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湖不远 第六十四章 下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西风紧 书名:天可汗
    慕容宣的想法是就算这次唐人战败、再次丢失了黄河流域及吐谷浑地区被到国门,慕容氏仍然有出路:对唐廷表明忠心之后可申请内迁,和灵州鲜卑人一样让唐朝在疆域内划一块地方给他们放牧生活。

    坐上汗王的位置慕容宣是依靠了伏吕氏的实力,虽然不完全是提线木偶,但实际上说话最有分量的不是慕容氏反而是臣子伏吕。但是慕容氏有个优势,那就是和唐朝的关系好,特别和现在的当权者晋王派系的人联络密切,比如张五郎在伏俟城时常常就是王帐的座上宾。

    汗王不想完全被大相伏吕控制,就不能断了唐朝那边的线,否则根本没有可能和伏吕抗衡……这是他极力亲唐的最重要原因。

    反观吐蕃那边的线,伏吕显然更熟络,慕容宣比不上。如果吐谷浑投靠吐蕃,他也就没有盼头了,只能让伏吕坐大不敢有丝毫反抗。

    当然这些都是慕容宣心底的东西并不能明说出来,只能找其他理由说服诸部落首领、奴隶主们寄希望于唐朝。

    但大伙对他的理由并不买账,有人说道:“石堡城现今虽然在唐军手里,可那地方能管着唐人可管不了吐蕃,吐蕃照样能威胁咱们。如若非要下注赌一边,我宁肯赌吐蕃,毕竟他们来了五十万大军!”

    就在这时,支持汗王的一个大臣把那扇窗户纸能点破了:“赌大唐,输了可以内迁;赌吐蕃输了怎么办?让汗王和大相坐囚车去长安么?”

    内迁?伏吕总算是明白慕容宣那帮子的算盘:内迁进唐境就直接受长安统治,而慕容宣和唐人关系不错,那还有我伏吕什么事?

    伏吕立刻站起来说道:“吐蕃兵就在眼皮底下,我们打又打不过,唐兵还不知在哪儿,能怎么办?先和吐蕃人议和,就算将来唐兵复来也应该明白咱们的难处,是他们来得太慢。何况我认为吐蕃人的赢面很大,他们这回来如许多人马对故地志在必得!”

    既然伏吕表明了态度,在场的大部分人就觉得没有再争议下去的必要了,但是还有个人不怎么服气道:“咱们十万大军挡他个把月也不是什么难事,待唐朝援兵一来合兵一处与犬戎决战未必赢不了……”

    “我觉得大相所言很有道理。”慕容宣实时地打断了那个人的话,表明了支持伏吕的态度。这个态度让伏吕十分满意,觉得慕容宣做汗王很省心,是一个知进退识时务的人。

    慕容宣叹了一口气道:“螳臂挡车,就算能周旋一月也会元气大伤,十年都难以恢复。”

    汗王和大相的意见都一致了,其他人便不再争执,王帐内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伏吕道:“派人去见墀德祖赞吧……”

    ……众人散去之后,到得晚上慕容宣密招心腹入账,拿了一件信物给那人嘱咐道:“立刻入唐境见晋王,告诉他伏吕投降犬戎。一定要保密,否则吾休也。”

    信使拿出一枚蜡丸道:“如事不利我便放之入口咬破,入喉即死!誓死不说出一个字。”

    慕容宣听罢颇为感动,苍白的脸上一双眼睛闪闪发光:“望你顺利完成使命!”

    ……

    慕容宣和伏吕虽然君臣同城,但无疑“同异梦”。慕容宣派使节去唐境时,伏吕也派使者去见墀德祖赞了。

    当鲜卑使节的人马被吐蕃骑兵发现之后,见他们持节,倒是没有胡来,一面派人禀报墀德祖赞一面送他们过去。

    墀德祖赞闻报之后便回顾左右道:“鲜卑人投降来了。”

    众将听罢哈哈大笑,这时候来使节不是来投降的是干嘛的?墀德遂叫人去带使者过来见面,显然是愿意接受投降的……毕竟鲜卑人好歹有十万马兵,虽然打不过吐蕃,但真要鱼死网破的话吐蕃也够喝一壶的,既费力又耗时间,不利于整体大局。吐蕃真正的对手是唐朝。

    人还没到,众吐蕃贵族已经在帐中商量要勒索鲜卑人什么东西来。吐蕃最大的贵族之一末氏笑道:“先要一批牛羊,如与唐兵久持不下再问他们要。”

    “牛羊和马都要,是毋庸置疑的,除此之外鲜卑人还有什么好东西呢,你们知道么?”郎氏的头人笑哈哈地问大家。

    郎氏以前的老首领被薛崇训一刀给砍了,现在这个继承人年纪和墀德一般大,年龄相仿说话投机,所以郎氏比以前还得宠信,在大汗面前说话也比其他人随便得多。

    果然墀德的神色变得很有兴趣,转头问道:“你就直说罢。”

    郎氏笑道:“伏吕要背叛旧主与咱们结盟,必要做两件事:歃血、联姻……”

    墀德一听明白了:“对了,那慕容氏有两个姐妹,大姐嫁给伏吕了,还有个妹子,讨过来做妾正好。”

    “非也。”郎氏揶揄地笑道,“慕容氏那个妹子如何我没听人说过,名气不大恐怕没啥出色之处,反倒是伏吕那老婆慕容氏的大姐慕容嫣艳名远播,远近各部落许多人都有所耳闻……大汗何不在约定歃血为盟之时,让伏吕带他老婆一起来?”

