手作了个样子,便径直来到下跪倒在地拜道:“儿臣叩见母亲大人。”

    “咱们大唐的英雄回来了。”太平公主回顾左右笑道,“快起来,过来让娘瞧瞧瘦了没有,河陇可是苦寒之地。”

    众官纷纷奉承恭喜薛崇训大获全胜云云,那些话薛崇训回长安都听腻了。他正要爬起来时觉得右膝微微一疼,估计是旧伤没有完全好利索,他顿时心里一琢磨,便将那股子疼痛更夸张地表现出来,紧皱眉头用手撑着地板艰难地尝试了一下但也没有起来。

    果然太平公主关切地问道:“崇训你怎么了?”

    “没事……”薛崇训咬牙道,“腿上有点伤没好利索,一跪下去就疼,前几见天子我还失礼了一把没跪惹得御史弹劾我恃功自大……我歇一下就能站起来。”

    太平公主欠了欠:“你见天子都不跪,这里又没外人何苦呢?来人,赶紧把我的崇训给搀扶起来。”

    俩宦官急忙走下来扶起薛崇训,这时又听得太平公主道:“坐我边来,我天天都念着你回来。”

    于是宦官们便扶着薛崇训上木台,他推了一把说道:“我自己能走。”

    这时另外一个宦官搬了一条腰圆凳放到太平公主面前的桌案旁边,那宦官还特意巴结地给垫了一副软座垫。

    没一会两侧的乐工便奏起了曲子,然后见一些宽袖长裙的歌姬款款走上了木台,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宾客端起酒杯遥遥地向太平公主母子敬酒,大上很快就闹起来。

    太平公主笑道:“那首诗是你写的,还是王昌龄或是张九龄写的?”

    看来太平公主对薛崇训边的人才是一直有关注的,王昌龄张九龄等人物在历史上名声很响,但在此时他们还年轻还没混到宰相的位置上,也没做出什么名声远扬的大事来,名气也就不怎么样了,太平公主能随口说出他们的名字,是因为那帮人是薛崇训的幕僚。

    薛崇训一本正经道:“我写的,二龄在河陇只写了边塞诗。我给母亲的那首是有感而发兴起乱填的,倒是贻笑大方了。”

    太平公主道:“哪里会贻笑大方,朝里的饱学大臣都说写得很好,不想你倒是有些文采。”

    “文字应该不咋地,主要是借诗言的感很真。”薛崇训正视着太平公主的眼睛,他的眼里反着光辉,看起来非常真挚。有时候一句不容易让人当真的话,只要配合好表和眼神就能非常真,以至于可以让人无理由地相信,因为人的眼睛很难骗人,薛崇训说这话的时候是很心诚的。

    他顿了顿又说道:“当时和吐蕃人五十万在乌海对阵,我军只有六万八千人,我心里真是没底,就一直念叨着母亲大人,很神奇心下就一点都不怕了。”

    太平公主怔了怔,然后笑道:“你这小子就会逗你老|娘高兴,说得跟老道**似的玄虚。”

    薛崇训道:“真不是骗您,否则不得好……”

    太平公主顿时喝了一声打断他:“在我面前说话,还诅咒发誓什么,不怕别人笑话你!”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