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八十三章 晋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人海中两军接壤的地方乱作一团,人马来回冲突厮杀叫喊声从未停止半刻。虽然况如此混乱,但吐蕃王旗的移动仍然很显眼,唐军将帅很快就发现了他们的王旗正在向前移动,遂纷纷喊起来。

    薛崇训一看便回顾左右大声道:“吐蕃中军就在前方,斩墀德祖赞首级者封世袭侯,绝不食言!”

    他毫不犹豫,当下就一拍马,提刀冲了上去,飞虎团校尉李逵勇怪叫着率飞虎团骑兵护在前后左右,神策军遂跟着猛冲。

    吐蕃军前军本已成溃败之势,在此一轮高强度的突击下抵挡不住纷纷四散后退。神策军已深入敌营,直接攻向吐蕃中军,两厢厮杀起来。

    薛崇训直起腰望向前方,一眼就看到远处一个打扮和周围的吐蕃将士都不同的络腮胡子,周围还有许多旗帜,有人举着图腾。他断定此时便是吐蕃赞普……这厮上战场也不忘讲排场。还是薛崇训低调一些,虽然他贵为亲王,但衣着盔甲样式和普通唐军将士没有什么不同,敌兵没见过他根本分辨不出谁是亲王。

    “吐蕃赞普!杀啊!”薛崇训腿上一夹马腹,就向前猛冲过去,几员猛将和飞虎团精锐跟在他边有如利箭一般突进,阻击他们的吐蕃兵马根本抵挡不住,靠近者纷纷落马死伤甚众。他们的突进速度非常快,就像一条风蛇在麦田中飞奔一样,在人海中起一条长长的“麦浪”。

    正在率大军前进的吐蕃王帐部众见飞虎团一小股人马锐不可当,墀德祖赞显然被突如其来的意外震住了,王旗也停了下来。他慌忙大喊道:“快将前面那帮人马除掉!”

    顿时左右两股人马斜冲出去,两面围攻飞虎团,弓弦“砰砰”骤响,唐军将士和吐蕃自己人都有不少落马。但骑兵速度很快,飞虎团将士眼见王旗就在视线内根本不作任何停留,大伙也不用弓箭还击,因为周围扑上来的吐蕃兵太多了,根本|不过来还不如不|,只顾冲锋。

    骑兵运动起来机动确实很快,转眼之间就离王旗很近了,薛崇训看见那个疑是墀德祖赞的人已调马要跑。此时此刻墀德祖赞哪里还管什么士气大局,直接就想跑路了。

    薛崇训兴奋地挥舞着长刀大喊道:“斩首之战,一战定乾坤!”

    但见左右翼的大股吐蕃人马斜冲策应,但慢了一步,飞虎团已经快速越过他们进入“区”。

    就在这时,只见正前方十几个腰圆臂粗壮如小山的人怪叫着迎面而来。双方骑马迎面对冲,几乎来不及反应就碰到了一起,薛崇训眼前一个巨大的影呼啸而来,原来是一根硕|大的狼牙棒。他本能地想举刀去硬碰,但一瞬间的本能反应却侧躲避……显然作出的反应是正确的,在那笨重的狼牙棒面前横刀如此单薄挡得住个毛。

    狼牙棒“呼”地一声砸了个空,却砸在了马头上。薛崇训几乎听见了坐骑的头骨破裂的声音,摔下马的刹那间,他飞快地将手里的横刀向前猛地一送,听得“噗|哧”地一声,也不知插进了那货的肚子还是膛。薛崇训急忙松手。“你|妹!”他骂出来的同时“哐”地一声摔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顾不得疼痛咬紧牙关他急忙挣扎着站起来,不然哪匹马的铁骑要是踏自己上,好几百斤的力量骨头不得被踏碎了?

    天旋地转中他听见焦急关切的喊叫声,但马上意识到不妙,因为他发现前方一匹战马正直接冲撞过来,人和马撞显然不是什么好玩的。他脑子里完全顾不得想任何问题,实际上在这种剧烈运动中大脑几乎啥都没想,一切反应几乎是体本的条件反。就如以前无数的练习动作,他使出了一个十分简单熟练的招数,左腿跨出飞快地一转

    “呼!”那匹马擦着薛崇训的体冲了过去,只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站在地上只感觉到马的奔腾,连马上的人什么模样都来不及看见。

    然后听得“铛!”地一声巨响,薛崇训的口一闷,甲上被砍了一刀,在猛力冲击下又仰摔倒地。

    这时唐军将领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上来把薛崇训死死围在中间护住,后面的骑兵也到达与吐蕃壮汉战将起来。“乒乓哐铛……”噪声震得人发懵。

    “薛郎!”一个声音隐隐传到他的耳朵里。

    薛崇训喊道:“我还没死,别管我,杀吐蕃赞普!胜败在此一战!”这时他看见张五郎正张弓搭箭对准前方,便又喊道:“人先马!”