    墀德虽残暴又好|色但并不会对错都乱来,听到这里神色一正,沉吟道:“苦于没有上得了台面的借口,结盟让别人带女人来作甚?就怕做得太露骨伏吕那老东西的脸挂不住,急了和咱们鱼死网破,不是影响正事儿么?”

    众人一听都微微点头,对受宠的郎氏很鄙夷,觉得这厮尽谗言出馊主意,好在大汗英明顾全大局。

    不了郎氏却有成竹道:“借口不是很容易么?鲜卑人确实是伏吕说了算,可上位坐得仍是慕容家的人不是。既然要歃血,总得要叫个慕容家的人来吧?慕容宣要坐镇王城,剩下的就俩姐妹,妹子还未出嫁的闺女叫人过来说不过去;而慕容嫣正好,还是伏吕的妻子,夫妻一并过来结盟有何不可?”

    墀德略一思索,顿时大喜道:“这法子行得通!一会使者来了,咱修书就指名要伏吕夫妻过来议和。”

    等了一阵子,忽报使者到地儿了,吐蕃人便传入王帐。那使者刚进来时还有些紧张,不料这时墀德哈哈大笑:“我知道你们是来议和的!吐谷浑本来就是我们的盟友,暂时的分开并不代表永世结仇,只要你们答应弥补关系,我很高兴能重归于好,把书信传上来罢!”

    使者没料到如此顺利,慌忙从口袋掏出国书恭敬地递了上去说道:“昔我汗王受唐人迫实出无奈,唐人要挟如不降便要出兵劫掠我族所有的牛羊,生死存亡之下才出下策暂时与之结盟。两年中大相无一敢忘大汗的盟约,只待大汗率群鹰重回此地永结交好……”

    墀德随意看了一下国书便丢在一边说道:“咱们是有条件的。”

    使者道:“我邦愿意向大汗依照旧例纳款,并听从驱驰与大汗同仇敌忾。”

    墀德与贵族们面面相觑,片刻之后说道:“每年给予的牛羊数目要增加,稍后我便修书与你们的汗王,如答应条件便叫伏吕大相及其妻子一并前来歃血为盟,化干戈为玉帛。”

    使者很快就意识到吐蕃人指名要见的人中慕容嫣有点不合常理,便随即问道:“公主女流之辈不问国事,何以要她也来?”

    果不出吐蕃人所料吐谷浑使者会有疑问,不过墀德祖赞早就准备好借口了,当下便轻松道:“你们的汗王是姓伏吕还是姓慕容?既然要在神明之前结血盟,没有慕容家的人怎么行?”

    使者皱眉道:“我会回禀汗王及大相,由王帐决定。”

    双方都有和的愿望,谈起来就不费劲,只是怎么“和”的问题。吐蕃人收了国书,也随后修书回复,言明条件等事,叫那帮使者带回去。

    吐蕃扯的那个要慕容家的人参加的借口显然不怎么高明,明眼人一下就明白其中屈辱了,吐蕃人想干嘛一目了然,不过是要把用心说得委婉点而已:霸占慕容宣的妹子美名其曰“联姻”;|辱慕容嫣叫“与王室结盟”。

    ……伏俟城上层得到吐蕃的回复之后,对于牛羊数目的增加也可以接受,强弱有别就不会有什么公平,条件苛刻点也可以理解;但是让已经出嫁给伏吕大相的慕容嫣去吐蕃营帐显然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在游牧民族的观念里妻子受辱比女儿姐妹的清白受|污还不能让人接受,所以吐蕃人提出要联姻让汗王的妹子慕容冬嫁过去做妾是可以的,但是提出让慕容嫣入狼就有点过分了。(上次去大唐议和,慕容嫣那是伏吕自己带去的另当别论;这回是吐蕃人提出的,居心就让人怀疑。)

    就在这时伏吕竟然作出一个爽快得让人意外的决定:同意带慕容嫣一块儿去议和!

    所谓什么事儿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当初吐蕃人战败跑了之后,伏吕害怕唐兵把老婆带上去鄯州;这次他害怕吐蕃兵也可以把老婆带去见墀德祖赞……G!~!

重要声明:小说《天可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