    “砰”地一声弦响,张五郎神果然一箭翻了墀德祖赞的战马,让他摔倒下去延缓了跑路。众军呐喊着猛攻,可挡在前面的那队吐蕃壮汉战力了得,估计是赞普的亲随。只见挥舞着狼牙棒的那个壮汉一人敌三员唐军猛将,说是迟那是快“哐”地一声一个唐军将领头盔上就挨了一棒顿时头破血流地落马。

    这时薛崇训顾不得换马,拔出腰间的另一把横刀便徒步奔上去,双手握刀横扫,“嘶”地一声惨叫,那狼牙棒将领的马前蹄血淋淋地折断,向前跪倒,马上的人顿时乒乓摔在地上。后面的飞虎团将士围将上去,乱刀乱枪将其剁得血|模糊。

    又是一声弦响,张五郎一箭中人马中吐蕃赞普的背心,但见那厮依然急匆匆地翻上马,箭矢还在背上估计披了重甲没伤要害。

    就在这时只见李逵勇“霍”地爆喝了一声,长槊左挑右击片刻便将两骑捅将下马,策马向前冲出几十步,抓起马槊对准墀德祖赞猛投了过去,“啊”地一声惨叫,长枪透进了那厮的后背。周围的人急忙救起策马而奔。

    “李逵勇好样的!”薛崇训赞了一句来不及欢呼便急忙喊道,“赶紧去帮他!”

    话音刚落就见四面敌兵向孤冲过去的李逵勇围攻而去,李逵勇急忙拔出佩刀迎战。后面的张五郎飞快地从箭壶中抽箭、上弦……他满头大汗,一脸紧张。周围的大将和飞虎团将士个个都忙作一团。

    飞虎团众军队列早已散乱,混战着冲到李逵勇边策应。乱战中薛崇训听得鲍诚的声音道:“吐蕃赞普死了没有?”

    李逵勇喘|息着的声音道:“都穿了,能活他是神仙!”

    “吗的,封侯的机会被你抢了!”

    时中央的神策军和左右翼主力都在大战未能及时接应过来,飞虎团众将士周围全是敌兵,死伤惨重。但吐蕃中军那边也很糟糕,被搅得一团乱。赞普中枪落马之后更添颓势,虽被人救起但左右已失去秩序。

    空气冰冷,薛崇训却觉得盔甲里面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大张着嘴喘气奋力带兵冲锋。此时他的脑子里几乎是一片恐怕,剧烈|运动之后感觉头部缺氧还有些昏,来不及多想只顾着厮杀去了。

    壮汉鲍诚凑准前方一枝最高的吐蕃旗杆带着几骑杀将过去,一刀劈下,那抗旗的吐蕃军士将旗杆深深插|进地面软倒下去,木杆上被手抓出一道血迹。

    “砍倒!”一个声音大喝。

    鲍诚遂一刀劈向旗杆,那旗帜便歪倒下去,旁边的唐军骑士急忙接住,完全不顾自安危,急不可耐地收旗……这玩意好像是王旗,缴获了那就是黄灿灿的黄金和威风的官帽!

    几乎是瞬息之间,吐蕃军人海就大乱起来,王旗一倒连中军都给端了士气立刻跌到了冰点。北面的三股大量唐军部队凶猛冲杀,吐蕃阵营前方闹哄哄一片乱奔,场面犹如东海的水被烧沸了一般……

    极目望去,南面的吐蕃后军也掉头而奔,完全制止不住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这样一个场景突发在眼前,他们还有什么战心,几乎所有人都调马头边战边跑。

    神策军很快就冲到了飞虎团这边,骑着马边追边杀,箭矢乱飞。薛崇训愕然地看着眼前的壮丽景观,那旷原和起伏山野之间数十万的马浩浩地向南奔腾,就跟非洲草原上遇到自然灾害狂奔的无数野兽一样。

    薛崇训虽然一开始就祈望着胜利的到来,但此时此刻他几乎没有心理准备,怔怔地看着大海的沸腾脑中一片空白,本能的兴|奋冲昏了头脑。

    神策军等三军的追击一直持续到晚上,杜暹率中军稳住阵脚跟在后面,薛崇训等人也随中军进发,一面观看“盛世大典”。沿途尸首漫山遍野,几十万人的战场上薛崇训才第一次感觉到什么是流血漂橹。

    ……

    节选自《新晋书》:元年秋防,吐蕃军五十万扰河陇,帝督军。时吐谷浑相携慕容氏公主二人往吐蕃大营降,帝闻主被掳,怒,遂引军二千骑夜奔,烧吐蕃王帐、斩吐谷浑使、夺主乃还,赞普逃。

    冬,帝引河西、陇右、朔方、吐谷浑军二十万,屯大非岭。吐蕃军五十万屯乌海。帝顾左右曰:“不入虎焉得虎子?”遂引军六万奔袭乌海。战一,帝率二百骑冲阵,斩赞普。吐蕃军溃,大破之。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